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产业集群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目录

什么是传统产业集群

  传统产业集群区别于高新技术产业集群,是以传统产业为主导的、众多中小企业及相关机构在一定的空间范围内聚集而形成的经济群落。目前,我国绝大多数产业集群都属于传统产业集群。

我国传统产业集群的创新发展现状[1]

  1.集群企业间具有较强的社会网络

  我国多数传统产业集群是在创始企业分蘖和邻近模仿的基础上形成的,因而,在集群内部,存在血缘、亲缘和地缘关系社会资本较丰厚。企业之间的技术、经营管理经验和市场信息等往往通过非正式途径交流,这特别有利于技术扩散,也为模仿创新提供了条件。如河南省虞城县南庄村钢卷尺集群,集群内的企业主大多来自本乡,地方“根植性”强化了他们的“关系网络”。相互串门成为人们交流与沟通的主要渠道,市场、技术、管理、人才信息是主要交流内容。乡邻之间的浓浓人情使各企业心甘情愿地笑纳一切参观访问和技术请教,当然利润的驱使也使他们对自己的核心技术保密。生产上遇到的技术难题他们共同讨论、共同克服。纯朴厚道的老传统使他们互帮互助,大大提高了他们的合作效率,但这种合作主要表现在技术扩散上和对市场信息的获取方面。

  2.企业模仿创新较为普遍

  我国部分传统产业集群创新活动较为活跃,其特点是:从创新的发展阶段看,更多地表现在“模仿创新”阶段;从创新模式看,是一种基于技术平台的衍生性创新模式,这种创新模式是指集群内企业在特定技术平台上以满足市场差异化需求而展开的创新活动;从创新绩效看,更多地表现为渐进式而非激烈创新。我国大部分传统产业集群的创新是一种衍生性的渐进模式,产品的创新主要表现为在产品品种、花色、规格、型号、款式、质量品牌等方面的渐进“ 差异化”。如河南禹州钧陶瓷业集群的产品创新模式就具有代表性,该集群主要生产工艺观赏性陶瓷产品,近几年的迅速发展主要得力于企业不断创新。该集群企业的创新过程并不表现为推出全新产品,而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适应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和家居特点,增加新器型和花色。永康市五金产业集群,在10多年时间中衍生出现的产品涵盖机械五金、装潢五金、日用五金、建筑五金、工具五金、小家电等多个品种。这种技术的“再创新”活动强化了新技术应用的适应性和相容性,与市场需求结合紧密。

  3.规模较大集群中支持体系逐步完善

  集群创新的支持和网络是集群创新重要外部环境条件,其范围从研究性大学和科研机构,到中介结构、专业人才、技术工人及制度环境和基础设施等。在我国产业集群中还不具有发达国家集群那样完善的支持体系,但政府在促进企业发展和营造创新方面有独特作用。主要表现为:引导与支持企业技改,促进产业集群的产品、技术升级;协调产学研结合,为产业集群创新提供外部支持。一些集群中成立由政府主导和参与的科技中心、技术服务中心等公共技术服务机构。如绍兴纺织产业集群内部的绍兴轻纺科技中心,该中心开发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印花电脑设计分色系统,承担了集群内部高难度印花分色业务,推动相关企业把传统的手工描稿制版提升到电脑分色制版,大大提高了绍兴纺织业集群在印花生产上的竞争力。

传统产业集群创新发展中的问题[1]

  1.产品同质化严重,竞争过度

  创新取决于创新者预期成本和收益的比较,技术扩散和知识溢出在降低跟随着创新成本的同时,也降低了创新者的收益,即知识溢出具有两面性。Lamoreaux 和Sokoloff(1997)对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美国玻璃产业集群区域内企业的创新产出进行了研究,发现产业集群并不是企业创新能力提高的充分条件,产业集群降低了原创企业技术创新收入现值的期望值,出现产业集群对技术创新的负效应。在我国不少产业集群中,套牌严重,抄袭成风,在产品、价格、营销模式、广告模式等方面都存在着严重的同质化、低质化现象。甚至在品牌命名商标设计上都存在模仿。过度的模仿往往使得创新产品的供应在短期内达到饱和,创新企业还来不及享受创新带来的利润,就不得不马上陷入激烈的恶性竞争之中,从而导致集群内自主创新动力不足。目前多数集群产品技术含量低,竞争优势大多建立在低成本、低价格基础上,面临较大市场风险

  2.企业组织规模较小,创新能力不强

  我国传统产业集群中,鞋类、纺织、服装、陶瓷、玩具、家具、五金等类型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占多数,技术门槛较低。与发达国家的产业集群相比,我国产业集群的发展成熟度、技术装备水平、产品技术含量存在较大差距。企业的技术创新需要一定的人力和资本条件。企业规模较小、实力较弱、现金流量和专业技术人员不足是企业进行产品研发和工艺改进的一个内部约束。小企业普遍缺乏科技创新人才和资金支持,难以进行大规模的设备投资、技术改造人力资本的投资。另外,创新具有较大的风险,即存在技术和市场方面的不确定性,如果创新的外部性很强,企业的技术模仿动机会超过创新动机。总之,一个由大量中小企业构成的产业集群,企业平均规模较小,规模分布离差也小,企业自主技术创新的内在动力就会较弱。

  3.集群内分工程度较低,没有形成良好的创新合作机制

  我国多数集群产业链条过短,纵向分工程度较低。集群内中小企业之间还没有建立起上下游完整的产业链,企业从原材料最终产品的过程中相关的加工、处理活动等都是在该企业内部完成的。“小而全”的企业创新成本较大,创新效率也难以提高。即使在一些分工程度较高的集群中,由于最终产品生产企业处于低成本和价格竞争阶段,企业往往关注于中间品的价格而不关注产品质量和创新,其他相关企业也难以有较强的创新动力。横向分工的企业也可以通过合作引进新技术和开发新产品,但由于在多数集群中存在企业规模的相近性、产品的相似性和群内资源有限性,同时企业也缺乏合作创新的现代理念,因此,较少出现企业合作引进新技术和开发新产品等创新行为。

  4.缺乏关键的支持机构,创新体系不健全

  大学、研究机构、政府和中介机构是创新网络的重要节点,也是集群企业创新的外部环境因素。区域内共有的知识、技能、人才、市场、公用设施及地域的专有文化等要素构成区域创新的必备条件。但在一些传统产业集群中,基础设施较差,缺乏关键服务和支持机构,如金融服务、生产力中心、研发中心、设计中心、质量检测中心、人才培训中心、信息平台等;多数集群现有的中介组织服务水平、服务质量满足不了产业集群发展的需要,直接制约了产业集群的创新发展;大学和研究机构目前还很少有针对传统产业集群的专业设置和人才培训计划。我国多数传统产业集群形成于乡镇,由中小民营企业所组成,软硬环境条件明显劣于大中城市,难以吸引和留住需要的人才,企业中具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数还很少。总体看,传统产业集群中普遍存在高级生产要素,特别是高级人力资本缺乏问题。另外,在关系过强的集群中,地缘、亲缘等社会关系具有封闭性和排他性,限制了外部信息、技术和人才资源的进入,并容易产生排斥现代商业文化,合谋破坏商业信用等行为。所有这些现象都可能对创新带来负面影响。

传统产业集群创新发展的建议[1]

  1.完善制度建设,营造创新文化

  传统产业集群内,产品低价恶性竞争和企业创新动力不足的原因较多,但其中与知识产权保护乏力有直接关系。因此,建立健全市场规则,加强社会信用环境、法治环境建设,提高对专利技术保护的力度是促使企业创新的一个重要环节。同时,营造创新文化,形成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社会氛围,引导企业摒弃“小富即安、小进即满”的意识,增强危机意识和创新发展意识也是不容忽视的基础性工作。要通过正式规制的建设和文化建设,培育企业创新精神

  2.优化组织结构,培育创新主体

  集群的创新活动与集群组织结构相关,企业“小而全”,特别在群内没有形成纵向分工链条是集群创新绩效不高的重要原因,促使纵向分工,形成“专、精、深”分工合作机制是集群发展的重要方向,其中主导企业“外包”生产方式是促进分工和拉长产业链的一个较好途径。对于同类产品生产企业,推进产品差异化,创立企业品牌是提高创新收益、进而增强企业创新动力的最好选择。在促进分工基础上,加强中小企业在创新方面合作,可以增强企业的创新能力。对有能力从事技术开发的企业提供科研经费和税收减免支持,降低企业的创新成本也是必要的措施。

  3.加快创新技术平台建设,构筑完善的创新体系

  针对传统产业集群内部创新资源不足,政府应着重引入外部创新资源与整合内部的创新资源。一是面向集群的共性技术问题,建立依托国际国内合作、政府支持、民间组织的各类产业共性技术研发机构,进行产业共性技术的研发和创新;二是以促进技术的流动和扩散为重点,建立生产力促进中心等产学研合作的平台,通过这类中介机构,加强企业与科研机构、大学等机构的结合互动;三是建设信息和服务平台,提供外部市场和技术信息,提供技术认证与质量检测、人才培训和引进人才,不断创造高级的生产要素;四是建立知识产权交易市场与风险投资基金,形成由政府、企业、金融机构证券公司多渠道风险投资资金来源,促进科技创新成果商业化,为创新企业提供有力金融支持。

传统产业集群升级路径

  伴随全球价值链在不同空间范围内的持续整合,传统产业集群升级路径表现为区域一体化整合、价值链全球整合和价值链虚拟整合三个阶段。

  区域一体化整合即依托某种产业集群内的大量企业,基于价值链的垂直分离,各自专注于某个或某几个价值实现环节,并通过集群内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网络联系达到产业的地域内一体化整合。在这个阶段,集群内部包含着相对完整的生产过程和价值实现过程,其产品往往被提供给最终消费者,目前我国多数传统产业集群都属于这种模式。

  然而,当集群发展到一定时期,内外部压力会迫使传统产业集群产业链出现地域断裂,成功迈向高附加值的关联产业链,实现集群“链条升级”,开启传统产业集群价值链全球整合阶段。

  价值链全球整合,即伴随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产业活动的分离与整合日益在更大的空间尺度上演,作为区域经济发展载体之一的传统产业集群正在快速以不同方式嵌入全球产业价值链。嵌入全球价值链的传统产业集群,通过频繁的外部联系获取丰富的信息和知识,根据自身的特点和优势,逐渐专注于价值链的高端环节,而放弃或弱化部分非核心经济活动,出现了集群整体产业活动基于全球价值链的垂直分离。于是整个集群逐渐专注于价值链“战略环节”,弱化和转移低端环节,实现了全球尺度上集群基于价值链的产业整合

  在价值链虚拟整合阶段,伴随知识经济的深入发展,技术创新速度加快,传统产业集群分工继续发展,价值链继续裂变,原来一体化整合和价值链全球整合阶段中相对稳定的产业结构和关联方式正在逐渐被打破,集群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难以预测,并出现一系列的重叠、替代、交叉、融合等特征,逐渐形成了以产业为纽带、以因特网互连的创新网络,为最终顾客提供完整统一的解决方案,构成一种“虚拟”的整体,即价值链虚拟再整合模式。信息技术的发展成为传统产业集群虚拟再整合的催化剂,全球联系和交叉投资则是传统产业集群虚拟再整合的主要机制。典型的如长宁创意产业集群,其东部、中部、西部三大园区在虚拟环境中通过信息基础服务平台连为一体,在地理环境中以地铁二号线贯通,形成各有特色又互动发展的文化创意产业带

参考文献

  1. 1.0 1.1 1.2 卫华.我国传统产业集群的创新现状及问题分析.价格月刊,2008-09期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0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传统产业集群"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