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破產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目錄

城市破產概述

  一般意義上講,城市破產多發於城市債務無法償還的條件下;一般破產都來源於債務危機。當城市負債出現或明顯出現大於城市資產的時候,就會出現地方債務危機,類似於現在歐洲的歐債危機,當該市無法償付這些負債時,就只能選擇破產來尋求保護。

  一個城市破產之後,必須採取一系列的措施使地方財政重回正軌,而採取的措施通常就是一些緊縮手段,包括加稅、裁減政府公務員等,減少公共支出。[1]

城市破產的歷史[2]

  世界範圍內城市破產早有先例。1933年羅斯福就任美總統之後實行新政,其眾多新政立法中就包括一部《城市破法》。雖然時至1936年美國最高法院宣佈《城市破產法》在內十幾種新政立法無效,但城市破產一說已被社會所接受,併成為其後美國一些城市財政危機時公認的定性描述和處理方式。典型的城市破產是城市財政破產,如1994年12月加州橙縣因縣政府財政基金使用反向浮動利率債券這一金融衍生工具投資失敗而導致財政破產,2003年加州更是因財政赤字高達382億美元而接近破產,最終原州長狼狽下臺而由影星阿諾取而代之。拉美一些國家中的許多大城市則是長期徘徊於破產邊緣。它們或是城市化路徑選擇失誤,或是長期遭受經濟危機金融危機的打擊,貧困、犯罪、失業、污染等問題層出不窮,眾病纏身,城市已近乎死城,處於一種更廣意義上的破產邊緣狀態。

城市破產的潛在原因[2]

  一是財政破產。同為財政破產,中美卻大有不同。美國人的習慣是破產也要消費,因而其財政破產多由消費性支出過多引起;中國則更可能是投資性支出過多引發財政破產。目前中國城市化運動中城建資金來源相對單一,主要由政府財政支出而企業資本或民間資本投入(如BOT方式)微乎其微,一旦地方政府投入過大而無相應產出,城市很可能走向財政破產。

  二是拉美式城市化路徑。拉美國家由於生搬硬套西方經典城市化模式,短時間內大量農民進入城市,城市人口急劇膨脹,不堪重負,引發城市危機重重。當前中國的城市化進程中也有人主張走農民進城這一路徑,如此則很可能重蹈拉美城市邁向破產深淵的覆轍。

  三是城市經濟泡沫破裂。中國城市發展迅速,但不能排除其經濟體系記憶體在一定泡沫成分。最典型的是房地產泡沫,20世紀80年代末的東京、90年代的珠海都曾深受其害。如果這種經濟泡沫持續累積到一定高度,一旦大幅破裂就可能將整個城市拖人破產泥潭。

  四是“城市病”積重難返。與城市規模展、高樓林立、霓虹閃爍相伴而生的是環境污染、交通擁擠、人冷漠、文化孤魂游蕩,這些久治不愈的“城市病”加重到一定程,必將迫使人們陸續離開城市,城市成為空城,事實上等於宣佈了自身的破產。

  與一些國家公開宣佈城市破產相比,中國的城市破產可能呈現另一種特色,以隱性破產形式出現的概率更大,即或暗中運作破產而不公開宣佈,或下一屆城市管理部門上任後宣佈上一屆城市管理部門所管理的城市破產。具體而言,這種隱性破產將可能以下麵幾種模式為特征。

  其一,成本高企型。城市成本主要由生活成本、投資成本和行政成本三個方面。就生活成本而言,目前多數中國城市仍處於較低階段,大型城市中2003年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生活成本分列世界第5、11位和併列18位,但一些發展迅速的城市近年來呈現生活成本急劇上升的態勢;投資成本方面,目前勞務成本土地價格運輸成本均較低,但這種狀態持續能力不容樂觀;行政成本高企則是中國城市的通病。城市成本高企一方面阻礙新鮮血液的流人,另一方面自身運轉步履維艱,將是中國城市破產的重要一面。

  其二,泡沫破裂型。這裡所說的泡沫並非上文提到的城市經濟泡沫,而是指城市數量上的泡沫。中國本輪城市化運動中眾多中小城市紛紛擴充規模,一度有182個城市聲稱要成為國際大都市,這將導致一些城市基礎建設上足夠規模,但卻無產業發展的後續支撐,最終走向破產並不讓人驚訝。

  其三,競爭失敗型。地區經濟競爭日趨激烈,區域內城市競爭更是慘烈,而競爭自然有勝有敗,勝者贏家通吃,敗者則將優勢盡失,資金人才外流,地位不斷下滑,城市將陷於破產風險包圍之中。其四,批量破產型。現階段中國大量城市存在較強的發展模式雷同與職能定位雷同傾向,如功能一味求全、產業結構趨同、目標定位雷同等等,因而才會不斷有“XX中心”之爭見諸報端。但城市自身發展規律是無情的,少數生存之機就意味著同時有一批城市失敗而趨於破產。

城市破產的影響[3]

  地方政府申請破產,只是標誌著該地方政府將失去清償債務的能力,並不意味著政府職能的喪失。不過,地方政府破產之後,城市債券的投資者將成為首當其衝的受害者,因為地方政府破產相當於政府債券違約,也就是地方財政無力支付債務,發行的市政債券將無法到期償還。此外,地方政府破產也將影響到普通民眾的生活,因為破產後政府將不得不採取一系列措施,如加稅、裁員減薪等,使地方財政重回正軌。

城市破產的防範措施[2]

  從未雨綢繆角度來講,當城市破產風險更多地被有關管理部門所認識,今後城市發展很可能趨於兩條腿走路。一方面是註意城市發展模式與路徑選擇,適時適當做好管理工作,以最大可能地化解破產風險;另一方面是著手預先建立城市破產退出機制,例如城市間兼併重組的規則化。正如企業破產機制一樣,一個相對完善的城市破產機制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種保護措施,如果某個城市被迫走到宣佈破產這一步,城市破產退出機制將以其規則保護相關各方利益,使破產損失及影響有所減少。

參考文獻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0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连晓雾,Dan,方小莉,y桑,寒曦,LuyinT.

評論(共0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城市破產"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