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南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朱立南——聯想投資公司總裁,碩士研究生,高級工程師

  ——享受國家特殊津貼的專家

  ——有聯想第三少帥之稱

目錄

朱立南簡介

  朱立南,出生於1962年10月,江蘇蘇州人,1987年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研究生院,高級工程師,現任聯想控股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聯想投資董事總經理、總裁,新聯想董事。曾任原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執行委員會成員,負責上市公司業務發展和總部系統及地區平臺的管理

  朱立南1989年加入聯想集團,籌建並管理聯想集團第一個產業基地深圳聯想電腦有限公司,任總經理。1993年離職自行創業,從事信息產品貿易系統集成工作。1997年返回聯想集團,歷任集團業務發展部總經理,企劃辦常務副主任,助理總裁、副總裁和高級副總裁,為聯想集團有限公司執委會成員。2001財年起轉任現職。

  在主持總部系統工作期間,朱立南協助執委會負責集團的戰略規劃和實施保障工作,領導業務發展、信息技術人力資源財務公共關係審計、法務等職能部門為集團總體戰略目標的實現及良好的經營運作做出了貢獻。由於其在企業管理的理論和實踐方面有獨到見解並頗有建樹,98年曾獲得聯想集團最高榮譽 ——聯想獎。

  2019年12月18日聯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HK3396)18日宣佈,聯想控股執行董事、總裁朱立南卸任公司總裁之職,將繼續擔任聯想控股董事,並任董事會戰略委員會成員。

  同時,聯想控股新的領導核心形成,公司執行董事、高級副總裁首席財務官寧旻接任董事長,公司高級副總裁李蓬出任首席執行官(CEO)。

朱立南與柳傳志

  “3年不升就走人”

  2001年3月,北京新世紀飯店,聯想投資成立新聞發佈會,面對臺下記者,柳傳志指著身邊的朱立南說,“這是我們的又一位少帥。”朱立南“第三少帥”的名號由此確立。

  其後,柳傳志給了朱立南3500萬美元,令其開創風險投資業務。就像1997年火線召回聯想一樣,為柳傳志的新使命所驅使,39歲的朱立南別無選擇。燃起一支萬寶路煙,咂吸一口,朱立南輕聲慢語:“我的做事風格比元慶溫和,比郭為硬朗,總體來說不很嚴厲,這幾年已經變得柔多了。”

  “我喜歡風險投資這個行業,挺適合我。”朱立南比較欣賞的是“一幫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做一件很高興的事情,並且能夠一起分享成功。”耐人尋味的是,朱立南有個和“聯想大家庭文化”不諧調的口頭禪“3年不升就走人”,有人在背後嘀咕,朱立南的嚴厲作風“導致”聯想投資內部人員流動過快。對此,朱立南覺得“錯”不在己,“池子太小,一定年限不升遷必須騰地方離開,而且絕不內部消化。這由風險投資的行業特性決定,情不得已為之,與我的個人風格無關。”

  早年,聯想投資成員100%由IT製造業崗位轉化而來。迄今,2/3是聯想老員工,1/3外部招聘,有人建議朱立南大力延攬外部優秀人才進入,但在實施過程中困難不小。創投企業人力資本密集型,人才積累過緩是朱立南牽掛的頭等大事。

  柳傳志給予的3500萬美元投註了16個企業,3個成功退出(卓越網賣給亞馬遜、中訊軟體香港上市、重慶寬頻賣給中國網通),3個黯然失敗,10個尚在運行。2004年8月,卓越網作價7500萬美元賣給亞馬遜,堪稱聯想投資投資並推出的最具影響力項目。只此一單,聯想投資獲益高達數千萬美元。

  柳傳志對朱立南說過:“通過走彎路鍛煉隊伍,培養新人。”不過還好,朱立南的風險投資沒讓柳傳志失望,賺回了本金且贏餘可觀。

  目前,朱立南管理和運作的基金超過1億美元,他的最大目標是把聯想投資建成中國首選投資品牌。

  “我欣賞柳總的人格”

  追溯起來,柳傳志與朱立南相識於1989年。是年,深圳聯想成立,朱是首任總經理。柳傳志對聯想在深圳、香港兩地的業務很重視,時不時“南巡”視察。很快,朱立南找尋到了和柳傳志的共同愛好,原來兩人都是“發燒友”級的足球迷,於是一起看球,海闊天空地聊,相見頗歡甚是投緣。1989年朱立南在深圳籌辦公司,柳傳志下撥1700萬港元放心交其支配,不予過問。其後4年,朱立南和柳傳志走得非常近,柳對朱很是信任。

  1993年那會兒,擁有1000多員工的聯想小有名氣,朱立南是深圳聯想總經理,整天開著奧迪車到處談生意,風光無限、自鳴得意。不過,潛意識裡受深圳創業氛圍影響,1993年朱立南出人意料地“脫離”聯想,在深圳就地創業,以一介個體戶之軀幹了 4年。自己創業的日子隨心所欲、隨欲而安,年底盤點,掙了錢,就給自己放假,休息夠了再接著乾。

  那4年,朱立南與聯想沒有任何瓜葛與關聯。1997年下半年的一天,朱立南突然接到柳傳志的電話:“個體戶掙點錢可以,可舞臺太小,長此以往意義不大。回聯想吧。”朱立南明白柳用的是“激將法”,只差罵他沒出息了。“他大概擔心我就此自廢前程,要拉我一把。”

  1997年8月,柳傳志在珠海出差,專門約朱立南談話,聊了一整天,末了,朱立南都整不明白柳傳志到底要他回聯想乾什麼。柳傳志沒有給出職位的具體承諾,只是表白,“總裁室職能偏弱,需要加強。”恍恍惚惚,朱立南還是不明白總裁室、企劃辦的職能,但冥冥之中似乎也感覺到柳傳志要委他以重任。柳傳志也問過朱立南的職位要求,他說得坦誠而真摯,“從頭做起,先給我個低職位,這樣我有騰挪空間。”

  1997年9月1日,朱立南轉回聯想上班,讓他沒想到的是,“在北京這一待就是8年。”

  外界看到的都是柳傳志成功的耀眼光環,朱立南說他最欣賞也最欽佩柳的人格魅力。

朱立南與聯想投資

  朱立南坦言自己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投資經驗,但在聯想總部的這段經歷讓他對中國企業的成長規律有了一些深刻的認識。柳傳志總裁評價他“思維縝密,遇事冷靜”,適合作風險投資業務的領軍人,而朱立南解釋說,他所從事的工作規定了職業人的性格必須要冷靜。

  風險投資進入中國IT領域,國內投資市場不乏日本軟銀、常青藤、開曼投資、老虎基金這樣的重量級對手。儘管聯想創投初期在重慶寬頻、卓越網等IT企業進行了一些嘗試,也獲得了一些成功,但對於剛剛組建、實力微薄的投資團隊來說,尚待成熟的國內投資市場提出了不小的挑戰,朱立南千斤重擔一人挑。

  朱立南也有自己的對策,他主張“扎扎實實做事,抱有長期打算。”這充分表現出這位投資家的風險意識和謹慎作風。“中國的風險行業不成熟,這是挑戰也是機會。我們在整體上看好中國的環境,風險投資行業也會日益成熟規範,現在介入機會比較多一些。”“現在,大家都在摸索階段,沒有壟斷,可以認認真真研究它的規律。據估計,二板市場兩、三年內出不來,但如果你有信心,覺得它總會出,就會一步一步走下去。”

  聯想投資公司成立之初,朱立南就為自己定下了兩個主要目標:第一,5年內平均回報率超過30%;第二,依托投資公司培養出一批能夠獨立運作基金的投資專家。朱立南在公司既是一個經營者,又是一個風險投資家,還要做培養投資人才的“家庭教師”。

  “對我來說培養人才和投資業務同樣都很重要,風險投資公司不同於一般企業,它不是金字塔結構的。當業務發展到十億、二十億美元規模後,就必須有一支團隊,集合一批有獨立管理經驗的人才能把事業作大。目前,聯想投資的事業剛剛起步,我要首先在業務上作一個表率。”

  聯想投資堅持把首期基金的年回報率定在了30%,風險非常大,對此朱立南評論說,高於行業平均回報率的目標顯示了他對聯想的信心。“聯想集團的品牌資源,努力敬業的員工都給了風險投資公司很大支持。聯想的風格就是說到做到,做不到就壞了聯想的名聲。所以,聯想即是我信心的支柱又是我壓力的來源。”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5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Cabbage,Dan,Vulture,Angle Roh,Yixi,泡芙小姐,Mis铭,Lin,陈cc.

評論(共0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朱立南"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7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