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累托改进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帕累托改进(Pareto improvement)

目录

什么是帕累托改进

  帕累托改进(PARETO IMPROVEMENT)又称帕累托改善,是以意大利经济学家帕累托Vil-fredoPareto)命名的,并基于帕累托最优PARE-TOEFFICIENCY)基础之上。帕累托最优是指在不减少一方福利的情况下,就不可能增加另外一方的福利;而帕累托改进是指在不减少一方的福利时,通过改变现有的资源配置而提高另一方的福利。帕累托改进可以在资源闲置或市场失效的情况下实现。在资源闲置的情况下,一些人可以生产更多并从中受益,但又不会损害另外一些人的利益。在市场失效的情况下,一项正确的措施可以消减福利损失而使整个社会受益。

  帕累托最优和帕累托改进是微观经济学,特别是福利经济学常用的概念。福利经济学的一个基本定理就是所有的市场均衡都是具有帕累托最优的。但在现实生活中,通常的情况是有人有所得就有人有所失,于是经济学家们又提出了“补偿准则”,即如果一个人的境况由于变革而变好,因而他能够补偿另一个人的损失而且还有剩余,那么整体的效益就改进了,这就是福利经济学的另外一个著名的准则卡尔多-希克斯改进KALDOR- HICKSIM-PROVEMENT)。

帕累托改善与帕累托最优[1]

  当经济中的资源和产出经过任何重新配置都不能使任何人变好而不便至少一个其他人变坏,那么就可以说存在着帕累托最优。帕累托改善或更优是从一个状态到另一个状态,帕累托最优是一种极值状态。如果一个社会己经处于帕累托最优状态,就不存在帕累托改善的余地;反之,如果存在帕累托改善的可能性,就意味着现实状态不是帕累托最优状态。从非帕累托最优转向帕累托最优却不一定是帕累托改善,因而可能不会得到团体内成员的一致同意。

  例如,设想社会由A 和B 两个人组成。在第一种状态, A和B的收益均为1 叨;在第二种状态,A的收益是99,B的收益是 。从帕累托改善的角度看,第一种状态与第二种状态是不可比的,两种状态都可能是帕累托最优状态,也可能都不是帕累托最优,还可能第一种状态是非帕累托最优状态,而第二种是帕累托最优状态。

  一个社会的变革总是涉及到该社会内各个个体或群体收益的改变。在一般人看来,如果是帕累托改善当然会得到全体的一致同意,因而,帕累托改善是一种非常理想的标准。实际上并非如此,在这里有一个佯论。首先,帕累托改善只有在封闭世界才能成立。被认为是帕累托改善的典型例子是自愿交易。

  例如,张三有一个苹果,该苹果对她来说价值1 元。李四想要这个苹果,这个苹果对他来说价值2元。对张三来说,在1元以上的任何价格出卖都是有利的,而对李四来说在2元以下买到该苹果也是有利的。假如张三出价1.8元,李四接受了,他们交易的总收益就是1元,张三得0.8元,李四得0.2元,张三和李四从交易中都获得了好处。相对于没有交易来讲,张三和李四的交易是帕累托改善。但是如果引进第三者王五,该苹果对他来讲值1.7元,他愿意以1.7元以下的价格买该苹果并从中获利。结果因为交易在张三和李四之间成交,王五受损。所以帕累托改善只是对于张三和李四组成的世界成立,而对于张三、李四和王五组成的世界则不成立。按照潜无穷观巩不管你构造出一个多么大的封闭世界,在该世界里,从一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是帕累托改善,我们总能够找到封闭世界外的个体在这种状态的改变中受损,所以对于包含该个体的世界来讲,这种状态所谓改变就不是帕累托最优。

  如果帕累托改善只能对封闭世界成立的话,封闭世界的人就只能以与该世界的人来比较自己效用的提高,否则的话就有两个标准:一个是相对于先前状态的时间标准,另一个是相对于外在个体的非法标准。这时又面临一个相对效用问题。如果是同比例效用改善,那么相对效用没有变,所以不是帕累托改善;如果是不同比例效用增加,那么从相对效用看,则一方受损,另一方受益,此时也不是帕累托改善。这样分析起来就没有帕累托改善的事情了。现实情况是,很多人认为是帕累托改善的状态时实际上不是与封闭世界里的人比较,而是与封闭世界外的人或群体比较。而这实际上又不是帕累托改善。所以帕累托改善概念本身不仅仅是掩盖问题,而且本身蕴涵悸论。当然我们这里是从理论上分析问题,现实中的我们是以封闭世界的利益考虑的,经常不自觉地以外在世界为参照系,同时以绝对的效用增加而不是相对的效用增加为标准,这样帕累托改善自然存在。

帕累托改善的分析

  帕累托改善主要探讨的是如何在没有牺牲任何一方的福利下改善另一方、或双方的福利。一般上,可利用埃奇渥思盒装图(Edgeworth Box)来分析,并理解‘帕累托改善’的概念。

  埃奇渥思盒装图主要有两方的效用曲线(indifference curve or utility curve)组成,其中一方的效用曲线是倒过来的。双方的效用曲线相切之处,便是最有效率消费组合,也就是所谓的‘帕累托最优’(pareto efficiency or pareto optimality)的消费组合。在埃奇渥思盒装图在中,所有的消费组合都是合理的。但唯有双方的效用线相切之处才是最有效率的。将所有的帕累托最优的消费组合连接起来,组成的曲线称为契约线(contract line)。

生活中的帕累托改善

  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帕累托改善。你早上出去买早餐就是一个帕累托改进:你填饱了肚子,早餐店老板也赚了钱,一个人的处境变好的同时并没有损害任何其他人的利益,这就是一个帕累托改进。

  做一件事,如果是一个帕累托改善,由于没有人受到损害,所以阻力自然就很小。但如果不是一个帕累托改善,则阻力通常就比较大一些,因为,受到损害的人必然反对。改革开放初期,改革大多是帕累托改进,例如,分田到户,搞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获得好处,别人也没有什么损失,所以阻力不大。但现在国有企业改革、政府机构改革等等,损害到一些人的利益,所以阻力重重,进展缓慢。

帕累托改进案例分析

案例:中国烟草业[2]

  现实经济中,帕累托最优状态所要求的假设条件并不能全部得到满足,因此帕累托最优几乎不可能实现。帕累托改进是指在不减少一方的福利时,通过改变现有的资源配置而提高另一方的福利。帕累托改进可以在资源闲置或市场失效的情况下实现。在资源闲置的情况下,一些人可以生产更多并从中受益,但又不会损害另外一些人的利益。在市场失效的情况下,一项正确的措施可以消减福利损失而使整个社会受益。对于垄断外在性等因素,可以通过适当的微观经济政策修正市场失灵的不足之处。美国经济学家萨缪尔森认为,国家对微观经济政策的执行可以弥补现实经济和完全竞争模型的假设条件之间的差距,因而能使经济达到或接近于帕累托最优状态。他说:“现实中存在着许多情况,使市场达不到完全竞争的状态。其中三种最重要的是不完全竞争,外部效应以及公共物品。在每一种情况下,市场失灵都会导致生产或消费缺乏效率,而政府则可以起到医治疾病的有用作用。”③次优理论认为,如果承认现实世界并非完美,则在经济中出现市场失灵时,适宜的微观经济政策并不是尽量满足帕累托最优所要求的条件,而是按照一定的福利目标,努力减少纠正市场失灵所造成的负效应,从而改善效率和福利水平。

  从世界烟草业的情况看,2007年,菲莫国际烟草公司、英美烟草公司、日烟国际烟草公司、帝国烟草公司等4家企业就占据了全球卷烟海外市场的80%(不含本土市场);美国最大的5家烟草公司占据了美国本土95%以上的卷烟市场;日本只有一家烟草公司,占据了日本本土75%以上的卷烟市场;目前,中国烟草公司占据了90%以上的国内市场。由此可见,无论国内还是国际,烟草行业都处于非完全竞争市场结构,行业的效率不可能“自然”达到帕累托最优。为此,国家必须运用“有形的手”,通过适当的微观经济政策,主导或引导行业改革,修正市场失灵的不足之处。以中国烟草业为例,在坚持“统一领导、垂直管理、专卖专营”的国家专卖制度下,推进以市场为取向的改革措施,通过“工商分开”、“订单供货”和国际化竞争等一系列改革,进一步解决束缚行业发展的体制性障碍,实现了生产要素在更大范围内合理流动,确保了行业保持旺盛的生机与活力。

  (一)工商分开

  在原来工商合一的内部管理体制下,卷烟市场地方政府保护主义严重,市场分割,严重制约了烟草行业的发展。一个省内的工商企业是一个利益主体,尽管有些本地产品没有竞争力,但考虑到自身利益,商业企业会优先销售本地工业企业的产品,排挤外地卷烟的销售。有些地区的国家专卖被异化为地方专卖,有效竞争的市场环境难以形成,市场对资源的配置作用不能得到有效地发挥,卷烟大市场、大企业、大品牌的形成受到了严重的体制性障碍,一些骨干企业、优势品牌由强趋弱的状况日趋严重。2003年,为使地区封锁有所缓解,行业市场化程度有所提高,烟草行业正式实施“工商分开”。

  工商分开打破了地方封锁,建立和完善了专卖体制下有序竞争的体制机制,使得商业面向全国市场,工业走向了全国竞争,全国统一的市场逐步形成。卷烟流通企业作为全国烟草统一分销机构,为卷烟工业企业提供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商业企业作为独立的市场主体,不再只考虑本地烟厂的利益,从而使烟草市场化水平明显提高,烟草资源得到了有效整合,生产力布局更趋合理,长期存在的地方封锁问题得到了有效缓解,重点企业、重点品牌由强趋弱的现象得以改变。卷烟工业企业通过引入竞争机制,促进有序竞争,逐步实现做强做大目标。近年来卷烟工业企业格局发生了很大变化,大对大、强对强、快对快的竞争趋势日趋明显,行业的技术、资金、人才、原辅材料等要素向效率高、效益好的方向集聚,重点骨干企业和全国性品牌加快成长。据统计,近3年来全国卷烟的省际间交易量以每年100多万箱的速度增加,2005年全国卷烟省际间交易量与2003年相比增加400万箱,烟草行业原有的地方封锁情况得到有效的改观和缓解。

  烟草行业的工商分开,与电力、煤气、自来水等垄断行业的“厂网分离”相类似,在生产环节引入竞争,使需求曲线P=a-bQ中的b减小,DWL降低,减少了福利损失。

  (二)订单生产和订单供货

  烟草行业在坚持烟草专卖体制前提下,不断深入推进以市场为取向的改革。“按客户订单组织货源”(以下简称“订单供货”)和“按客户订单组织生产”(以下简称“订单生产”)成为专卖体制下发挥市场机制作用的有效途径。中国烟草业将通过两至三年的努力,实现全国省际间卷烟交易量占国内总销量的比重超过50%。为了从宏观、体制、政策层面来解决烟草企业提高适应市场能力问题,2005年烟草行业在大连、深圳、杭州和浙江全省启动了“订单供货”的试点工作。此项工作要求商业企业按客户订单组织货源,工业企业按商业企业订单组织生产,提高企业适应市场变化和快速反应市场的能力。

  2007年全国卷烟进行网上集中交易,改变了烟草行业实行多年的“工业企业挂单,商业企业确认订单”的模式,以“商业企业挂单,工业企业确认订单”的模式进行。这一改变,突出了市场的作用和地位:商业企业收集市场上的真实需求信息,向工业企业发出符合市场真实需求的产品订购信息,工业企业按照商业企业提出的产品要求即市场需求组织生产。行业“订单供货”向“订单生产”延伸工作迈出了坚实一步。工业企业面临更大竞争,实现“两个跨越”,从省内市场向全国市场的跨越,从国内市场向国际市场的跨越。全面推进按“订单供货”的工作,发挥市场机制的途径和有效手段。根据商业企业市场需求和预测分析提供适销对路的产品,品牌的市场化工作。商业企业掌握消费者和客户的真实需求(品牌结构档次、库存、盈利水平、销量等)。烟草行业更加重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卷烟工业企业适应新形势,面向更大范围、实现了更高水平的市场竞争。①2007年,行业工商企业继续加强信息共享,工商协同营销信息平台逐步建立。工商双方积极优化工商一体化品牌培育流程,逐步明确“订单供货”模式下工商双方培育品牌的权利与责任。2007年1~11月,卷烟工业企业销售收入成本率为3218%,同比降低118个百分点;三项费用率为813%,同比降低112个百分点。5年前,由于地方封锁,一包烟不要说冲出中国、走向世界,它连省内甚至一个地级市都走不出去,而今天,全国卷烟的省际间交易量已超过了总销售量的1/3。

  按订单生产和订单供货,标志着烟草行业从传统计划经济模式向市场经济模式转变,从“我生产什么,消费者只能购买什么”向“消费者需要什么,我生产什么”转变。这种转变使烟草业市场供给增加,消费者得到了更多的效用,真正做到了帕累托改进。

  (三)国际化竞争

  要提高效率,必须参与到国际竞争中去。中国烟草业在国内处于垄断市场结构,但从世界市场的范围看,中国烟草业则面对着激烈的竞争。汪世贵认为:市场结构的划分是相对的。随着政府政策、市场空间的延伸以及经济技术的发展而变化的。如日本只有惟一的一家卷烟生产企业,在日本卷烟市场没有对外开放时期是独家垄断的,但市场对外开放后日本卷烟市场已变成了寡头垄断垄断竞争的格局。目前在经济全球化、国际市场更加开放的情况下,很多产业在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内似乎是垄断或寡头垄断市场,但在更大的范围上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了。

  目前,中国烟草总公司成立了中国烟草国际公司,并在巴西、津巴布韦、俄罗斯、欧盟以及日本等国家设立了相关的办事机构,贸易范围辐射到了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国烟草业将进一步使境外生产企业市场份额不断扩大,努力在几个国外区域市场上占有一定的份额,力争2010年使境外卷烟企业的生产销售有实质性突破。例如,广东中烟工业公司在柬埔寨市场的销售团队已达253人,分布在柬埔寨24个省市,覆盖全国1400多万人。

  中国烟草业的国际化,使国内垄断的烟草行业能够直面国际市场的竞争。通过参与国际竞争,掌握国际市场需求、供给和成本等完备市场信息,从横向角度发现国内市场的差距,为提高经济效率提供了准确依据,为市场取向的改革指明的方向,增加了行业内部的各个利益群体的压力,降低了“X非效率”。

结论和建议

  垄断是中国大企业的普遍形态。垄断市场结构下存在社会福利的净损失。通过帕累托改进,这种福利损失是可以减小的。以中国烟草业的改革为例,近年来的市场化改革说明垄断与帕累托改进、提高效率并不矛盾。中国的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市场取向的改革,就是帕累托改进不断进行,渐进式地加大市场配置资源作用的过程。作为产品具有负的外部性的垄断行业,在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如何既保持国有经济的控制力,同时又保持活力和效率,中国烟草业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取得了一些值得借鉴的经验。全国烟草行业近5年来,税利年均增长20%,市场化水平不断提高,实现了又好有快的发展。在未来垄断行业的改革中应积极推进以下工作:

  首先,政府应该对效率低下的垄断企业提出具体的要求和任务。垄断并不意味着不需要或无法提高效率。垄断是一个有边界的概念,局部需要垄断并不意味着整体需要垄断。以烟草业为例,卷烟的销售环节保持专卖,但可以在卷烟生产环节引入竞争,从而提高效率。这种方式将为垄断市场结构下帕累托改进创新出一条新的路径,并有可能最终成为垄断向竞争过渡的一种有效实现方式。垄断行业在提高效率方面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对于那些长期效率低下的垄断企业,政府应该发挥调控作用。

  其次,要鼓励和引导国有垄断行业走向世界。同时,也要逐步放松管制,允许非国有的国内外企业进入垄断行业。改革和开放是促进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两个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只有开放,引入竞争,国内垄断企业的效率才可能提高。银行业、保险业的对外开放已经作出了好的示范。同样,也只有把国有垄断企业推向国际市场,这些企业才能发现自身的差距,产生改革的动力,促进效率提升。

  最后,企业提高效率应该统筹兼顾。提高效率不是垄断行业改革的唯一目标。对于任何企业,提高效率都非常重要。但现实经济中,企业必须统筹兼顾效率与公平、国家的经济安全因素等。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例,进口中国的纺织品最符合效率原则,但事实上出于各种原因,中国的纺织品出口常常受到发达国家的各种限制。因此,我们不能单独就效率论效率,应该综合考虑各种影响因素。

相关条目

参考文献

  1. 柯华庆.《合同法基本原则的博弈分析》[M]第一章 法律经济学
  2. 李林.垄断市场结构下的帕累托改进——以中国烟草业改革为例.思想战线.2008年02期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58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评论(共3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帕累托改进"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王宗英 (Talk | 贡献) 在 2009年1月3日 23:40 发表

好像有错误

回复评论
Leodknuth (Talk | 贡献) 在 2010年9月21日 19:58 发表

例如,设想社会由A 和B 两个人组成。在第一种状态, A和B的收益均为1 叨;在第二种状态,A的收益是99,B的收益是 。从帕累托改善的角度看,第一种状态与第二种状态是不可比的,两种状态都可能是帕累托最优状态,也可能都不是帕累托最优,还可能第一种状态是非帕累托最优状态,而第二种是帕累托最优状态。

以上的例子出现了错误。望修改。

回复评论
114.47.83.* 在 2014年11月22日 15:53 发表

廣告是有聲音廣告...這樣會影響閱讀吧?

回复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