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覺思維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直覺思維(Intuitive Thinking)

目錄

什麼是直覺思維

  直覺思維是指不受某種固定的邏輯規則約束而直接領悟事物本質的一種思維形式。直覺思維具有迅捷性、直接性、本能意識等特征。直覺作為一種心理現象貫穿於日常生活之中,也貫穿於科學研究之中。

  對直覺的理解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上的直覺是指包括直接的認知、情感和意志活動在內的一種心理現象,也就是說,它不僅是一個認知過程、認知方式,還是一種情感和意志的活動。而狹義上的直覺是指人類的一種基本的思維方式,當把直覺作為一種認知過程和思維方式時,便稱之為直覺思維。狹義上的直覺或直覺思維,就是人腦對於突然出現在面前的事物、新現象、新問題及其關係的一種迅速識別、敏銳而深入洞察,直接的本質理解和綜合的整體判斷。簡言之,直覺就是直接的覺察。

  直覺是人們在生活中經常應用的一種思維方式。小孩親近或疏遠一個人憑的是直覺;男女“一見鐘情”憑的是各自的直覺;軍事將領在緊急情況下,下達命令首先憑直覺;足球運動員臨門一腳,更是毫無思考餘地,只能憑直覺。

  科學發現和科技發明是人類最客觀、最嚴謹的活動之一。諾貝爾獎獲得者、著名物理學家玻恩說:“實驗物理的全部偉大發現,都是來源於一些人的‘直覺’ 。”

  直覺是一種非邏輯思維形式。對其所得出的結論,沒有明確的思考步驟,主體對其思維過程沒有清晰的意識。美國化學家普拉特和貝克曾對許多化學家進行填表調查,在收回的232張調查表中,有33%的人說在解決重大問題時有直覺出現。有50%的人說偶爾有直覺出現。只有17%的人說沒有這種現象。

直覺思維的特征[1]

  第一是直接性。倘若我們用最簡潔的語言來表述直覺思維的最基本特征,那就是思維過程與結果的直接性。直覺思維是一種直接領悟事物的本質或規律,而不受固定邏輯規則所束縛的思維方式。它不依賴於嚴格的證明過程,是以對問題全局的總體把握為前提。以直接的、跨越的方式直接獲取問題答案的思維過程。正因為如此,許多哲學家和科學家在談到直覺時,常把它與“直接的知識”放在一起討論。

  第二是突發性。直覺思維的過程極短,稍縱即逝,其所獲得的結果是突如其來和出乎意料的。人們對某一問題苦思冥想,卻不得其解,反而往往在不經意間突然頓悟問題的答案,或瞬間閃現具有創造性的設想。如著名的“萬有引力定律”就是牛頓在蘋果園休息時,觀察到蘋果掉落的現象而突然頓悟發現的。

  第三是非邏輯性。直覺思維不是按照通常的邏輯規則按部就班地進行的,它既不是演繹式的推理,也不是歸納式的概括。直覺思維主要依靠想象、猜測和洞察力等非邏輯因素,去直接把握事物的本質或規律。它不受形式邏輯規則的約束,常常是打破既有的邏輯規則,提出一些反邏輯的創造性思想,如愛因斯坦提出的“追光悖論”;它也可能壓縮或簡化既有的邏輯程式,省略中間繁瑣的推理過程,直接對事物的本質或規律作出判斷。

  第四是或然性。非邏輯的直覺也是非必然的,它具有或然性,即有可能正確,也可能錯誤,這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如此。雖然直覺思維能力較強的科學家正確的概率較大,但也可能出錯。許多科學家都承認這一點,愛因斯坦在高度評價直覺在科學創造中的作用時。也沒有把它看作是萬能靈藥。他在1931年回答摯友貝索提出的問題時說:“我從直覺來回答,並不囿於實際知識,因此,大可不必相信我。”第五是整體性。在直覺思維過程中,思維主體並不著眼於細節的邏輯分析,而是對事物或現象形成一個整體的“智力圖像”,從整體上識別出事物的本質和規律。

直覺思維的內容[1]

  直覺思維的內容是比較豐富的,其基本內容如下:

  首先是直覺的判斷。

  它是“人腦對客觀存在的實體、現象、詞語符號及其相互關係的一種迅速的識別,直接的理解,綜合的判斷。”人的這種能力,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洞察力。在這個認識過程中,人們很難區分出感覺、知覺、表象和概念、判斷、推理,因為它進行得十分迅速和直接,“是這樣”而來不及考慮“為什麼是這樣”。

  日常生活中,素未謀面者相遇,往往會覺得對方或心胸開闊、豁達,或城府深不可及,一般都是憑直覺;在學習過程中,學生常常會表現為對某一概念、命題、問題的直接理解、領會;在科學實踐中,地質學家會僅憑岩石上的巨大擦痕就判斷出這是遠古時代冰川的遺址。所有這些都是對事物和現象的直覺判斷。

  直覺的判斷不是分析性的,而是對事物整體形勢的一種概括性判斷,它有賴於對整個形勢的整體估價,因此與判斷主體的知識經驗密切相關。一般來說,在各自的領域內,人的知識經驗越豐富,其直覺判斷力或洞察力越強,反之亦然。

  其次是直覺的想象。

  在許多情況下,人們僅僅根據所面臨的事物、符號或情景,是不能作出直覺的判斷的。這是因為外界所提供的信息並不充分,有許多空白點或真空帶,這時就要藉助於想象、猜測,才能形成一個大致的判斷,即用創造性的想象力去理解和連貫看似毫無聯繫的紛雜事物。然後再去尋找證據,以證明或否定自己的初步判斷。

  創造性的想象力可以把零散的“思維元素”充分調動起來,並加以新的組合。這些思維元素並不是憑空產生的,而是以前就積累在人的大腦之中,但由於時間的變遷而沉澱至心理或意識的深處,甚至掉人無意識的“深淵”。

  我們可以把這類思維元素稱為“潛知”,它隱匿於人的潛意識之中,在一定的條件或在外界的刺激下,它就會“先驗”地表現出來。創造性的想象力就可以把這類“潛知”激活,充分調動起來,與已知的思維元素形成一種新的聯繫,從而彌補信息的空白點或真空帶,將各種思維元素串聯起來,形成一個完整的思維圖像。

  愛因斯坦在創建狹義相對論的過程中,想象過人以光速運行,在建立廣義相對論時又設想光線穿過升降機發生彎曲;德國數學家明可夫斯基的豐富想象力,使他把三維空間和一維時間聯繫在一起,提出了四維時空的表達式。

  最後是直覺的啟發。

  與直覺的判斷和直覺的想象不同,還有一種情況:思維的主體沉思於某一問題,既沒有得出直覺的判斷,又沒能憑藉自己的想象力獲得什麼有用的結論,然而在某一時刻,在他所思考的問題領域之外,甚至是一個遙遠之外傳來的信息倒起了巨大的啟發作用。

  於是思維過程中的“障礙物”被清除了,思路打通了,問題得到瞭解決,這種情況就是直覺的啟發,它有別於形式邏輯中的類比推理,是一種具有很大跳躍性的超越於形式邏輯的“類比”。

  直覺的啟發,是在某種新的外部信息刺激下發生的聯想,既包括由實物載體所載信息的啟發,也包括由語言載體所載信息的啟發。如牛頓在蘋果園中看到蘋果落地,從而獲得啟發找到解決引力問題的線索,這是前一類直覺啟發;對於生物為什麼會進化,達爾文百思不得其解,某天晚飯後,他信手拿起一本書來消遣,偶而翻開馬爾薩斯的認口論》,於是茅塞頓開,得出了在自然環境中,有利的變異被保存下來,而無利的變異則被消滅的解釋,這屬於後一類直覺啟發。

  在科學實踐中,直覺的判斷、想象和啟發是難以截然分開的,因為直覺思維過程進行得非常迅速,三者有時幾乎是同時進行的。但是,直覺思維最基本的表現形式是直覺的判斷,直覺的想象和啟發最終也要以判斷的形式出現。

直覺思維的類型

  1、藝術直覺

  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由某一個體形象一下子上升到典型形象的思維過程。

  2、科學直覺

  科學家在科學研究過程中對新出現的某一事物非常敏感一下就意識到其本質和規律的思維過程。

直覺思維的生成[2]

  儘管直覺的產生極為突然,然而其生成決非偶然。直覺的生成有其極為複雜的原因與條件。

  首先,一定直覺的生成必須要有相關知識的積累。這裡所說的“相關知識”既包括有關的經驗知識,又包括有關的專業理論知識。“知識的積累”,是指經過人們的反覆實踐和鶯復認知而積澱並存貯於大腦皮層上,生成為深層的下意識並形成相應的經驗認知模塊或有關學科專業認知模塊。所謂“認知模塊”,是指一定的認知運作程式、經驗知識或學科知識組合方式。人們常說,“三句話不離本行”,正說明一定的認知模塊在人們日常思維和相互交流中的作用。其次,直覺的生成有其內在的機制。這裡所說的“內在的機制”,是指主體在問題的激發下,思維處於憤悱狀態,進而對這一問題進行多方面、多層次、甚至是長時間的思索或考察;然而卻百思不得其解,於是便處於極度的困惑狀態。再者,直覺的生成須有一種特定的情境:主體或者處於特定的場景之中,或者觀察到特定的現象,或者在突發性的壓力下,或者是主體思維憤悱狀態的暫時“緩衝”,進而,使思維出現了突發性的脈動,直覺出現了,隨之,思如泉涌。

  直覺的生成有其不同的境界:一是靈感,即主體在瞬間突然捕捉到解決問題的思路,然而還不夠清晰;二是頓悟,亦稱恍然大悟,即主體突然間達到了對事物本質的瞭解,或者對問題的關鍵的把握;三是直觀,即主體在瞬間突然對要解決的問題及其發展達到了整體性的了悟。

直覺生成的類型[2]

  由於直覺生成既與主體對有關知識的積累相關,又與所要解決的問題相關,這就決定了直覺生成的類型的多樣性。從哲學認識論的視角看,直覺可以分為經驗直覺、知性直覺和理性直覺。

  就經驗直覺而言,它是一種未經理性抽象而直接呈現給經驗主體的現象或操作過程等等。因而,經驗直覺具有感性確定性。正如黑格爾在《精神現象學》中所描述的那樣,這種感性確定性在其內容上“顯得好像是最豐富的知識,甚至是無限豐富的知識。對於這種無限豐富的內容,無論我們追溯它通過空間和時間而呈現給我們的廣度,或我們從這種豐富的材料中取出一片段,通過深入剖析去鑽研它的深度,都沒有極限。此外,感性確定性又好像是最真實的知識;因為它對於對象還沒有省略掉任何東西,而對象整個地完備地呈現在它面前”。然而,這種確定性所提供的真理僅僅包含著這一事物的存在,只是一個“純自我”即只包含該事物的特殊性,不帶有普遍性;不包括由此及彼、由表及裡的相互關聯性。因而,“這種確定性所提供的也可以說是最抽象、最貧乏的真理”。這種經驗直覺還有待於上升到更高的層次:知性直覺。

  作為知性直覺的表徵形式,數學直覺和邏輯直覺都超越了感性直覺,達到了一種普遍的真理性。它們消除了個別與一般、特殊與普遍的對立。

  在時間上,這種知性直覺的確定性強調的是當下性;在空間上,它則強調事物或現象存在的相對穩定性。如果說在經驗直覺中由於未省略掉對象的任何東西,因而它呈現給我們以無限豐富的內容的話,那麼在知性直覺中則更多的是以超越經驗直覺的感性實在的概念和規律為其存在方式。知性概念消除了普遍與個別的對立,超越了感觀世界,進入了超感觀世界。知性規律的本質在於“它所發現的事實上只是規律概念本身”。它揚棄經驗直覺的雜多性,達到了抽象的普遍性。

  “知性是人類特有的抽象與概括能力的表現,是從事實證科學研究的方法論的靈魂,是高級的人類辯證的哲學思維不可缺少的基礎。”因而,知性直覺是主體對科學發現和科學研究過程中的特有現象或特有的思維程式的概念和規律的把握。

  就邏輯直覺而言,它表現為思維主體對思維對象的邏輯形式、結構與規律的統攝。這是因為,思維主體通過長期的邏輯思維訓練,在大腦皮層上存貯了諸多的邏輯思維認知模塊,它們一旦在特定情境的激發下,便會對有關問題進行邏輯的統攝。

  邏輯直覺表現了主體對一定問題內在的邏輯形式、結構與規律的敏感度與分辨力。就數學直覺而言,表現為思維主體對思維對象的數量關係與空間形式的統攝力。這也是思維主體在長期的數學思維訓練中形成了眾多數學認知模塊存貯於大腦皮層上,在特定情境的激發下,對有關問題的數量關係和空間形式的特有的直覺能力。由於知性思維具有靜態性、分析性和抽象性的特征,因而知性直覺只善於把握那些處於當下的和相對穩定的事物與現象,而對於那些處於歷時的和變化的事物與現象則需要以理性直覺來把握。

  所謂“理性直覺”,是指思維主體對思維對象的觀念統攝或對其本質與規律的整體把握。前者稱為思辨理性直覺;後者稱為辯證理性直覺。

  就思辨理性直覺而言,它是用概念系統來統攝事物或現象的本質與規律。作為思辨理性的代表,黑格爾曾指出:“真正的思想和科學洞見,只有通過概念所作的勞動才能獲得”,因為“只有概念才能產生知識的普遍性,而所產生出來的這種知識的普遍性,一方面,既不帶有普遍常識所有的那種常見的不確定性和貧乏性,而是形成了的完滿的知識,另一方面,又不是因天才的懶惰和自負而趨於敗壞的理性天賦所具有的那種不常見的普遍性,而是已經發展到本來形式真理,這種真理能夠成為一切自覺的理性的財產”。思辨理性直覺固然有其理論上的深刻性、思維上的深邃性和對事物與現象把握的深沉性,但由於它往往將概念與事物及其本質與規律的關係顛倒,即認為概念是真實的存在,而事物及其本質與規律只是概念的外化而已,因而便陷入唯心主義思維方式之中。

  再就辯證理性直覺而言,它是指用唯物辯證的方法,從理性的高度對事物與現象的本質和規律進行統攝。因為辯證思維是反映客觀事物辯證規律的理性認識,是對客觀思維及其辯證規律反映的過程和成果。由於“辯證法是現實世界中一切運動、一切生命、一切事業的推動原則”,同時“辯證法又是知識範圍內一切真正科學認識的靈魂”,由於辯證思維運用了辯證法,便超越知性思維階段概念、判斷、推理的固定界限,從而使概念本身成為多種規定性的統一,判斷則是概念的展開,推理則是概念的實現和發揮,進而更能真實地反映事物之間的聯繫、變化和發展的規律。馬克思唯物辯證法的角度論述了辯證思維。他在《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導言》中,將研究政治經濟學的特殊思維方式發展為一般的思維方式。這種思維方式可以表達為這樣的公式:“從抽象上升到具體”,其內容是:“具體之所以是具體,因為它是許多規定的綜合,因而是多樣性的統一。因此它在思維中表現為綜合的過程,表現為結果,而不是表現為起點,雖然它是現實中的起點,因而也是直觀和表象的起點。在第一條道路上,完整的表象蒸發為抽象的規定;在第二條道路上,抽象的規定在思維行程中導致具體的再現。”這裡,馬克思把辯證思維的過程分為兩個相互聯繫又相互區別的階段,第一個階段,經過更切近的規定之後,就會在分析中達到越來越簡單的概念;“從表象中的具體達到越來越稀薄的抽象,直到我達到一些最簡單的規定。”進而,從分析中找出一些有決定意義的抽象的一般的關係。第二個階段的行程是從抽象上升到具體,但是這個具體已不是一個整體的渾沌表象,“而是一個具有許多規定和關係的豐富的總體了”。

  這是通過綜合達到的。由於具體是許多規定的綜合,因而是多樣性的統一。馬克思認為,這種辯證思維的方法是科學研究的方法。

  儘管從形式上,辯證理性直覺與思辨理性直覺有某種相似,它也是用概念系統來反映事物和現象的本質與規律,但與思辨理性直覺不同,即它把事物和現象的本質與規律看作是客觀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而概念系統則是對事物和現象的本質與規律所作的理性抽象。因而,辯證理性直覺就與思辨理性直覺有了本質的區別。辯證理性直覺更能從事物的本質、規律和現實的關係上、理論上作出整體而全面的統攝。

  以上是從哲學上對直覺的生成類型所作的分類。此外,還可從學科上、職業上對其進行分類。

  若從學科上對直覺的生成進行分類,就有自然科學上的直覺(如物理的直覺、化學的直覺等)、工程技術中的直覺(如電腦設計的直覺、建築設計的直覺等)、人文科學的直覺(如倫理的直覺、文學的靈感等)等等。這裡既有知性直覺、理性直覺,也有一定的經驗直覺。再從職業上對直覺的生成進行分類,就有各種職業的直覺,其中雖有知性直覺、理性直覺,但更多的是經驗直覺。

直覺思維的訓練

  1、怎樣培養直覺能力

  1)要有廣博而堅實的基礎知識。直覺判斷不是憑主觀意願,而是憑知識、規律。

  2)要有豐富的生活經驗。產生直覺僅憑書本知識是不夠的,直覺思維迅速、靈活、機智,需要有較多的經歷,經歷過困難,解決過各種複雜的問題。

  3)要有敏銳的觀察力。要有審查全面的能力,較快地看清全貌。

  2、測試:直覺測驗

  • 在猜謎語游戲中你是否成績不錯?
  • 你是否喜歡和別人打賭,賭運是否很好?
  • 你是否一看見一幢房子便感到合適與舒適?
  • 你是否常感到你一見某個人,便感到十分瞭解他(她)?
  • 你是否經常一拿起電話便知道對方是誰?
  • 你是否常聽到某些“啟示”的聲音,告訴你應該做些什麼?
  • 你是否相信命運?
  • 你是否經常在別人說話之前,便知道其內容?
  • 你是否有過惡夢,而其結果又變成事實?
  • 你是否經常在拆信之前,便已知道其內容?
  • 你是否經常為其他人接著說完話?
  • 你是否常有這種經歷:有段時間未能聽到某一個人的消息了,正當你在思念之時,又忽然接到他(她)的信件、明信片或電話?
  • 你是否無緣無故地不信任別人?
  • 你是否為自己對別人第一面印象的準確而感到驕傲?
  • 你是否常有似曾相識的經歷?
  • 你是否經常在登機之前,因害怕該航班出事,而臨時改變旅行計劃?
  • 你是否在半夜裡因擔心親友的健康或安全而忽然驚醒?
  • 你是否無緣無故地討厭某些人?
  • 你是否一見某件衣服,就感到非得到它不可?
  • 你是否相信“一見鐘情”?

  答是的記1分,答否的記0分,累計所得分數,並按如下標準進行評價10—20分,有很強的直覺能力。有著驚人的判斷力,當你將它用於創造時一定會取得巨大成功。1—9分者,你有一定的直覺能力。但常常不善於運用它有時讓它自生自滅,應該加強對它的培養,讓它成為你事業的好幫手。0分者,你一點也沒有發展自己的直覺能力。你應該試著按直覺辦事,就會發現直覺。

直覺思維的作用

直覺思維在創新中的作用[1]

  直覺思維能把埋藏在潛意識中的思維成果,同顯意識中所要解決的問題相溝通,從而使問題得到突髮式、頓悟式的解決。然而,直覺思維沒有明確、具體的憑藉物,也沒有明確的形式和步驟。所以,它顯得有些神秘,這也使人們對它產生了誤解,把它當作一種原始、初級的思維方式。但是科學實踐證明,直覺思維是人類的一種基本思維方式,它在人類的創新與發展中具有十分特殊的重要意義。

  第一,直覺思維有利於人們突破思維定勢,對事物產生嶄新的認識。在認識過程中,認識主體的思維定勢妨礙著人們對事物本質和規律的把握。思維定勢包括權威定勢、習慣定勢、從眾定勢、書本定勢等。人的思維一旦形成定勢,就使人難以從客觀實際出發,去正確認識事物的本質和規律,而傾向於以權威的思想為標準,從書本知識出發,從習慣、經驗出發,從而在人的思維與客觀事物之間形成一道巨大的屏障,使人們難以正確發現事物的本質和規律。這樣,人們就容易犯教條主義和經驗主義的錯誤,這又怎麼能夠創新呢?所以,創新的關鍵是突破思維定勢,突破原有的知識排列和組合關係,在以往知識經驗的基礎上產生大膽、豐富的想象,進而迸發出靈感和頓悟,取得創新成果。愛因斯坦就善於運用直覺思維,突破用力學說明一切的思維定勢,即從牛頓的“絕對時間”和“絕對空間”中解放出來,確立起“相對時間”和“相對空間”的觀念,進而創立了狹義相對論,完成了物理學的偉大革命。

  第二,直覺思維有利於人們模糊估量研究前景,大膽提出假說和猜想。在面臨一個課題或解決一道難題時,人們往往先對其結果作大致的估量與猜測,然後再對這個結果進行實驗驗證或邏輯論證,這就是直覺思維中的模糊估量法。這種直覺思維方法,是思維主體依據以往的知識經驗,憑藉自身的直覺判斷能力,大致、模糊地估量某一課題的研究結果,並大致選擇研究方案。這種模糊估量法,能夠幫助研究者形成一種總體的、戰略性的眼光,有利於把握研究的總方向,有時會導致一種假說的提出。如德國地質學家魏格納於1910年在家卧床養病,百無聊賴,便觀看牆壁上掛著的一幅世界地圖來消磨時光。看的時間長了,他突然發現大西洋兩岸大陸的海岸線十分相似,如果把它們拼起來,非洲西部和南美洲東部就十分吻合,簡直像一塊完整的大陸。於是他憑直覺大膽猜想,非洲和南美洲原來是連在一起的,後來由於某種原因分開,沿水平方向各奔東西,中間便形成了大西洋,這就是著名的“大陸漂移假說”。魏格納當時的這種猜想是十分模糊的,還受到了許多人的嘲笑,甚至他自己也認為不太可能而一度放棄研究。但正是這種模糊的估量和猜想,揭示了大陸和海洋成因研究的戰略方向,引發了一場地球科學的革命。後經他本人和眾多科學家艱苦卓絕的研究與驗證。這個起源於模糊估量的“大陸漂移說”已經得到科學界大多數人的認同。

  第三,直覺思維有利於人們從整體上把握事物的本質和規律。直覺思維具有整體性特征,它是綜合的而不是分析的,它側重於從總體上把握認識對象而不拘泥於某個具體細節。在科學創造活動中,對研究對象進行整體把握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知識經驗的基礎上提出某一具有創新性的理論或思想時,不可能對未來的新理論的細枝末葉考慮得非常清楚,也不可能對日後的實驗驗證或邏輯論證設想得很周到,所以在創新的開始階段只能對事物進行整體把握。如果一開始就陷入暫時無法解決的枝節問題,支離破碎地去考慮問題,而缺乏對問題的整體把握,那樣就很可能在細枝末葉的問題中迷失方向,使當初的新奇思路被淹沒掉,最終失去創新的靈感。在科學史上,許多取得劃時代成就的科學家,都是藉助於整體把握問題的方法,才找到瞭解決問題的突破口,如阿基米德發現浮力定律。敘拉古國王懷疑其定做的金王冠被工匠摻假,於是命令阿基米德去檢驗是否摻假,但是又不能破壞王冠。阿基米德苦思冥想卻始終不得其解,但是當他在木桶中洗澡時,腦中閃現一道靈光。他發現自己踏進木桶後溢出的水在體積上與他的身體相等,於是他茅塞頓開,直覺地悟出物體的體積、浮力與比重之間的關係,不僅巧妙地解決了“王冠摻假之謎”,還進一步推理、驗證,最終發現了浮力定律。

  雖然直覺思維在科學創新中具有重要的作用,但直覺思維的產生和作用卻離不開邏輯思維。這主要表現在:其一,直覺思維以知識經驗為基礎,而許多知識經驗又是人們邏輯思維活動的結果。直覺是人腦在知識經驗的基礎上,對客觀現象直接的整體性反應,人們以往的知識經驗,直接影響其直覺思維水平的高低。其二,直覺思維與邏輯思維存在著互補關係。在一個問題的解決過程中,當邏輯思維方式難以奏效時,直覺思維的作用便會凸現。而在直覺思維的探索取得初步成果之後,則需要藉助邏輯思維去驗證。所以說,直覺思維和邏輯思維是科學進步的“兩翼”。為了建設創新型國家,提高整個社會的創新能力,我們必須高度重視對人的直覺思維能力的培養,但也不能絕對化、片面化,否則直覺思維能力的培養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直覺思維在科學研究中的作用[3]

  一、直覺思維在科學研究中的作用首先表現為思維主體獲得了一種超越性

  一是對過去思維方式的超越,即在特定情境的激發下,思維主體突然中斷或改變原有的探求問題的思路,以另一種新的思維方式激活了積澱於大腦中的潛意識思維模塊,達到對當前問題的整體和本質的把握,實現了思維(方式)的超越(或跳躍)。

  二是對過去思維內容的超越,即在直覺生成的那一刻,思維主體一下子超越了原有的思維內容,深入到原來的不可知的領域或事物及現象。

  這種超越性亦有不同的境界。其一是“茅塞頓開”,即主體原來被阻塞的思路忽然打開了,一下子理解並領會了當前事物或現象的內在奧秘。其二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即指主體在思考某一問題陷入極度困難狀態時,在特定情境的激發下,擺脫了當前思維的困境,使思維有了轉機。這種轉機“是強大的習慣障礙的瓦解,這種瓦解迅速地趨向革新”[4]。這種革新對於思維主體來說“是一種從不堪忍受的重負中突然解脫出來的感受”[4]

  三是“恍然大悟”,即思維主體在特定情境的激發下,突然間領悟了當前問題的真諦或解決當前問題的關鍵。

  二、直覺思維在科學研究中的作用表現為思維主體的一種創造性

  這正如雅克·馬利坦所說,直覺所把握的東西,“不是通過對所涉及的對象的自然外形的簡單變換,而是通過運用完全獨立的領域中的其他對象的全然不同的外形”,“因此在存在中被把握的奧秘的實在將能通過完全是由它自己的精神的努力而達到的全新的創造而被不可思議地表達出來”[4]

  這種創造性,一是表現為對原有經驗認知的創造,即思維主體在當前的情境下,將已經積累的經驗認知模塊與當前的情境迅速整合,產生了新的經驗認知模塊,以解決當前的問題,同時又會在意識中積澱下來。

  二是表現為對原有知性認知的創造,即主體在特定情境的激發下,對原有的知性認知模塊,如思維程式、認知圖式、概念系統、思維定律等根據當前的情境進行新的整合,從而生成新的思維程式、認知圖式、概念系統、思維定律等,以解決當前科學發現、科學發明或科學研究中的問題。這種認知模塊之間的重新整合,是主體在接受新信息的條件下進行的,因而這不僅僅是對原有的認知模塊之間聯繫程式的重新調整和組合,而是對已有認知模塊的充實和更新,進而使主體知性思維模式有所突破,知識結構有所更新,在科學活動中的創新能力進一步提高,在科學探求中的知性認知的敏感度迸一步增強。

  三是表現為對原有理性認知的創造,即主體將原來在意識中積澱的關於事物或現象的本質和規律的認識的理性認知模塊與當前特定情境相比較,同時在這一情境的激發下,從新的視角、新的高度對已有的理性認知模塊迅速地進行重組,與此同時攝人了當前情境的新信息。

  在理性直覺生成過程中的理性認知的創造有以下三個方面的顯現:其一,顯現為將已有理性認知模塊與當前情境整合併提煉、概括出新的概念。

  這一(或這組)概念“是事物賴以將自己從他物中分離出來而成其為自為存在的東西”[141。即這種概念是從新的視角和新的高度對這一(或這組)事物與他物相分離的本質特征的反映。其二,顯現為思維主體將已有的理性認知模塊之間聯結方式的重組,並與當前情境相整合,生成新的判斷,以便對當前問題的性質作出正確的斷定,或對該問題的解決作出決斷。其三,顯現為思維主體將已有的理性認知模塊與當前情境相整合,生成對當前事物或現象發展趨向和發展規律的有關推斷,進而從整體和全局的高度,作出解決當前問題的相應步驟。

  三、直覺思維在科學研究中的作用表現為思維主體的一種應變性

  這是指思維主體在特定情境激發下生成的直覺對解決當前情境下問題的變通能力。這種應變性在不同情境中有不同的表現。

  一是指主體對一般的、非緊急情況下的應變能力,即是指通常情況下,主體在特定情境(即與解決某一問題相關的場景或觀察到與此相關的某一現象)的激發下,突然悟出瞭解決問題的思路或從整體上把握了事物或現象的本質和規律,從而表現出主體不僅對簡單的、常規的問題有應變能力,而且對較為複雜的、非常規的問題亦有應變能力。

  二是指思維主體在緊急情況下的應變能力,“急中生智”便是對思維主體這種應變能力的表述。這是指主體在突發性的危急情況下,迅速提取存貯在下意識中的經驗認知模塊、知性認知模塊與理性認知模塊,並與當前緊急情況相整合,在較短的時間內作出處理當前問題的決斷,或想出解決問題的方法,或作出相應的決策與解決問題的步驟。從而表現出思維主體作為從事社會活動的人所特有的智慧和變通能力。

  正是由於主體的直覺有著這樣的應變性,因而,直覺在科學活動中,常常表現為:科學活動的思維主體對科學發現中機遇的把握、對科學發明中靈感的捕捉和對科學研究過程中頓悟的自覺。

  直覺在科研活動中發揮著上述重要作用,而在現代管理活動中,則表現為管理活動主體能把握時機,適時地作出決斷,運籌帷幄,決勝千里;抓住管理活動中的種種機遇,隨機應變,迅速敏捷地調整活動中的節奏,在激烈的競爭中把握主動權。

  另外,直覺在文學藝術創作活動中,表現為主體對創作題材的選擇、對創作對象的統攝和對靈感的捕捉;在道德活動中,表現為主體對道德義務、道德責任的自覺,對道德情感的自主,對道德意志的自律和在道德衝突中的果斷抉擇。

  通過以上對直覺的生成及特征、直覺的類型和作用所作的初步探索,說明直覺並不神秘。只要我們善於在科研活動和其他社會活動中把握住直覺給予的啟示,就能對事物或現象的本質及其發展趨勢有所了悟,更好地發揮思維的創造性,從而找到解決當前問題的途徑。

參考文獻

  1. 1.0 1.1 1.2 黃德源.直覺思維與創新.上海師範大學旅游學院.探索與爭鳴2008年4期
  2. 2.0 2.1 陳愛華.論直覺思維的生成及其作用.東南大學哲學與科學系.徐州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9年3期
  3. 陳愛華.論直覺思維的生成及其作用[J].徐州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9,35(3)
  4. 4.0 4.1 4.2 雅克·馬利坦:《藝術與詩中的創造性直覺》,三聯書店1991年版.188.167.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186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評論(共15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直覺思維"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222.168.157.* 在 2010年5月28日 10:09 發表

非常好

回複評論
124.112.216.* 在 2011年3月9日 09:45 發表

好是好,可是就是還不細!!!!!

回複評論
鲈鱼 (討論 | 貢獻) 在 2011年3月9日 13:05 發表

124.112.216.* 在 2011年3月9日 09:45 發表

好是好,可是就是還不細!!!!!

補充了新的內容,希望對你有幫助!~~

回複評論
123.121.30.* 在 2011年5月28日 21:01 發表

有些詞希望能把他解釋清楚

回複評論
Yixi (討論 | 貢獻) 在 2011年5月30日 09:42 發表

123.121.30.* 在 2011年5月28日 21:01 發表

有些詞希望能把他解釋清楚

請問是哪些詞呢,MBA智庫百科是可以自由參與的百科,如有發現錯誤和不足,您也可以參與修改編輯,只要通過網頁右上角的創建新帳號,創建用戶名後即可參與,期待您的加入!~

回複評論
59.46.98.* 在 2011年9月19日 16:20 發表

好是好,可是看不懂啊,太抽象了,瞭解不了555

回複評論
180.168.92.* 在 2011年11月12日 16:22 發表

好玩。

回複評論
223.166.88.* 在 2012年4月30日 15:37 發表

非常到位,茅塞頓開。

回複評論
183.3.165.* 在 2013年5月13日 20:07 發表

總結了我一直以來的思考。謝謝。

回複評論
121.14.162.* 在 2014年6月20日 20:05 發表

不錯不錯

回複評論
223.104.24.* 在 2015年10月11日 18:49 發表

很好

回複評論
59.149.62.* 在 2015年11月4日 23:12 發表

直覺同幻想是一個體

回複評論
59.149.62.* 在 2015年11月4日 23:19 發表

59.149.62.* 在 2015年11月4日 23:12 發表

直覺同幻想是一個體

同時,一件事物是透過你的視覺,再把它放入腦海思考,終由幻想變成你的直覺,給它定下些作用和價值。

回複評論
183.61.111.* 在 2015年12月28日 21:46 發表

萬物皆有因。

回複評論
222.71.89.* 在 2018年5月4日 04:02 發表

很多有這能力的人!但是如今社會有能力的人不知道去和誰說得通,也就是要有伯樂,才能發揮!這東西很多解釋不了,很多人不懂,很多時候也就是我們說的天才與白痴只有一線之差,沒人懂你你就是...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