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都鐸·瓊斯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保罗·都铎·琼斯 (Paul Tudor Jones II)
放大
保羅·都鐸·瓊斯 (Paul Tudor Jones II)
保羅·都鐸·瓊斯 (Paul Tudor Jones II)——華爾街操盤高手

目錄

保羅·都鐸·瓊斯簡介

保羅·都鐸·瓊斯二世(生於1954年9月28日,田納西州孟菲斯 ),知名對沖基金經理 。2006年盈利7.5億美元, 總資產估計為28億美元,在2009年《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中排名224位。

Business life

For elementary school, Jones went to Presbyterian Day School before attending Memphis University School for high school and then University of Virginia, earning an undergraduate degree in economics in 1976 as well as a welterweight boxing championship.

In 1976 he started working on the trading floors as a clerk and then became a broker for E.F. Hutton. In 1980 he went strictly on his own for two and a half profitable years, but "really got bored." He then applied to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was accepted, and packed to go when the idea occurred to him that: "this is crazy, because for what I'm doing here, they're not going to teach me anything. This skill set is not something that they teach in business school."

He consulted his cousin, William Dunavant Jr., for advice. Dunavant, whose Dunavant Enterprises is one of the world's largest cotton merchants, sent Jones down to New Orleans to talk with commodity broker Eli Tullis, who hired and mentored him to trade cotton futures at the New York Cotton Exchange.

Jones later said:

"He was the toughest son of a bitch [Eli Tullis] I ever knew. He taught me that trading is very competitive and you have to be able to handle getting your butt kicked. No matter how you cut it, there are enormous emotional ups and downs involved."[4]

In 1980 he founded Tudor Investment Corporation which is today a leading asset management firm headquartered in Greenwich, Connecticut. The Tudor Group, which consists of Tudor Investment Corporation and its affiliates, is involved in active trading, investing and research in the global equity, venture capital, debt, currency and commodity markets.

One of Jones' earliest and major successes was predicting Black Monday in 1987, tripling his money during the event due to large short positions.

Jones uses a global macro strategy when trading in some of his funds. This strategy can be seen in the 1987 PBS film "TRADER: The Documentary". The film shows Mr. Jones as a young man predicting the 1987 crash using methods similar to market forecaster Robert Prechter.

Although the video was shown on public television in November 1987, very few copies exist. Those that do are hoarded by traders who watch the hourlong movie in the hope of gleaning possible trading tips from Jones. On the Internet, bids for the video start at $295. According to Michael Glyn, the video’s director, Jones requested in the 1990s that the documentary be removed from circulation. [7] The video surfaced briefly on YouTube at the end of July 2009, before being taken down due to alleged copyright violation.[1] Jones' firm currently manages $17.7 billion (as of June 1, 2007). Their investment capabilities are broad and diverse, including global macro trading, fundamental equity investing in the U.S. and Europe, emerging markets, venture capital, commodities, event driven strategies and technical trading systems.

Trading style and beliefs

As reported in Market Wizards, Jones futures trading style and beliefs are summarized as follows [8]:

  • Contrarian attempt to buy and sell turning points. Keeps trying the single trade idea until he changes his mind, fundamentally. Otherwise, he keeps cutting his position size down. Then he trades the smallest amount when his trading is at its worst.
  • Considers himself as a premier market opportunist. When he develops an idea he pursues it from a very-low-risk standpoint until he has been proven wrong repeatedly, or until he changes his viewpoint.
  • Swing trader, the best money is made at the market turns. Has missed a lot of meat in the middle, but catches a lot of tops and bottoms.
  • Spends his day making himself happy and relaxed. Gets out if a losing position is making him uncomfortable. Nothing’s better than a fresh start. Key is to play great defense, not great offense.
  • Never average losers. Decreases his trading size when he is doing poorly, increase when he is trading well.
  • He has mental stops. If it hits that number, he is out no matter what. He uses not only price stops, but time stops.
  • Monitors the whole portfolio equity (risk) in realtime.
  • He believes prices move first and fundamentals come second.
  • He doesn’t care about mistakes made 3 seconds ago, but what he is going to do from the next moment on.
  • Don't be a hero. Don't have an ego. Always question yourself and your ability. Don’t ever feel that you are very good. The second you do, you are dead.

Philanthropy

Jones is the founder of the Robin Hood Foundation, a philanthropic organization mainly backed by hedge fund operators. He also formed a $125 million commodity pool with LBO executive Ray Chambers, called the One to One Charitable Fund, that devoted most of its profits to helping disadvantaged children.

He is the Chairman of the Board of the Excellence Charter School, the country's first all-boys charter school, located in the Bedford Stuyvesant neighborhood of Brooklyn, New York.

He owns Grumeti Reserves in Tanzania’s Western Serengeti and was recently lauded by the East African country’s Parliament for not permitting hunting in his reserve.[citation needed]Jones has been working with Tanzania and Paul Milton of Hart Howerton, a London architectural firm that specializes in large-scale land use, to develop regional plans for the sustainability of the area, its wildlife and its local communities.

He has also made large donations to his alma mater, th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including a $20 million donation which went to the construction of a new basketball arena, named John Paul Jones Arena in honor of his father.[9]

Jones is a director of the National Fish and Wildlife Foundation and The Everglades Foundation.

特立獨行·成就斐然[1]

  1987 年10月可以說是投資人的夢靨,當時他們親眼目睹了全球股市重演1927年崩盤的歷史。但是,就在同一個月份,由保羅·都德·瓊斯所管理的都德期貨基金,卻賺得62%的投資報酬。瓊斯是一位特立獨行的交易員,交易風格與眾不同,他的表現也是同行難以望其項背的。然而最重要的,也許就是他做 到別人根本難以想像的事:連續五年的年投資報酬率都到達三位數字。

  瓊斯從事交易可以說是無往不利,他是從當經紀人開始起家的,但是他在第二年就賺了100萬美元佣金。1980年秋天,瓊斯進入紐約棉花交易所擔任場內交易員,在往後的幾年內,他又賺了數百美元。他最令人昨舌的成就,其實並不是在於他獲利豐厚,而他在於他能夠持續不斷地獲利;他在三年半的場內交易員生涯中,只有一個月遭到虧損。

  1984年,瓊斯一方面因為厭倦場內交易員的工作,一方面是擔心從事場內交易的工作終究會使他失聲,於是他放棄這份工作,開創自己的新事業棗資金管理。1984年9月,瓊斯以150萬美元創立了都德期貨基金,到了1988年10月,原本投資他基金的每1000美元,都增值成為1萬7482美元,同時,他所管理的資金也長到3億3000加萬美元。事實上,瓊斯所管理的資金數目應該不止這個金額,不過瓊斯從1987年10月起停止接受投資,而開始出金。

  瓊斯本人具有強烈的雙重個性。在私人的場合中,他相當隨合,然而在操盤時,他下達命令卻仿佛是凶悍殘暴計程車官長。他在公眾的形象是一名狂妄自大的交易員,但是私底下卻是一位平易近人 、謙沖有禮的紳士。大眾傳播媒體對他的報導,往往偏重於他奢侈浮華的生潔方式:乞沙比克灣(Ghesapeake Bay)的華廈、300英畝的私人野生動物保護區、美女、佳餚,但是他同時也以濟貧為副業

  瓊斯效法紐約商人尤金.蘭(EugeneLang)設立了一個基金,資助布魯克林區最貧窮布德福一史特文林區的85名學生完成大學教育。瓊斯不僅捐錢,還每周定期與接受救濟的學生碰面。他最近又成立了羅賓漢基金會,到目前為止,這個基金會共擁有 500萬美元。該基金會正如其名,向富人籌措資金,然後轉交給民間社會以益團體與貧民。

交易風格極具彈性[1]

  瓊斯把我的採訪安排在下午3點15分,正好是除了股價指數之外,各期貨市場都已經收盤的空檔。儘管如此,我仍然擔心在此時進行採訪可能會受到干擾,因為我知道史坦普股價指數(S&P500)期貨是瓊斯的主要交易標的之一。事實上,在我抵達時,瓊斯正在進行史坦普股價指數期貨交易。

  我等到瓊斯下完單之後,才向他解釋我不想打擾他的交易。“也許我們應該等到市場收盤後再談。”我說。“沒問題,我們開始吧!”他回答。

  瓊斯對其交易的啟蒙導師伊利·杜裡斯(EIi Tullis)推崇備至。杜裡斯最受瓊斯崇拜的特質,也許就是他控制情緒的意志力瓊斯回憶說,杜裡斯在其資產遭到最嚴重虧損時,仍然能夠不動聲色地與訪客天南地北地聊天。

  瓊斯本人其實已經獲得杜裡斯的真傳。在他接受訪問的當天,股價指數期貨臨收盤突告大幅上揚,導致瓊斯損失100萬美元。但是,他仍然神色而自若,而我在結束採訪時,才發現他在接受採訪期間,曾遭到重大損失。

  這次訪問的時間並不充裕,於是兩周後,我又去拜訪瓊斯,進行第二次訪問。第二次訪問時,有一件事值得一提,瓊斯在第一次訪問時,曾經大量放空。然而在第二次訪問時,他卻改成做多。他顯然是因為原先的預測錯誤,而改變了他自己對股市後市的看法。

  “市場上顯然已經超賣了。”他在第二次訪問時,斬釘截鐵地對我說。瓊斯對市場的看法在短短兩周內即產生180度的轉變,突顯出瓊斯的交易風格具有極大的彈性,而這項特質正是他之所以能夠獲致成功的主要因素之一。瓊斯不僅能夠立刻出清原先持有的部位,同時還可以毅然決然地在事實證明其原先的預測錯誤時,轉向相反的一方.  

  問:你是從什麼時候才開始對交易感到興趣的?

  答:當我還在念大學的時候,曾讀過理察·丹尼斯的一篇文章,令我印象深刻。我當時覺得丹尼斯所從事的工作,是全世界最完美的工作。當時,我對交易已經有一些認識,這是因為我的叔叔比利·多納凡是一位相當成功的交易員。1976年,我從大學畢業後,便要求叔叔協助我成為一名交易員。他介紹我去找伊利·杜裡斯。他告訴我:“伊利是我所認識最高明的交易員。”我於是去找伊利,之後他介紹我去紐約棉花交易所工作。

良師益友·收穫菲淺[1]

  問:你在紐約棉花交易所工作多義?當時的工作又是什麼?

  答:我只是一名場內辦事員,其實大家都是從這個工作乾起的。不過,當時我也做許多分析工作,觀察市場行情,並猜測市場的後市。我在紐約棉花交易所待了半年後,就到紐奧良替杜裡斯工。

  問:你從杜裡斯身上學到不少東西嗎?

  答:當然,與杜裡斯共事的確是一次難得的經驗。他可以在市 場未平倉合約數只有3萬口的時候,就包辦了300口合約的交易。他的交易量還超過其他的交易,他實在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問:他是從事對沖交易還是投機交易?

  答:他是一個標準的投機的投機客。不過,由於他在交易所內擁有專屬的經紀人,因此大家總是可以知道他持有的部位,他也很容易被人釘上。可是,伊利的態度是:“管他的,反正我會比他們搶先一步。”

  問:這麼說來,每個人都知道他手中持有的部位?

  答:沒錯。

  問:可是這種情況顯然沒有對他造成傷害?

  答:是的,

  問:杜裡斯的情況是不是有些反常?難道你也不隱瞞你的交易部位?

  答:我曾經試圖隱瞞,可是老實說,那些在交易廳中工作五到十年的人,一看到下單,就會知道是我乾的。我從伊利身上學到一件事:市場絕對會貌朝著應該發展的方面前進。

  問:如此說來,你認為隱瞞自己持有的部位並不十分重要。

  答:不是。我認為至少應該試一下。例如以往我下的單非常容易辨認,因為我進出的量總是300口合約的倍數,可是,現在我卻分散下單,我也許會對某一位經紀人下單116口合約,同時又對另一位經紀人下單184口合約。我在每個交易廳至少有四位經紀人。

順勢而為·反市場心理操作[1]

  問:你還從杜裡斯那兒學到什麼?

  答:他是我所認識最堅強的家伙。他教導我,交易是一種具有高度競爭性的行業,你必須學會如何面對失敗。

  問:這隻是基本觀念的灌輸而已。你是否獲得有關交易方面的專業知識?

  答:杜裡斯曾教導我有關巨額交易的手法。當你從事大筆交易時,你必須在市場允許你出場的時候才出場,不可能說出場就出場。他告訴我,假如你要進出大筆部位,決不能等到市場創新高或跌到谷底時才動作,因為假如這是轉折點,交易量可能就會很少。

  我在做場內交易員時,曾經學到一點,例如市場以往的的最高價是56.80,在56,85的價位便可能有許多停損賣單。如果市場上目前是隊56.70買進和56.75賣出的價格進行交易,此時市場賣盤就可能相當多,並引發停損賣單。

  我後來把這個心得和伊利教我的技巧融合在一起,如果我要在這種情況下軋奇制勝平所持有的部位,我會在56.75的價位先拋出一半,因為如此,我才不必擔心一旦價格觸及停損價格時,如何把自己所有的部位一次拋出。我總是會以市場創下新高或新低價之前先拋出一半部位,而保留另一半部位在創新高或新低之後才拋出。

  問:你還從杜裡斯身上學到什麼?

  答:我還學到,後市好而且連續創新高,通常就是賣出的時機。我從杜裡斯身上學到,要做一個成功的交易員就必須和市場唱反調。

  問:你擁有數萬次交易的經驗,哪一筆是你印象最深刻的?

  答:是1979年的棉花市場。任何人從錯誤中得到教訓遠超過從成功中所學到的東西。我當時有許多個投機帳戶,而且大約持有400口七月份棉花期貨合約。當時市價是在82美分到86美分之間波動,而我則在每當價格跌到接近82美元分的時候持進。

  有一天,市場價創下新低,然後又立刻反彈約30或40點。我當時認為市場的這種表現,是價格觸及停損價格所造成的。既然已經引發停損的情況,市場顯然正苦勢待發。我站在交易廳外面,要我的經紀人以82.90美分的價格買進100口七月份合約。這在當時算是相當大的一筆買單。我在下單時,心中不無逞強鬥勇的心理,於是我的經紀人為我出價82.90美元。正巧經過他身邊一名拉會科(Refco)公司的經紀人立刻大叫:“賣!”。這家經紀公司當時擁有大部分可以在七月份交割的棉花庫存。到這時候我才明白,市場在82美分到86美分的波動,並不是蓄勢待發的盤整,而是盤旋走低的前兆。

  逞強鬥狠·市場大忌

  問:如此說來,你立刻發現自己失算了?

  答:是的。我看著市價一路滑落到78美分。我實在不該為逞一時之快,而買進那100口合約。

  問:那麼你明白應該趕快放空。

  答:不是,我瞭解到應該趕快放空。

  問:你的動作有多快?

  答:幾乎是立刻。當那位經紀人大喊“賣”之後,大家都轉頭看著我。我身邊的一個家伙還對我說:“假如你要去洗手間,最好趕快就去。”他說我臉色白得像鬼一樣。我記得當時我轉過身,走出去喝了一杯水,然後回來告訴我的經紀人:“能拋多少,就拋多少。”60秒之後,市價跌停,而我只賣出22口合約。

  問:其他的部位是在什麼時候拋出的?

  答:第二天,市場開盤下跌100點,而我則是從開盤就儘力拋出。結果到市價跌停的時候,我一共只賣出約150口合約。到收盤時,我有些合約的拋售價格甚至只比我當初發現市況不對勁時候的價格低4美分。

  問:儘管你的反應相當快,可是這筆交易仍然使你遭到重大損失。現在回想起來,你從這筆交易得到什麼啟示?

  答:第一,絕不要與市場爭強鬥狠。第二,絕不交易過量。這筆交易的最大問題不是我損失慘重,而是我的交易量遠超過我帳戶中所能負擔的損失金額。結果,單單這筆交易就損失了我60%到70%的資金。  

卷土重來·東山再起[1]

  問:這筆交易是否對你日後的交易風格造成很大的影響?

  答:是的。我當時非常難過與沮喪,甚至考慮洗手不幹。

  問:你在當時進入商品交易有多久了?

  答:大約在三年半。

  問:你在那筆交易之前,做得怎麼樣?

  答:相當不錯。我的大部分客戶都賺錢,而我也是我公司的主要財源之一。

  問:假如有人當時投資你1萬美元,在3年半之後,他的金額成長到多少?

  答:大約成長3倍。

  問:這麼說來,那些從一開始便加入你帳戶的投資人,縱然經歷這次失敗,可是就整體而言,仍然有賺錢?

  答:是的。可是在那段期間我也面臨相當大的壓力,我的商譽差一點因為這筆交易而砸鍋。在那段時間,我經常自責:“笨蛋,為什麼全押在這筆交易上?”

  然而我也下決心要學會自我約束與資金管理。這次慘痛的教訓使我不禁懷疑自己做一名交易員的能力,可是我絕不不放棄,我要卷土重來,東山再起。我要做一個非常自律與專業的交易員。

  問:你的交易風格是否因此而有所改變?

  答:是的。現在,我會儘量放鬆心情。假如我持有部位對我不 利,我就出場,對我有利,我就持長,就是這麼簡單。

  問:我想你不僅開始少量經營,而且也加快動作。

  答:是的。不但迅速,而且防衛性強。我現在的心理是如何減少虧損,而不是如何多賺錢。然而我在進行那筆棉花交易的時候,滿腦子想的全是如何靠這筆交易多賺錢,根本就沒有想到可能虧損的風險

  問:在從事交易時,你是不是會事先訂出場的時機?

  答:我會設定一個停損點,當價格到達該水準時,我一定出場。

  問:你在每筆交易上願意承擔多少風險?

  答:我不是以每筆交易來計算風險,而是就整體來看,我每天早上會計算我資產的價值,而我的目標是每天收盤的資產價值要高於開盤的水準。

  控制風險是交易中一門很大的·學問。例如本月份我的虧損已達6.5%,而我把本月份其餘日子的停損點設在資產價值的3.5%,我要確保我每個月的虧損不超過二位數字。

  問:你遵循的交易法則是什麼?

  答:當操盤情況不佳時,減量經營;當操盤漸入佳境時,增量經營。千萬不要在你無法控制的情況下,貿然進場交易。例如,我決不會在經濟指標公佈前進場,因為這根本就是賭博,不是交易。假如你所持有的部位呈現虧損,解決的方法其實很簡單:出場觀望。畢竟你隨時可以再進場,沒有其他方法會比重新出發來得更令人振奮,

  別太在乎進場的時機,重要的是你當天是做多還是做空,並且儘量在臨收盤前進場。

  另外,最重要的交易法則是防衛性要強,而不在於攻擊性。我 從事交易時,總會假設自己持有的部位是錯誤的。我會設定停損點,同時希望自己持有的部位能按照預測的方向前進。如果預測錯誤,我也可以全身而退,

  不要逞英雄,也不要過於自信,你必須隨時對自己的交易能力提出質疑,別高估自己,否則你就死定了。美國曆史上最傑出的投機客傑西·利文莫曾經說過:“長期而言,沒有人能擊敗市場。”這就是為什麼我的交易理念傾向於防禦。如果你做了一筆突出的交易,別認為那是因為你有先見之明。經常維持高度的信心是件好事,但你仍要保持警覺。

試探性進出·掌握契機[1]

  問:從事交易許多年,難道你現在還不如以前有信心嗎?

  答:每當我開始做一筆交易時,我會提心吊膽,因為我知道幹這一行,成功來得快,去得也快。每次遭受打擊,總是在我洋洋自得的時候。

  問:在我的印象當中,你經常在市場接近轉向的時候進場,你是如何預測市場即將轉向的?

  答:我對市場的長期走勢有非常強烈的預感。但是對短期長勢。則無法掌握。因此,我經常在認為市場朝某個方向發展時,事先進場作試探性的進出。

  問:這是否說,你會作一系列試探性的進出,直到確實掌握到轉折點?

  答:是的。我會先預測市場的走向,然後以低風險的方式試探。如果一直不成功,我會改變我對市場的看法。

  問:一般大眾對市場的看法,最重大的錯誤觀念是什麼?

  答:以為市場會受到人為力量的操縱。譬如說以為華爾街有若幹集團可以控制勝價。其實我也可以參任何市場製造一、兩天,甚至一周的行情。假如我在適當的時機進場,稍微朝多頭的方向加把勁,我甚至可以製造出一個多頭市場的假相,但是除非市場真是多頭,否則我一停止買進,價格便會下跌。你也許可以在最荒蕪的地區開一家高級服飾店,但是如果沒有客人上門,你勢必只有關門一途。

往者已矣·來者可追[1]

  問:一般大眾還有什麼錯誤的觀念?

  答:大家總以為華爾街的消息人士會知道內線消息。

  問:你經常與同行討論市場走勢,然而如果他們的看法與你相左,你會怎麼辦?例如你目前看空後市,卻有75%的同行都看多,你怎麼辦?

答:我會先觀望一陣子。我舉個實例:直到上周三,我還是看空 原油後市,但由於我認識的最高明原油交易員看多,因此我並沒有放空,後來油市陷入遲滯。突然有一天,那位原油交易員說:“我想我該軋平了。”於是我立刻警覺到此時正是放空的時機,於是馬上動作,結果大賺一筆。  

  問:很少有交易員能擁有與你一樣的成就,請問你最大的長處是什麼?

  答:我想我最大的長處,是把在此時此刻之前所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視為歷史。我絕不在乎三秒鐘前否操盤所犯的錯誤,我關心的是下一秒鐘我應該如何動作。我儘量避免自己的判斷受到別人意見的影響。

  問:絕不堅守自己持有的部位,顯然是你獲得成功的一項重要因素?

  答:是的。因為如此,你才可以客觀地判斷後市。這項要件可以幫助你無所顧忌進行準確的預測。

  問:你所管理的資金成長快速,然而要達到相同水準的獲利率,是否因此變得加倍困難?

  答:的確如此。

  問:你是否經常在想,如果我管理的資金比較少,獲利率可能會遠高於目前的水準?

  答:是的。我也曾經停止讓投資資金持續增加。

  問:你曾經做過經紀人的工作,你認為經紀人與基金經理人之間的利弊得失在哪裡?

  答:我後來之所以放棄經紀人的工作,是因為我覺得其中有利益衝突。身為經紀人,即使客戶賠錢,我仍然可以向他收取佣金,但是從事基金經理人的行業,卻不會由於客戶賠錢而獲得報償,這樣似乎比較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問:你把自己的資金也投入了你的基金當中嗎?

  答:我投入我自己基金的資金,大約相當於我個人資產凈值的85%。我認為這是我資金最安全的去處,而且我深信我會善盡保管之責。

股市崩盤·死亡之吻[1]

  問:你的基金在1987年10月表現非常優異,然而其他交易員卻在該月份遭遇到一場劫難。請你說明一下當時的情況?

  答:股市崩盤的那一周,是我有生以來最刺激、最緊張的一次經驗。我們早在1986年中期便預料會遭到股市崩盤,因此我們也設計了幾套應對之策,而在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來臨時,我們便知道股市當天會崩盤。

  問:你為何如此肯定?

  答:因為10月16日(星期五)股市下跌而交易量放大,這正好與1929年股市崩盤前兩天的情況一模一樣。同時,當時美國財政部長貝克在周末談話中指出,美國由於與西德無法達成協議,因此將不再支撐美元,這更無異於為股市獻上死亡之吻。

  問:你當時放空,然後又在什麼時候回補?

  答:事實上,我是在10月19日股市臨收盤之前回補的,我甚至還持有若幹多頭部位。

  問:你在1987年10月所獲得的利潤,都是來自於放空股價指數期貨的嗎?

  答:不是。我在債券方面也賺了不少。在股市崩盤當天,我手中持有我有生以來最大的債券部位。債券市場在10月19日當天表現得非常用,而我十分擔心我客戶以及我基金的財務安全

  我當時在想,聯邦準備理事會會有什麼反應?我猜想聯邦準備理事會會大幅增加貨幣供給,以維持市場的榮景。可是,由於當時債券表現實在差勁,因此我也不敢大量持有多頭部位。後來,在最後半小時的交易時間內,債券突然開始揚升,我立刻想到這是聯邦準備理事會在採取行動,才促使債券價格上揚,於是我馬上跟進,結果大賺一筆。

  問:你認為1987年10月是否是後市坎坷的預警?

  答:我認為10月19日是金融業,尤其是華爾街的生死存亡關頭,不過由於他們太過震驚,因此反而不瞭解其中的危險性。我記得我曾經被一艘游艇撞倒,游艇的螺旋槳划過了我的背部。我當時的第一個念頭是:“真倒霉,這個周末完全泡湯了。”我因為驚哧過度,而不知事態的嚴重性,直到看到朋友的表情,我才知道自己嚴重受傷。

  任何事物毀壞的速度遠大於當初建造所花的時間。有些事物可能要花上10年才建造得起來,然而只要一天就可以將其完全摧毀。我認為美國經濟就是如此,很可能會在一夕之間由繁榮變成衰退。里根為了使我們相信,在其任內美國經濟全維持繁榮而揠苗助長,然而這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從研究歷史得到一項結論,即信用問題會毀滅任何社會。事實上,我們可以隨意使用信用卡並盡情享受。里根讓美國人相信美國經濟情況良好,但是這是借錢享受的結果,總有一天我們要償還,  

經濟成長與金融秩序[1]

  問:你把美國當前的經濟情勢歸咎於里根的經濟政策嗎?

  答:我認為里根使我們相信美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這種感覺的確很不錯。然而從經濟觀點來看,他卻為美國經濟帶來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我想他基本上是開出刪減赤字的支票來矇騙我們,暗地裡卻又擴大支出,使得美國在其總統任內創下預算支出的新高峰。

  問:你認為要用什麼方法來解決美國當前的經濟問題,以免美國經濟成長減緩,甚至步入蕭條?

  答:這就是令我擔心的真正原因,因為直到現在,我都還沒有看到真正能幫助美國脫離此一困境的方案。美國經濟之所以落到如此地步,也許是由一股難以控制的經濟力量使然,或者是美國,正如其他先進文明,如羅馬帝國、16世紀的西班牙、18世紀的法國和19世紀的英國,即將邁入無法避免的衰退期。我認為我們將會歷一段艱苦的日子,而我們也將因此重新學習金融的秩序與規範。

  問:你可曾使用過交易系統來從事交易?

  答:我們曾經測試過多種交易系統,也找到一套相當不錯的系統。不過,此乃商業機密,不便多透露。

  問:這套交易系統是屬於何種類型,是反向操作,還是趨勢追蹤?

  答:是趨勢追蹤。這套交易系統適用的基本前提是,當市場行變動時,一定要呈大幅變動。假設市場行情在經過一段狹幅波動後,波動幅度突然擴大,顯然就是預先告知市場行情將朝著波動幅度放大的方向邁進。

  問:你的基金目前是否有一部分是根據這套交易系統進行操作的?

  答:我們在半年前才開始使用這套交易系統,成效還不錯。

  問:你認為一套好的交易系統抵得過一名高明的交易員嗎?

  答:一套不錯的交易系統,由於其無限的計算能力,因此可以何市場從事交易,然而一位高明的交易,也只能專精於某個市。畢竟,任何一項交易決策都是經過解決問題的過程而來至於問題的解決,可能是靠個人的力量,也可能是靠其他的方法,由於市場之間的互動關係,以及市場的變化過於複雜,一般而言,交易系統仍然難以和交易員匹敵。

眼觀四面·耳聽八方[1]

  (以下是兩周後,第二次訪問瓊斯的內容。在這兩周的時間內,瓊斯的交易已由做空轉變為做多。)

  問:你兩周前還放空,是什麼原因使你改變主意的?

  答:因為市場並沒有如我歷料的下跌。從事交易必須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我相信在市場價格變動之後,市場的基本面才會隨著改變。

  問:你是說假如你的預測正確,市場價格應會下跌,然而事實上,價格卻沒有下跌?

  答:杜裡斯曾經教導我時間的重要性。在交易時,我不僅用價格停損點,也應用時間停損點。如果我認為市場應該有所變動,但實際上卻沒有,我通常會立即出場,即使沒有虧損也是如此。根據1929年的股市類比模式,股市在那兩周期間應該下跌,但實際上卻沒有。這是三年來首次發生與我判斷背道而馳的現象。我認為,此乃經濟力量使股市變動的時間延後。

  我認為,目前股市走勢與1929年股市有所不同的原因,是由於今天的信用比當年寬鬆許多。現在的富豪汽車公司可以給客戶120個月的汽車貨款。想想看!誰會10年都不換車。20年前,汽車貨款的平均貨款期限為24個月,然而今天卻增加為55個月。我認為股市仍然會依照1929年的模式發展,只不過由於信用過於寬鬆,使得股市跟進的腳步延後了。

傾囊相授·提攜後進[1]

  問:我知道你和若幹接受我採訪的交易員一樣,也訓練了一批交易員。請問你的動機是什麼?

  答:我在21歲時,有一位前輩對我傾囊相授,這是我一生中最懷念的事。我覺得我也有義務如此對待後輩。

  問:你如何挑選學生?

  答:經過無數次的面試。申請的人非常多。

  問:你總共錄取多少位?

  答:大約25位。

  問:他們的表現如何?

  答:有些的確不錯。不過,總體而言,還算差強人意。

  問:你認為這是不是因為要做一位高明的交易員,必須要靠一點天份?

  答:我以前從來沒有想到過這一點,不過我現在是這麼認為。我最大的缺點之一,便是過於樂觀,總認為每個人都可以成為成功的交易員。

  問:你對後輩最重要的忠告是什麼?

  答:不要滿腦子只想著賺錢,要隨時註意保護自己已經擁有的東西。

  問:你認為自己在10年或15年之後,是否還是一名交易員?

  答:我別無選擇。

  問:贏錢和輸錢對情緒上的影響強度是否一樣?

  答:當然輸錢是最令人沮喪的事,我的情緒會非常低落,甚至連頭也抬不起來。操盤對人的情緒有非常強烈的影響,我像活在兩極化的世界里。

  問:保羅·都德·瓊斯的交易生涯從一開始就相當成功。然而在事小初期、他的表現卻也時好時環。瓊斯在經歷了一次慘痛的教訓之後,才深切瞭解到控制風險的重要性。自從1979年那次冒失的棉花交易之後,瓊斯便儘量減少其風險,以確保每筆交易的獲利。

控制風險·確保成功[1]

  控制風險是瓊斯交易風格的一大特色,同時也是其確保交易成功的關鍵所在。他從來沒有想過每筆交易能為自己賺多少錢,然而卻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可能遭到的虧損。他不僅關心自己每筆部位的風險,而且還密切註意其投資組合的表現。如果他的資產因為一筆交易而減少1%到2%,他可能會毅然決然地拋出其所有的部位,以減少風險。“進場總比出場要容易一些。”他說。如果瓊斯的交易一開始就表現得很差,他會持續縮小其持有的部位。如此,即使交易陷入困境,他只是以最小的部位進行交易。瓊斯會自動縮小其持有部位可能遭致的風險,以確保其每個月的虧損不超過兩位數字。另外。如果他的交易大發利市,他也會提醒自己不要得意忘形與過於自信。

  簡單地說,瓊斯有十幾種不同的方法控制交易風險,而這正是如他所說的:“最重要的交易法則在於防衛性要強,而不是攻擊性強。”

參考文獻

  1.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華爾街操盤高手》.第十章 攻擊性的操作藝術.保羅·都德·瓊斯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25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評論(共1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保羅·都鐸·瓊斯"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14.17.37.* 在 2017年3月24日 08:42 發表

這是邱國鷺欣賞的基金經理,應該多讀讀。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