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2.0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下一代創新(the next generation of innovation)創新2.0(Innovation 2.0)

目錄

創新2.0概述

  創新2.0(Innovation 2.0),即面向知識社會的下一代創新,它的應用可以讓人瞭解目前由於信息通信技術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ICT)發展給社會帶來深刻變革而引發的科技創新模式的改變——從專業科技人員實驗室研發出科技創新成果後用戶被動使用到技術創新成果的最終用戶直接或通過共同創新平臺參與技術創新成果的研發和推廣應用全過程。面向知識社會的科學2.0、技術2.0和管理2.0三者的相互作用共同塑造了面向知識社會的創新2.0[1]。創新2.0的例子包括Web 2.0開放源代碼自由軟體以及麻省理工學院提出的微觀裝配實驗室等。

  可以說,信息通訊技術的融合和發展催生了信息社會知識社會形態,推動了科技創新模式的嬗變,創新2.0正逐步浮出水面引起科學界和社會的關註。普通公眾不再僅僅是科技創新的被動接收,而可以在知識社會條件下扮演創新主角,直接參与創新進程。國內外關於創新2.0的關註和研究正在逐漸興起,隨著對面向未來的、以用戶為中心、以人為本的創新2.0模式研究的深入也將給我們科技創新模式的發展帶來新的視野和動力。

什麼是創新2.0[2]

  創新2.0即Innovation 2.0,是面向知識社會的下一代創新。WEB2.0就是下一代創新在互聯網領域的典型代表。WEB2.0是要讓所有的人都來參加,全民織網,使用軟體、機器的力量使這些信息更容易被需要的人找到和瀏覽。如果說WEB1.0是以數據為核心的網,WEB2.0是以人為出發點的互聯網。創新2.0也是讓所有人都參加創新,利用各種技術手段,讓知識和創新共用和擴散。如果說創新 1.0是以技術為出發點,創新2.0就是以人為出發點,以人為本的創新,以應用為本的創新,可以參照《複雜性科學視野下的科技創新》的論述來理解創新2.0的定義,創新2.0也就是“以用戶為中心、以社會實踐為舞臺、以共同創新、開放創新為特點的用戶參與的創新”。正如《創新2.0:知識社會環境下的創新民主化》一文在對知識社會環境下Living Lab、Fab Lab、AIP等三種創新2.0模式對比分析基礎上所指出的,創新2.0不僅是以複雜性科學視角對ICT融合背景下科技創新的重新審視,是一種適應知識社會的,以用戶為中心、以社會實踐為舞臺、以大眾創新共同創新開放式創新為特點的用戶參與的創新形態;從更巨集觀的視角看待,它更是知識社會條件下的創新民主化展現。

  在多主體參與、多要素互動的過程中,作為推動力的技術進步與作為拉動力的應用創新之間的互動推動了科技創新。技術進步和應用創新兩個方向可以被看作既分立又統一、共同演進的一對“雙螺旋結構”,或者說是並行齊驅的雙輪——技術進步為應用創新創造了新的技術,而應用創新往往很快就會觸到技術的極限,進而鞭策技術的進一步演進。只有當技術和應用的激烈碰撞達到一定的融合程度時,才會誕生出引人入勝的模式創新和行業發展的新熱點。科技創新正是這個技術進步應用創新雙螺旋結構”共同演進催生的產物。

  目前在科技創新體系還更多的註重技術進步,對面向用戶的應用創新較少給予關註。科技成果的轉化率低、實用性和推廣性差等很多科技管理體系的弊病都與此相關,技術發展與用戶需求對接出現了問題,造成技術進步與實際應用之間的脫節。制度設計對於技術發展、產品轉化十分重要。當我們通過高新技術園區這類制度設計實現了產業的集聚、技術的集聚、人才的集聚的時候,我們卻沒有很好的在制度層面上解決技術的應用、轉化以及以用戶需求為中心的應用創新的機制,在科技支撐經濟社會發展、特別是公共服務業的一線管理與服務方面缺乏動力。

  “知識社會與創新2.0”研討會專家認為,在知識社會的條件下,如何通過創新2.0模式的探索,通過應用創新方面的開放創新、共同創新平臺搭建,進一步完善科技創新體系十分必要。北京通過應用創新園區的制度設計探索來實現用戶、需求的集聚,實現以用戶需求為中心的各類創新要素的集聚和各類創新主體的互動是國內在創新2.0模式探索上的有宜嘗試。以高新技術園區和應用創新園區兩種制度設計的高度互補與互動,形成技術進步和應用創新的兩輪驅動、並駕齊驅,通過“雙螺旋結構”的互動全面推動科技創新將是探索健全和完善科技創新體系的一個重要探索。

創新概念的演變[3]

創新理論進展

  創新的英文單詞為Innovation,起源於拉丁語,原意有三層含義,一個,更新。第二,創造新的東西。第三,改變。簡單的說就是利用已存在的自然資源創造新東西的一種手段。

  創新作為一種理論可追溯到1912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熊彼特《經濟發展理論》。熊彼特在其著作中提出:創新是指把一種新的生產要素和生產條件的“新結合”引入生產體系。20世紀60年代,新技術革命的迅猛發展。美國經濟學家華爾特·羅斯托提出了“起飛”六階段理論,對“創新”的概念發展為“技術創新”,把“技術創新”提高到“創新”的主導地位。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U.S.A.),也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興起並組織對技術的變革和技術創新的研究,邁爾斯(S.myers)和馬奎斯(D.G.Marquis)作為主要的倡議者和參與者。在其1969年的研究報告《成功的工業創新》中將創新定義為技術變革的集合。認為技術創新是一個複雜的活動過程,從新思想、新概念開始,通過不斷地解決各種問題,最終使一個有經濟價值和社會價值的新項目得到實際的成功應用。到70年代下半期,他們對技術創新的界定大大擴寬了,在NSF報告《1976年:科學指示器》中,將創新定義為“技術創新是將新的或改進的產品、過程或服務引入市場。”而明確地將模仿和不需要引入新技術知識的改進作為最終層次上的兩類創新而劃入技術創新定義範圍中。《複雜性科學視野下的科技創新》在對科技創新複雜性分析基礎上,指出技術創新是各創新主體、創新要素交互複雜作用下的一種複雜涌現現象,是技術進步應用創新的“雙螺旋結構”共同演進的產物。信息通訊技術的融合與發展推動了社會形態的變革,催生了知識社會,使得傳統的實驗室邊界逐步“融化”,進一步推動了科技創新模式的嬗變。要完善科技創新體系急需構建以用戶為中心、需求為驅動、以社會實踐為舞臺的共同創新、開放創新的應用創新平臺,通過創新雙螺旋結構的呼應與良性互動形成有利於創新涌現的創新生態,打造用戶參與的創新2.0模式。《創新2.0:知識社會環境下的創新民主化》進一步對面向知識社會的下一代創新,即創新2.0模式進行了分析,將創新2.0總結為以用戶創新、大眾創新、開放創新、共同創新為特點的,強化用戶參與、以人為本的創新民主化。

知識社會的創新環境和創新需求

  創新之所以能突破擴散理論,進入創新2.0時代,首先取決於知識社會下形成的新環境。首先,信息通信技術的發展和知識網路的形成突破了知識傳播傳統上的物理瓶頸,人類可以利用知識網路更快捷和方便的共用和傳播知識和信息;其次,知識網路的環境最大限度的消除了信息不對稱性,使人為構建的知識壁壘信息壁壘在如今的知識網路下越來越難以為繼;而更重要的是越來越多的研究者和時間者開始關註知識社會的信息爆炸問題,信息可以傳播不等於信息有效傳播,利於知識被快速檢索、理解和運用的眾多知識封裝技術使得知識也得以構件化和模塊化,從而便於更多人利用。上述知識社會的外部環境有助於更廣泛的創新群體在一個開放自由的平臺上從事科技創新活動。 同時,知識社會也迸發了更廣泛的創新需求。外部環境造就了創新主體實施創新活動的可能,也造就了更多知識與應用場合需求碰撞的機會。這樣的碰撞就是創新活動最大的源動力,同時也印證了熊彼特創新來源於生產活動的基本觀點。因此,知識社會環境和需求兩方面的因素催生了創新2.0實踐活動的蓬勃發展。

創新雙螺旋與創新生態

  在多主體參與、多要素互動的過程中,作為推動力的技術進步與作為拉動力的應用創新之間的互動推動了科技創新。技術進步和應用創新兩個方向可以被看作既分立又統一、共同演進的一對雙螺旋結構,或者說是並行齊驅的雙輪——技術進步為應用創新創造了新的技術,而應用創新往往很快就會觸到技術的極限,進而鞭策技術的進一步演進。只有當技術和應用的激烈碰撞達到一定的融合程度時,才會誕生出引人入勝的模式創新和行業發展的新熱點[2]。正是這創新雙螺旋的互補與互動,帶動創新多主體、多要素交互作用,形成了有利於創新涌現的創新生態。 目前在科技創新體系還更多的註重技術進步,對面向用戶的應用創新較少給予關註。科技成果的轉化率低、實用性和推廣性差等很多科技管理體系的弊病都與此相關,技術發展與用戶需求對接出現了問題,造成技術進步與實際應用之間的脫節。制度設計對於技術發展、產品轉化十分重要。當我們通過高新技術園區這類制度設計實現了產業的集聚、技術的集聚、人才的集聚的時候,我們卻沒有很好的在制度層面上解決技術的應用、轉化以及以用戶需求為中心的應用創新的機制,沒能形成創新雙螺旋動態作用下的創新生態。 在知識社會的條件下,隨著草根創新、創新民主化逐步成為常態,如何通過創新2.0模式的探索,通過應用創新方面的以用戶為中心的開放創新、共同創新平臺搭建,以技術進步與應用創新制度設計的高度互補與互動,形成有利於創新涌現的創新生態,對於健全和完善科技創新體系具有重大意義。

創新2.0與新環境下的科技政策科學

  值得註意的是,有關創新2.0研究的出發點並不是純粹的概念創新和理論探討,而是從產生之初就與實際應用和實踐價值緊密結合的。創新2.0概念的實踐價值即能將國內外諸多嶄新的科技創新體系規劃、平臺建設以及制度完善方面的嘗試納入到一套科學體系下進行探討,把握相關實踐思路的共性優勢和思想火花,有助於在不同的條件和環境下實踐民主化的科技創新,應屬於科技政策科學的研究範疇。

  科技政策科學(Science of Science Policy, SoSP)源自美國自然科學基金研究項目[4],是近一兩年興起的一個全新的研究領域。作為一個交叉學科,相關研究的主要目的是幫助決策者和研究者制定科學嚴謹的科技政策體系,理解其運行機制,並應用推動其創新成果。進行SoSP研究的基礎是正確的理解科技創新,涉及的科學問題包括:創新的行為基礎?如何理解技術研發、採納與擴散?科技創新群體是如何發展和演變的[5]

  創新2.0的相關研究和探討的恰恰是圍繞上述科學問題展開的。後文分析和討論的多種創新2.0模式是從不同角度對創新環境構建和機製革新的探索和嘗試。

國外創新2.0模式探索 - Living Lab[2]

  麻省理工大學埃里克·馮·希普爾教授在他的《民主化創新》中,探討了以用戶為中心的創新系統,解釋了用戶為什麼需要為自己開發產品和服務,什麼時候是有利可圖的,以及為什麼值得無償公開並供所有人使用。馮·希普爾認為製造商需要重新設計自己的創新流程,他們需要系統地搜索用戶開發的創新。用戶創新對社會福利具有積極的推動效應,並提議政府的相關政策——包括研發的財政補助、賦稅優惠等方面應該作出調整,以消除用戶創新的障礙。

  歐盟在全歐洲範圍內採取了具體和明確的措施,以支持歐盟提升競爭力和創新的政策。歐盟於2006年11月20日發起了Living Labs網路,它是通往歐盟創新系統關鍵一步。其一個核心價值是改善和增加研發轉移的洞察力和新的科技成果轉化為現實世界的應用和解決方案的動力。它也將採用新的工具和方法、先進的信息和通訊技術等手段來調動方方面面的“集體的智慧和創造力”,為解決社會問題提供機會。Living Lab是歐盟“知識經濟”中最具激發性的模式之一,它強調以人為本、以用戶為中心和共同創新。Living Lab是一種致力於培養以用戶為中心的、面向未來的科技創新模式和創新體制的全新研究開發環境。Living Lab立足於本地區的工作和生活環境,以科研機構為紐帶,建立以政府、廣泛的企業網路以及各種科研機構為主體的開放創新社會(Open Innovation Community)。

國外創新2.0模式探索 - Fab Lab[2]

  Fab Lab即微觀裝配實驗室(Fabrication Laboratory),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e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MIT)比特和原子研究中心(Center for Bits and Atoms,CBA)發起的一項新穎的實驗——一個擁有幾乎可以製造任何產品和工具的小型的工廠,它提供硬體設施以及材料、開放源代碼軟體和由MIT的研究人員開發的程式,這個小型工廠即是用戶可以快速建立原型的平臺,利用工程的設置、材料及電子工具來實現他們想象中產品的設計和製造。目前組建一個Fab Lab大約需要 2.5 ~ 5 萬美元的硬體設施和 0.5 ~ 1 萬美元的維護/材料支出費用。而每個Fab Lab的開發過程、創新成果也並非是獨立的,而是在整個Fab Lab網路中通過各種手段(如視頻會議)進行共用。Fab Lab正是基於對從個人通訊到個人計算,再到個人製造的社會技術發展脈絡,試圖構建以用戶為中心的,面嚮應用的融合從設計、製造,到調試、分析及文檔管理各個環節的用戶創新製造環境。

  Living Lab和FAB LAB為代表的創新2.0模式,通過搭建共同創新、開放創新的應用創新平臺,以用戶為中心推動各創新要素的整合與協同,有利於涌現和推動創新進程,對我國建立科技創新體系、建設創新型國家、建設和諧社會有著重要的啟示作用。

國內創新2.0模式探索 - AIP[2]

  應用創新園區Application Innovation Park, AIP)是信息社會條件下以用戶為中心、需求為導向的科技創新制度設計。應用創新園區是基與對科技創新複雜性認識以及信息技術推動的創新形態嬗變基礎上,通過用戶參與的開放創新、共同創新推動技術進步和應用創新的創新雙螺旋驅動以形成良好的面向知識社會的創新生態。

  國內對應用創新園區制度設計的首個探索就是北京的“三驗”應用創新園區。“三驗”應用創新園區,即城市管理應用創新園區,是由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員會、北京市科學技術委員會共同發起並領導,北京市相關政府機構支持,各區縣市政管委等機構參與;北京城市管理科技協會承辦,相關企業、科研機構、行業協會等協辦的開放式、公益性、非盈利機構。園區的核心理念即構建以用戶為中心、以需求為引導、以技術為推動,需求與技術充分互動的應用創新平臺,貫徹“最終用戶參與產品、技術研發、設計過程”的應用創新理念,推動以“三驗” (體驗、試驗、檢驗)為核心的技術應用研發與試點示範活動。

  城市管理應用創新園區經多年籌劃,於今年5月進行了揭牌儀式,“三驗”項目也在園區進行了的嘗試性的運行,已有一批創新技術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完善和推廣。經過對體驗、試驗、檢驗“三驗”機制的不斷摸索,應用創新園區已經積累了一定的實踐經驗,並正在通過“三驗”應用創新園區的建設不斷完善“三驗”應用創新模式。

  應用創新園區在建設及模式探討過程中註重與國際的交流並對合作方式進行了深層次的探討。07年11月召開的Living Labs中芬學術研討會上就歐盟目前正在推廣的Living Lab模式及AIP模式進行了探討,並尋求切實的合作領域和合作方式,共同推進應用創新模式在全球的發展。今年9月,在北京召開了“邁向創新2.0的應用創新園區與Fab Lab”城市管理應用創新園區 - 麻省理工學院Fab Lab 交流會。會議就城市管理應用創新園區(AIP)和微觀裝配實驗室(Fab Lab)在應用創新方面的探索和實踐進行了交流,並以用戶為中心的面向需求的應用創新以及發動全社會參與城市管理科技創新進行了討論。

關於複雜性科學視野下的創新2.0[6]

  隨著信息技術的融合與發展,信息時代、知識經濟越來越成為主流話語並正逐步改變了我們生活、學習、工作的方式,技術創新的方式也正在發生著深刻的變革。隨著時間跨入二十一世紀,如何應對知識社會新形式、新條件下的作為複雜涌現的科技創新,就成了先知先覺的科學界關註、研究和探索的前沿領域。《複雜性科學視野下的科技創新》首次發表於《科學對社會的影響》2008年第2期,而後被中國人民大學複印報刊資料《科技管理》2008年第9期作為首篇文章全文轉載,在科技界引起強烈反響。該文獻以複雜性科學的視角對信息技術發展與融合背景下的技術創新模式進行了重新審視,分析了世界上對面向未來的創新模式的探索,進而總結了知識社會條件下以人為本的創新2.0模式的典型特征。

  《複雜性科學視野下的科技創新》在對科技創新複雜性分析基礎上,指出科技創新是各創新主體、創新要素交互複雜作用下的一種複雜涌現現象,是技術進步與應用創新的技術創新雙螺旋結構共同演進的產物,並剖析了AIP需求引導、用戶參與的應用創新模式,稱之為創新2.0——信息通訊技術的融合與發展推動了社會形態的變革,催生了知識社會,使得傳統的實驗室邊界逐步“融化”,進一步推動了科技創新模式的嬗變;中國AIP和歐盟LivingLabs正是在這樣的條件下通過共同創新、開放創新平臺的建設,構建用戶為中心、需求為驅動的創新服務匯流排以及新型的創新價值鏈合作伙伴關係。“傳統的以技術發展為導向、科研人員為主體、實驗室為載體的科技創新活動正面臨挑戰,以用戶為中心、以社會實踐為舞臺、以共同創新、開放創新為特點的用戶參與的創新2.0模式正在逐步顯現。”要完善科技創新體系需要構建以用戶為中心、需求為驅動、以社會實踐為舞臺的共同創新、開放創新的應用創新平臺,通過技術進步與應用創新“創新雙螺旋”的呼應與良性互動形成有利於創新涌現的創新生態,打造用戶參與的創新2.0模式。

  《創新2.0:知識社會環境下的創新民主化》(《中國軟科學》2009年第10期,《新華文摘》2010年第3期重載)則從創新理論沿革及創新雙螺旋作用下的創新生態培育的角度對下一代創新的理論基礎和實踐模式進行了初步探索,並結合對Living Lab模式、Fab Lab模式和AIP應用創新園區模式的比較研究,分析了ICT融合背景下伴隨傳統實驗室及科技創新活動邊界消融的創新民主化進程,總結了知識社會條件下以用戶為中心的大眾創新、共同創新、開放創新趨勢,挖掘了下一代創新模式共性和內在的特點。

科技創新體系與創新2.0[7]

  錢學森的開放的複雜巨系統理論強調知識、技術和信息化的作用,強調人的作用,特別強調知識集成知識管理的作用,也將對知識社會環境下科技創新體系的構建提供重要指導。知識社會環境下科技創新體系的構建需要以錢學森開放的複雜巨系統理論為指導,從科學研究、技術進步與應用創新的協同互動入手,進一步分析充分考慮現代科技引領的管理創新制度創新。科技創新正是科學研究技術進步應用創新協同演進下的一種複雜涌現,是這個三螺旋結構共同演進的產物。科技創新體系由以科學研究為先導的知識創新、以標準化為軸心的技術創新和以信息化為載體的現代科技引領的管理創新三大體系構成,知識社會新環境下三個體系相互滲透,互為支撐,互為動力,推動著科學研究、技術研發、管理與制度創新的新形態,即面向知識社會的科學2.0、技術2.0和管理2.0,三者的相互作用共同塑造了面向知識社會的創新2.0形態。

科技创新体系与创新2.0

創新2.0與合作民主[8]

創新的民主化進程催生了創新2.0,而創新2.0的發展又反作用於民主發展的本身,推動了合作民主的新形態。合作民主(collaborative democracy)是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和創新2.0環境下的民主形態,通過信息技術的應用以及創新的制度設計來引導民眾的全程深度參與協作,有效吸納集體智慧,形成群體智能,實現政府、公眾、社會組織等多元主體合作共治。合作民主並不主張精英要完全被群眾取代,而是註重優勢互補,充分利用和吸納各界精英浩瀚而分散的專業知識儲備,真正實現舉眾人之力,集眾人之智。創新2.0視野下的合作民主具有用戶創新、開放創新、協同創新、大眾創新四個特征。合作民主強調開放、共用、互動和協同。

參考文獻

相關條目

創新2.0外部鏈接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47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評論(共1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創新2.0"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99.230.142.* 在 2012年1月15日 02:49 發表

不是口號!智慧要靠創新。創新也不是口號!智慧源於群眾,創新來於基層。


創新的確已經發生了,只不過今天看上去似乎完全是雜亂無章的。創新過程的隨機性要求選擇合適的工具、方法和技術。創新應該視為一種置於管理之下的商業流程

人們已經認識到增加創新能力的迫切性和重要性,正在積極探索以多種方式提高創新能力,但苦於沒有合適的理論指導,迫切需要可操作的、符合時代要求的技術創新管理框架和手段。有了理論框架指導和工具,才能實現智慧工程、創新工程,培育智慧領導人,創新才能成為一個自然的過程,變得容易。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上海大度雲計算科技有限公司雲計算開放式創新2.0雲計算技術,能夠經濟、節能、環保、快速為上海各行各業專業搭建開放式創新雲計算平臺建設,助推上海“創新驅動、轉型發展”的新興技術和手段。在上海實現行業智慧。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