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三角洲模式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珠江三角洲模式(pearl river delta region model / zhujiang river delta model ,簡稱珠江模式)

目錄

什麼是珠江三角洲模式

  珠江三角洲模式是人們對廣東省珠江流域中以廣州、深圳等為中心的14個市縣,自改革開放以來,向市場經濟轉軌過程中社會經濟發展道路的概括和總結。

  改革開放後,珠江三角洲在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的過程中,利用國家賦予的優惠政策,以其獨特的地理區位、土地和勞動力等優勢,與外來資源相結合,創造了由地方政府主導的外向型快速工業化經濟發展模式,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沿海地區新工業化發展道路。

珠江三角洲模式的基本特點[1]

  珠江三角洲模式的基本特點包括:地方政府有相對獨立決策權、自身利益和競爭壓力;外向型企業有相對獨立性產權結構,鄉鎮企業具有相對排他性產權結構;具有受惠於外向型市場資源優勢的外向型經濟發展環境;具有通過內外市場互動,充滿活力的迅速向計劃體制滲透的市場。

  1、地方政府具有相對獨立的責、權、利

  珠江三角洲工業化進程能夠在改革開放以來實現跳躍式的發展,關鍵在於地方政府獲得了指導和推進發展地域經濟的主動權,主要包括兩個方面的因素:一方面改革開放後,中央、廣東實行了“財政包乾”的“特殊政策”以及逐級放權的管理體制改革,使各級地方政府都享有較大的財政支配權,有自己可以支配的相對獨立的利益,可以對市場、資源靈活應對,敢於創新,從而培育多層次的地方利益主體,使它們均走上了相對獨立的經濟活動的舞臺。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在發展本地區經濟方面有了根據本地的實際情況進行理性選擇和自主決策的彈性空間。相對獨立的經濟活動和政績考核,使地方政府的行為常常帶有現代經濟學中的經濟人的某些特點,分權改革後的地方政府在某種意義上承擔了這一時期的模擬市場經濟體制下的企業企業家的角色。

  改革開放以來,珠江三角洲的各級地方政府肩負著推動體制改革與區域經濟發展的雙重任務,動員資源的能力遠遠超過各類企業,向銀行貸款的信譽遠在各類企業之上。地方政府在作出經濟發展和改革的決策時,能夠作出比中央政府部門更具前傾意義的判斷,主要因為:

  一是在珠江三角洲,地方政府在實現發展目標,推進經濟改革和發展時處於一個激烈的競爭環境中,競爭對手就是珠三角的其他縣市(鎮、村等),競爭的勝負直接的關係到地方政府首長的個人利益,為在競爭中爭取主動,他們會考慮選擇符合本地區資源稟賦結構的發展方式,包括資源配置方式,這樣也就形成了各具發展特色的工業化模式。

  二是地方政府的決策者常常比他們的上級部門更靠近基層,靠近活躍變化著的生產力要素。

  因此,在珠江三角洲,鄉鎮企業絕大部分都是由地方政府直接投資或由地方政府擔保貸款而發展起來的;甚至個體經濟私營經濟和“三資企業”也是由地方政府給予優惠政策得以快速發展。地方政府在區域性市場的形成、外部市場的開拓等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2、區位和政策優勢促進外向型經濟的發展

  珠江三角洲發展模式最顯著的一個特征是外向型經濟。由於珠江三角洲獨特的區位條件,在改革開放前,其與毗鄰的港澳地區客觀上構成了一個落差很大的區域二元經濟結構。改革開放後廣東先行一步的特殊優惠政策環境,使港澳資本連同勞動密集型產業、技術、管理等,借兩地落差形成的勢能,大規模地向珠江三角洲地區轉移,使得珠江三角洲工業化發展步入新的發展階段,大量本地農村勞動人口走進工廠,並吸引了數以百萬計的內地農村剩餘勞動力向珠三角地區轉移。

  港澳和外國資本,在珠江三角洲和當地以及外來務工的勞動力相結合,開始以“三來一補”企業,後來以“三資企業”為載體,使珠江三角洲由原來的農業區變成了工業區,實現了珠江三角洲工業化的原始積累。包括資金、技術、勞力以及市場等在內的外來資源不僅極大地促進了珠江三角洲工業化的發展,而且更重要的是使珠江三角洲的工業化從一開始就面對國際市場,逐步形成了以國際市場為導向,帶動國內市場發展的外向型經濟格局。

  3、鄉鎮企業經濟組織創新

  珠江三角洲工業化模式的又一典型特征是以鄉鎮企業和三資企業為主體。三資企業是外部引入的經濟組織形式,而鄉鎮企業的崛起則是通過中國農村工業化的特殊道路,藉助三資企業的引入促進自身組織的轉型,是珠三角地區經濟組織創新的主要內容。珠江三角洲鄉鎮企業的前身是社隊企業,與全國包括蘇南地區的鄉鎮企業一樣,曾經歷了漫長而艱苦的緩慢發展階段,改革開放後才進入了蓬勃發展的新階段。但蘇南地區的鄉鎮企業更多的是與上海等地的國有企業系統相互結合,受其扶植、影響而成長起來;而珠三洲實行的工業化道路是從農村工業化入手的,通過“築巢引鳳”、“借雞下蛋”等方法引進外資和技術發展工業。

  鄉鎮企業的成長,則是自身發展與外部資源的引進相結合,既通過原有的社隊企業內部組織的轉型促進創新,也通過對外部組織制度的引進、學習和移植進行創新,按市場導向原則對原有的經濟組織進行改造,並通過引進位度的標準化和本土化,逐漸走向以自主性為主的制度創新。珠江三角洲以發展鄉鎮企業為突破口,把農民穩定在這片土地上,使其安居樂業,這種新工業化不僅沒有侵犯農民的利益,而且保障和增加了農民的利益,擁有廣泛的社會基礎。

  4、形成了內外聯動的市場體系

  珠江三角洲發展模式的一個重要特征是其市場體系的發育程度高,而且是內外聯動、多層結合、以外為主、雙向接軌的市場化發展過程。隨著市場體系的基本發育完成,在市場機制的作用下,珠江三角洲地區迅速成為我國國內市場與國外市場的結合部,一方面大量國內的出口商品由其直接或經港澳等地轉口到國際市場,而海外進口商品又經珠三角地區大量地輸送到全國各地;另一方面加工貿易製成品除了大量出口外,帶動了這一地區的進口替代產業,生產出了大批當時國內極為短缺的新興消費產品並迅速向國內市場擴散。“內外聯動”的市場效應,使珠三角經濟迅速向國內外市場拓展。

  珠江三角洲新工業化進程中,市場經濟能使珠江三角洲的各種生產要素得到了優化配置,將不同的所有制、不同國別、不同屬性的資金和不同的生產要素轉化為一股強大的動力,抓住各種發展機遇,迅速推進經濟的騰飛。

珠江三角洲模式的突出表現

  “珠江三角洲模式”得力於大規模引進香港等地的外資,以外資企業中外合資企業為主體的出口導向型經濟模式。其突出特點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1、“珠江三角洲模式”存在和發展的基本前提是毗鄰香港的地理位置。

  “珠江三角洲模式”以深圳經濟特區的建立為發展起點。由於中央把深圳特區作為改革開放的視窗、體制改革的試驗場和銜接香港的橋梁,給予特殊經濟政策,使得深圳毗鄰香港地理位置的優勢迅速轉變為一種巨大的經濟勢能,在較短時間里發展成為實力最雄厚的經濟特區

  隨著深圳特區經濟的快速發展和深圳市的迅速崛起、產業鏈的延伸,整個珠江三角洲地區便成為香港和深圳兩市的生產基地。

  2、“珠江三角洲模式”的基本動力是以深圳為龍頭的區域極化效應擴展效應

  20多年來,深圳的發展具有三種功能:

  • 接受香港(包括世界其他地區)高經濟勢能地區的資金、技術、管理等方面的輻射和擴展功能;
  • 吸引國內其他低經濟勢能地區的資金、技術、人才等要素的極化功能;
  • 迅速向珠江三角洲地區擴展、擴散的功能。

  這三種功能和效應在較短時期內相互發生作用的結果,便出現了“珠江三角洲的奇跡”。

  3、以出口導向和發展外向型經濟為主是“珠江三角洲模式”的基本戰略。

  “珠江三角洲模式”充分利用了毗鄰香港的優越地理位置,以出口導向和發展外向型經濟為主,充分利用外來直接投資和國際市場,使珠江三角洲地區成為我國開放度最高的地區。

珠江三角洲模式的面臨問題[1]

  1、地方政府掌握資源的能力在下降,政府職能需要轉型

  隨著珠江三角洲工業化的推進和市場化經濟的建立,各地方政府在改革開放初期對地區經濟所能掌握的傳統資源正在慢慢消失,例如對集體經濟的鄉鎮企業等經濟實體的決策權隨著企業改革、政企分開而喪失;對銀行的權威隨著金融改革而變得力不從心。如今,土地資源已經成為各地方政府發揮其在經濟中的作用的唯一重要資源,但是這種資源也在慢慢地減弱。地方政府已經在很大程度上不再直接參与到經濟活動中來,但是政府為地方經濟服務的平臺卻還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和完善,這就減弱了地方政府在新的形勢下的活力和作用。地方政府對經濟所能掌握的資源如何擴充和升級將是珠江三角洲繼續保持地方經濟活力的重要內容。

  鄉鎮政府和鄉鎮企業在特定歷史條件下形成了“分權化的政企合一”關係,在工業化初期,這種方式既有利於發揮地方權力對企業發展的作用,又有利於保證鄉鎮企業在市場化過程中平穩過渡。但是,隨著工業化進程深入和市場經濟機制逐步完善,這種政府“越位”現象已經顯示出其明顯的缺陷。

  2、傳統資源優勢正在喪失,新的資源優勢沒有確立

  珠江三角洲傳統的資源優勢——政策、土地和勞動力等資源正在隨著我國的全面開放、市場經濟體制建立而逐步消失、減弱,然而在傳統資源優勢發展起來的經濟卻沒有形成新的資源優勢,整體競爭力趨於相對下降。珠江三角洲的企業明顯缺乏危機意識,沒有看到珠江三角洲的企業群體已經到了關鍵的戰略調整期,過去曾有的地緣優勢、成本優勢和政策優勢還沒有轉化為更加牢固的經濟優勢和品牌優勢。一些企業自我滿足,固步自封;追求暴利,追求超常規發展是這些企業的特征,而不善於參與國際競爭,不善於駕馭金融、資本工具;在技術上只崇尚借鑒,不善於創新;重視科技人才,輕視管理人才;人文社會發育不全。

  珠江三角洲地區目前是機遇與挑戰並存,挑戰是現實存在的,而機遇卻是潛在的,不確定的,珠江三角洲已經失去了絕對的優勢地位,並有可能在沒有抓住改革時機、消除潛在憂患的情況下沉淪。可見,珠江三角洲企業發展存在著普遍的問題——根植性不強的原因正是傳統優勢喪失、新的優勢沒有建立。而且,這種根植性不僅僅是指企業的歸屬性,根本上是指營造一種企業根植的綜合環境。

  3、珠港之間區域協調機制需要建立和完善

  改革開放之後香港與珠江三角洲經濟合作形成的“前店後廠”模式充分利用了兩地的優勢資源,促進了兩地之間經濟發展,一方面使得香港成功的進行了產業升級,生產者服務業成為了經濟發展新的增長點;另一方面,珠江三角洲也實現了從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的轉變,發展了本地經濟。“前店後廠”模式的不斷演進發展,使得港珠之間成為了唇齒相依的一個經濟實體。如今,在香港還沒有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的時候,珠江三角洲不斷吸收香港的產業轉移,如生產者服務業、房地產業、商業等,並承擔著更多“前店後廠”中的“店”的角色,這其實是對香港經濟的一種“掏空”,是一種內耗型的產業轉移和合作,對香港處於低端生產環節的中小企業衝擊很大。

  另外,珠江三角洲內部城市群之間產業聯繫不緊密,產業發展方式雷同,彼此之間惡性競爭增多,沒有形成一個有效地區域協調機制的調控,導致了區域環境的污染和惡化、土地的粗放型經營、區域間基礎設施的不協調及重覆建設等問題。

參考文獻

  1. 1.0 1.1 李文龍,羅巨集元,黃維德.地區新型工業化研究——深圳市布吉鎮實證分析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17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評論(共0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珠江三角洲模式"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