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克斯的休克療法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重定向自休克疗法)

薩克斯的休克療法(Shock Therapy)

目錄

什麼是休克療法?

  “休克療法”這一醫學術語於上世紀80年代中期被美國經濟學家傑弗里·薩克斯(Jeffrey Sachs)引入經濟領域。休克療法的最早提出,是薩克斯被聘擔任玻利維亞政府經濟顧問期間所為。玻利維亞是南美一個經濟落後的小國,由於長期政治局勢動蕩不安,政府經濟政策不斷失誤,由此引發的經濟問題大量積累而又得不到解決,終於導致了一場嚴重的經濟危機。1985年玻利維亞政府的預算赤字達485.9萬億比索,占國內生產總值的約1/3,通貨膨脹率高達24000%。1984年的外債為50億美元應付利息近10億美元,超過了出口收入。1980-1985年期間居民生活水平下降了30%,國民經濟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

  正是面對這樣一種險惡的經濟形勢,受聘於危難之際的薩克斯,大膽地提出了一整套經濟綱領和經濟政策,其主要內容是:實行緊縮的金融和財政政策,壓縮政府開支,取消補貼,放開價格,實行貿易自由化,通過貨幣貶值實現匯率穩定,進一步改革行政和稅收制度,將部分公營部門和企業民營化,重新安排債務和接受外援等等。由於這套經濟綱領和政策的實施,具有較強的衝擊力,在短期內可能使社會的經濟生活產生巨大的震蕩,甚至導致出現“休克”狀態,因此,人們借用醫學上的名詞,把薩克斯提出的這套穩定經濟、治理通貨膨脹的經濟綱領和政策稱為“休克療法”。

  概括地說,休克療法是針對嚴重失衡的社會總供求狀況,從控制社會總需求出發,採取嚴厲的行政和經濟手段,在短時間內強制性地大幅度壓縮消費需求投資需求,使社會總供求達到人為的平衡,以此遏制惡性通貨膨脹,恢復經濟秩序。這種政策調控帶有明顯的應急性質。因為社會總供求的平衡,不僅需要控制過旺的社會總需求,而且更重要的是要刺激低迷的社會總供給的有效增長。巨集觀經濟運行的實踐證明,前者在短時間內容易實現,後者卻需較長時間花大氣力方能見效。由於休克療 法的調控重點放在社會總需求上,加之實施措施的力度較大,所以極易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這就是休克療法在玻利維亞產生奇效的奧秘之所在,也是休克療法原始涵義之精髓

  “休克療法”與漸進方式的區別不在於轉軌的內容和目標,而在於改革的順序和力度。具體而言,在巨集觀政策方面,“休克療法”緊縮財政更為嚴厲;在經濟自由化上,“休克療法”主張採取一步到位的方式實現價格、外貿的自由化和貨幣的自由兌換;在私有化方面,強調迅速實現,為此不惜採取無償分配的辦法。

休克療法在玻利維亞的成功實施

  休克療法在玻利維亞的最初實施,收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奇效。該療法實施不到一周,惡性通貨膨脹便得到了強有力的遏制,物價從暴漲趨於穩定。1986- 1987年通貨膨脹率僅為10-15%,1988年為21.5%,1989年為16.6%。國民經濟通過短暫的下降也逐步回升。實行休克療法的第二年,即1986年國內生產總值下降2.9%,但隨後幾年都保持了2.5%左右的增長勢頭。同時由於採取了有效措施,債務問題也得到了明顯緩解,並最終使玻利維亞剋服了嚴重的債務危機。休克療法在玻利維亞的初戰告捷,為薩克斯贏得了較高的聲譽。玻利維亞發生的驚人變化,被世人稱為“玻利維亞奇跡”,薩克斯本人也被譽為“國際金融界的金童”,休克療法也由此享譽世界,倍受世人矚目。

休克療法在俄羅斯的失敗

  1991年底,蘇聯解體,俄羅斯聯邦獨立,繼承了原蘇聯的大部分家底。豐厚的遺產令葉利欽喜上眉梢,可窮家難當,一大堆半死不活的企業,外加1萬億盧布內債和1200億美元外債,也讓新總統夙興夜寐,坐卧不安。作為前蘇共的反對派,葉利欽認為,20世紀50年代以來的改革,零打碎敲、修修補補,白白斷送了蘇聯的前程。痛定思痛,俄羅斯要避免重蹈覆轍,重振大國雄風,不能再做小腳老太太,應該大刀闊斧,進行深刻變革。此時,年僅35歲的蓋達爾投其所好,在薩克斯的點撥下,炮製了一套激進的經濟改革方案,葉利欽“慧眼識珠”,破格將其提拔為政府總理,1992年初,一場以休克療法為模式的改革,在俄羅斯聯邦全面鋪開。

  休克療法的重頭戲,也是第一步棋是放開物價。俄羅斯政府規定,從1992年1月2日起,放開90%的消費品價格和80%的生產資料價格。與此同時,取消對收入增長的限制,公職人員工資提高90%,退休人員補助金提高到每月900盧布,家庭補助、失業救濟金也隨之水漲船高。物價放開的頭三個月,似乎立竿見影,收效明顯。購物長隊不見了,貨架上的商品琳琅滿目,習慣了憑票供應排長隊的俄羅斯人,仿佛看到了改革帶來的實惠。可沒過多久,物價像斷了線的風箏扶搖直上,到了4月份,消費品價格比1991年12月上漲65倍。政府原想通過國營商店平抑物價,不想黑市商販與國營商店職工沆瀣一氣,將商品轉手倒賣,牟取暴利,政府的如意算盤落了空,市場秩序亂成一鍋粥。由於燃料、原料價格過早放開,企業生產成本驟增,到6月份,工業品批發價格上漲14倍,如此高價令買家望而生畏,消費市場持續低迷,需求不旺反過來抑制了供給,企業紛紛壓縮生產,市場供求進入了死迴圈。

  休克療法的第二步棋,財政、貨幣“雙緊”政策與物價改革幾乎同步出台。財政緊縮主要是開源節流、增收節支。稅收優惠統統取消,所有商品一律繳納28%的增值稅,同時加徵進口商品消費稅。與增收措施配套,政府削減了公共投資、 軍費和辦公費用,將預算外基金納入聯邦預算,限制地方政府用銀行貸款彌補赤字。緊縮的貨幣政策,包括提高央行貸款利率,建立存款準備金制,實行貸款限額管 理,以此控制貨幣流量,從源頭上抑制通貨膨脹。可是,這一次政府再次失算。由於稅負過重,企業生產進一步萎縮,失業人數激增,政府不得不加大救濟補貼和直 接投資,財政赤字不降反升。緊縮信貸造成企業流動資金嚴重短缺,企業間相互拖欠,三角債日益嚴重。政府被迫放鬆銀根,1992年增發貨幣18萬億盧布,是1991年發行量的20倍。在印鈔機的轟鳴中,財政貨幣緊縮政策流產了。

  休克療法的第三步棋是大規模推行私有化。蓋達爾認為,改革之所以險象環生,危機重重,主要在於國有企業不是市場主體競爭機制不起作用,價格改革如同沙中建 塔,一遇到風吹草動,便會轟然倒塌。為了加快私有化進程,政府最初採取的辦法是無償贈送。經有關專家評估,俄羅斯的國有財產總值15萬億盧布,剛好人口是15億,以前財產是大家的,現在分到個人,也要童叟無欺,人人有份。於是每個俄羅斯人領到一張1萬盧布的私有化證券,可以憑證自由購股。可是,到私有化正式啟動,已是1992年10月,時過境遷,此時的1萬盧布,只夠買一雙高檔皮鞋。因此這個措施使大批國有企業落入特權階層和暴發戶手中,他們最關心的不是企業的長遠發展,而是儘快轉手盈利,職工既領不到股息,又無權參與決策,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生產經營無人過問,企業效益每況愈下。1992年12月,蓋達爾政府解散。

  休克療法的失敗使俄羅斯GDP幾乎減少了一半,GDP總量只有美國的1/10。經濟結構也發生了重大變化,燃料、電力和冶金工業成了民族經濟的關鍵部門,其比重在GDP中約為15%,在工業總產品結構中為50%,在出口中為70%多。實際經濟部門的勞動生產率極其低下,如果說原料和能源部門的勞動生產率還算接近世界平均指標的話,其它部門則遠遠低於美國同類指標20%~24%。70%多的生產設備服務期超過十年,高於經濟發達國家一倍。這種局面是國內投資特別是實際經濟部門的投資大幅度減少的直接後果。外國投資不願進入俄羅斯,吸收的外資總額累積只有115億美元。俄羅斯科技開發支出全面減少,投資不足,對創新重視不夠,使得俄羅斯在國際市場上具有價格和質量競爭力的產品越來越少,特別是在民用科技產品市場上受到外國競爭對手的排擠,俄羅斯產品還占不到1%的份額。

  居民生活水平更是一落千丈。到2000年底俄羅斯人的貨幣收入總量不足美國人的10%,健康狀況和平均壽命也在惡化。有專家估計,俄羅斯人均GDP生產要達到葡萄牙或西班牙的水平,GDP每年保持8%的增長速度也需要15年的時間。

熱衷於休克療法完成經濟轉軌的原因

  懷著首戰告捷的喜悅,薩克斯興衝衝地來到剛剛發生過政治劇變的俄羅斯和東歐各國,繼續兜售他的休克療法。不過這次他所兜售的休克療法與原先相比, 增加了一種新的涵義,即除了完成穩定經濟、抑制通貨膨脹、消除外債危機的常規使命之外,還要肩負起完成經濟轉軌的重任。

  薩克斯將這次他所兜售的休克療法概括為三化,即穩定化、自由化和私有化。

  所謂穩定化就是通過嚴厲的緊縮性財政和金融政策以及一系列抑制社會總需求的強制性措施,迅速遏制惡性通貨膨脹,恢復 經濟秩序,使巨集觀經濟趨於穩定。

  所謂自由化就是通過“一步到位的價格改革”實現價格的自由化,通過廢除對外貿易的國家壟斷實現對外貿易的自由化,以及通過 放棄外匯管制和壟斷,實現外匯的自由化。實行價格、對外貿易和外匯自由化的最終目的,是最大限度地啟動市場機制,使其在社會經濟生活中發揮應有的調節作 用。

  所謂私有化就是通過歸還、出售、租賃股份制改造等產權制度改革,將國有經濟民營化,最終塑造和確立市場經濟的主體。薩克斯認為只有採納這種包括三化 的休克療法,俄羅斯和東歐各國便可在最短的時間內順利完成由計劃經濟市場經濟的轉軌。

  俄羅斯和東歐各國對薩克斯兜售的這種極具誘惑力的休克療法,表現出異常濃厚的興趣,紛紛向薩克斯發出邀請,聘請其擔任這些國家的政府經濟顧問,參與制定並實施休克療法。進入90年代以來,俄羅斯和東歐大部分國家都迫不及待地先後正式實施了休克療法。休克療法為什麼對這些國傢具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呢?換句話說,為什麼這些國家熱衷於選擇休克療法來完成經濟轉軌呢?綜合分析起來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

  第一,穩定巨集觀經濟的需要。這些國家自發生政治劇變以來,巨集觀經濟形勢大都急劇惡化。如 波蘭在休克療法實施之前,年通貨膨脹率達到2000%,財政赤字達4萬億茲羅提(當時1美元換6500茲羅提),外債400多億美元,2/3的國有大中型 企業虧損,國民生產總值連年下降,市場極度蕭條,經濟狀況幾乎達到本世紀30年代初資本主義世界經濟危機的水平。俄羅斯在實施休克療法之前巨集觀經濟情況同 樣不好。年通貨膨脹率達到90%以上,預算赤字國內生產總值的25%,外債達800多億美元,生產持續下降。遏制巨集觀經濟繼續惡化的勢頭是這些國家的當 務之急。因為沒有巨集觀經濟的穩定,經濟轉軌就無從談起。而休克療法在這方面的奇效和示範效應,無疑是促使他們採納這一療法的重要動因。

  第二,對以往修修補補的漸進式改革失去信心和耐心。這些國家的改革已經搞了幾十年,由於缺乏明確的市場經濟目標,跳不出傳統經濟體制的框框,加之改革政策的失誤和不斷反覆,使改革不僅未能取得明顯的突破性進 展,反而產生了一系列新的疑難病癥,嚴重阻礙了社會經濟的發展,拉大了與發達國家的差距,甚至使整個國家陷入經濟發展的困境。長期無效的改革挫傷了人民群 眾的積極性,使他們對改革喪失了信心,並產生了一種對改革的淡漠甚至敵視的心理,這顯然對經濟轉軌是極為不利的。而薩克斯倡導的休克療法,卻使他們在經濟 困境中似乎見到了一線曙光。薩克斯在波蘭曾誇下海口,如果波蘭實行休克療法,保證其半年內消除通貨膨脹,半年後生活水平回升,10後完全達到歐洲水平。這 對上述國家的新政府顯然具有極強的吸引力,急功近利促使他們不加選擇地接受了休克療法。

  第三,對經濟轉軌存在一系列認識上的誤區。由於受西方輿論宣傳的誤導,在上述國家中存在一系列對經濟轉軌的不正確認識,以及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比如認為只要放開價格,市場經濟便會自發形成,市場機制就會自動啟動;經濟轉軌必需要進行全面徹底的私有化改革,國有經濟統統不能要;市場經濟就是全面放開的完全自由的市場經濟,不要任何的巨集觀管理和調控等 等。休克療法恰恰能夠滿足這樣一些想法,迎合了頗為流行的社會心理,其被這些國家所迅速接納並付諸實施,也就不足為奇了。

休克療法在經濟轉軌中的作用

  一、休克療法療效的產生需要一定的客觀條件

  休克療法的實施及預期效應的產生,是需要一定的客觀經濟環境與條件的。這些客觀環境與條件不具備,必然會對其實施的過程和效應的產生起到一定的制約作用。休克療法之所以在玻利維亞獲得成功,是因為它可以藉助完善高效的市場經濟體系,最大限度地發揮出自己的效應。而俄羅斯和東歐各國的基本國情卻是市場經濟體制尚在建設之中,市場體系的殘缺不全,市場機制的運轉不靈,市場主體的缺位以及巨集觀調控機制的低效僵化等將嚴重製約著休克療法作用的發揮。不顧這一客觀條件的制約,強制推行休克療法,只能適得其反,加重經濟危機。因此經濟轉軌戰略的選擇,首先要從本國具體國情出發,不宜盲目照搬別國經驗。

  二、休克療法只適宜肩負特定的經濟任務

  穩定巨集觀經濟與完成經濟轉軌是兩個不同性質的任務,不能混為一談。穩定巨集觀經濟的任務,主要是針對社會總供求的嚴重失衡,採取緊急而有效的措施(一般都是從 壓縮社會總需求入手),在短時間內使社會總供求關係達到大致平衡,從而使巨集觀經濟趨於穩定。實踐證明,休克療法在這方面具有獨特的療效。完成經濟轉軌的任 務,是指由計劃經濟轉變為市場經濟的全面改革,它涉及全面的、綜合的配套改革,是一項長期、複雜而艱巨的任務,短時間內難以奏效。不加區別地將上述兩種任 務聯繫在一起,混為一談,必然會導致將解決前一任務的方法,誤用來解決後一任務的結果。儘管休克療法在被用於解決經濟轉軌任務時,增加了許多針對經濟轉軌 的政策措施,但在總體上,它仍是一個要求在短期內奏效的應急性措施和方法,仍不可能完成經濟轉軌的重大歷史使命。

  三、休克療法對於某些經濟轉軌國傢具有特殊的必不可少的作用

  經濟轉軌需要穩定的巨集觀經濟環境,而在經濟轉軌的國家中,都程度不同地存在著巨集觀經濟失控的狀況。對於那些發生惡性通貨膨脹、社會總需求極度擴張、經濟秩序 嚴重混亂而陷入經濟困境的國家而言,擺在第一位的任務顯然不是經濟轉軌,而是穩定巨集觀經濟。巨集觀經濟的持續惡化,使這些國家已不可能按部就班地用常規的辦 法從容地解決問題。休克療法恰恰可以為這些國家提供有效的應急解決辦法,使這些國家可以在短期內獲得巨集觀經濟的穩定,從而為經濟轉軌創造一個良好的經濟環 境和有利的外部條件,奠定一個穩定的基礎。從這個意義上說,休克療法對經濟轉軌是必不可少的,具有特殊的作用和功能。

  四、應擺脫在經濟轉軌認識方面的誤區

  經濟轉軌國家誤用休克療法解決轉軌問題,很大程度上是源於對經濟轉軌的不正確認識。他們把計劃經濟市場經濟的轉軌,看成是社會主義向資本主義的轉軌,因而 主張取消公有制,全面私有化;把市場經濟看成是完全自由放任的市場經濟,因而放棄巨集觀調控,實行價格、外貿、外匯的全面自由化。這種對經濟轉軌認識上的誤區,使他們很容易接納以“三化”為主要內容的休克療法。但是經濟轉軌並不等於社會政治經濟制度的改變,市場經濟也並非不要巨集觀調控。違背客觀經濟規律的認 識和做法必然要受到懲罰。所以,凡將休克療法作為實現經濟轉軌戰略選擇的國家,在實施過程中無一不受到挫折。休克療法的失靈使這些國家開始變得清醒起來,他們或是徹底拋棄休克療法,或是進行較大幅度的政策調整,重新認識和解決經濟轉軌的問題。實踐已經證明並將繼續證明,休克療法無力完成經濟轉軌這一重大歷史使命,任何誇大它的作用與功能同完全抹煞它的特殊效能一樣,都是不符合實際的。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45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評論(共3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薩克斯的休克療法"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124.77.144.* 在 2007年10月12日 11:14 發表

hehe 謝謝了哦!

回複評論
123.117.181.* 在 2011年7月20日 22:54 發表

但是休克療法在波蘭、捷克這些東歐國家是成功的,俄羅斯實行的倒是半吊子休克療法

回複評論
115.229.21.* 在 2014年4月29日 21:37 發表

休克療法在東歐也有失敗,說俄羅斯執行了半吊子計劃,邏輯上就不通。休克療法本身尚無定論,或者說想成功必須有外部大力援助,作為內生改革它必然會失敗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