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

目錄

什麼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是指一個政府間性質的亞洲區域多邊開發機構,重點支持基礎設施建設,總部設在北京。亞投行法定資本1000億美元

  2013年10月2日下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雅加達同印度尼西亞總統蘇西洛舉行會談時表示表示,為促進本地區互聯互通建設和經濟一體化進程,中方倡議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願向包括東盟國家在內的本地區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支持。

  2014年10月24日,包括中國、印度、新加坡等在內21個首批意向創始成員國的財長和授權代表在北京簽約共同決定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2015年6月29日,亞投行“基本大法”《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在北京舉行簽署儀式,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出席。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向其間的亞投行特別財長會發表書面致辭。

  作為中國倡議設立的亞洲區域新多邊開發機構,亞投行的籌建始於2014年。去年10月首批22個域內意向創始成員國代表在京簽署《籌建亞投行備忘錄》後,亞投行便進入吸納新成員和談判《亞投行協定》的快速推進期。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創立背景

  2013年10月,習近平主席和李克強總理在先後出訪東南亞時提出了籌建亞投行的倡議。中國提出的籌建亞投行的倡議得到廣泛支持,許多國家反響積極。2014年年初以來,中方牽頭與亞洲域內、域外國家進行了廣泛溝通。經過多輪多邊磋商,各域內意向創始成員國就備忘錄達成了共識。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將同域外現有多邊開發銀行合作,相互補充,共同促進亞洲經濟持續穩定發展。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相關事件

  中國在2014年10月24日正式成立500億美元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世界銀行等全球金融機構會受到挑戰,這些機構被認為受到美國及其盟友的主導。

  但是,只有20餘個經濟體(多數規模較小)將在北京舉行的儀式上成為該行的創始成員,此前華盛頓積極游說各國不要參與。 [1]

  印度將是唯一一個在人民大會堂參與簽字的大型經濟體。其他參與國還包括蒙古國、烏茲別克、哈薩克、斯裡蘭卡、巴基斯坦、尼泊爾、孟加拉國、阿曼、科威特、卡達以及除印尼之外的東盟所有成員國。

  2014年10月24日,包括中國、印度、新加坡等在內21個首批意向創始成員國的財長和授權代表在北京簽約,共同決定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2015年3月17日,據《金融時報》報道,消息人士透露,法國、德國和義大利已同意加入中國倡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

  2017年3月23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英文AIIB)對外宣佈,已經批准中國香港在內的13個新成員加入亞投行,目前成員總數達到了70個。在新成員名單中,非地區成員有8個,比利時、加拿大、衣索比亞、匈牙利、愛爾蘭、秘魯、蘇丹共和國和委內瑞拉。而地區成員有5個,分別是阿富汗、亞美尼亞、斐濟、中國香港和東帝汶。值得註意的是,這也是亞投行2016年成立以來第一次接收新成員。[2]

  2017年6月13日,據香港政府新聞網,香港政府公佈,香港成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新成員。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將率領代表團,首次以亞投行成員身分出席星期五至星期日在南韓濟州舉行的第二屆理事會年會。香港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早前通過香港認繳亞投行7651股(每股價值10萬美元)股本,完成法律程式後,香港獲接納為亞投行成員。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國家列表

  2015年4月15日是確定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數量的截止日期,最終亞投行“首發名單”成員確定為57個。

  據新華社消息,從地域看,37個域內國家主要來自亞洲和大洋洲,包括亞塞拜然、孟加拉國、汶萊、柬埔寨、中國、印度、印度尼西亞、伊朗、以色列、約旦、哈薩克、南韓、科威特、吉爾吉斯斯坦、寮國、馬來西亞、馬爾地夫、蒙古國、緬甸、尼泊爾、阿曼、巴基斯坦、菲律賓、卡達、沙烏地阿拉伯、新加坡、斯裡蘭卡、塔吉克、喬治亞、泰國、土耳其、阿聯酋、烏茲別克、越南、澳大利亞、紐西蘭和俄羅斯。

  20個域外國家來自歐洲、拉美和非洲,包括奧地利、丹麥、法國、芬蘭、德國、冰島、義大利、盧森堡、荷蘭、挪威、波蘭、葡萄牙、西班牙、瑞典、瑞士、英國、馬爾他、巴西、埃及和南非。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影響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不僅將夯實經濟增長動力引擎的基礎設施建設,還將提高亞洲資本的利用效率及對區域發展的貢獻水平。基礎設施投資經濟增長的基礎,在各類商業投資中潛力巨大,增長帶動力強。

  “研究如何將亞洲的高儲蓄變成高投資”將是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任務之一。

  中國提倡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一方面能繼續推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WB)的進一步改革,另一方面也是補充當前亞洲開發銀行在亞太地區的投融資與國際援助職能

建設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意義[3]

  (一)有利於加快推進亞洲基礎設施建設和互聯互通建設

  當前及今後一段時期是亞洲地區加大基礎設施建設、推動結構調整、實現經濟增長的最佳時期和最佳選擇。亞洲國家特別是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融資需求巨大,特別是近來面臨經濟下行風險增大和金融市場動蕩等嚴峻挑戰,要動員更多資金進行基礎設施建設,以保持經濟持續穩定增長,促進區域互聯互通和經濟一體化。據亞洲開發銀行估算,2010-2020年10年間,亞洲需要新投入8萬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建設,每年需要7500億美元用於國家和地區間的基礎設施建設才能支撐目前經濟增長的水平。2010年10月28日,第十七屆東盟首腦會議通過《東盟互聯互通總體規劃》,《規劃》囊括700多項工程和計劃投資規模約3800億美元。在2011年東亞領導人系列峰會上,中國宣佈願與東盟及日韓共同支持《東盟互聯互通總體規劃》,共同推動本地區公路鐵路航道港口等基礎設施建設。目前,亞洲以泛亞鐵路和泛亞公路為標誌性項目的互聯互通建設進程加快,尤其是中國成為最為積極有效推進泛亞鐵路和公路建設的國家之一。但是,亞洲很多國家正處在工業化城市化的起步或加速階段,同中國改革開放初期一樣,他們面臨建設資金短缺技術和經驗缺乏的困境。當前亞洲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各國普遍存在較大的基礎設施建設資金缺口,這制約了互聯互通重點項目的推進。為此,籌建由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很有必要。中國在基礎設施建設上具有較強的實力和經驗,企業具備“走出去”的條件,如中國的高鐵就具備“走出去”的優勢。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專註亞洲區域內最具全局性的重大的民生利益的基礎設施項目的投融資業務,為當地經濟社會發展提供高效而可靠的中長期金融支持,可以有效緩解亞洲發展中國家由於經濟實力和自身可用財力有限、資本市場發展滯後、融資渠道少、資金短缺嚴重製約互聯互通建設的問題,從而加快亞洲地區互聯互通建設。

  (二)有利於提升中國在亞洲地區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發生後,中國保持人民幣不貶值,並採取一系列的積極措施和政策,體現了中國作為一個亞洲國家的全局意識與高度責任感,為制止危機的進一步發展與蔓延、為亞洲經濟的快速}恢復和重新發展作出了自己的貢獻。目前,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經濟大國、貿易大國、對外投資大國,經濟總量居世界第二,出口總額居世界第一,進口總額居世界第二,外匯儲備超過3萬億美元。2012年,中國對亞洲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已經超過50%。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壯大,中國與亞洲周邊國家的經貿關係更趨緊密,中國在世界和亞洲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在不斷上升,中國負責任的大國形象更加牢固。當前,亞洲國家經濟發展迅速,基礎設施落後制約經濟發展的矛盾日益顯露出來。中方倡議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顯示中國推動亞洲加強區域間經貿聯繫的願望更加積極,用實實在在的行動幫助亞洲國家解決基礎設施建設迫切需要的資金問題,推動當地經濟發展,推動更緊密的經貿合作,讓中國的經濟發展“福利效應”更多、更好地惠及亞洲發展中國家,更加體現中國負責任的大國形象,從而提高中國在亞洲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

  (三)有利於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2009年,中國正式啟動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功能,人民幣國際化快速發展。目前人民幣結算貿易額占中國全部貿易額的比重已經超過13%,人民幣已經成為全球第九大外匯交易貨幣,日均交易額占全球交易總額的2.2%,外國銀行紛紛搶灘人民幣業務。亞洲尤其是東盟地區是人民幣國際化的第一站。近年來,中國與東盟金融合作日益加強,不斷擴大雙邊本幣互換的規模和範圍,促進雙邊貿易與投資。基礎設施建設需要巨額資金,通過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可以通過直接投資貿易渠道帶動人民幣“走出去”,加快人民幣國際化。舉例來說,如果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向亞洲發展中國家提供了人民幣基礎設施貸款,這些貸款的一部分就可以用來採購中國的機器設備、支付中國的建築勞務輸出等,有助於促進人民幣貿易結算,減少原來用外幣結算的交易成本。一部分人民幣和用人民幣購買的金融資產也可以被當地的投資者持有。這樣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通過不斷的對外投資而提高用人民幣支付結算比例,加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樂觀預計,人民幣貿易結算占中國全部對外貿易的比例有望在5年內增加幾倍。

  (四)有利於共同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經濟轉型升級和經濟穩定增長

  近來,亞洲一些國家出現金融波動,加強和完善多層次區域金融安全網建設勢在必行,重點是強化各國外匯儲備、區域外匯儲備庫和雙邊貨幣互換機制建設。中國正在與亞洲地區各國一道繼續推進清邁倡議多邊化(CMIM)合作,完善2400億美元外匯儲備庫操作程式,使其發揮實質性作用,並探討外匯儲備部分以本幣出資的可能性。中國與東盟各國正強化多層次區域金融安全網建設,擴大雙邊本幣互換的規模和範圍,擴大跨境貿易本幣結算試點,以降低區域內貿易和投資的匯率風險和結算成本,發揮好中國一東盟銀聯體作用,為東盟國家貨幣當局和其他機構投資中國債券市場提供便利;同時加強經濟監測和金融風險預警能力建設,探討制定區域金融合作的未來發展路線圖,打造亞洲貨幣穩定體系、亞洲信用體系和亞洲投融資合作體系以促進本地區金融穩定,進而推動經濟發展。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可以增強中國與亞洲各國之間區域經濟發展的內生動力,維護區域金融的穩定,維護亞洲地區金融和經濟穩定。此外,擴大投資、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是世界各國應對經濟危機的普遍做法和基本經濟工作規律。亞洲地區國家深刻地認識到,在後金融危機時代應該把擴大投資和加強基礎設施建設作為保增長、調結構的重大舉措。設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向亞洲各國提供基礎設施建設資金,加J決本地區的基礎設施投資建設,有利於從容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的不利影響,實現經濟成功轉型升級和穩定增長。

  (五)有利於加速亞洲經濟一體化進程

  1997年中國與東盟國家站在一起,共同應對亞洲金融危機的衝擊,開啟了東亞合作的進程。2010年中國與東盟已成立自由貿易區,未來10年是中國與東盟合作的“鑽石10年”,將著力建設中國一東盟命運共同體,到2020年雙邊貿易額將達1萬億美元,今後8年中國從東盟累計進出口將達3萬億美元,對東盟投資將至少可達1000億美元以上。在中國一東盟自由貿易區的引領和示範作用下,中韓自由貿易區談判進程加快,有望今年年底或明年簽署自由貿易區協議。中日韓自由貿易區談判也在加快發展。建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有利於推動以亞歐大陸橋、泛亞鐵路和公路等重點基礎設施項目為龍頭的區域互聯互通建設,推進南新經濟走廊、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中巴經濟走廊建設,加快GMS合作、東北亞合作、東盟一體化建設、上海合作組織等區域合作發展,加快亞洲經濟一體化進程。

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面臨的困難和挑戰[3]

  (一)從國際上看,可能會面臨來自美國、日本、印度等域內外大國的壓力和挑戰

  首先是來自美國方面的壓力。美國是世界金融體系的“霸主”,長期控制著亞洲金融市場。美國重返亞太,推進“亞太再平衡”戰略,對中國採取各種防範措施。2011年,中國超過世界銀行成為發展中國家獲得貸款援助的主要提供方,中國在發展中國家中的地位和影響力在提升。中國倡議主導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得到亞洲地區尤其是東盟國家的擁護和支持,這將會減弱這些發展中國家對美國的金融依賴度,也將會影響美國在亞洲地區的金融“霸主”地位。美國為了鞏固其世界金融“霸主”地位,是不會輕易放手亞洲金融主導權的。因此,在中國主導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過程中可能會有來自美國方面的壓力。

  其次是來自日本方面的競爭。日本在經濟總量上已經讓位於中國,但在金融方面還是想主導亞洲,日元的國際影響力目前比人民幣大,亞洲開發銀行是日本提高其在亞洲地區政治經濟地位和國際話語權的重要手段和重要載體。中國提出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與已經運行幾十年的亞洲開發銀行存在一定的競爭關係,日本為了維護其在亞洲地區的利益和地位決不會袖手旁觀。因此,在中國主導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過程中可能會有來自日本方面的競爭。

  第三是來自印度方面的挑戰。中國和印度同為亞洲新興經濟體和大國,都想在亞洲地區提升國際影響力和地位。印度的金融體系發展相對健全,銀行擁有充分的自主獨立性,資本市場的數量、結構層次及運行機制等方面有一定優勢,利率市場化程度也高於中國。從總體上看,印度的金融體系相對中國目前有一定的優勢,印度為提高其自身在亞洲地區的金融地位和權益,可能會擴大對亞洲金融的影響力。因此,中國倡議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需要積極爭取印度支持。

  第四是來自周邊部分國家的疑慮。中國經濟持續快速發展、國力越來越強,周邊部分國家難免會產生疑慮,對中國倡議主導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推動互聯互通基礎設施建設存有疑慮。

  (二)從操作層面來看,將面臨資金來源、合作方式、正常運營及專業人才緊缺等方面的實際困難和問題

  首先是面臨其他發展中國家的股本金可能會比較難解決的問題。中國方面的資金可考慮從3萬多億美元外匯儲備中拿出一部分,同時整合中國一東盟投資合作基金、中國一東盟海上合作基金等現有各類資金,作為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期初股本金,但其他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股本金可能會比較難解決,因為這些國家的外匯儲備比較緊缺。

  其次是面臨合作方式方案設計選擇問題。具體合作方式應該如何設計?期初的股本資金應該是多少?中國應該占多大比重合適?其他亞洲國家分別占多大比重?以什麼方式入股?等等,這些現實問題都要考慮。另外,除了各國政府資金投入和入股,還要吸引其他商業銀行投資、吸引民間投資,通過發行長期建設債券、通過設立各種基金等方式把亞洲各種閑散資金吸引到、集中於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由其科學管理和運營,專項用於亞洲地區基礎設施建設。這需要很好地策劃和頂層設計,制定切實可行的實施方案。

  第三是面臨正常運營機制建設問題。中國的金融機構和銀行系統已經有了一整套的運營機制和管理機制,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成立後,建立、健全銀行內部的運營機制和管理機制相對好辦,現在的最大難點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為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貸款後,還要幫助其建立一個基礎設施投資、運營、資金償還良陛迴圈的運營機制和基本項目的管理辦法,既要符合國際慣例還要適當考慮和尊重各國情況。

  第四是面臨人才培養和準備相對不足問題。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來經濟和金融業飛速發展,也培養了一大批國內金融和銀行專業人才,但距離走向國際、適應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專業化、國際化、市場化標準和要求還有一定差距。人才培養和準備相對不足是面臨的一個緊迫的現實問題。

  因此,對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所遇到的各種困難、問題和挑戰,要有充分的估量,寧可把遇到的困難和問題估計得嚴重一些,把各種應對預案和應對措施考慮得周全一些,採取有效措施,從容應對,把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各項工作堅實有力地向前推進。

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基本思路及對策[3]

  中國政府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倡議得到東盟國家的贊賞和支持,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已經提上重要議事日程,建議國家有關部門儘快組織力量開展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相關重大問題研究,包括:可行性研究、創建思路和發展路線圖研究、實施方案研究、爭取亞洲各國支持及國際認同方案研究、人才培養方案研究等等,理清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總體思路,搞好頂層設計,制定實施方案,提出整體構想、總體目標和階段性任務以及具體的目標、原則、政策、步驟、操作方法、技術路線等,加強與亞洲地區各國的外交溝通,打好“金融外交牌”,爭取更多亞洲國家的理解和支持,做到統籌規劃,分步實施,穩步推進,把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各項工作扎實向前推進。

  考慮到中國與東盟正在建設命運共同體和發展全面戰略伙伴關係,正在打造中國一東盟自由貿易區升級版,各方面的基礎和條件比較好,東盟各國已經贊賞中方的倡議,建議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率先在中國一東盟區域實現突破,在取得好的成效,積累一定經驗後,再逐步擴大到整個亞洲地區。在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過程中,有以下幾個重大問題要很好地把握:

  (一)關於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性質宗旨與職能定位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是一個專門服務於亞洲地區基礎設施投融資需求的多邊金融機構和專項的投融資平臺。其宗旨是:促進亞洲地區基礎設施建設、互聯互通建設和經濟一體化進程,實現亞洲地區共同繁榮發展;其性質是:以商業化運作為主,在追求盈利性的同時確保所投項目的公益性;其主要業務和職能是:專註於亞洲區域內具有全局性、涉及重大民生利益的基礎設施項目,通過金融手段和投融資業務為當地經濟社會發展提供高效而可靠的中長期金融支持,促進亞洲各國交通能源、電信、市政建設、生態環保、農田水利等項目建設,優先支持東盟互聯互通項目。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應具有以下主要特點:一是專業性。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將專門致力服務於亞洲地區的基礎設施和互聯互通建設,與亞洲開發銀行相比專業性更強;二是開放性。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是一個完全開放的投融資平臺,在亞洲區域內各國政府參與的同時也對區域內外私人資本敞開大門,具有國際性、區域性、包容性銀行的特點,服務的地域範圍優先支持東盟互聯互通項目並覆蓋整個亞洲地區;三是中國主導性。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籌建的主導方是中國,中國在其籌建及運轉過程中將始終發揮主導作用,中國的股本資金、出資金額及所占比重將是最大的,主導權將牢牢掌握在中國政府手中。同時,該銀行將在亞洲地區基礎設施和互聯互通建設中發揮投融資平臺主導作用,這是其特色最鮮明的地方。

  (二)關於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機構設置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組織機構由理事會、董事會和銀行總部組成,具體見圖1。其中由所有成員的代表組成的理事會是其最高權力和決策機構,董事會負責對日常事務的管理決策。董事會由理事會選舉的行長主持,總部下設銀行各主要職能部門,包括綜合業務部、風險管理部、秘書部和仲裁部,分別負責銀行日常業務的開展。在銀行發展步入正軌、銀行規模不斷擴大以後,可以考慮在亞洲各國開設分行或分理處。

  Image: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机构设置.png

  根據2014年10月簽署的籌建亞投行備忘錄,各方已一致同意將總部設在北京。關於是否在其他國家設立區域中心以及未來高管設置等問題,各方將根據未來亞投行業務開展情況協商確定。[4]

  (三)關於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資金來源和合作方式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資金來源主要包括兩個方面:普通資金和特別資金。

  普通資金的構成主要包括:股本、借款、普通準備金特別準備金凈收益。(1)股本。即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成員認購的股本金,分為實繳股本與待繳股本。實繳股本分期繳付,每期繳付一定比例的黃金或者可兌換貨幣和本國貨幣。待繳股本無需每期繳付,而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為償還其借款或擔保金而導致資金不足時才向成員催繳。(2)借款。自有資本將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在建立初期開展貸款業務的主要資金來源,但隨著銀行貸款規模的擴大,當自有資金不能滿足貸款需求時,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可以從國際金融市場借款,籌集自身發展所需資金,通常以發行債券的方式在國際金融市場上籌資,也可與有關國家政府、中央銀行甚至其他金融機構直接安排證券銷售,通常以長期借款為主。此外,還可直接從區域內外的其他商業銀行貸款等。(3)準備金。將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每年凈收益的一部分劃作准備金,劃撥比率由理事會商討決定。(4)凈收益。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每年將從貸款項目中獲得利息承諾佣金收入,在支付銀行的借款利息財務費用行政管理費用以及成員服務費用以後的結餘即為凈收益,直接構成銀行的普通資金。(5)在亞洲區域內各國政府參與的同時也對區域內外的其他商業銀行資金、私人資本敞開大門,吸引其他商業銀行投資和私人資本參股入股。

  特別資金包括:中國一東盟開發基金、中國特別基金等。(1)中國一東盟開發基金。基金來源主要是區域內發達國家或是經濟發展水平較高的成員國的捐贈,主要用於向發展水平較落後的成員國發放優惠貸款。(2)中國特別基金。可將現有的“中國一東盟投資合作基金”、“中國一東盟海上合作基金”等各類資金納入到中國特別基金的範疇。

  關於合作方式。建議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期初的股本資金為2000億美元,其中,中國將成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最大股東,建議期初認繳1200億美元,其資金可來源於中國所持有的巨額外匯儲備,這既是中國外匯儲備在傳統使用方式基礎上的一個突破,又是基於戰略視角對中國外匯儲備進行多層次使用的需要。其他成員國則按照經濟發展水平和整體經濟實力來確定認繳股本,少數經濟發展水平落後的國家可以美元或者與美元等值的本國貨幣來認繳。各成員國將根據其對股權認購的多少來確定其股東權力。

  率先由中國與東盟m國組成第一批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成員,將m個國家分為s個區域,中國獨立成一個區域,剩下的分成:高收入選區一一新加坡、馬來西亞及汶萊;中高收入選區一一泰國、印度尼西亞及菲律賓;中低收入選區一一越南、寮國及柬埔寨;低收入選區一一緬甸。根據成員國的經濟發展情況、外匯儲備量及金融行業的整體水平,初步測算各國出資金額及所占比重方案,具體見表l:

  Image: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第一批成员国出资金额及所占比重方案设计.png

  (四)做好充分的人才培養和儲備工作

  充分借鑒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培養和培訓專業人才的成功做法和經驗,採取多種方式培養、培訓專業人才。既要培養高管人才也要培養技能人才,既要培訓本國國際金融專業人才,也要培訓東盟國家本土金融專業人才。重點是培養熟悉國際金融業務知識和掌握具體操作能力的專業人才,既要懂銀行專業知識又要懂東盟國家語言,為建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做好充分的人才準備。

  (五)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要正確處理好幾個關係

  一是正確處理好我國與區域內外大國的關係。尤其是與美國、日本和印度的關係,儘量避免出現亞洲地區金融主導權“爭奪戰”。二是正確處理好我國與亞洲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的關係,消除“中國威脅論”和其他疑慮,積極爭取更多國家支持和參與。三是正確處理好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與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區域內外現有多邊開發銀行的關係,共同合作,相互補充,共同促進亞洲經濟的持續穩定發展。

相關條目

參考文獻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40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投訴舉報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Tracy,Lin,Mis铭,Dan,苏青荇,刘维燎,LuyinT,陈cc.

評論(共3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222.128.121.* 在 2015年3月20日 14:54 發表

靜靜的看吧

回複評論
泥鳅 (討論 | 貢獻) 在 2015年3月30日 13:13 發表

該更新啦,還南寧。。。。

回複評論
Lin (討論 | 貢獻) 在 2015年3月30日 13:46 發表

泥鳅 (討論 | 貢獻) 在 2015年3月30日 13:13 發表

該更新啦,還南寧。。。。

哈,說明參考文獻跟不上事情進展!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7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