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證研究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實證研究(Empirical Research)

目錄

什麼是實證研究

  所謂實證研究是指從大量的經驗事實中通過科學歸納,總結出具有普遍意義的結論或 規律 ,然後通過科學的邏輯演繹方法推導出某些結論或規律,再將這些結論或規律拿回到現實中進行檢驗的方法論思想。

  體現這種方法論思想的研究目的在於分析經濟問題“是什麼”,側重於廓清經濟活動的過程和後果以及經濟運行的發展方向和趨勢,而不使用任何價值標準去衡量“是什麼”是否可取。

實證研究的產生

  作為一種研究範式,產生於培根的經驗哲學和牛頓——伽利略的自然科學研究。法國哲學家孔多塞(1743-1794)、聖西門(1760-1825)、孔德(1798-1857)倡導將自然科學實證的精神貫徹於社會現象研究之中,他們主張從經驗入手,採用程式化、操作化和定量分析的手段,使社會現象的研究達到精細化和準確化的水平。孔德1830到1842年《實證哲學教程》六捲本的出版,揭開了實證主義運動的序幕,在西方哲學史上形成實證主義思潮。

實證研究方法的特征[1]

  實證研究方法有狹義和廣義之分。狹義的實證研究方法是指利用數量分析技術,分析和確定有關因素間相互作用方式和數量關係的研究方法。狹義實證研究方法研究的是複雜環境下事物間的相互聯繫方式,要求研究結論具有一定程度的廣泛性。廣義的實證研究方法以實踐為研究起點,認為經驗是科學的基礎。廣義實證研究方法泛指所有經驗型研究方法如:調查研究法實地研究法統計分析法等。廣義的實證研究方法重視研究中的第一手資料,但並不刻意去研究普遍意義上的結論,在研究方法上是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在研究結論上,只作為經驗的積累。鑒於這種劃分,我們將實證研究區分為為數理實證研究和案例實證研究。

  1.數理實證研究

  數理實證研究比較適合研究較為複雜的問題。社會經濟制度之間存在著極為複雜的相互作用機制,而運用數學計量工具可以將有關影響因素予以固定,從而把握複雜現象之間的內在聯繫,消除變數內生性、異方差和多重共線性問題。但數理實證研究對於數據質量相對要求較高,數據錄入和操作錯誤往往會導致錯誤的分析結果。這就需要研究者在數據錄入中保持高度警覺,有意識地避免操作失誤。

  不僅如此,在數理統計意義上的相關關係在現實中有可能未必存在。比如太陽黑子在過去20年間逐年增長,中國經濟在過去20年間逐年增長,但如果有人從中得出中國經濟增長導致了太陽黑子增多或者太陽黑子增多導致了中國的經濟增長的之類的結論,大家也許感到可笑。這一結論只不過是把兩個同樣有時間趨勢的事情聯繫在了一起,從趨勢上兩者確實是一起移動的,但實際上卻沒有什麼關係。這種現象在計量經濟學中被稱作偽回歸或者偽相關。在三農研究領域,如果不熟悉農業和農村相關狀況,就很容易出現類似錯誤。

  2.案例實證研究

  案例研究可以分為單個案研究和多個案研究。個案研究不僅有助於積累不同廣泛而深入的個案資料,形成對於問題的實感,也可以為調查者獲得第一手資料,從現實獲取靈感源泉。中國作為一個大國,全國各地差別很大,如果沒有廣泛而深入的個案調查經驗,不可能對中國三農問題的狀況有一個真實的判斷。不僅如此,在許多個案調查的基礎上,可以為構建三農理論框架提供堅實基礎,在這一基礎上提出的相關對策,就會既具有深度,又具有前瞻性和現實針對性。就我國三農研究來說,在個案的搜集和整理方面已經取得了相當成績。但也存在著憑藉個案研究試圖推導出具有普遍性結論的問題。如何將個案研究獲得的實感與理論構建結合起來,是當前三農研究必須解決的重大問題。

  由於個案研究容易犯以偏概全的錯誤,導致對於三農相關問題的判斷失誤。而通過多案例研究就有可能彌補單個案研究的不足,不僅可以有效擴展對於三農問題瞭解的全面性,而且可以在更大範圍內驗證個案研究的結論,防止以偏概全。在農村經濟領域,上世紀80年代杜潤生先生領導下的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針對農業和農村做了許多極具針對性的研究,不僅取得了許多重要研究成果,甚至直接推動了中國農村改革進程。近年來,趙樹凱對於鄉村治理、白南生對於農民工問題、於建嶸對於農村社會衝突、賀雪峰對於鄉村治理、肖唐鏢針對南方農村的宗族問題所做的一些深入研究,均堪稱三農研究領域實證研究的典範。

  儘管實證研究方法在三農研究中得到了較為普遍的應用,但對於實證研究的錯誤理解導致了偽實證和形式實證在三農研究中大行其道。所謂偽實證,也就是研究者用理論預設或價值偏好來剪裁經驗事實的做法,它本質上是以實證研究為標榜的非科學方法。研究者開展社會調查的目的不是去發現事實,研究結論是事先就有的。先有觀點再找證據,而不是先尋找證據,再得出結果。研究者希望尋找到一些經驗材料來證實自己已經形成的理論預設,甚至是是價值偏好。因此這種實地調查獲取的事實就不是客觀的事實,而是經過裁剪或過濾的事實,調查結果就往往與真實情況相差甚遠。形式實證是指研究者通過形式主義的調查、走馬觀花式的調研,或者在資料的搜集和使用過程中對於有關數據和資料,特別是官方數據和資料缺乏甄別和處理的情況下直接應用於研究的做法。偽實證和形式實證都會使得實證研究停留在膚淺觀察層次上,難以對現實做出更有價值的分析。

  就三農研究而言,無論是運用數理實證,還是運用案例實證,都需要對於三農問題具有相當程度的瞭解和理論層次的把握。不熟悉農業、農村和農民,不能夠從理論層次上把握有關問題的邏輯關係,在運用數理實證就容易犯偽相關的錯誤,運用案例實證就容易犯偽實證或者形式實證的錯誤,而研究方法的錯誤必然導致分析錯誤,最終使得相關研究成果和結論沒有價值。而錯誤研究方法所做出的研究對於社會科學的發展也不會有真正的貢獻。

實證研究方法及其在三農研究中的應用[1]

  為了分析我國近年來三農研究領域的發展趨勢,我們選取了2003—2007年度的《中國農村經濟》、《中國農村觀察》、《農業經濟問題》作為分析對象,並按照年度每份雜誌從中隨機抽取一半,在此基礎上我們對於刊出的文章按照有無註釋或參考文獻、是否進行實地調研、是否採用統計分析進行彙總分析,並從中得到了考察樣本共1015篇文獻。我們之所以選取這三種雜誌,是因為這三種雜誌在三農研究領域文章水平相對較高,在這三本雜誌上發表的文章基本代表了中國三農研究的真實水平。同樣,在這三種雜誌上文章所體現出的問題在三農研究領域中也普遍存在。

  1.關於註釋和參考文獻

  註釋和參考文獻體現了研究成果的可積累性,當我們在引用別人成果的時候,不僅僅是肯定了前人研究的貢獻,同時也說明重覆研究是沒有價值的。而社會科學也正是在這樣的不斷否定和不斷積累的過程中發展起來的。不僅如此,文獻和註釋的意義也在於說明研究者相關思想的形成脈絡。在我們抽取的1015篇文章中,有註釋或參考文獻的有785篇,所占比重為77.34%,從中我們不難看出在三農研究領域中的大部分文章都註意到了三農研究的可積累性。雖然如此,我們也註意到,既沒有註釋也沒有參考文獻的文章也有230篇之多。這裡面主要是一些高層人士或專家學者的文章以及一些會議綜述,雖然這其中不乏高水平之作,有的甚至具有很強的前瞻性,但由於缺乏註釋或參考文獻而使得其在可積累性方面大打折扣,從而也間接影響到了其作為社會科學研究成果的價值。要指出的是,其中有14篇文獻將實地調查和數理實證相結合分析三農問題,但由於缺乏註釋或參考文獻,從而使得文獻作為社會科學成果的價值大為削弱。從發展趨勢來看,2003年有註釋或參考文獻的有121篇,所占比重為59.6%,2007年有註釋或參考文獻的有194篇,所占比重為93.20%。就數量而言增長了60.33%,就比重而言增長了33.6%。這表明我國三農研究逐漸註意到了研究的可積累性,並且在這方面取得了極大進步。

  2.數理實證研究

  正如馬克思所指出的那樣,“一種科學只有成功地運用數學時,才算達到完善的地步”。在科學研究中,定量分析可以使人們能夠更為深入地認識事物的本質。在社會科學領域,數學模型和電腦的廣泛應用對於對現代社會科學、特別是對其研究手段的革新產生了深刻的影響。這在三農領域也得到了體現。在總樣本中有444篇文章運用了統計分析,所占比率為43.74%,總體來看所占比重還是非常高的,這其中運用了描述性統計分析的為234篇,所占比重為23.05%;運用數理計量分析的為210篇,所占比重為20.69%。二者所占比重均較高,這表明統計和計量分析工具在三農研究領域中得到了廣泛應用。

  從趨勢來看,運用數理實證分析的文獻,無論是運用描述性統計分析,還是運用數理計量分析的文獻均有所增加。2003年運用數理實證分析的文獻的有60篇,所占比重為29.56%,2007年有註釋或參考文獻的有118篇,所占比重為52.25%,就數量而言增長了96.67%,就比重而言增長了22.69%。就描述性統計分析而言,2003年運用描述性統計分析的文獻的有37篇,所占比重為18.22%,2007年運用描述性統計分析的有56篇,所占比重為26.17%,就數量而言增長了51.35%,就比重而言增長了7.95%。就數理計量分析而言,2003年運用數理計量分析的文獻的有23篇,所占比重為11.33%,2007年運用數理計量分析的有62篇,所占比重為28.97%,就數量而言增長了169.57%,就比重而言增長了17.64%。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出,我國學者近年來在三農研究中較多地運用數理實證分析工具研究研究三農問題,而運用數理計量分析研究三農問題文獻急劇增加的事實也表明,數理計量分析的在分析一些較複雜問題的優越性逐漸被越來越多地學者所認可。

  3.關於實地調查

  理論聯繫實際,註重實地調查是中國學者的好傳統,在三農研究中實地調查略顯不足,在總樣本中有實地調查的為210篇文章,所占比率為20.69%,總體上所占比重並不是很高。這表明在三農研究中的確存在著坐在書齋里做學問,深入社會,深入實際,做細緻的調研工作偏少。這種現象的出現可能是因為一些學者由於特定原因難以進入實際現場進行實地調查,也可能是一些實際調查經歷豐富的人們難以把自己的相關認識或思考進行系統化理論化。但從趨勢來看,有實地調查的文獻無論比重還是數量都是有所增加的。2003年有註釋或參考文獻的有30篇,所占比重為14.78%,2007年有註釋或參考文獻的有60篇,所占比重為28.04%。就數量而言增長了100%,就比重而言增長了13.26%。這表明我國從事三農研究的學者在逐漸剋服現實困難,在實地調查方面取得了很大進步。

  4.實地調查與數理實證相結合

  實地調研有助於找到對於問題的實感,而數理實證有助於把握事物之間的內在聯繫,兩者的有機結合有助於研究者剋服偽實證和偽相關問題。而在三農問題研究中,學者們在兩者的有機結合上作了很大努力,並取得了很大成績。實地調查與數理實證相結合的文獻共有142篇,所占比重為13.99%。從趨勢來看,實地調查與數理實證相結合的文獻增加極快。樣本文獻中2003年實地調查與數理實證相結合的文獻僅為5篇,所占比重為2.46%;2007年有註釋或參考文獻的有52篇,所占比重為24.30%。就數量而言增長了9.4倍,就比重而言增長了21.84%。這表明實地調查與數理實證相結合的研究方法正在為我國越來越多的學者所接受,其優越性也為更多的學者所認識到。

  5.實證研究方法

  實證研究在研究三農問題方面具有很強的針對性,國內學者早就意識到了這一點。樣本中運用實證研究方法進行研究的文獻共有496篇,所占比重為48.87%,這表明國內有很多學者從實證角度研究三農問題,也有非常多的學者從理論角度關註三農問題。

  從趨勢來看,運用實證研究方法研究三農的文獻是在逐年增加的。樣本文獻中2003年運用實證研究方法研究三農問題的文獻有81篇,所占比重為39.90%;2007年運用實證研究方法研究三農問題的文獻有122篇,所占比重為57%。就數量而言增長了50.61%,就比重而言增長了17.1%。這表明實證研究方法在研究三農問題方面得到了更多的擴散。

參考文獻

  1. 1.0 1.1 常偉.實證研究方法及其在三農研究中的應用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64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翱翔的小狐狸,Dahai0,鲈鱼,Yixi,Tiffany,KAER,Mis铭,刘维燎.

評論(共1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實證研究"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王兴付 (討論 | 貢獻) 在 2016年8月13日 22:52 發表

這是認識世界的一個利器,但要掌握卻沒那麼容易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