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机会成本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社会机会成本(Social Opportunity Costs)

目录

什么是社会机会成本

  社会成本社会机会成本和社会负经济效果两部分组成。[1]

  社会机会成本是一种隐含的、可能发生的成本,即如果社会资金不用于政府支出,而是投入到另一项生产中,可能发生的成本。由于社会是由政府部门和企业部门构成,所以政府支出的社会机会成本可以通过企业投资报酬率来衡量。由于投资消费总是相伴而行,要增加未来消费,必须减少现时消费,减少的部分必然用作投资,增加未来的生产力,使未来消费的增加成为可能。所以,还可用社会偏好率作为社会贴现率度量投资的机会成本[2]

公共资金的社会机会成本度量[3]

  选择社会机会成本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度量成本,以便更好地使用公共资金。这个选择有四个标准:第一,数据应该有意义,就是说应该非常接近真实的机会成本;第二,由于所有的公共项目都竞相使用公共资金,而且对不同项目进行比较时需要用统一的机会成本,所以,所有的公共部门分析都应该用同样的机会成本;第三,在所有其他条件保持不变的情况下,高回报率项目应比低回报率项目优先选用。这就避免某些人使用低的回报率来造成一种(评估)严格的错觉,以支持自己宠爱的项目;第四,选择的回报率必须是可信的。对社会机会成本的争论比其他因素对项目分析的影响要大。

Image:社会机会成本五个可能的替代指标.jpg

  上图说明了社会机会成本五个可能的替代指标。横轴代表资金量Q,纵轴代表名义社会机会成本m。随着Q的增加,公共资金的边际成本m也增加,公共项目的边际收益率则会减少。除了斜率的符号正确以外,图中的曲线只是示意图,并且假设考虑了所有与社会成本和收益有关的因素,例如,政府对无风险公债的垄断销售是由于其对制造法定货币垄断

  1.零

  忽略机会成本的分析其实隐含了名义社会机会成本为零的假设。在通货膨胀为正的情况下,这表示实际社会机会成本为负,因为实际利率r与通货膨胀解析失败 (无法写入或建立数学公式临时目录): \pi名义利率只的联系是解析失败 (无法写入或建立数学公式临时目录): r=\frac{R-\pi}{1+\pi} 。机会成本为负是不可信的,因为项目的边际净收益是正的。

  2.通货膨胀率

  名义社会机会成本的第二个替代指标是通货膨胀率解析失败 (无法写入或建立数学公式临时目录): \pi 。在通货膨胀为正的情况下,实际社会机会成本为零。这是非常低的(Mishan l988;Dasgupta和Pearce l978),部分原因是由于它意味着当前收益并不优于未来收益。然而,一些分析框架中确实用通货膨胀率作为名义社会机会成本(Rosenberg、Christen和Helms 1997;Holtmann和Mommartz 1996)。

  3.储蓄利率

  第三个替代指标是国库券利率,或与其等同的国有发展金融机构的定期储蓄利率加上预计管理费用和准备金要求增加的部分,通常假设为2%—3%,并随特定的情况进行调整(雅荣1992b)。多数计算补贴依赖指数的例子是用储蓄利率(例如,Sacay、Randhawa和Agabin l996;Khandker、Khalily和Khan l995;雅荣1994)。这里假设公共项目的边际社会收益等于资金的边际成本

  如果在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收益的地方(图中的解析失败 (无法写入或建立数学公式临时目录): Q^*,m^* )筹集和使用公共资金,并且如果所有其他市场都是完全竞争、无摩擦和不存在信息或交易成本,那么,存款利率就等于社会机会成本和企业机会成本。在这种均衡状态下,社会机会成本也就是市场利率,即m。

  实际上,所有市场都是不完全的,相反,政府和捐助者的预算有限,无力支持很多有高收益潜力的项目。在这种非均衡情况下,筹集和使用资金Q的成本和边际项目的收益率”,不一样。使得存款利率常常低于社会机会成本。这样,用存款利率来计算的补贴就是补贴的低限(雅荣1992b)。

  4.实际利率10%

  第四个替代指标是把实际利率10%作为社会机会成本。这个有些武断的比率被大多数政府和世界银行作为统一经验值使用(Belli 1996a;Katz和Welch 1993;Gittinger l982)。和这里讨论的所有替代指标一样,它可以根据风险进行调整,尽管这不是分析风险的最好方法(Norgaard和Howarth 1992;Markandya和Pearce 1991)。

  如果实际利率是r,那么名义利率就是解析失败 (无法写入或建立数学公式临时目录): r+ \pi+r \times \pi 。这样,图中名义利率就可能低于或高于均衡利率解析失败 (无法写入或建立数学公式临时目录): m^* 。对于收益率高于10%的项目,资金通常在项目建成之前就已经用完了。

  尽管没有人认为10%非常接近边际公共投资的实际收益率,现实中人们接受这一比率的原因有三个。第一,边际公共投资的实际收益率是不可知的,对收益率的估计会不可避免地引起无休止的争论;第二,与已经知道的项目收益率相比,10%是实际边际社会收益率一个较高的下限。Quirk和Terasawa(1991)发现公共投资的边际收益率远高于10%,Ballard、Shoven和Whalley(1985)的估算结果是社会机会成本最低为17%;第三,10%是一个广泛使用的数据。这不仅缓和了有关它的使用的一些争论,而且还使不同项目之间能够进行成本比较。这种观点较少地把机会成本看作是边际收益,而是更多地看作是一种分配稀缺预算资金的工具(Belli1996a)。

  10%的实际率是社会机会成本的较低限。根据Belli“低于10%的贴现率是难以令人置信的”。尤其是Gittinger所说的,“金融利率,如政府的借款利率或优惠贷款利率,一般来说太低了,以至于(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很难证明其在项目经济分析中的使用是合理的。实际上,当通货膨胀率很高时,它们的实际利率可能是负的。”证明另外一个机会成本的负担使得分析家们望而却步(Gittinger 1982),本书的例子使用了10%,因为这是一个可信的最高低限,并且有助于对不同的项目和国家进行比较分析

  5.资金的企业机会成本

  社会机会成本的第五个替代指标是企业机会成本。它是用私人资金取代公共资金的风险调整后的价格。例如,企业机会成本是长期能吸引和留住企业投资者的收益率。同样,公债的企业机会成本就是发展金融机构为同样的资金对私人贷款者支付的价格。当然,由于不同发展金融机构的风险杠杆率和资金当地成本不一样,企业机会成本也各异,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图中资金的市场价格线画在了公共项目边际收益率之下,这是因为如果企业项目比公共项目的收益率高的话,国家总是能投资于企业(Jennings 1993;Silvers和Kauer l986;Conrad l986和1984)。

相关条目

参考文献

  1. 尚杰,田治业.资源经济学——资源的合理开发与利用.哈尔滨出版社,1997
  2. 洪银兴,尚长风编著.公共财政学.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
  3. 马克·施莱内尔,雅各布·雅荣著,任常青翻译.度量发展金融机构的补贴.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5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0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KAER,y桑.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社会机会成本"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7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