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羅默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重定向自Paul M.Romer)
保罗·罗默(Paul M.Romer)

保羅·羅默(Paul M.Romer):美國經濟學家,新增長理論的主要建立者之一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之一

目錄

保羅·羅默簡介

  保羅·羅默(Paul M.Romer),生於1955年,美國經濟學家,曾任斯坦福大學教授,目前為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經濟學教授。他被認為是經濟增長方面的專家並且是諾貝爾經濟學獎的有力候選人。羅默在1977年獲得芝加哥大學物理學學士學位,並於1983年在該校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他被《時代雜誌》選為1997年美國最具影響力的25人之一。

  他在芝加哥大學本科所學的專業是數學和物理,由於想轉到法學院,在大學四年級學習了他的第一門經濟學課程。授課教師薩姆·佩爾茲曼(Sam Peltzman)對經濟學的精彩講授深深吸引了他。在佩爾茲曼的影響和鼓勵下,羅默放棄了學習法律的念頭,轉而走上了經濟學的求索之道。大學畢業後,他轉到麻省理工學院攻讀博士學位,在那時開始了經濟增長理論的研究,1982年轉回到芝加哥大學,1983年在芝加哥大學獲得博士學位。他先後擔任羅切斯特大學助理教授、芝加哥大學教授和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教授,現任斯坦福大學經濟學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最新事件[1]

  2016年7月18日,據報道,世界銀行(World Bank)將任命保羅·羅默(Paul Romer)為新任首席經濟學家。羅默長期倡導人力資本的經濟力量,並長期研究城市化。他將是自諾貝爾獎得主約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以來獲得這一任命的最知名人物。

  羅默是一名在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執教的美國經濟學家,預計他將在今年晚些時候接替考希克·巴蘇(Kaushik Basu)。世行的一名發言人不願證實羅默的任命,但該機構內部的其他人士證實他將獲得任命。

保羅·羅默學術貢獻

  經濟學家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深入的研究了長期的經濟增長。例如,羅伯特•索羅的工作開創了人均產出長期穩定增長中技術進步的核算。羅默在該世紀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成就是構造了經濟中人們有意識地進行研究開發以促進技術進步的一個數理模型。

  羅默最重要的工作是在經濟增長領域。

  羅默在1986年建立了內生經濟增長模型,把知識完整納入到經濟和技術體系之內,使其做為經濟增長的內生變數。羅默提出了四要素增長理論,即新古典經濟學中的資本和勞動(非技術勞動)外,又加上了人力資本(以受教育的年限衡量)和新思想(用專利來衡量,強調創新)。

新增長理論的主要建立者是羅默(1986)和羅伯特·盧卡斯Robert Lucas)(1988),探討了糾正新古典經濟增長模型的局限性的一些可能途徑,用內生的技術來解釋經濟的增長。羅默在內生增長領域做出了傑出貢獻,導致了經濟增長分析的全面復興。該理論的主要思想最早體現在羅默1983年的博士論文中,發表在1986年的《政治經濟學期刊》(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上,提出了“內生經濟增長理論”,探討了糾正新古典經濟增長模型的局限性的一些可能途徑的論文,重新激起了經濟學界對經濟增長理論興趣。

  1992年羅默在世界銀行發展經濟學年會上進一步把上述思想運用到發展中國家和地區的發展戰略的研究中,並認為:能否提供和使用更多的創意或知識品,將直接關係到一國或地區經濟能否保持長期增長。例如,模里西斯在20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實施了開放政策,吸引了香港 的企業家把新思想和知識品運用到那裡,從而帶動了該國經濟發展,擺脫了赤貧狀況。

羅默的知識溢出模型

  羅默的知識溢出模型,在引起廣泛關註並重新煥發人們對增長問題興趣的經典論文羅默(1986)中,羅默以阿羅(1962)的“乾中學”概念為基礎上,提出了以知識生產知識溢出為基礎的知識溢出模型。羅默(1986)假定代表性廠商的產出是該廠商的知識水平 、其它有形投入(例如物質資本和原始勞動等)和總知識存量K的函數。對於個別廠商的自身投入 和而言,該生產函數表現出不變規模收益、滿足新古典生產函數的假定。然而,如果將K考慮在內,則這一生產函數對於代表性廠商和整個經濟具有不同的含義:代表性廠商將總知識水平K視為給定的變數,因此生產函數表現為不變規模收益;但對整個經濟(假定它由N個同質的廠商組成)而言,由於對於任何常數有,因此生產函數表現為規模收益遞增。在這裡,總知識水平K成為外部性的來源。此外,羅默(1986)還假定k的增長率取決於k水平和投資數額(產出中沒有用於消費的部 分)。這樣,羅默模型實際上同“乾中學”模型一樣,通過知識積累的“副產品”性質和知識存量的外部性得到了內生增長

  保羅·羅默1990年的經濟增長模型把公共知識和企業擁有的專門知識看作內生變數。"20世紀以來基礎科學知識和應用技術知識交互作用的創新模式使我們很難把二者從經濟意義上截然分開?工業化過程不可避免地使科學越來越成為一種依賴於技術的內生活動"。在這樣一個現實中,公共知識的含義自然就包括了基礎科學知識在內,大學的基礎研究和應用技術研究成果也自然包括在羅默所指的公共知識之內,成為內生經濟變數。保羅·羅默的內生增長理論(一)主要命題與假設(二)基本模型(三)平衡增長的均衡解(四)福利性質與基本結論

內生增長理論兩種模型

  內生增長理論大致有兩種模型,第一種是建立在阿羅的乾中學模型基礎上的模型,包括羅默的知識外溢(1986)和盧卡斯的人力資本模型(1988)等;第二種是將R&D、不完全競爭整合進增長框架的技術進步模型,包括羅默(1987,1990)、阿洪和霍伊特(1992)以及格羅斯曼赫爾普曼(1991)。第二種模型明顯受到熊彼特創新思想的影響,這類模型往往被稱為新增長理論中的新熊彼特主義的復興,特別是阿洪和霍伊特、格羅斯曼赫爾普曼被視為新熊彼特主義的代表人。

羅默的主要著作及出版物

  • 保羅·羅默(1986)的《收益遞增與長期增長》
  • 發表在1986年的《政治經濟學期刊》(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 "Growth Cycles," with George Evans and Seppo Honkapojha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June 1998)
  • "Science, Economic Growth and Public Policy" (in B. Smith and C. Barfield, eds., Technology, R&D, and the Economy, Brookings Institution and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1996)
  • "Endogenous Technological Change"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October 1990)

"Increasing Returns and Long Run Growth"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October 1986).


諾貝爾經濟學獎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北京時間10月8日17時45分揭曉,諾貝爾獎委員會宣佈2018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是,威廉·諾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和保羅·羅默(Paul M. Romer)。獎金金額為900萬瑞典克朗,約合684萬元人民幣。

  官網原文

  The Sveriges Riksbank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in Memory of Alfred Nobel 2018 was divided equally between William D. Nordhaus "for integrating climate change into long-run macroeconomic analysis" and Paul M. Romer "for integrating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s into long-run macroeconomic analysis."


參考文獻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25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評論(共1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保羅·羅默"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183.27.98.* 在 2016年9月30日 07:53 發表

理念倒是新奇,但用數理模型來推演驗證就犯了方法論錯誤!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