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危機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能源危機(Energy Crisis)

目錄

什麼能源危機[1]

  能源危機是指由於能源短缺導致能源供應緊張,能源價格不斷上漲而形成的危機

能源危機的特征及其原因[2]

  迄今為止,國際上已經爆發了四次石油危機,中東戰爭引發的1973年石油危機、伊斯蘭革命引發的1979年伊朗的石油危機和海灣戰爭引發的1990年石油危機都是因為戰爭,2008年的能源危機與以往能源危機有著明顯的不同,其主要特點如下:

  一是持續時間長,但價格增長相對緩慢。從2003年的每桶30美元上升到2008年7月的147.27美元,歷時五年時間。

  二是世界經濟保持高速增長,絲毫感覺不到能源危機爆發的氣息。

  三是此次能源危機是世界對石油的需求首次超過了供給導致的結果。

如果未來不進行能源政策的調整,最終能源危機的爆發將會導致人類的毀滅和地球的毀滅。而能源危機的根源就在於以化石能源為主的全球經濟生產消費模式不可持續,以及化石能源的碳排放帶來的生態環境的惡化。因此,只有轉變生產方式和消費方式,減少對化石能源的依賴:建立綠色經濟發展模式,系統地解決能源經濟面臨的各種矛盾,才能夠從根本上解決能源危機。

能源危機的類型[3]

  能源危機具體包括以下幾點:

  一是能源轉化的方向性,即並不是所有的能源都能夠被人類利用;

  二是能源分佈的不均性;三是日益增加的人口導致能量分配不足。

  由於石油煤炭等目前大量使用的傳統化石能源枯竭, 同時新的能源生產供應體系又未能建立而在交通運輸金融業、工商業等方面造成的一系列問題統稱能源危機。

能源危機和金融危機的關係[2]

  第一,能源危機對金融危機的引發作用。制度危機導致的生產過剩和超前消費使得經濟的發展嚴重失衡,而能源危機又進一步加劇了這種失衡。能源是經濟發展的基礎,能源價格上升勢必導致相關產品價格上漲,最終導致通貨膨脹,造成消費者剩餘減少;而美聯儲為了應付通貨膨脹連續提息,又造成了還款數額的大幅度上升,最終導致貸款者因無力還貸而發生次貸危機。可見,能源價格的高漲是金融危機爆發的潛在原因之一,那麼能源價格飆升的原因又是什麼呢?實際上,能源供需不平衡仍是能源價格上漲的根本原因。隨著全球經濟進入穩定發展階段,對能源需求愈加迫切,而產油國仍是原有的國家及地區,新探明能源儲量沒有顯著增加,因此供需陷入嚴重矛盾,已經不可避免地進入“高油價”階段。為了應付能源危機,進行生物能源的開發,糧食價格暴漲,進一步引發糧食危機,糧食危機又進一步加劇金融危機。新世紀以來,虛擬經濟比重越來越大,能源金融化,石油貿易定價權逐漸轉移到期貨市場。而作為100%結算貨幣石油美元,其超額供給並通過雙赤字導致了全球貨幣過量增長,是國際大宗商品資產價格巨幅波動的始作俑者,也是國際投機資本瘋狂炒作的根源。資本炒作、杠桿效應、投機套利等金融工具的使用,帶來了石油價格的非理性上漲。

  第二,金融危機對能源危機的引發作用。2009年5月,國際能源署發佈的《金融危機對全球能源投資的影響》報告顯示,受金融危機引起的經濟疲軟影響,大多數國家能源需求下降,並埋下能源危機的伏筆。首先,生產、消費能力降低,使得工業、生活對能源需求下降,能源行業的收入利潤大幅減少。其次,能源需求減少使能源企業遭受沉重打擊,紛紛放緩在建項目,取消計劃中項目,甚至關井、減產、裁員以削減資金成本的投入,影響了能源行業的長遠發展。再次,能源儲量勘探難度加大,而世界能源危機沒有改變經濟增長與能源需求的互動關係,能源消費的剛性問題無法得到解決,需求在長期是看漲的。最後,金融危機暫時緩解了能源危機和糧食危機,投機資本抽離期貨市場,需求降低使得價格下降;同時,能源投資減少,能源消費的剛性孕育著未來能源危機的爆發。這幾方面的共同作用必然導致今後數年能源供應減少,而能源消耗的剛性可能再一次抬高能源價格,引發能源危機。因為,金融危機的解決需實施擴張性財政政策,降低銀行準備金率,增加各行業的資金扶持;而經濟的恢復也會伴生大量現金,投機者就有了更多閑置資金進行能源投機,能源危機的再次爆發也就不足為奇。即便沒有金融危機,能源的短缺、生態環境的嚴重惡化也無法滿足經濟可持續發展的需求,這些矛盾如果得不到徹底的解決,能源危機的再次爆發只是一個遲早的問題。

  總之,能源行業既是國民經濟的子系統,又是石油、煤炭、電力經濟等的母系統,而石油、煤炭、電力子系統之間又存在著結構的優化、產業佈局和效益分配等問題。因此,必須從經濟大系統的高度和各行業子系統優化配置的高度系統性研究能源經濟規律,用系統性理論來研究能源經濟體系,研究能源結構性矛盾、供需矛盾、生產矛盾、投入產出矛盾和佈局性矛盾等,系統性地看待能源問題與巨集觀經濟的關係,將能源經濟看作是一個結構層次嚴謹、因素關係複雜、矛盾交叉密集的開放系統,來研究目標的選擇、制度的創新、系統的協調和政策的選擇。只有從根本上解決金融危機和能源危機的根本矛盾,才能真正走出金融危機和能源危機的惡性迴圈。

參考文獻

  1. 紀占武,鄭文範.關於發展生物能源化解能源危機的思考[J].東北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2009(6)
  2. 2.0 2.1 孫梅.金融危機和能源危機的雙重化解[J].探索與爭鳴,2012(12)
  3. 吳巨集宇.如何調整我國財政政策以應對能源危機[J].致富時代:下半月,2011(7)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22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y桑,Gaoshan2013,董岱,Lin,Tracy,苏青荇.

評論(共0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能源危機"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