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资本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公共资本(Public Capital)

目录

公共资本的概述

  公共资本指基础设施投资或公共部门固定资产投资形成的资本,就是指政府在公共部门投资形成的资本,在市场经济条件和公共财政下,它常指基础设施投资形成的公共设施资本,例如高速公路、机场、供水系统,电力、煤气 及电讯业等公共部门固定资产投资形成的资本。它在国民经济发展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在市场经济中,虽然经济增长主要源于私人部门,但公共部门投资形成的公共资本对经济增长也具有影响。有些人对公共资本的说法提出质疑:他们认为资本就是要增值的货币。然而从经济学角度考虑,认为投入的资金是社会资本的形成过程,所以只有能够增加社会总资本,并通过建造或购置厂房、建筑物、设备、工具、以致动力、原材料,以形成生产能力,可以向社会提供产品或服务,就可以称为投资活动了。

公共资本与公共支出的相互关系

  公共支出公共财政理论中一个重要的概念,公共支出是政府履行其职能的具体体现。是各级政府履行其必要职能所进行的各项活动的成本,包括提供公共产品准公共产品,以及实现收入分配而进行的转移支出。按经济性质来对公共支出进行分类,可分为政府转移支出和政府购买两类。政府购买支出指政府按照等价交换原则购买商品和劳务,以便向公众提供各种公共产品和服务的支出。这类支出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是购买各级政府进行日常行政事务活动所需要的商品和劳务的支出,如国防、教育、卫生、行政管理等;二是各级政府用于各种公共投资的支出。转移支出指政府单方面把部分收入的所有权无偿转移出去的支出,它包括各种财政补贴支出,各种社会保障支出,国债的利息支出等。

  由上面分析看出公共支出与公共资本是不相同的两个概念,从总体来看政府的公共支出不外乎三种用途,一是公共消费支出,二是公共投资支出,三是政府的金融活动。公共资本是政府在公共部门公共投资形成的公共设施资本,所以它是属于政府公共支出的一部分。但是它又不完全属于政府公共投资。政府公共投资从投资方向来看包括两类:一是社会公益类项目投资,包括国防、政府行政机构、司法部门等设施,科研、教育、卫生部门设施, 及环境保护等。二是经济基础类项目投资,包括能源、交通、邮电和通讯业,农业、承利、气象设施。以及高新技术产业等。

  公共资本在各地的作用影响是不同的。例如,公共资本对于西部经济增长的作用是因为西部经济基础极为薄弱,而且西部地区金融化程度较低,私人资本有限,参与准公共投资的可能性较小。而东部沿海地区及三个直辖市经济已经发展到一定的程度,私人投资比重比较大,加之其计国外资金具有根强的吸引力,使得公共资本对于东部经济的影响力远不及其对西部地区的意义重大。

公共资本是经济增长和生产率的重要决定园素

  国际研究表明,在市场经讲条件下,公共资本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决定因素,其中关于公共资本与总产出的实证分析,大部分是估计总量生产函数,也有人利用成本函数和利润函数来分析公共资本的贡献,大都发现公共资本对经济增长具有重要作用。

(一)利用生产函数估计的结果

  J.B.Ratner(1983)在总量函数框架下,利用美国1945-1973年的年度数据,估计了公共设施对总产出的影响。发现产出关于公共资车的弹性为0.06。David Alan Aschauer(1989)利用美国J949-1985年的数据,估计出公共资本的产出弹性等于0.39,认为设围l97l-l985年全要素生产率下降主要是由于公共资本增速降低引起的。Alicia H.Munnel(1990)用美国48个1970--1986年的数据,发现公共资本的产出弹性大约为0.1。如只把高速公路和街道视为公共资本.弹性为0.06;如公共资车指供水和排污系统,弹性则为0.12;对4个地区进行回归,公共资本的产出弹性介于东北地区的0.07到南部地区的0.36之间;Munnell(1990)估计1969年以后美国劳动生产率下降的78% 是由于公共资本/劳动比率降造成的。Ford和Poret(1991)利用10个工业化国家数据,估计发现各种不同定义的公共资本对全要素的增长具有显著的正效应。

  G.Cazzavillan(1993)利用欧洲12个国家1957-1987年的数据,得到公共资本的产出弹性为0.25。Brain Fay(1993)集中研究发电能力一种公共资本,利用95个国家1960-1985年闻的年期数据和两阶段最小平方方法,在考虑能力利用率和固定效应后,公接资车掸性估计为O.2。Otto和Voss(1994)利用澳大利亚l966-1990年数据,得到公共资本产出弹性为0.38—0.45。Aschauer(2000)又利用46个中低收入国家1970-1990年的数据,估计发现公共资率的数旨和使用效率会使人均产出在20年内增长29% ,公共资本的产出弹性为O.24。S.Dessus和R.Herrera(2000)用28个发展中国家1981-1991的数据估计,发现公共资本积累对GDP增长其有正的贡献,它对GDP的边际影响约是私人资本的l/2,二者分别为O.126和0.215。

(二)利用成本函数估计的结果

  另一方面,有人通过估计工业的成本函数分析公共资本对产出的影响。例如N.Nadifi和T.P.Mamuneas(1991)估计了两种公共资本分别对于美国12个制造业成本函数的影响,这两种资本是各级政府的净固定资本存量(不包括住宅建筑)和政府的R&D资本存量,发现它们有显著的生产性效应。shah(1992)将成本视为是电力、通讯和交通公共资本存量,估计了墨西哥l970-l987年26大产业的成本函数,得到的弹性值是0.05(见Glomm和Ravikumar,1997)。Brmdt和Hanson(1992)利用瑞典l96O-1988年的数据,发现在其他条件不变时,增加公共设簏资本会降低私人部门的成本。Lynde和Richmond(1993)利用超越对数利润函数,同时考虑数据的非平稳性和使用增加值数据以包括中间品(例如石油)价格的影响,得到公共资本的产出弹性为0.2,认为美国1975-1989年劳动生产率增速比1959-1973年下降1个百分点,其中41%是由政府资本/劳动比率下降导致的。

相关条目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3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Lolo,Angle Roh,Kane0135,Zfj3000,Cabbage,Dan,Vulture,Yixi,东风,Lin,寒曦.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公共资本"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7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