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體外包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軟體外包(Software Outsourcing)

目錄

什麼是軟體外包

  軟體外包(Software Outsourcing)是一種依托於信息技術的服務模式,是指客戶發包方)將軟體項目中的部分工作轉交給軟體外包服務商(接包方)代工開發的一種行為,它具有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作用,是工種細分和經濟一體化的大勢所趨。軟體外包雖然還是一個朝陽產業,卻已顯示出巨大的市場潛力,目前全球最大的兩個軟體外包服務中心——印度和愛爾蘭,其市場規模都在百億美元以上,且增長勢頭依然強勁。軟體外包,就如同一個呱呱墜地的初生嬰兒一樣吸引著全世界的目光。

  軟體業是一個高速變化、新技術層出不窮的行業,同時又是人力資源成本相對較高的行業。企業需要採用外包和採購形式來獲取待開發產品的部件,最大限度地從社會分工合作、資源共用中獲益。

軟體外包的形式[1]

  軟體外包有人看做是軟體OEM ,OEM是英文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的簡寫,不知道準確的中文意思,臺灣人稱為代工,有人稱為委托加工,與OEM相應的另一個詞叫ODM,有人稱為委托開發加工。委托加工和委托開發加工到是很簡練地區分了OEM、ODM兩者的區別, OEM只是簡單的加工,沒有自己的技術含量,而ODM則有自主的技術在裡面。我們都知道國外很多手機都是國內企業代工(OEM)的,而國內有的廠商,連技術都是代工廠的,這個時候,代工廠就不再是簡單的OEM,而是ODM.軟體外包同樣也存在OEM和ODM的區別,我國軟體外包的業務恐怕多是OEM,做一些比較簡單、沒有多少知識產權含量的苦力活。

  軟體外包也應該有這樣兩種形式:1、總包,2、分包。(這個總包、分包和建築中的概念是不一樣的,這裡所指總包對整個軟體項目的總包,不是將一家企業所有軟體的開發全部承包)基於軟體的特殊性,我想一個企業不會將一個軟體項目分開分別發包給幾個軟體公司各自來開發的,如果直接從發包的企業外包軟體的話,應當可以總包的。從大量的報道來看,我們國家的軟體公司基本是從其他軟體企業分包而來的業務,這也就使國人產生了軟體外包就是從軟體企業分包業務的錯覺。

  從軟體外包的內容看,凡是被分包出去的,都是軟體系統非核心的內容。核心內容和技術都被總包的大型軟體開發商牢牢控制著。做軟體分包,為國外大型軟體企業提供軟體外包服務,就像民工為包工頭做工一樣,只是在做軟體外包最底層部分的編碼工作。如果一直做軟體外包中的分包,對產品不能擁有任何知識產權,也始終沒有任何技術競爭力

  我國軟體外包企業中,在香港上市的中訊軟體集團股份公司應當是行業內的佼佼者,被稱為“外包第一股”,其93.28%的業務收入來自日本,而且主要業務集中在幾家象NEC這樣的特大型公司,我想這家公司應該是可以做總包的。

軟體外包的管理技巧

  外包管理(Outsourcing Management)是指委托方依據既定的規範,選擇合適的承包商,簽訂合同,監控開發過程和驗收最終成果。

  只有當委托方和承包方對外包管理規範達成了共識,才可能有效地管理整個外包過程,從而使雙方共同獲益。

  1、軟體外包管理流程

  一般地,在立項階段,產品負責人應當進行“Make or Buy決策”,確定待開發產品的哪些部分應當“採購”、“外包開發”或者“自主研發”。如果需要外包開發,那麼成立外包管理小組。

  2、選擇承包商

  2.1.競標邀請

  外包管理小組負責人首先起草《外包項目競標邀請書》,然後與候選承包商建立聯繫,分發《外包項目競標邀請書》,以及相關材料。

  感興趣的候選承包商與委托方有關人員及時交流,進一步瞭解外包項目,在指定期限之內撰寫《應標書》,並將《應標書》及相關材料(用於證明自身能力)交付給外包管理小組負責人。《應標書》的主要內容有:技術解決方案;開發計劃;維護計劃;報價。

  2.2.評估候選承包商的綜合能力

  為了有效地評估候選承包商的綜合能力,外包管理小組應當制定“評估檢查表”,主要評估因素有:技術方案是否令人滿意?開發進度是否可以接受?性能價格比如何?能否提供較好的服務(維護)?是否具有開發相似產品的經驗?

  承包商以前開發的產品是否有良好的質量?承包商的開發能力與管理能力如何?承包商的資源(人力、財力物資等)是否充足並且穩定?承包商的信譽如何?外界對其評價如何?承包商是否已經取得業界認可的證書如ISO質量認證、CMM 2級以上認證?承包商的地理位置是否合適?

  外包管理小組對候選承包商進行粗篩選,剔除明顯不合格的承包商。只對通過了粗篩選的候選承包商進行綜合評估。

  外包管理小組要和候選承包商進行多方面的交流(如面談、電話交談),依據“評估檢查表”評估候選承包商的綜合能力(例如採用5分制打分)。評估結論記錄在《承包商能力評估報告》之中。

  2.3.確定承包商

  外包管理小組給出候選承包商的綜合競爭力排名,並逐一分析與候選承包商建立外包合同的風險,挑選出最合適的承包商。結論記錄在《承包商能力評估報告》之中。

  3、簽訂外包合同

  外包管理小組和承包商就《外包開發合同》的主要條款進行協商談判),達成共識,然後按照指定的模板共同起草《外包開發合同》。

  外包管理小組和承包商仔細審查《外包開發合同》中的每個條款,確保合同沒有錯誤和隱患。合同雙方的代表(具有法律效律的人)在《外包開發合同》上簽字,此後合同生效

  4、監控外包開發過程

  雙方簽訂合同之後,外包管理小組不能幹等著驗收成果,而是應當主動監控外包開發過程,否則風險太大。

  外包管理小組定期(例如每兩周一次)檢查承包商的開發進展情況,並記錄到《外包開發過程監控報告》之中。檢查的重點是:實際進度是否與計劃相符?承包商的投入(人力、物力、財力)是否充分?工作成果的質量是否合格?

  外包管理小組應當督促承包商糾正工作偏差。如果需要更改合同、產品需求或開發計劃,則按照變更控制規程處理。

  5、成果驗收

  5.1.驗收準備

  承包商將待驗收的工作成果準備好,並將必要的材料提前交給外包管理小組。外包管理小組慎重地組織驗收人員。雙方確定驗收的時間、地點、參加人員等。

  5.2.成果審查

  驗收人員審查承包商應當交付的成果,如代碼、文檔,等等,確保這些成果是完整的並且是正確的。驗收人員將審查結果記錄在《外包合同驗收報告》之中。

  5.3.驗收測試

  驗收人員對待交付的產品進行全面的測試,確保產品符合需求。驗收人員將測試結果記錄在《外包合同驗收報告》之中。

  5.4.問題處理

  如果驗收人員在審查與測試時發現工作成果存在缺陷,則外包管理小組應當視問題的嚴重性與承包商協商,給出合適的處理措施並記錄在《外包合同驗收報告》之中。

  如果工作成果存在嚴重的缺陷,則退回給承包商。承包商應當給出糾正缺陷的措施,雙方協商第二次驗收的時間。如果給驗收方帶來損失,應當依據合同對承包商做出相應的處罰。

  如果工作成果存在一些輕微的缺陷,則承包商應當給出糾正缺陷的措施,雙方協商是否需要第二次驗收。

  5.5.成果交付

  當所有的工作成果都通過驗收後,承包商將其交付給外包管理小組。雙方的責任人簽字認可。外包管理員通知本機構的財務人員,將合同餘款支付給承包商。

軟體外包風險分析

  軟體外包是發包方和承包方互相信任、高度協作的共同行為。我們的外包項目特點是項目龐大分散,服務周期長、可變因素多,這使得公司在軟體外包過程中面臨重大風險。存在風險並不可怕,需要的是建立風險意識和制定規避風險的手段。在軟體外包的全過程實行動態和連續跟蹤和控制。

  外包風險貫穿於軟體外包的全過程,具體表現形式多種多樣。仔細分析風險的來源和特征,承包商自身就存在著技術、地理位置、方法、人員和項目管理的風險。而我們企業內部的風險,可以歸納為下麵幾類。

  1. 公司項目整體周期長,可變因素多,如果準備不足可能造成不良決策,使得公司產品方向上存在著搖擺不定的風險,以至於外包項目難以進行下去。

  2. 成本核算失誤風險。成本包括顯性和隱性成本,前者包括人力成本、軟體工具成本、硬體和辦公環境成本等,可以較明顯地觀察到。而隱性成本包括外包項目管理的交流和溝通成本,處理外包內容的變更成本等,這些成本因為不好估計具體的工作量,造成實際成本大大高於最初的預計成本

  3. 缺乏專業技術人才和較高級別的項目管理,容易產生管理失控的風險,公司必須招聘既精通產品業務和外包軟體技術,又具有善於交流能力的項目管理人員,進行過程跟蹤和度量。同時聘請第三方機構實現全方位、全過程、全天候地外包過程監控和控制,把關項目進度和質量。

  4. 信息安全風險。由於承包商不承擔公司的系統業務運營,所以承包商沒有營銷業績壓力,也不會真正關心系統信息的安全。我們必須自己來保障公司的知識產權和商業機密,降低關鍵信息泄露的風險,同時還要防範承包商和他們工程師的個人竊取行為。

  5. 如果和承辦商在企業發展方向上有大的分歧,階段性的短期合同會產生缺乏持續發展的風險。並且會造成公司過分依賴承包商,甚至不得不滿足承包商某些不合理的要求。我們必須與承包商規划出統一的工作語言和發展理念,並與之建立長期戰略合作伙伴關係

  外包很大的好處在於,可以讓集團公司把精力用到自己最擅長、最重要的物流業務發展和市場營銷中,如此大型的系統開發是非常耗時耗力的事情,也並不是投入了人力,設備,就一定能產生想要的結果。所以讓專業的人去做專業的事,可以規避很多的風險,比如說人員管理,勞動合同和日常的一些手續流程等等,外包能夠幫我們解脫出來。能讓我們站在更高的角度上,去全局掌控我們業務的發展方向,而不用深陷到具體的事物裡面去。

  但是基於上訴的幾點風險分析,外包又是影響公司發展的不確定、不穩定的因素。與承包商建立長期戰略合作伙伴關係,是公司與承包商最終達到共同發展的必然選擇。

軟體外包的法律分析[1]

  軟體外包無論是總包還是分包,實際上都是別人付給你報酬,委托你來開發軟體,你拿了人家的錢,按別人的要求為他開發軟體,儘管那位軟體公司法務部的同行不同意,本人還是認為,軟體外包的法律性質其實就是簡單的委托開發關係。外包方就是委托人,開發者是受托人。原始的發包人允許轉包,也就有總包和分包兩種形式。

  委托開發的軟體涉及的法律問題主要是知識產權(軟體不僅享有著作權,還可能享有專利等其他知識產權)歸屬問題,《電腦軟體保護條例》第十一條規定:“接受他人委托開發的軟體,其著作權的歸屬由委托人與受托人簽訂書面合同約定;無書面合同或者合同未作明確約定的,其著作權由受托人享有。”其他相關知識產權法律基本都有這樣的規定:委托開發的,知識產權歸屬有兩種方式,一是雙方約定,說好歸誰就歸誰,二如果沒有約定那麼當然地歸屬開發者。

  軟體外包無論是總包還是分包,如果是OEM,只是做一些編碼等簡單的活計,那麼受托人恐怕沒有太大的機會和委托人談知識產權的歸屬問題。如果是ODM,技術成果是自己的,那麼這個時候就不要客氣,當然要爭取相關知識產權的權利。

  軟體外包相當於工廠的代工,但是要比工廠生產似乎要複雜一些,工廠生產靠機器,而軟體外包靠的是人工,工廠生產有非常規範的技術標準工作流程,而軟體外包卻沒有多少標準的東西,尤其是我國更多的是放手讓開發人員自由的發揮。軟體外包可能更為重要的法律事務是簽訂好委托開發的合同,更多的爭議可能出現在委托開發合同里,所以對各種細節都要約定,避免爭議的發生。

我國軟體外包市場現狀

  全球軟體外包市場規模已達1000億美元。發包市場主要集中在北美、西歐和日本,接包市場主要是印度、愛爾蘭等國家。其中,美國市場被印度壟斷,歐洲市場則被愛爾蘭壟斷。現在,菲律賓、巴西、俄羅斯、澳大利亞等國也加入了世界軟體外包的競爭行列。

  IT外包服務是社會分工不斷細化和IT技術發展相結合的產物。與硬體外包相比,軟體外包起步較晚,但發展很快。目前印度是軟體外包最大市場。除此之外,愛爾蘭,以色列和中國也是軟體外包的主要市場。

  IDG統計數據表明,全球軟體外包市場規模已達到1000億美元。全球軟體外包的發包市場主要集中在北美、西歐和日本等國家,其中美國占 40%,日本占10%。外包接包市場主要是印度、愛爾蘭等國家。其中,美國市場被印度壟斷,印度軟體業80%的收入依賴軟體外包業務,印度已經成為軟體外包的第一大國。而歐洲市場則被愛爾蘭壟斷。現在,菲律賓、巴西、俄羅斯、澳大利亞等國家也加入了世界軟體外包的競爭行列。

  雖然中國IT外包服務市場一直高速增長,但截至目前,IT外包服務的用戶群還相當狹小。就IT外包服務的內容和服務方式而言,還主要局限於基礎架構層面的網路基礎設施和桌面設備的支持與維護。2003年IT外包服務的市場規模只有人民幣42.6億元。其中IT運營管理外包服務的規模為21.6 億,應用管理外包服務為1.5億,軟體外包19.5億。

  計世資訊的《2003~2004年中國IT服務市場研究年度報告》顯示, 2003年中國IT外包市場規模達35.2億人民幣,同比增長42.5%。中國軟體外包的主要目標市場是日本和美國。

  趨勢與預測

  • BPO成為未來外包發展的趨勢。
    • 合作關係及無縫集成模式將成為外包的主要方式
    • 外包市場集中度較高
    • 外包市場成熟,形成了規範的外包市場
    • IT外包在行業中的應用深入
  • 國內的外包服務市場的發展趨勢為:
    • 由市場不成熟高度分散走向市場逐漸成熟集中
    • 國內外包市場保持快速增長。
    • 中國將成為繼印度後新的外包產業中心
    • IT外包服務結構轉化,服務向高端發展
    • 軟體外包大型企業出現

  我國軟體外包業趕上印度還缺什麼

  中國經濟巨大的成功使人們不禁推測:中國的軟體外包業很快將和印度不相上下。但是麥肯錫公司最近對中國軟體部門進行研究後發現,中國要想在軟體外包業對印度形成威脅還需要很多年的時間。首先,中國必須鞏固其高度分散的軟體行業,培育獲得大型國際項目所必需的規模和技術。

  目前,中國向這個方向所做出的努力還並不多。

  差距

  有一點可以肯定,中國的IT業正在健康的擴張。近幾年,中國IT行業專門人才的數量增長很快。從1997年起,軟體和IT行業的年收入平均每年增長42%,2003年達到68億美元。尤其是,這個行業中,2000年到現在,說英語的畢業生(在軟體外包業中很重要)翻了一番,已經超過2400萬。但是,中國IT業自身的很多不足,致使這些變化不能被徹底的利用。儘管中國IT行業的收入在增加,但是卻只有印度的一半(印度IT行業每年的收入是127 億美元)。中國IT行業的增長受國內需要的驅使,其多數客戶都是中小型的中國企業,他們需要的是根據他們的需要專門為他們定製的軟體。中國初生的軟體外包業務只點到IT行業總收入的10%,而印度的這個數字則高達70%。儘管成本相對較低,但是中國軟體服務公司的營業毛利只有7%,而世界同類公司的營業毛利的平均水平可以達到11%,原因是他們接手的項目往往規模不大,但報價又相對較低。

  規模

  要想在全球的外包業中形成有力的競爭,中國必須鞏固其軟體業。中國排名前十的IT服務公司所占的市場份額僅為20%,而印度的十大IT公司占有的市場份額高達45%。中國大約有8000家軟體服務供應商,其中員工少於50人的占四分之三,只有5家擁有2000名以上的員工。印度的軟體服務供應商不到3000家,至少有15家擁有2000名以上的員工,其中的塔塔諮詢服務公司(TCS)、威普羅公司(Wipro)、信息系統技術有限公司 (Infosys)都已經獲得國際上的認可,在全球擁有客戶。沒有適當的規模,中國企業不可能吸引到頂尖的國際客戶。因為人們通常認為,小公司是風險相對較大,可靠度相對不高的合作伙伴。麥肯錫的研究發現,只有12%的中國軟體服務公司認為合併收購和結盟是應優先考慮的事務。中國軟體服務公司的經理人中,有兼併收購經驗的不多,儘管他們的文化有

  利於組織的發展,但是依靠這種文化來對抗新的競爭對手顯然不是很理想。相反,印度的幾家公司正在考慮併購中國公司來擴大他們的業務。

  質量

  行業的分散狀態使中國軟體行業的另外一些問題顯得比較突出,如過程式控制制產品管理不夠嚴格。中國30家大型軟體公司當中只有6家達到CMM五級或四級,而印度的30家大型軟體公司全部達到這一專業水準。調查發現,四分之一的中國公司在嘗試執行CMM質量標準,但是有一半多的公司在調查中表示,做這各努力沒有必要,不可行,或者認為不值得。

  人才

  中國的軟體服務提供商還應加強人才的管理。絕大多數中國公司都不重視幫助員工成長,他們當中很少懂得將股權培訓項目或其它激勵機制引入對人才的管理。麥肯錫的調查發現,中國軟體公司中人員的更新率每年高達20%,而美國雖然擁有流動性很強的IT勞務市場,但它的這個數字只有14%。

  其它

  有了更大的規模和更好的人才基礎,中國的軟體服務公司就會具備解決其它問題的條件,比如在國際市場建立可信的品牌,開發特定行業,如金融和制約行業的技術。另外,還要註意保護客戶的知識產權,要剋服基於項目的短期效應心理,要致力於為客戶提供長期服務

我國軟體外包業的三大謎題

  面對這塊誘人的蛋糕,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加入其中,中國自然也不例外。特別是2001年以後,從事軟體外包服務的中國企業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到經過幾代IT人的不斷努力,中國軟體外包行業已經初具規模。

迴首中國軟體外包業的發展歷程,不知不覺竟已走過了10年的時間。10年中,雖然中國的市場規模連年翻番,在全球業內的知名度也越來越高,卻始終沒能追上印度們的腳步,只是徘徊在世界軟體外包服務中心的邊緣。高速增長的背後,是無盡的玄機,我們如何才能衝破迷霧,做到快速而不盲目的發展,為中國的未來的奠定下牢固的基石呢?

  規範化 走向國際的必由之路

  不成規矩,不成方圓。任何產業做到一定規模,都必須形成良好的規範,方可良性發展,軟體開發也不例外。目前,印度已經建立起成熟的國際作業規範和完善的知識產權保障體系,這都讓發包商安心不少。而中國的服務商卻由於起步較晚,現在仍處摸索階段,作業國際化水平相對較低,從而影響了歐美髮包商對中國服務商完成項目質量的信心。

  不僅如此,老生常談的知識產權保護問題也是動搖歐美客戶信心的重要因素之一。開發人員監守自盜泄漏源碼的事情不是沒有發生過,卻因為缺乏相關法律而難以處罰,面對如此惡劣的環境,客戶怎敢放心地把源碼交到中國?據說新近推出的Windows Vista就是在國外做的中文化工作,並因此而導致一些單詞翻譯不准,這不僅是中國的悲哀,更是整個IT界的悲哀。

  大多數從事對歐美軟體外包的國內企業都是從小項目開始,一點一滴地積累客戶對自己的信任,同時企業也在積極修煉內功,加強質量管理、遵守國際規範、實施 CMM認證,盡最大努力來證明自己的誠意。但客戶在做大項目時卻依舊發包給成本更高的印度、愛爾蘭和加拿大,所以贏得信譽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更不是單個企業自身努力就能夠解決的問題,大環境的不完善正制約著整個產業的發展。

  語言差異 複合型人才奇缺

  目前,世界上三個最大的發包地是美國、西歐和日本,三地發包規模占全球總量的90%以上,其中僅美國和西歐的發包量便占到了全球總量的80%。由於語言、文化的相同,美國一直是印度和西歐服務商的主力客戶,但中國卻在這塊市場一直難有大的作為。

  同樣是地理、文化的因素,日本成了中國的最大發包來源,其規模占到了中國總接包規模的60%以上。然而,從全球規模來看,中國軟體外包服務發展的道路若想越走越寬的話,就不得不進行市場戰略轉移,而且大家也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中國服務商在堅持對日軟體外包業務的同時,開始開拓歐美市場。對於一個新市場的開拓,其中的艱辛自然不言而喻,但成果也頗為顯著。05年以來,美國對中國的發包量每年都以70%的規模遞增,然而這樣的增長量級也只不過是美國對中國服務商的小小試探而已。雖然低廉的中國勞動力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但眾多因素仍然困擾著中國服務商以及美國的發包商,最典型的就是語言差異。

  以印度為例,印度人的英語發音生硬,混沌不清,但這卻並不影響溝通,與英語系國家的人溝通起來甚至可以說是暢通無阻。原因就在於印度人講英語時語調及語序都完全符合英語語言習慣,這一點跟漢語有本質區別。中國人講英語時單詞的發音往往不成問題,一旦說出整句話時,語調及語序就完全不對,使人無法理解句子的意思。BSE(橋梁工程師)的匱乏也是令眾多本土服務商頭疼的問題之一。所謂橋梁工程師,就是架設在客戶與項目團隊之間的一座橋梁,不但要有過硬的技術,還要精通客戶的語言及文化。中國目前有充足的編碼人員後備力量,缺的就是BSE這樣的複合型高端人才。

  人員派遣 如同肉包子打狗

  就人才競爭來說,中國也正面臨著非常嚴峻的形勢。比如人員派遣的問題,對中國服務商來說就是一個不得不經歷的階段。

  所謂人員派遣,就是將自己的骨幹技術人員派到客戶處進行現場開發,這樣既可以儘快瞭解國際流行的作業規範,也為將來的離岸開發做準備。目前國內比較大的軟體外包服務提供商,如東軟、中軟、海輝等,都常年派出大量的人員到主力客戶的現場進行作業。

  然而,任何事情都是雙刃劍,中方公司在學到國外經驗的同時,也為國外公司發現國內人才創造了機會,很多高端人才經不住國外企業高薪+綠卡的誘惑,跳槽現象紛至沓來,人才外流現象非常嚴重。

  不僅如此,很多主力發包方如IBMMicrosoftNEC等國際大企業也紛紛在中國投資設立全資公司,由自己的全資公司承包自己所發的包,這不僅吸納了眾多國內IT精英的加盟,對中國本土服務商來說也是一個挑戰。其結果是中國本土的中小型服務商只能接到客戶全資公司的二次發包,產業鏈地位又下降一層,利潤空間進一步縮小,在人才之爭上也更加缺乏籌碼。

  國內國外兩手抓 才是成功之路

  中國擁有世界上潛力最大的市場,軟體行業更是如此。近年來,國家政策的扶植,風險投資的註入,使得中國軟體外包服務業飛速發展,中國本土軟體外包服務提供商的實力日益增強。因此中國軟體外包業的崛起及壯大是可以預見的。

  然而,很多外包服務商卻往往忽略了這個問題。事實上,開拓國際市場的同時,關註國內市場同樣重要。隨著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推進,國內各行各業都在進行著國際化戰略,向國際化方向上靠攏,現代化的管理手段也如滔滔江水,勢不可擋。從本地化服務,到應用軟體開發,國內軟體市場的需求不斷增長,這不但有助於本土軟體廠商的成長,更能吸引擁有先進技術的國外發包商的關註。

  當越來越多的國際發包商參與到中國的市場競爭中來時,他們就不得不依賴中國本土企業,增加對中國的發包規模,這無疑會更加壯大本土的軟體外包服務商,同時也主動為本土服務商送來了學習核心技術的機會。所以,國內國外兩手抓,做好國內市場、立足於本土,才是中國軟體外包業的成功之路。

參考文獻

  1. 1.0 1.1 王瑜.軟體外包法律分析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14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評論(共0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軟體外包"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