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福林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尚福林
放大
尚福林
尚福林——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

目錄

尚福林簡介

  尚福林既沒有“海歸”的背景,也沒有國內名牌大學的學歷。1951年出生於山東濟南的尚福林,當過兵,1982年北京財貿學院畢業後,31歲的他進入人民銀行總行,此後20年的時間他一步一個臺階,完成了一波從一名普通職員到國有銀行行長的“慢牛行情”。他在人民銀行任職長達18年,1996年官至央行副行長,2002年初出任農業銀行行長。“聰明,穩健,謙和。”圈內人這樣評價。

  尚福林是第5任中國證監會主席,也是提出股權分置概念並將其付諸實施的第一人,而股權分置改革使中國證券市場發生歷史性轉變。

尚福林工作經歷

  • 1969年至1973年在部隊服役。
  • 1978年至1982年在北京財貿學院學習金融專業。
  • 1982年至1990年在中國人民銀行總行綜合計劃司工作,歷任副處長、處長。
  • 1990年至1993年曆任中國人民銀行計劃資金司副司長、司長。
  • 1994年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助理、1996年4月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在央行工作期間,尚福林註意鑽研學習新的經濟理論,通過進修深造,獲得了博士學位,併成為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的一員。
  • 2002年12月27日,接替周小川出任證監會主席、黨委書記。
  • 2002年11月在中共中央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當選為中央候補委員。
  • 2006年獲得CCTV中國年度經濟人物獲得者。獲獎理由他望聞問切,對多年的制度痼疾明察秋毫。他大開大闔,開出的處方具有外科手術般的精確。股權分置改革使中國證券市場在2006年發生歷史性變革。
  • 2007年10月21日在中共十七大上當選中央委員會委員。

尚福林股市浮沉錄

  • 2002年底,尚福林履新。元旦過後不久,尚福林分別奔赴上海和深圳進行調研,隨即爆發了“1·14”行情,當天上證指數開盤在1386點,收於1466點,單日最大漲幅達到90點。
  • 2003年11月,幾乎被人們以為要“無為而治”的尚福林在長久的醞釀之後開始發力,亮相於市場的第一刀就指向被市場詬病已久的發審委。
  • 2004年4月,巨集觀調控開始,7日,大盤在到達1783點之後掉頭之下,重又踏上漫漫跌途。
  • 2004年9月14日,神秘資金入市,大盤暴漲40點,在隨後的一周里連拉5根陽線,上證指數一舉上漲200點,自1260點重又攀上1463點。但是基本面沒有好轉的市場最終證明,經濟規律是不可戰勝的,大盤從哪裡來,又回到哪裡去。
  • 承受巨大壓力的同時,貌似沉穩的尚福林顯示了自己的鐵腕。在券商已經度過數個饑饉之冬之後,尚福林痛下決心,監管券商,徹查券商委托理財,杜絕挪用保證金。在徹查委托理財消息見諸媒體當天的10月14日,大盤暴跌53點。
  • 2005年,大盤不見起色,1300點、1200點、1100點不斷在人們焦慮的驚嘆聲中失守,上證指數無情地一路向下。4月29日,證監會宣佈啟動股權分置改革試點工作,並於5月9日晚公佈首批4家試點公司。
  • 2005年,6月6日,滬深股市一度跌破千點,最低探至998.23點,但是監管層並未中止試點,相反,尚福林公開表示“開弓沒有回頭箭”,堅決要把股權分置改革進行到底。

尚福林的人生經歷

  “無為”而治

  2002年12月30日,國務院任命尚福林為證監會主席的消息在市場中傳遞。

  而在此3天以前,星期五,尚福林這張生面孔在北京金融街(000402,股吧)通泰大廈出現,讓所有猜測者大跌眼鏡,因為尚根本就不在之前流傳的任何上任者版本之列。

  “他的上任幾乎沒有任何張揚,非常低調;但這個職位本身決定了接任者將會置身於聚光燈之下,這個是他本人無法避免的。”證監會的一位官員說,“儘管如此,他似乎還是有意識地減少自己被曝光的可能。”

  我們可以來看一個簡單的股指對比,在尚之前4位證監會主席中有3位曾經創下股指歷史新高,其中惟一一位未能實現此目標的周道炯在1995年3月上任後滬指從524點升至926點,此後兩年任期內股指曾最高攀升至1510的點位。

  而尚上任之後滬指也從1300多點,摸高至1648點,但之後的兩年半任期內股指卻沒有取得明顯新高;相反,在苦苦支撐之後,頹然跌破千點大關。

  如斯判斷一個監管者的業績或許失於武斷,但從另一側面也體現了尚的“無為而治”。 尚上任後不久在全國證券監管期貨工作會議的講話被視為最早體現了其監管思路,然而記者從那次會議的參與者處瞭解到,“那份講話並沒有很出彩的地方”。

  “無為”的另一層含義是沉穩,如果聯繫到尚福林的那份幾近完美的簡歷,讀者或許可以從中窺探出一絲端倪。

  出生於1951年的尚福林31歲開始供職於中國人民銀行,此後20年的時間他完成了從一個職員到一名國有銀行行長的飛躍;說是“飛躍”並不准確,因為在仕途上他走過了需要走過的每一個臺階,其中,在中國人民銀行任職時間就長達18年,2000年中國國內媒體評點新出任的四大國有銀行行長時,尚福林獲得了“行齡”最長行長的頭銜。

  早在央行擔任貨幣政策司司長的時候,尚福林跟隨時任副總理的朱鎔基處理“三角債”,尚的鐵腕和效率就被朱鎔基發現並深得賞識,誇贊他是“飛來的尚福林”。但入主證監會的前一年,和上任證監會主席周小川的高調風格相比,尚福林卻似乎有些“低調”。

  其間有件事情需要提及,在2003年8月召開的全國券商大會上,希冀獲得監管當局扶持的130家券商老總失望而歸,市場對於尚的監管思路開始有了抵觸情緒。同樣,這次會上流傳的“尚八點”並沒有給低迷的市場帶來新鮮空氣。

  直到2003年11月,尚福林選擇將發審委的改革作為他上任後的第一把火,發審委委員由之前的80人一下減少至25人,並且取消了身份保密的規定。

  市場對於此舉反應並不熱烈,坊間甚至流傳出了尚氏“無為而治”的說法。

  “國九條”出爐之後

  2004年2月2日,甲申年正月十二。宜開市,交易,立券。

  這天是國務院發佈《關於推進資本市場改革開放和穩定發展的若幹意見》(簡稱“國九條”)後的首個交易日,當日上證指數從前一日收盤的1590點跳空高開,報收1623點,漲幅達2.08%。

  無論對於中國證券市場還是對於尚福林個人來說,“國九條”的出爐都是件大事,市場人士將其稱為“中國證券市場第七次重大政策利好”。

  上海一家大型券商的相關部門負責人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理論上說監管部門推出“國九條”對於加快完善發展中國資本市場是有著重大意義的,但如何將九條內容逐條逐步實施是監管層實際面臨的問題,這也是對於尚的實際考驗。

  迴首2004年以尚為首的監管層的具體措施,除了2月的保薦人制度的正式實施外似乎沒有什麼值得關註。以至於在“國九條”出台一周年的時候,滬指從一年前的1623點下滑至1188點。對此,部分市場人士將其歸結為監管層對於已經瀕臨“寒冬”的券商行業進行嚴厲整治的緣故。

  上述券商人士認為,還有一個原因是部分政策儘管陸續出台,但因為缺少可操作性,“出了等於沒出,比如券商短期融資長期融資的政策出台了,但至今沒有一家券商獲准從事短期融資業務。”

  從這些意義上來說,尚福林遠不如前四位證監會主席幸運,非但沒有趕上過好時候,甚至可以說是受命於危難之時,徘徊在薄冰之沿。因此,有媒體形容他是“坐在火山口上的人”。

  “當然,2004年4月開始的巨集觀調控對於資本市場的打擊是顯而易見的。因此將所有責任全部推到監管層身上並不切合實際。”

  大約在2004年9月前後,“尚福林下課”的小道消息在市場中開始流傳,消息甚至具體明確了繼任者:重慶市市長黃奇帆、財政部副部長樓繼偉、國務委員華建敏均在候選人的行列。 加上證監會相關部門的班底需要調整,整個市場內各種猜測滿天飛。

  在謠言漩渦中心的證監會主席尚福林卻始終一言不發,一直沒有選擇出來澄清事實,直到今年年初證監會的主要成員班子調整完畢,傳言才不攻自破。

  “這件事無疑反應了他沉穩低調的風格,善於以不變應萬變。”一位證監會內部人士告訴記者。

  開弓沒有回頭箭

  經歷了數年的快速擴張之後,中國資本市場開始進入了一個結構與機制都需要調整的轉型期。

  尚上任之後,被市場稱為“無為”之時,著名股市評論人水皮曾經明確指出,尚福林在中國股市兩個主要問題上面都沒有動靜,這兩個主要問題,分別是國有股減持和控制市場擴容。

  然而在經歷了兩年的醞釀之後,尚福林終於選擇了中國股市的痼疾股權分置來進行試點。這多少讓之前曾經對股市失去信心的投資者們感到驚奇,有人甚至說,尚這是在提前解決30年後要解決的問題。

  尚福林表示,從2001年開始,股權分置的問題已經嚴重影響市場預期,這種恐懼到了非解決不可的時候。“有人說要等到30年後再解決,因為那時的人會比我們更聰明”,“但這個問題不解決,不等於不存在,而且問題還會越積越多。”

  當時的預測是“哪家被選上,哪家就漲”,“因此我們選五一長假期間。不選五一就要等到十一了”。

  然而市場並不給這種觀點以支持。

  5月9日,五一長假過後開盤的第一天,三一重工(600031,股吧)等4家試點企業出爐的消息讓大盤暴跌30點,此後大盤繼續下行,及至千點大關附近。

  市場越不給面子,尚福林的態度似乎反而越堅定,軍人出身的他頗有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剛毅作風。他一改往日的低調,分別在5月15日和6月3日兩次明確表示支持股權分置。其中,流傳甚廣的尚氏名言“開弓沒有回頭箭”,就是出自5月15日與媒體的溝通會上——“股權分置改革不僅是中國資本市場的一件大事,也是黨中央、國務院的重大決策,開弓沒有回頭箭,必須搞好。”

  儘管如此,市場中仍舊有傳聞稱股權分置改革試點會暫停。而監管層八項政策救市的消息也充斥坊間。

  6月1日,證監會宣佈將開始進行第二批試點工作。此後兩天,大盤下跌40多點。

  6月6日上午11時03分,上證指數擊穿千點,創下了1997年2月21日以來8年多的市場新低。

  應該說一千點對於中國股市的投資者來說,標誌性意義大於實際意義;而千點被擊穿則使得投資者的信心備受打擊。

  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研究主管陳昌華此前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1000點的點位沒有任何意義,對於中國的股市來說,指數的意義從來就不是很大。”

  或許是因為千點大關已被擊穿而喪失了嚴守的意義,又或許是市場傳言中的平準基金(或者類似資金)進入股市,6月6日當天下午中國石化(600028,股吧)和華能國際(600011,股吧)等大盤藍籌股價開始上漲,帶動大盤節節攀升。

  及至6月8日,上證指數暴漲70點,8.21%的日漲幅創2002年6.24行情以來之最。當天央行將給優質券商提供貸款解決流動資金的消息在坊間流傳,並逐漸得到確認。中信證券(600030,股吧)和巨集源證券(000562,股吧)連續幾天大幅攀升。

  關於平準基金,業內不少觀點認為這筆資金已經通過某種途徑進入了市場,繼尚福林對英國某媒體否定此事之後;6月27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尚福林不置可否的回答耐人尋味。

  “其實如果留意的話,你會發現這次股權分置試點中證監會和國資委是進行過充分溝通的”;一位證券分析師提醒記者,“5月30日兩個部門聯合發文督促大中型國有企業積極進行股權分置改革是一個證明。”

  “還有最近寶鋼推出的股權分置方案的修改方案,較之原來的方案做了不少讓步,很顯然這是國資委方面的意見起到了不少作用。”

  而這些溝通,最為重要的無疑是兩個掌權者尚福林和李榮融的交往。

  現在,我們重新回頭審視尚福林為何選擇了第一個吃螃蟹?

  一向低調務實的尚福林選擇了“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不鳴是因為坐在火山口,仍舊沒有擺脫“政策市”稱呼的中國股市總是那麼脆弱而敏感,稍有不慎重大盤指數就會上竄下跳的反應。

  市場人士分析稱,尚福林在任期內要取得某些重大的成績無疑需要向中國股市的一些癥結開刀。和控制股市擴容相比,解決股權分置的工作將具有更為重要的意義。

  反之,如果尚此次股權分置試點失敗,那麼他之後還有選擇改革的其他道路。

  尚福林在新聞發佈會上答記者問時已經透露出,股權分置改革試點工作不會拖延太久,用一位機構人士的話來說,“沒有第三批其實就意味著剩下的都是第三批”。

  見分曉的時刻不日將至,三年磨一劍、三年鳴一聲的尚福林是否會給中國投資者帶來驚喜,一切還在觀望之中。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2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Yixi,泡芙小姐,Gaoshan2013,Mis铭.

評論(共0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尚福林"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