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域產業鏈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目錄

什麼是區域產業鏈

  區域產業鏈是指在某個特定區域內所形成的以分工協作為基礎、以產業聯繫為紐帶、以企業為主體的鏈網狀產業組織系統。

區域產業鏈的形成因素[1]

  1.自然資源

  自然資源是區域產業鏈形成與發展的自然基礎和源點。對於資源加工型產業(如採掘業、冶煉業)或對自然資源有較強依賴性的產業(如農業、水電業、森林工業)來說,自然資源不僅影響著產業鏈上游環節的區位分佈,也決定著產業鏈的種類。在一定氣候條件下的某區域,只能發展與之相適應的種植業;同理,有一定的礦產資源,才能發展相應的採掘業。區域農業產業鏈對自然條件的依賴性最強,在我國由於南北氣候與水土等自然條件的差異,形成了“南稻北麥”、“南蔗北菜”的農業產業鏈分異格局;南方地區發達的有色金屬冶煉業和北方地區發達的煤、油、鐵產業的形成則與南北方礦藏資源的存賦條件密切相關。隨著生產、交通、通訊技術的發展和市場的日漸完善,自然資源對區域產業鏈形成與發展的影響力趨向弱化,而人力資源、科技水平和資本等要素的影響力則日益加強。但自然資源對區域產業鏈發展的積極意義永久存在,並可能成為欠發達地區嵌入跨國性產業鏈的重要憑藉。

  2.區位條件

  發達的交通條件、沿江沿海或地當門戶的地理位置,可為區域產業發展贏得先天性優勢。在產業鏈的締結、延伸過程中,區位條件的比較優勢是一個重要參量,無論是外商投資還是我國沿海地區的產業轉移,交通便利、靠近市場或原料地的地區或城市往往是首選之地。廣州市花都區過去一直是廣州周邊經濟發展相對落後的農業郊縣,上世紀90年代以來該地借撤縣設市、撤市設區的東風,大力建設交通等基礎設施,區位條件逐漸改善,工業和第三產業迅速發展。特別是在廣州新白雲機場落戶之後,區位優勢更加突出,汽車物流房地產等產業蓬勃興起,區域產業發展呈現出前所未有的良好前景。

  3.產業基礎

  產業鏈發展具有很強的“路徑依賴”( path dependence)特征,本地產業基礎是區域產業鏈形成的關鍵性開端。無論是一般性產業鏈還是集群性產業鏈———產業集群的發展,立足於傳統基礎的產業往往具有更高的成功幾率。浙江溫州在歷史上就是一個手工業和商業發達的城市,當地居民向以傳統手工業為生存之本,在泥工、鞋業、編織、刺繡、雕刻等行業涌現出一代代的能工巧匠。20世紀80年代以來,溫州人正是利用了自己傳統手工業發達的優勢,發展起眾多基於特色小商品產業鏈的產業集群 。廣東也有不少類似的例子,如南海西樵山布匹產業鏈源自本地上百年的紡紗織布史,順德陳村的花卉產業鏈源於當地近千年的種花賣花史,中山市小欖鎖具產業鏈的興起也與其傳統五金業的堅實基礎密切相關。

  4.地域文化

  經濟行為深嵌於地域社會文化之中。地域文化作為社會資本的載體是促進區域經濟發展的一種長效機制,能發揮持續而深遠的影響。它對區域產業鏈的構建與演變起到不可忽視的重要作用,能將各種要素組合起來,向著增值的方向運轉,並對區域經濟發展道路的選擇產生重要影響,因而逐漸成為區域競爭力的一個決定性因素。格蘭諾維特(GranovetterM, 1985)認為,理性的經濟活動是依賴於已有關係面展開行動的,源於交易人之間具體關係的力量為經濟體系的正常運行提供了堅實基礎。只有嵌入社會結構和人際關係網路之中的信息知識、規範和經濟關係等,才是經濟活動者在現實經濟社會中所樂意接受的。源於共同地域文化背景的非正式聯繫的締結,將使行為主體之間更容易建立信任感和安全感,使經濟活動具有可靠性和可預見性,對減少企業的交易成本、建立穩定的互惠聯繫、實現知識和技術的擴散與創新等具有重要作用,有利於促進企業在區域的集聚和區域經濟的發展。

  5.產業技術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產業鏈源於鏈環之間的技術關聯,是一種技術鏈。技術的革新將改變產業鏈的組織結構、鏈接模式和空間結構。比如,現代交通與通訊技術的發展,降低了空間聯繫的資金和時間成本,拓展了區域產業鏈的空間跨度,使全球性產業鏈的組織成為可能;技術的進步,使原有的工藝流程得以改變,產業鏈的主體構成與鏈接方式隨之改變;技術的提升還可能提高生產過程的可分性,使產業組織形式出現垂直分離,產業鏈環節增加,併為中小企業的大量出現創造條件;技術革新創造出新產品、新產業和新的就業機會,引導著消費需求的變動,改變區域消費結構,從而重構區域產業鏈條。產業技術變化還可改變生產要素的需求結構和收益格局,從而影響產業鏈空間分佈及相應的貿易格局。對於不同的區域而言,產業技術的差異可能導致區域產業發展機會的不均等,其產業鏈的結構與形態也因此不同。一般來說,在其他條件相似的情況下,外來投資總是選擇生產技術先進、優質勞力豐富、基礎設施齊備的地區。

  6.政策與制度

  產業政策是影響市場運行和企業經營的巨集觀變數,專門化的制度結構如商會、研究機構、培訓部門等則是產業鏈發育的基礎保證。區域產業鏈的健康發展與穩定運行,有賴於建立社會誠信系統,營造寬鬆的交易和融資環境。一般來說,政府放鬆對經濟的干預,可以減少企業的交易成本,開放的經濟和文化制度能促進地方產業鏈與國際產業鏈的對接。在法制不完善的地區,供應商製造商、客戶之間不能建立起穩定的交易關係,企業勞動力市場沒有建立起常規的聯繫,研發與生產之間相互脫節,這樣就會導致交易費用增加和創新受阻 。巨集觀經濟政策是引起產業鏈空間格局演變的重要因素。例如,我國實行對外開放的經濟政策以來,全國工業佈局顯著變化,尤其是靠近香港的珠三角地區,出現了大量的工業集聚,成為世界製造業鏈條中重要的一環。相反,某些基於地方保護主義的區域政策,則限制了生產要素的合理流動,導致嚴重的市場分割,割裂,阻礙了區域之間的產業鏈聯繫。

  7.歷史事件與機遇

  某些偶然因素在收益遞增機制的作用下,可能造就區域產業發展的新局面。某個區域一旦由於某種歷史機緣而選擇了一個特定路徑,在不發生巨大反向擾動的情況下,這一路徑很可能被鎖定 。偶然因素的發現是對傳統區位理論的一大修正,對相似區位條件的地區之間不同的產業發展結局的現象給出了合理的解釋。

  經濟的地理結構或空間格局具有多種均衡的可能。對某些具體區域而言,經濟政策的變化也是導致其產業轉變或工業集聚的偶然事件 。改革開放成就了珠三角,尤其是深圳,但在那個特定的歷史時刻,珠三角並不是這道經濟論題唯一的“解”。有人設想,假如20多年前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不是在“南海邊”而是在“東海邊”或者是中國版圖上的其他地方“划了一個圈”,那麼深圳和這個假定被圈的“點”在今天都會是另一番經濟圖景 。由上可見,歷史性的偶然事件和機遇的確可能對區域產業鏈發展產生重大影響。從一些區域產業集聚的發展歷程來看,某些“偶然事件”有主觀意志性和必然性成分的影響。若能找到區域產業鏈發展的“切入點”,完全可以人為地促成某些具有歷史意義的“偶然事件”。

區域產業鏈的類型[2]

  根據產業鏈的形狀,區域產業鏈可以分為線狀產業鏈和網狀產業鏈。產業鏈類型是隨著社會分工的演化而不斷進化的。在工業革命產生以前,人類社會的分工是自然分工,如男耕女織,分工依據的是人的體力、能力等人的自然稟賦。工業革命產生後,分工變得日益複雜,出現了人與機器的分工、機器與機器的分工、人與人的分工。分工演進的前兩個階段:規模經濟專業化分工經濟階段,其產業鏈都是縱向一體的產業鏈,產品鏈價值鏈知識鏈都是線狀的。在分工演進的第三個階段,模塊化經濟階段,產業鏈呈現出網狀特征,其產品鏈、價值鏈和知識鏈都表現出與傳統產業鏈完全不同的特征。其中,線狀產業鏈又有縱向線狀產業鏈和橫向線狀產業鏈兩種類型。縱向線狀產業鏈是由上游與下游產業之間或兩個相鄰市場之間相互鏈接所構成的產業鏈條。橫向線狀產業鏈是由兩個並行產業之間的橫向關係相互鏈接所構成的產業鏈條。

區域產業鏈的動力機制[1]

  1.市場拉動:區域產業鏈的主要驅動力

  與物理“鏈”適合用拉力而不是推力驅動一樣,產業鏈條也是拉力驅動型的,即產業鏈的運行主要靠下游市場的“拉力”或“引力”驅動。有學者將產業鏈的驅動模式分為生產者驅動、購買者驅動和中間類型3種。所謂生產者驅動,是指由擁有技術優勢的生產者投資來推動市場需求、形成本地生產鏈的垂直分工體系的模式;購買者驅動是指由擁有品牌優勢和發達銷售渠道的購買者通過市場需求拉動產業鏈運行的動力模式;中間類型則是指兼具上述兩種驅動特征的產業鏈動力模式。強勢企業的主導地位與產業鏈驅動力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不能簡單地將企業在產業鏈上的權力及地位與它們在產業鏈中的驅動力量等同起來,市場才是產業鏈運行的原動力,上游企業的強勢只有轉化為市場動力才有意義。產業鏈的產品或服務,最終須經過市場的檢驗和認可,完成馬克思所說的“驚險跳躍”,否則,產業鏈將癱瘓或崩潰。如果下游發生阻梗,上游企業僅憑自身勢力強行“推動”而非借市場之力“動”產業鏈運行,結果將事與願違甚至帶來災難。正如唐·舒爾茨(Don Schultz)所說:“市場的權力結構正在發生變遷,市場權力開始從過去的廠商,過渡到後來的渠道(銷售商)和現在的消費者(顧客)手中。”在商界有一個流行的說法:中國許多的外向型企業是根據沃爾瑪貨架的變化情況來決定自己的生產計劃的。這充分體現出零售巨頭在相關產業鏈中不同尋常的地位,因為它們掌握著通向市場的渠道。沃爾瑪帶給世界的不僅僅是物流零售企業的革命,它對生產企業的遙控更可理解為重塑市場和調整國際產業鏈組織的行為。

  市場的驅動作用還體現在它對產業鏈接方向和區位的影響上。克魯格曼在研究產業集聚機制時指出,引起產業集聚的因素———規模報酬遞增、運輸成本和生產要素流動是通過市場傳導產生作用的。有研究表明,中國外資企業的國內聯繫較為廣泛,主要緣於外資企業占領中國龐大消費市場的需要。可以說,是市場的力量加快了國內產業與國際產業鏈條的銜接。

  2.自組織:區域產業鏈的運行機制

  儘管不同區域產業鏈的形成原因和發展軌跡並不一樣,但它們有著共同的運行機制———自組織(self organized) 。所謂自組織是指一個系統通過與外界交換物質、能量和信息,降低自身熵值,不斷提高自身結構有序度,增強自我適應與自我發展功能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系統無需外界指令而自行組織、自行創新、自行演化,自主地從無序走向有序。區域產業鏈是一種以內力驅動為主的自組織系統,系統成員間的非線性競合作用是產業鏈運行與演化的基本過程與主要形式,外部環境只是輸入“負熵流”的必要條件。區域產業鏈的演化是鏈內所有主體基於生存與發展動機而自發採取行動的結果,產業鏈組織內的每一個成員企業都是自發、自主地尋找合作者,它們依次鏈接、延伸,相互競爭、協同,共同構成完整的產業鏈條。一旦出現“漲落”觸發,如市場或技術方面出現較大變動、外部地區和企業作為新成員加入進來或者內部成員退出組織、出現突發事故等狀態偏離現象,區域產業鏈系統內部將自發作出反應。成員企業會依據所獲得的信息對形勢進行評估,並依據游戲規則作出對自身有利的決策,進而調整彼此之間的鏈接關係。通過成員之間複雜的非線性競合互動,個別的“漲落”被放大為系統整體的行為,使系統運行進入新的有序狀態。企業作為產業鏈內部的子系統,其自組織能力也是重構區域產業鏈組織的重要參量。2000年3月17日美國新墨西哥州飛利浦公司第22號晶元廠發生火災,主要由該廠提供晶元、遠在萬里之外的歐洲兩大手機廠商諾基亞愛立信均因此面臨供貨鏈條中斷的危險。但前者反應迅速,立即組織新的貨源渠道,重構了產業鏈條關係;而後者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坐等原供應商恢復生產,結果其數百萬部新款手機因缺所需晶元而無法及時面市,喪失了寶貴的商機。最終,愛立信在這場變故中因反應遲鈍、缺乏變通而出現巨大虧損,原有生產網路幾近崩潰。隨後,愛立信公司調整了發展戰略,順應當今“模塊化時代”的產業鏈組織要求,將手機生產環節整體外包,只保留設計、研發等核心競爭力所在環節,著力發展其強項———無線電話網路設備。經過上述事件及一系列的企業自組織行為,全球手機乃至通訊設備產業鏈條的組織與空間格局得以調整。

參考文獻

  1. 1.0 1.1 陳朝隆,陳烈.區域產業鏈的理論基礎、形成因素與動力機制.熱帶地理.2007年3月.
  2. 陳玉川.區域產業鏈創新能力管理初探.特區經濟.2007年7月.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1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Gaoshan2013,连晓雾,林巧玲,Lin.

評論(共0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區域產業鏈"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