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学派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经济学派
重农学派
古典经济学
新古典经济学
奥地利学派
奥地利经济学派
新奥地利经济学派
边际效用学派
德国历史学派
弗莱堡学派
法国古典政治经济学
供给学派
官房学派
公共选择学派
功利主义
货币学派
哈佛学派
海派经济学
经济历史学派
剑桥学派
激进经济学派
经济浪漫主义学派
经济自由主义
凯恩斯主义
洛桑学派
伦敦学派
李嘉图派社会主义者
李嘉图学派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瑞典学派
数理经济学派
新制度学派
新古典综合学派
新剑桥学派
新自由主义
新凯恩斯主义
新历史学派
新经济地理学派
新制度经济学派
理性预期学派
芝加哥经济学派
制度学派
重商主义
资产阶级庸俗政治经济学
资产阶级经济学
古典自由主义
成本学派
[编辑]

伦敦学派(The London School)

目录

伦敦学派形成

  伦敦学派(The London School)是当代西方经济学新自由主义的一个流派。它形成于本世纪20、30年代,其主要的特点是坚持和维护新古典经济学的自由主义传统。因其代表人均在英国伦敦经济学院(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工作过而得其名;又因弗里德里希·冯·哈耶克是该学派的核心人物,而成为当代西方经济学新自由主义学派中的一个重要流派。

  英国是世界上资本原始积累以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展最早和最为典型的国家。15世纪末,英国的农村已发生了强制夺取农民土地的圈地运动,到16世纪中叶,英国的手工业、国内外贸易已得到了迅速和广泛的发展,在17世纪中叶,英国的资产阶级革命取得最后胜利,取得政权的英国资产阶级和新贵族,极大地推进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增长和在国际市场中地位的变化,英国的资产阶级要求取消一切不利于资本主义发展的种种限制措施和政策,实现自由竞争和自由贸易。这种新兴统治阶级的要求,反映在经济思想和理论上,就是英国古典经济学的兴起。

  英国古典经济学的奠基人威廉·配第在其著作中就已开始脱离重商主义的轨道,他的后继者依据其思想,把论证经济自由、以促进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作为理论研究的主要任务。作为英国古典经济学理论体系创立者的亚当·斯密,在其划时代的著作《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更是淋漓尽致地从理论上论证了经济自由主义的观念,阐述了经济自由主义理论的要点,提出了具体的经济自由主义的政策。因此,古典自由放任的思想有很长的时间在英国占据了统治地位,成为经济自由主义思潮的故乡。推崇市场机制,强调自由竞争,反对国家干预,突出私人企业,成为当时英国经济学界的重要传统。如19世纪后期以剑桥大学经济学系为主体的剑桥学派、20世纪初期以伦敦经济学院为核心的伦敦学派,均是沿袭这一传统建立起的信奉经济自由主义的学派。

  伦敦学派的创立者是埃德温·坎南。坎南是英国著名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于1897年起就在伦敦经济学院(当时称为伦敦大学经济学院)任教,培养了以利奥尼尔·罗宾斯为代表的一批经济学家,其中一些人后来成为伦敦学派的骨干。由于当时只有剑桥学派活跃在英国的经济理论讲坛上,伦敦学派还未崭露头角,因而把坎南在20世纪10-20年代为伦敦学派建立所做的工作称为"伦敦学派的准备时期"。进入30年代以后,罗宾斯等人的学术思想日趋成熟,日臻完善,影响也逐渐增大,且秉承了英国经济自由主义的传统,伦敦学派逐渐形成。

  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空前的大危机,不仅动摇了当时的资本主义世界,而且宣告了传统自由放任思潮的破产,证明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不存在"生产给产品创造需求"的内在稳定性,也对当时的西方经济学界提出了严重的挑战。在严酷的事实面前,一些西方经济学家开始改弦易辄,在对传统经济理论提出质疑的同时,提出了国家干预市场经济活动的政策,首倡者可算是剑桥大学的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在凯恩斯经济理论的影响下,长期奉行经济自由主义的剑桥学派的经济学家们,开始聚集在凯恩斯理论的大旗下,保守的剑桥学派也就因此而逐渐消失。但伦敦学派却依然坚持自由放任的思想,并与凯恩斯展开了论战,伦敦学派也就因继承和坚持了英国自由放任的传统而日渐闻名。

  1931年哈耶克受罗宾斯之邀,由奥地利维也纳大学伦敦经济学院讲学,并立即投入到伦敦学派与凯恩斯的辩论之中。坚持经济自由主义思想的哈耶克的“参战”,不仅增加了伦敦学派的力量,而且大大的提高了伦敦学派的声望。这一状况一直持续到1950年。在这一期间,伦敦学派还与奥斯卡·兰格就社会主义制度的可行性进行了论战(论战的集中点是社会主义条件下实行经济计算的可能性,伦敦学派则持否定态度)。这段时间是伦敦学派的发展时期,也是它的鼎盛阶段。

  1950年哈耶克到美国芝加哥大学工作,伦敦学派的主要成员,如罗宾斯、约翰·希克斯阿巴·勒纳Abba P. Lerner)等人也开始放弃经济自由主义,承认国家干预经济的合理性,伦敦学派走向衰落和消亡。值得注意的是,伦敦学派由于存在的时间不长,许多理论观点与传统的自由主义相近,并受到其他学派的影响(如奥地利学派),因而在西方的当代经济思想史(或当代经济史)中,并没有处在十分突出的地位。哈耶克一生曾在信奉新经济自由主义的四个中心-维也纳大学、伦敦经济学院芝加哥大学弗莱堡大学工作过,且四个中心均宣称哈耶克为其学派的代表人物。但是,就伦敦学派的存在性和哈耶克的归属,西方和我国的经济学家都有十分明确的界定。如著名的美籍奥地利经济学家哥德弗里德·哈伯勒曾对伦敦学派有过这样的界定:指曾在伦敦经济学派执教的哈耶克、罗宾斯等人为首的一批保守经济学家,他们人数不多,但影响很大(罗宾斯后来改变他自己的观点)。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胡代光、厉以宁也曾指出:“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考察,哈耶克无疑是当代新自由主义最有代表性的理论家。但从哈耶克的学术倾向来看,对他最适当的评价是:他是理论上自成体系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他同罗宾斯的观点最为接近,把哈耶克和罗宾斯合称为伦敦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最为恰当。”因此,把伦敦学派作为当代西方经济学中的一个主要学派进行研究,把哈耶克作为伦敦学派的核心人物进行介绍,是科学的和合适的。

  从前面的介绍中可以了解到,伦敦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是坎南温·坎南利奥尼尔·罗宾斯弗里德里希·冯·哈耶克约翰·希克斯阿巴·勒纳以及西奥多·格雷高里尼古拉斯·卡尼多等人。其中,除了奠基人坎南以外,保持伦敦学派的传统、自始至终坚持信奉经济自由主义的,仅为哈耶克一人。

对伦敦学派的评议

  从西方经济学史的角度看,伦敦学派在西方经济学界并无多大的的影响,它的理论和经济政策也似乎没有产生多大的影响,一个最为典型的事例就是,在西方经济学的权威性书籍和辞典中,都很难找到"伦敦学派"这个词组。伦敦学派可说得上是生不逢时。它所形成的本世纪30年代正是市场机制的问题集中暴露、传统的自由放任理论难以自圆其说的时代。这一时代爆发的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大危机,彻底粉碎了市场天然合理的神话,严酷的现实迫使众多的西方经济学家改换门庭,寻求新的理论。在这种形势下,连秉承马歇尔衣钵的剑桥学派,都开始放弃一贯坚持的自由放任理论,重新聚集在凯恩斯的大旗下。但伦敦学派此时却逆当时的潮流而动,企图依然高举自由放任的大旗,反对凯恩斯国家干预政策,建立新自由主义经济思潮的中心,其后果必然是先天不足,难成正果。最为明显的事例就是其领袖人物之一的罗宾斯,在坚持了大半辈子的自由经济思想后,不得不在晚年公开地宣布:"问题出在人的智力,我已经成为理论结构的奴隶,……这种理论结构完全不适合已经发展了的形势。罗宾斯对凯恩斯理论的承认,应该说已宣布了伦敦学派开始退出历史舞台。但是,作为伦敦学派的领袖人物坎南、罗宾斯个人,仍不愧是西方经济学界历史上的著名人物。正像前面所介绍的,他们在各自研究的领域上都曾作过较大的贡献,都被后人冠之伟大的经济学家。伦敦学派短暂的历史再一次说明了,随着生产了和生产关系的变化,对于应该放映和描述这种变化的经济学,必须跟上历史的发展,想以不变应万变,不去认识或拒绝认识历史的变化,必然落伍,出现生不逢时的遗憾。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9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伦敦学派"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