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隊學習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團隊學習(Team Learning)

目錄

什麼是團隊學習

  團隊學習是指一個單位的集體性學習,它是學習型組織進行學習的基本組成單位,便於單位成員之間的互相學習、互相交流、互相啟發、共同進步。團隊學習是發展團體成員整體搭配與實現共同目標能力的過程。團隊學習對組織個體來說是雙贏的選擇,也是雙贏的結果。

團隊學習的特征

  團隊學習具有兩個特征:團隊目標一致與知識共用。

  首先,個人目標與團隊目標的一致,是團隊學習的基本要件。實際運作中個人目標是無法否定和抹殺的,但個人目標如果最大限度與團隊目標一致,則會推進團隊學習的進程。另外,知識共用實質上是內部交易的過程。只有通過知識共用,才能互通有無,共同提高。如果沒有知識共用,團隊學習只能是一句空話。

  團隊學習可以促進個人成長。由於個體間差異的存在,每個人都可以發現自身的比較優勢。團隊學習可以有效發揮隊員個人的比較優勢,來達到團隊內部的互助。同時,通過團隊學習能使團隊智慧融入個人化理念中,以不斷適應新形勢下開展業務的工作需要。可以免費享受別人的工作技巧和有效方法,更可以展示你的理解和獨特設想,接受別人的啟發和靈感。

  團隊學習有利於提高團隊核心競爭力。團隊核心競爭力不僅僅是個人的核心競爭力的簡單累加。為了促進團隊核心競爭力矢量疊加,必須開展團隊學習,提倡知識共用。同時,團隊中人人都可以找到個人核心競爭力發展的支撐點,崇尚互信和無縫配合的一種氛圍。

團隊學習的理論內涵[1]

  對團隊學習的理論描述存在三種不同的取向,即行為取向,信息加工取向和結果取向。

  1.行為取向的團隊學習

  行為取向的團隊學習強調團隊學習過程中團隊成員進行互動的具體行為,並認為這些行為對團隊績效具有重要影響 如Edmondson(1999)認為團隊學習是一種基於反思與行動之間相互交迭的過程,並總結概括出該過程中團隊成員應有的學習行為,即提出問題,尋求反饋,進行實驗,反思結果,討論錯誤或出人意料的行為後果。

  2.信息加工取向的團隊學習

  信息加工取向的團隊學習強調團隊學習是發生在團隊水平上的信息加工過程,儘管團隊的信息加工過程與個體的信息加工過程相似,但團隊在信息加工的具體方式和特征上與個體是不同的。Hinsz等人(1997) 從信息加工的角度提出團隊學習的過程中存在如下幾個信息加工的階段,即明確加工目標、加工處理(註意、編碼、保存及抽取)、反應、反饋,並認為團隊學習貫穿於信息加工的各階段之中。Argote(2001) 也從信息加工角度分析了團隊學習過程,並提出團隊學習的四階段模型(CORE模型),這一模型將團隊學習在理論上分成四個階段,即構建階段,操作階段,再構建階段和與外部環境聯繫階段。

  3.結果取向的團隊學習

  結果取向的團隊學習強調團隊學習是一種團隊成員之問發生的知識轉移。如Argote(1995)認為團隊學習發生標誌主要體現在團隊成員在知識績效上發生相對持久的改變,並利用組織和團隊學習曲線的分析方法測量團隊學習的結果。Ellis(2003)也強調指出,團隊學習是一種經由團隊成員通過分享各自的經驗從而導致在集體水平上的知識和技能發生相對持久的變化,並且認為團隊學習應該包括兩個方面,其既包括個體從直接經驗中的學習,也包括個體從其它成員的經驗中學習。

  縱觀上述三種對團隊學習不同的理論描述,可以明顯見出其不同之處主要在於研究者描述的視角存在差異,行為取向和信息加工取向強調學習的過程,結果取向強調學習的結果;而三種理論描述則一致認為團隊學習是一種基於知識與個體經驗共用的團隊成員間的互動,團隊和個人均能從該互動中獲益。

團隊學習的影響因素[1]

  團隊學習的影響因素包括三類,即組織水平變數,團隊水平變數和個體水平變數。

  1.組織水平變數

  組織水平變數主要包括組織中的人員輪崗培訓,組織的績效管理,組織的知識管理。Argote(1995) 等人的研究表明人事輪崗有利於個體的知識(顯性知識隱性知識)在不同的群體間進行有效傳播與應用,其對團隊學習具有顯著正效應。Hang(1995) 等人的研究表明團隊培訓比個體培訓對團隊學習能產生更好的結果效應,這主要是因為團隊培訓有利於發展團隊成員的互動式記憶系統以及增進團隊成員間的人際信任。Gibson(2003)等人一項研究表明績效管理由外在於團隊的管理者執行,團隊學習的效果會越好,而一個組織的知識管理水平對團隊學習也有著重要的影響。

  2.團隊水平變數

  團隊水平變數主要包括團隊信念、團隊凝聚力、團隊領導風格、團隊授權以及團隊構成。Ed-mondson(1999) 等人研究了團隊心理安全感和團隊效能感對團隊學習的影響,結果表明團隊心理安全感與團隊學習間存在顯著正相關,但該研究未發現團隊效能感與團隊學習間存在顯著相關;Edmondson(2002) 的一項研究表明團隊授權水平高,團隊成員感覺到擁有的權力越大,則越能激發學習行為;Ellis(2003) 等人的研究表明配對式的團隊結構比功能式團隊結構和分工式團隊結構更有利於團隊學習。Wong(2004)研究表明團隊凝聚力對促進團隊外部學習具有顯著正效應,但對團隊內部學習則沒有發現顯著效應。國內學者姚靜(2004)¨ 等人的研究表明變革型領導行為對團隊學習具有顯著正效應。

  3.個體水平變數

  個體水平變數主要是指團隊成員的認知能力,個性特征以及團隊成員間的個體差異。Gib-son(2003)¨ 等人的一項研究專門討論團隊成員在人口統計特征上的差異對團隊學習的影響,其用子群強度(團隊成員在人口統計變數特征上相同的程度)來表示團隊的異質與同質特征,研究結果表明中等水平的子群強度最有利於團隊學習。Ellis(2003)等人 的研究表明團隊成員的認知能力水平與團隊學習存在顯著正相關;而團隊成員的個性特征中宜人性和開放性等個性因素與團隊學習也存在顯著正相關。

團隊學習與團隊績效的關係[1]

  大量的團隊學習的研究結果表明,團隊學習不但對提高團隊績效有直接的正效應,並且在一些團隊變數對團隊績效的影響中具有重要的中介或緩衝作用。Chan(2003) 等人對澳大利亞某中型醫院中的工作團隊進行了研究,結果發現團隊學習對團隊績效具有直接的正效應。Van DerVegt(2005) 等人一項針對由多學科組成專家團隊的研究結果表明團隊學習的效果在專家的多樣性對團隊績效的影響中具有重要的中介作用。

  Yeh(2005) 等人一項針對跨功能團隊的研究結果表明團隊學習不但對團隊績效具有顯著的正效應,而且在團隊衝突對團隊績效的影響中具有重要的緩衝作用。此外,Wong(2004)等人的一項研究表明,團隊學習存在兩種不同的類型,即團隊內部學習與團隊外部學習。兩種團隊學習類型均與團隊績效存在積極的正相關,然而如果兩種學習類型在團隊學習中分配不當從而形成衝突,那麼則會損害團隊績效。國內學者肖餘春(2004)對某汽車集團下屬公司中的二個生產團隊現場準實驗研究結果表明團隊學習對團隊績效具有積極影響作用。


相關條目

參考文獻

  1. 1.0 1.1 1.2 毛良斌,鄭全全.團隊學習研究綜述.人類工效學,2007年12月第13捲第4期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15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Dan,鲈鱼,KAER,y桑.

評論(共2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團隊學習"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天上一日 (討論 | 貢獻) 在 2016年6月1日 02:11 發表

哎 無語

回複評論
183.214.23.* 在 2017年5月26日 17:56 發表

一朵朵,一串串紅紅的葡萄掛在葡萄樹上,很美麗。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