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其中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牟其中

牟其中——南德集團前董事長

目錄

人物簡介

  牟其中,南德集團前董事長。1941年生,漢族,重慶萬州人。一個把口號喊遍中國的富豪,一個曾同時肩負中國“首富”和“首騙”兩個名號的備受爭議的人物。300元錢起家,辦了三件大事:飛機易貨、衛星發射、開發滿洲里。因南德集團信用證詐騙案入獄,2000年被判無期徒刑,後因表現好,改為有期徒刑18年。

  2016年9月27日,牟其中走出服刑了16年的湖北洪山監獄,距離他失去人身自由則將近18年[1]

人物經歷

  1941年6月19日,牟其中出生於重慶萬州,小學時,牟其中便被認為是一個十分活躍的學生,他的一位老師早早就下了評定,說如果牟其中能改掉誇誇其談的性格,今後定有大出息。

  年輕時代的牟其中,一直希望成為一名記者,但1959年的高考成為了他生命中的第一個打擊,他落榜了。落榜的牟其中就顯示出了和一般人不一致的堅韌的追求耐心,他不甘心放棄自己的大學夢,趕往武漢中南工業建設設計院參加大專班春季將招生,他成功了,但僅僅半年,因為戶籍的問題,牟其中被迫退學。回到萬縣不久,牟其中聽說新疆有所藝術院校可能會招生。儘管信息並不確切,牟其中卻還是隻身趕往新疆,去了才知道,新疆藝術院校早就停辦。

  重返萬州的牟其中有了生平的第一份工作,在當地的玻璃廠成了一名鍋爐工人。在讀書之餘,牟其中的演講才華和層出不窮的驚人想法開始頻頻演練,久而久之,玻璃廠的牟其中,成為了一個精通馬列,精通哲學的牟其中。

  第一次入獄

  牟其中的第一次入獄則是在他進入玻璃廠近10年後。

  1974年春天,牟其中在重慶萬州的青年之中已經擁有了巨大的聲譽,他經常與後來一起入獄的劉忠智等探討社會主義問題,當時的他熱血沸騰,政治熱情空前高漲,他和楊小凱花了七八天時間,合作寫下了《中國向何處去》的萬字文,他個人還寫出了《社會主義由科學向空想的倒退》和《從文化革命到武化革命》等兩篇文章,並大肆宣傳。正當牟其中等人興奮於自己的“傑作”時候,牟其中被關入了監獄,並被內定判處死刑(後未執行)。(在若幹年後,劉忠智回憶說當年的文章其實是他個人完成的,牟其中卻將自己的名字簽在了上面,進行了傳播。)

  1979年12月31日,在獄中呆了4年零4個月的牟其中被釋放。

  牟其中的經商則是在這次監獄事件之後。1982年4月,牟其中與人合辦“萬縣市中德商店”。牟其中的經商天賦開始顯現,在由東方明、肖蓉發表於《大地》的《萬縣人評說牟其中》一文中,他們曾經如此描述過牟其中當年的第一次經商經歷:“當時的萬縣(重慶萬州),商品銷售尚無‘三包’之說,可牟其中率先在用戶中推行了‘包換卡’,凡在中德商店購買的黑白電視機和別的一些電器,城區顧客可在三天內調換,農村顧客則限定在一周之內調換。與此同時,中德商店還開展了跨地區的‘四代’(代購、代銷、代組織、代托運)業務……第一年他們便破天荒獲得了近8萬元利潤。”、“1983年初,牟其中從重慶一家兵工廠以最低價購買了一批銅製鐘,然後又以相當高的價格賣給上海的許多商店,僅此一項,便獲取了令人咋舌的大筆暴利。自那以後,牟其中的中德商店還做過多次類似的生意。”

  在上個世紀80年代,牟其中和當時的許多人一樣,在一個商品極其匱乏的年代,跨過了致富的門檻。

  如果說第一次入獄成為了牟其中神話故事中最重要的素材,那麼第二次入獄則是他在中國的社會經濟改革的進程中的一次意外:1983年9月17日,牟其中因“投機倒把、買空賣空”的罪名被收審。在監獄中的牟其中突然又恢復了政治熱情,在入獄第11天,牟其中破天荒寫下了一份《入黨申請書》,並大膽地寄給了當時的中共中央總書記;之後,他又在獄中寫下了《論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和我們的歷史使命》、《從中德商店的取締看萬縣市改革的阻力》等等文章。更為重要的是,據傳,他的這些信函竟然順利地送到了四川成都、中國北京,並引起了有關部門的重視。1984年初,牟其中的努力獲得了回報,在入獄11個月後,他再次被釋放。

  1984年9月18日,牟其中匆匆召開了中德復業懇談會,並很快將當初的中德商店升級為中德實業開發總公司,辦理了工商稅務註冊手續,領取了營業執照,公司正式開始營運後,牟其中通過不懈努力,從市農行貸款250萬元作為創業資金。後來有人認為,這250萬元可以說是牟其中真正起家的資本,而為什麼在上個世紀80年代,農行就敢把這樣一筆巨款借貸給一文不名的牟其中,政治因素應該是最關鍵的,但確實的原因卻一直是一個謎。

  中德實業開發總公司辦在當地的東方紅旅社裡,走進公司大門就是一幅精《好貓圖》,《好貓圖》上端橫幅上寫著“走自己的路,建設中國式的社會主義”。若幹年後,在牟其中的南德集團大廳,類似的一句話則是:為搞活國有大中型企業服務,振興社會主義經濟。

  在進行了大批新員工的招納後,牟其中決定建立中德智力開發公司,開辦中德企業管理夜校,並規定:凡是中德公司在家的職工,必須參加中德企業管理夜校學習,也歡迎萬縣市各界人士參加中德夜校聽課。

  很多人說,牟其中是在1992年之後,開始從“千萬級”躍向“億元級”,並開始自我神話,但我更願意相信,在第二次出獄後,牟其中的神話正式開始了。牟其中和中德實業開發總公司到底做過些什麼呢?

  1984年下半年,牟其中突然對小三峽的風光來了興趣,決定籌資去重慶巫山開發旅游資源。11月14日晚,由牟其中主持,在公司業務辦公室召開了“開發小三峽風景旅游區座談會”,並邀請來中國書協理事周漫白,四川省美協會員蔡華義,省作協會員、《新花》副主編吳承漢等人參加。沒幾天,中德辦公室就出了一期工作簡報:《開發小三峽旅游區座談紀要》。但後續呢?當今留下來的似乎只有1985年2月28日,《經濟日報》的記者王青寫的《拳拳赤子心》的文章,其中一段寫道:“‘資源就是金錢’。重慶萬州東有一尚未開發的旅游資源大寧河小三峽風景區,當地缺錢開發,牟其中立即籌建‘小三峽旅游開發公司’,準備大量投資興建服務設施。”

  同年,11月,牟其中提出要在重慶萬縣市建立一個中德服裝工業公司,並請來服裝設計自學成才桑景全建立中德服裝工業公司。12月5日雙方正式簽訂了《桑景全同志參加中德實業開發總公司工作協定書》。但在協議簽署後第三天,桑景全卻突然乘輪船東去,結束了與牟其中的合作。

  還是這一年,牟其中的辦公室來了兩個搞竹編工藝的年輕人,牟其中當場拍板,請他們來搞個中德竹編工藝廠,並立即辦了營業執照。不料幾個月後,當員工們再見到那兩個人時,牟其中似乎對他倆很不感興趣。這個廠當然也沒有建起來。奇怪的卻是,在《經濟日報》同一個長篇通訊中,卻留下了這樣的話:“技術就是金錢。長江航運調價後,萬縣市小有名氣的竹編製品銷售困難,牟其中立即組織技術輸出,到省外辦竹編工藝廠。”

  該年11月,牟其中還成立了“中德造船廠”、“中德船隊”、“中德霓虹燈裝潢美術公司”、“中德子弟校”、“中德公司商品房建築公司”、“中德村”等等企業或者實體,但後來的統計顯示,其中除了“中德霓虹燈裝潢美術公司”有過一段慘淡的經營外,其他的似乎都停留在開會、領取執照、見個報紙的階段。

  1984應該是牟其中一生中非常特殊的一年,這一年,牟其中開始相信自己什麼都能做,什麼都能掙錢,組建的公司不下10個,提出的想法更是千奇百怪。到1985年,牟其中離開了沒有折騰出什麼的萬州商界,把公司遷往中國重慶中華路。

  牟其中神話並沒有結束。在萬縣的失敗遠沒有擊倒意志堅強的牟其中。從1985年開始,牟其中的視野從萬縣出來,中德公司也變成了南德集團並而走向了一系列國際和國內貿易,當前,很少有人能夠明確說清楚他到底做了多少貿易生意,有材料顯示的包括:

  和美國某家貿易公司合作,進口2萬噸白糖,最後則以跳樓價賣給了一家廣西企業;

  曾組建公司在沿海收購海蜇皮,並下了大量訂金,希望能夠銷售到國外,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說好的外商卻違了約,南德虧損幾百萬元;

  在看好國內冰箱市場的前提下,從南韓進口冰箱3000台,後因市場變化,致使冰箱大量積壓;

  做貿易的牟其中從來不相信實業和生產,他後來的大多數理論也正是基於他多年的貿易生涯而創造出來的。

  牟其中最可相信的神話,迄今只有如下一個:

  “1989年,牟其中從萬縣坐火車到北京準備推銷竹編和藤器。在火車上,牟其中認識了一個河南人,兩人天南海北地吹起來,從他口中,牟其中知道了正在面臨解體危機的前蘇聯準備賣圖—154飛機,但找不到買主。兩人東吹西吹,竟使牟其中做起了飛機夢。於是,牟其中在京郊租了一間民房,也不推銷竹編、藤器了,到處打聽有誰要買飛機。牟不懂航空,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鑽。後來,他終於打聽到1988年開航的四川航空公司準備購進大飛機,以逐步換掉運7、運12飛機。牟其中找到川航,正處於上升通道的川航自然很感興趣,當時購買一架圖—154飛機需人民幣五、六千萬元,而買一架波音客機則需二、三億人民幣。於是,經過國家計委批准、民航總局同意,川航購進了牟其中以貨易貨購進的4架圖—154飛機。牟其中在山東、河北、河南、重慶、四川等七個省組織了500車皮商品交給俄方,單此一筆,牟其中就賺了八千萬到一個億。”

  在1989年之後,牟其中的神話不斷升級,除了上述所說的《經濟日報》王青的長篇通訊《拳拳赤子心》之外(該通訊的作者後來撰寫過《牟其中神話》長文,揭批了牟其中的造神過程),另外的四本書,則更是這個神話的催化劑,他們分別是:方位的長篇報告文學《東方大地的神韻—一代儒商牟其中》,李玉石的《牟其中之謎》,還有袁光厚的《商海巨子牟其中》、《牟其中大陸首富發跡史》。《東方神韻》大約8萬字,刊登在1992年5月15日《南德資料》第六期,《南德資料》是牟其中欽點的刊物,當然也基本上會依照他的想法去寫,普遍被認為是神話牟其中的藍本,也從這篇文章開始,牟其中突然又有了中國第一儒商的說法。

  1993年5月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牟其中之謎》,石破天驚,王青認為該書對造神運動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而到了1994年8月,作家出版社出版了袁光厚寫的《商海巨子—牟其中》,被認為是牟其中親自審定的唯一一本關於他本人經歷的紀實文學作品。1996年1月,《商海巨子》過修改、補充,以《牟其中—大陸首富發跡史》的新書名面世。牟其中的盛譽基本到了生平之最高點。

  1995年2月,《福布斯》雜誌將牟其中列入1994年全球富豪龍虎榜,位居中國內地富豪第4位。

  1995年11月18日,南德集團投資的航向2號衛星在俄羅斯的拜科努爾發射場發射成功,經調試,1996年1月正式投入使用。航向2號和航向1號為同一型號的衛星。

  1996年2月,在北京南德集團總部,由南德集團和國際衛星組織、俄羅斯航天信息公司三方共同簽定了共同經營航向1號、航向2號衛星的協議。

  1996—1997年,南德衛星公司和英國薩瑞衛星公司、信息咨詢公司及俄空間飛行器製造公司簽定了利用要銷毀的俄制SS19導彈,改製為小衛星發射場項目,南德集團出資作前期市場調研、開發,並作出了可行性分析報告。就在項目即將實施時,南德集團因國內變故,中止了合作,現該項目已由其它公司接手併成功實施。

  1996年3月18日,因揭發了販賣假護照團夥的不法行為而遭到報複和有關人員的惡意舉報,牟其中在擬赴美商談衛星抵押融資業務時,在北京機場被限制出境(“邊控”)。所謂的“十三條罪狀的舉報信”,匿名投送各機關、部委,由此開始了對南德集團的長年審查。事後經多家機關的審查,證明“十三條罪狀”均屬子虛烏有。

  1996年8月,因國內謠傳南德集團的衛星項目虛假,南德集團被迫決定將其持有的航向衛星股權轉讓給了國際衛星組織,由國際衛星組織收購了南德的股權,退還南德已投入的股本金和已開始營運了的半年租金。其時,航向衛星已經成功出租並已逐年產生收益。

  1993年,根據南德集團與滿洲里市政府的合作協議,為激勵南德集團對滿洲里國際公路口岸建設的投入,滿洲里市人民政府以優惠地價向南德集團出讓10平方公裡土地,供南德集團進行投資開發。南德集團由此開始了對滿洲里區域經濟的全面整體開發、投資、建設。

  1997年8月18—19日,由中行湖北分行作為原告,被告依次為湖北輕工、貴陽交行、南德集團的有關信用證墊款及擔保糾紛民事案公開開庭審理

  1998年6月,南德集團收到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於1998年3月23日作出的民事裁定,裁定稱:因在審理案件的過程中,發現該案有關人員涉嫌犯罪,且有關部門已立案偵查,於是裁定:“中止訴訟”。

  1998年3月,因上級干預,強令滿洲里市政府收回已劃撥給南德集團的土地。

  1998年11月,南德集團投資建設的滿洲里國際公路口岸建成通車。但由於有關部門對南德的審查,致使口岸建設的重要投資人南德集團未能出席口岸通車的剪彩儀式。

  1999年1月7日,牟其中被武漢警方刑事拘留;同年2月5日,因涉嫌信用證詐騙罪,牟其中經武漢市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由武漢市公安局於同年2月8日執行;

  1999年11月1日,南德集團及牟其中等信用證詐騙案在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大審判庭公開開庭;

  2000年5月30日,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南德集團及牟其中等犯有信用證詐騙罪,判處牟其中無期徒刑,並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2000年5月31日,中行湖北分行在《長江日報》上公開表示:作為在南德集團信用證詐騙案中損失人民幣近3億元的“受害者”,中行湖北省分行不願對審判結果發表評論。該行有關人士說,刑事審判與中行無關,湖北中行表示,等此案審結後,民事訴訟將依法進行下去。

  2000年6月5日,南德集團及牟其中、夏宗偉不服判決,均提出上訴;同時,牟其中正式致函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為了對社會負責,對法院的罰款負責,對南德的職工負責,決定授權成立南德集團理事會,主持南德集團全面的債權債務清理工作和開展有關訴訟工作。南德集團理事會由南德集團過去的領導層中仍自願繼續進行工作的同志組成,名單為:夏宗偉、汪明泉、劉建和、鄭平川、牟楓。理事會推選夏宗偉擔任常務理事。

  2000年8月22日,由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00年9月1日,牟其中由武漢市第二看守所轉到湖北省洪山監獄開始入監服刑。

  2001年11月2730日,由中行湖北分行作為原告,被告依次為湖北輕工、貴陽交行、南德集團的有關信用證墊款及擔保糾紛的民事案件由湖北省隨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

  2002年1月23日,隨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一審判決:中行湖北分行墊付的信用證所有款項及加收的利息均由湖北輕工償還,貴陽交行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南德集團與中行湖北分行無直接的信用證法律關係、南德集團不是信用證項下債權的從債務人。並認定:南德集團與湖北輕工之間的信用證的分代理進口協議,在湖北輕工申請開立信用證時並不存在,而是因1996年8月武漢市公安局已對湖北輕工騙開信用證套匯的有關情況開展調查時,為逃避處罰,南德集團應湖北輕工要求而於同年9月底補簽的。

  2002年2月5日,貴州貴陽交行不服判決,提出上訴。

  2002年5月27、28日,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次公開開庭審理這一民事案件。

  2002年7月12日,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貴陽交行不服判決,再次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訴。

  2003年2月18日,南德集團收到最高人民法院於2002年11月29日作出的民事裁定,裁定:一、指令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另行組成合議庭進行再審;二、再審期間,中止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的執行。

  2003年3月19日,南德集團及牟其中、夏宗偉向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正式遞交了刑事申訴書及隨附的共達125頁的證據,以謀求對信用證詐騙案的依法重新審理,還原事件的真相。

  2004年2月10日,南德集團理事會接到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監二庭的電話通知,正式啟動有關南德的民事案件的再審程式。

  2004年3月19日,南德集團正式收到民事再審的開庭傳票,傳票通知:關於涉及南德集團的信用證墊款及擔保糾紛一案,定於2004年3月30日—4月2日在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新審判大樓公開開庭審理。

  2004年3月25日 夏宗偉代理牟其中向最高人民法院遞交《中止民事審理並轉入刑事審理緊急申請書》。

  2004年3月29日 湖北省高院發出《延期開庭審理通知書》。

  2004年4月2日 夏宗偉代理牟其中向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遞交《刑事申訴及指定管轄申請書》。最終開庭日,被無限期延後。

  2011年7月6日湖北高法審監三庭電話通知代理人夏宗偉,準備恢復民事再審開庭,並說開庭時間大約在9月份。

  2011年11月11日,夏宗偉追問具體開庭時間時,湖北高法電話回答:得推遲到法院領導換屆,新院長上任之後再開庭。

  4年之後的2015年3月25日,代理人夏宗偉又被通知恢復開庭,並領取了湖北高法於2015年3月28日發出的正式的恢復民事再審的《傳票》。

  2015年4月16日,又被通知領取了《延期開庭審理通知書》。

  這是自1998年8月18日開庭以來的第四次延期。

  2015年7月31日,牟其中再次委托律師向湖北高法正式遞交了書面的刑事申訴書。

  2015年8月21日,代理人夏宗偉再次接到湖北高法關於恢復再審開庭的通知,並於8月24日在湖北高法領取了開庭《傳票》和《庭前會議通知書》。

  2015年9月14日、15日,湖北高法審監庭合議庭召開了兩天的庭前會議。

  2015年9月22日,湖北高法審監庭就貴陽交行申訴的原告為中行湖北分行、被告為湖北輕工、貴陽交行、南德集團的信用證墊款及擔保糾紛一案公開開庭進行了再審審理。

  2016年5月26日,代理人夏宗偉被通知再審判決有了結果。

  2016年5月30日,代理人夏宗偉從湖北高法領取到了湖北高法審監庭的民事再審終審判決書,終審判決書判決:南德集團不是湖北中行信用證案件的當事人,與信用證沒有直接的法律關係,湖北中行的信用證墊款由湖北輕工償還,貴州交行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終審判決書認定,2001年、2002年一、二審判決認定正確。終審裁定,再審查明的主要事實與一、二審查明的事實一致。

  終審裁定參照2006年1月1日頒佈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信用證糾紛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第八條,認定南德集團並不是本案信用證法律關係的一方主體;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信用證糾紛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認定“交行貴州分行為開立信用證提供保證擔保,是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應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至此,歷時18年的這一民事糾紛終於畫上了程式性的一個句號。

  2016年5月30日,南德集團代理人夏宗偉在湖北高法查詢得知,南德集團及牟其中的刑事申訴經過立案庭初審之後,已於2015年10月21日正式予以立案。

  2016年7月27日,代理人夏宗偉被再次告知,關於申訴的再審更換了主審法官,庭長說:“已經立案,請再耐心等待。”夏宗偉說,在民事再審已終審判決南德集團並不是信用證法律關係的主體後,關於南德集團及牟其中的基於同一個法律事實的信用證詐騙案的刑事申訴,相信很快也會得到合法、公正的裁決[1]

人物神話

  神話一:皮革換飛機

  1989年,牟其中用國內大量輕工產品,從前蘇聯換回4架圖-154民航機。結果:這筆頗具新精神的跨國生意,使他一夜之間名聞遐邇。

  神話二:放俄羅斯衛星

  1997年9月的新聞發佈會上,牟其中說:“我們和美國休斯、馬相、勞拉公司打得火熱,已在俄羅斯發射了兩顆衛星。”結果:南德自己出版的小報後來作瞭如下說明:“為了退還無錫公司的股權,南德忍痛將已經出租、按合同總租金收入為4440萬美元的衛星股權,以1450萬美元的價格,變現出讓,承擔了極大損失。”由此可知:僅俄羅斯衛星轉發器的一買一賣一倒手,牟其中即虧損大約3000萬美元,摺合人民幣約2.5億元。

  神話三:製造10億-100億之間的晶元

  牟其中1997年9月說:“我可以負責地告訴大家,我們正在做一個大規模集成電路的項目。目前世界上,只有美國能生產電腦晶元,日本也不行。我們的計劃是,在6-8個月內,生產出運算速度在10億-100億次之間的晶元。”而參與我國“銀河”大型電腦研製的工程師則稱,目前尚未聽說有哪個公司能達到這一速度。

  神話四:“把滿洲里造成北方香港”

  牟其中1997年9月說:“在滿洲里,我們有15平方公裡土地,其中有5平方公裡在俄羅斯。”結果:據調查,牟其中曾宣佈“獨家獨資”開發滿洲里,投資100億,但南德公司在滿洲里實際投入遠遠不足1億元。

  神話五:製造“牟氏火鍋”

  1993年6月,牟其中在中國重慶舉行隆重新聞發佈會稱:他與重慶大學合作,改造重慶火鍋。5年內做到年銷售收入100億元人民幣。結果:因沒有後續資金,牟其中的“麻辣燙火鍋快餐公司”早已熄火收攤。

  神話六:投資陝北50億元

  1994年,牟其中考察陝北時激動地表示:準備在陝北投資50億元。結果:牟其中後來對陝北官員說,他手中暫時沒錢,但陝北可以把國家下撥的扶貧貸款轉划到南德帳上,然後由南德去“運作”,保證能“搞到更多資金”。

人物理論

  值得一提的是,牟其中的經濟理論到現在看來,還有許多驚人之處,這也正是造神運動參與者們所最津津樂道的地方:

  “99度加1度”的理論

  牟其中所有的商業活動幾乎都圍繞“組裝市場”來展開,而“組裝市場”的基礎即是他的“99度加1度”的理論。 牟其中形象地說道:“有一壺水燒到99度,還沒有沸騰,沒有產生價值,有人就建議乾脆把它倒掉重燒一壺。這種人是傻瓜。聰明的做法是,在這壺已燒到99度的水下再加一把柴,水就會開了,價值就會產生了。成功與否往往就在於這關鍵的一步。那麼,這寶貴重要的1度是什麼呢?它就是市場。”

  “平穩分櫱”理論

  牟其中能夠招攬大批人才追隨,其“平穩分櫱”理論(也被稱為人才合作理論)是一個重要的因素。牟其中如此描述這個理論:“南德集團希望與國內外一切渴望建功立業的人士合作,願意為他們提供良好的發展機會與條件,也即為他們提供最基礎的條件,創立新的項目公司,在條件成熟的時候,將該公司的大部分股份贈給其主要成員。”

  “智慧文明時代”理論

  其實是牟其中對“空手套白狼”的另外一種解釋,在《中國企業家》對他的採訪中,牟其中如此解釋:“從1992年以後,我就發現,過去的經濟規律已經在市場經濟中變得十分可笑了,工業文明的一套在西方也落後了,在中國更行不通,我們需要建立智慧文明經濟的新游戲規則,有人說我搞的是‘空手道’,我認為,是對無形資產尤其是智慧的高度運用,而這正是我對中國經濟界的一個世紀性的貢獻。”在這席話之前,牟其中的對稱說也曾經被人廣為傳播過:“哲學上講究對稱。我們身邊許多事都具有對稱性,比如有陰就有晴、有潮起就有潮落……那麼,歷史上有一個時刻——我說的是50年代初公私合營,國家剝奪資本家,很短時間里資產發生由‘榮毅仁’口袋向國家口袋的運動;那麼,就可能對稱地存在著一個反向運動,發生資產迅速由國家口袋向‘榮毅仁’口袋的運動———我認為現在就是這樣一個時刻。”

參考文獻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103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投訴舉報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LuyinT,Tracy.

評論(共1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牟其中"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辛亥精神 (討論 | 貢獻) 在 2016年10月9日 00:28 發表

我今年才27,年初創建了自己的公司!讓時間和我們一起見證所期待的牟老到底是不是神話!加油!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7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