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数论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重定向自乘数理论)

乘数论(Multiplier theory)

目录

乘数论的概述

  乘数论是由英国经济学家J.M.凯恩斯建立的一种以边际消费倾向为基础,说明投资收入之间存在倍数关系的理论。乘数论就是凯恩斯主义国际收支领域的延伸,它分析的是在汇率和价格不变的条件下收入变动在国际收支调整中的作用。其基本内容是:投资变动给国民收入总量带来的影响,要比投资本身变动更大,这种变动往往是投资变动的倍数。由于各经济部门是相互关联的,所以某一部门的一笔投资不仅会增加本部门的收入,而且会在国民经济各部门中引起连锁反应,从而增加其它部门的投资和收入,最终使国民收入成倍地增长。

  例如,若投资增加为△I,则这笔投资(△I)首先成为投资物品生产者的收入;后者根据既定的边际消费倾向将收入的一部分用于增加消费\Delta I \times \frac{\Delta C}{\Delta Y},使这部分消费开支成为某些消费品生产者的收入;而这些消费品生产者又按照既定的边际消费倾向将收入中的一部分用于增加消费\Delta I \times (\frac{\Delta C}{\Delta Y})^2,又使这些消费开支成为另一些消费品生产者的收入。照此类推下去,则最终引起的总收入的增加额,可达到最初投资增加额的数倍,其倍数(或乘数)的大小将视边际消费倾向\frac{\Delta C}{\Delta Y}的大小为转移。可用数学公式表述如下:

  设K代表乘数,则

  K\Delta I=\Delta I+\Delta I \times \frac{\Delta C}{\Delta Y}+\Delta I \times (\frac{\Delta C}{\Delta Y})^2+...+\Delta I \times (\frac{\Delta C}{\Delta Y})^n

  K=I+\frac{\Delta C}{\Delta Y}+(\frac{\Delta C}{\Delta Y})^2+...+(\frac{\Delta C}{\Delta Y})^n=\frac{I}{I-\frac{\Delta C}{\Delta Y}}

  只要边际消费倾向一定,便可知任何投资将最终引起收入增加的倍数K。例如,若\frac{\Delta C}{\Delta Y}\frac{2}{3},则K便是3;若\frac{\Delta C}{\Delta Y}\frac{3}{4},则K便是4。

  式中△C是消费增大,乘数的大小直接取决于边际消费倾向数值的大小。边际消费倾向的数值越大,乘数数值也越大;反之,乘数数值就越小。它说明一次投资的变动会对需求、就业、收入产生连锁效应

乘数论与加速原理的相互作用关系

  “加速原理”与“乘数论”所要说明的问题各不相同。“乘数论” 是要说明投资的轻微变动何以会导致收入发生巨大的变动,而“加速原理”则要说明收入的轻微变动何以也会导致投资发生巨大变动。但二者所说明的经济运动又是相互影响、相互补充的。宏观经济学正是利用所谓“加速数”和“乘数”的相互作用,来“解释”经济的周期性波动。

  据说,在经济危机的条件下,生产和销售量下降,加速原理的作用会使得投资急剧下降,而乘数的作用又使得生产和销售进一步急剧降减,后者再通过加速原理的作用会使得投资成为负数(或负投资)。加速数和乘数的相互作用,加剧了生产萎缩的累积过程。一旦当企业的资本设备逐渐被调整到与最低限度的收入相适应的水平,加速原理的作用会使负投资停止下来,投资状况的稍许改善也会导致收入重新增长,于是一次新的周期便重新开始。收入的重新增长,又通过加速数的作用,导致新的“引致投资”;后者又通过乘数的作用,促使收入进一步急剧增长,这便开展了经济扩张的累积过程。这个累积过程会把国民经济推到“充分就业”的最高限,并从那里弹回来而转入衰退。宏观经济学把经济的周期性波动,完全归咎于收入和投资二者之间“加速数”和“乘数”相互作用的结果。尽管所谓“乘数”效应或“加速数”效应是社会化生产的再生产过程中存在的一些客观机制,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资本主义经济波动的进程,但资本主义周期性经济波动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在于资本主义所固有的基本矛盾——社会化生产和私人资本主义占有的矛盾。

运用乘数理论实现国民收入增加的途径研究

  1.通过增大乘数实现国民收入的增加

  从短期来看,我们可以通过增大乘数来实现国民收入增加,也就是增大边际消费倾向,减小边际储蓄倾向。目前,我国储蓄额持续增加,到2003年已经达到l0.5万亿元,消费潜力巨大。刺激消费途径很多,如:降低银行存款利率,征收利息所得税;进行住房货币化改造;适当调整教育收费;大力发展旅游业,搞好假日经济;提高最低生活保障水平,增加对下岗职工及离退休人员的补贴;适当降低普通商品消费税,同时征收特种商品消费税;征收遗产税;适当提高生活必需品价格,降低非必需品价格;开展消费信贷业务等。

  2.通过增加投资额实现国民收入的增加

  从长期看,边际消费倾向处于稳定状态,则乘数一定,所以就需要增加投资来提高国民收入。首先,政府支出仍作为投资的一个重要来源,具有引导投资方向、优化投资结构的重要作用。近几年政府实行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政府投资的力度,从而带动了更多的民间投资,刺激了经济的发展,拉动了经济增长,出现了投资乘数效应。因此,应继续在投资方向上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退出竞争性投资领域,发展基础性投资。其次,积极引进外资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扩大投资的一个主要来源。实践证明,引进外资在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对外贸易的扩大方面占有不可替代的地位。最后,就是营造民间投资环境,刺激民间投资,充分利用国内民间资本,在促进国民经济发展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3.通过扩大出口实现国民收入的增加

  从长期看,增加国民收入的另一个途径就是扩大出口。增加净出口额。中国加入WTO,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必须抓住机遇,与国际经济机制接轨,改善出口产品结构,增加高附加值产品出口比重,改善贸易条件,通过对外贸易带动国民经济高速健康地发展,增加国民收入。

利用乘数理论实现国民收入增加的对策建议

  (一)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完善保险市场

  通过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完善养老、待业、医疗保险市场,加强住房公积金建设,来解除群众的后顾之忧,这样才能改变中国目前储蓄过高、而消费相对不足的状况,让人们敢于拿出更多的钱消费,增大边际消费倾向,增加国民收入。

  (二)加大转移支付力度,财政资金要向扩大消费方面倾斜

  从目前我国投资增长加快、需求回升的情况看,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增加投资是完全必要的。然而,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瓶颈”是消费不足,由此带来了生产能力过剩、社会投资者积极性不高等问题。因此,发挥财政资金在扩大消费方面的积极作用也是必需的。在操作上,要利用去年财政收人增长16.9%,今年第一季度全国财政收入增长27.9%的好形势,在确保增加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工资的同时,加大转移支付力度,增加支持农业、提高农民收入和扩大社会保障基金的投入,促进消费需求快速增长,并研究通过减税措施支持经济增长的具体办法。

  (三)千方百计增加出口,积极吸引外资

  在提高出口退税率余地不大的情况下,可以采用及时退税、足额退税的办法,解决由于出口退税滞后带来的部分资金周转困难的问题。在出口信贷方面采取鼓励措施,扩大出口。同时,积极利用wto给予发展中国家的优惠政策,扩大出口,优化出口产品结构,改善贸易条件。积极协调与各国贸易交往,为企业及时提供有关信息,帮助企业快速成长。积极应对贸易摩擦,参与游戏规则制定,尽量争取有利的贸易环境,为本国产品顺利走向世界扫清障碍。积极创造条件,吸引外资特别是跨国公司投资于高新技术产业,参与国有企业改组改造和基础设施建设。加快研究制定外商以并购方式参与我国企业改组、改造的政策措施。通过大力引进外资,带动国民经济发展,增加国民收入。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29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评论(共2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乘数论"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陈民银 (Talk | 贡献) 在 2010年9月4日 22:20 发表

MBA智库百科是个好东西哈,但是就是有些内容看起来很零散,没有突出经济学方面理论的学理性以及系统性、逻辑性等特征。。。

回复评论
173****2144 (Talk | 贡献) 在 2018年9月25日 14:04 发表

为啥这个 乘数理论 不是由卡恩提出来的呢?

回复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