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策疲勞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決策疲勞(Decision fatigue)

目錄

什麼是決策疲勞

  決策疲勞就是持續地做決定讓人的生理和心理產生的不舒適感。簡單地說,一個人做的決定越多,損失的意志力自律和自控力也就越多。在決策疲勞期大腦會停止對遠景的長期關註,而開始關註即刻的回報,大腦就會開始尋找捷徑。

  例如,在婚禮採購的最後階段,你感到非常疲憊,於是同意了銷售的所有推薦;網購了一天對比了好幾個平臺,最後隨便選了一個既不是最好也不是最便宜的。這些行為看似沒有來由,但它們都有可能是由“決策疲勞”導致的:當你已經連續地做了太多的選擇,就會在精神上疲憊不堪,而不願去權衡利弊,導致決策質量的下降。

決策疲勞的影響

  做決定的過程,是一個消耗腦力的認知過程,我們需要不停地進行信息比對來做出合理判斷。這時,如果可供我們選擇的項目太多,我們要比對、平衡的信息就越多,要消耗的認知資源就越多。在腦力不足、意志力下降的情況下,人會傾向於作出折中選擇,或保持現狀,而這兩個結果,都不是我們決策的初衷。

  做決策會損耗你的意志力,意志力一旦耗盡,你做決定的能力就會下降,這就會進入所謂的“決策疲勞”狀態。

  如果你經常需要不斷做出艱難的決策,那麼你就會在某一個時間點面臨耗盡意志力的局面,這時你就很容易逃避做出決定,而接受“預設選項”。

  決策疲勞通常會導致兩種決策上的選擇:

  一種是本能的、魯莽的採取行動。前面所說的在婚禮準備的最後階段,你會直接說“我要最便宜的”或者“幫我推薦一個最好的”,也很容易在這個時候受到銷售人員的蠱惑,進行非理性消費

  另一種可能則是避而不作決定,抵制一切涉及改變和風險的行動。比如,法官在傍晚做判決時,因為已經沒有精力權衡,他會覺得將罪犯繼續留在獄中是一個保險的決定。

決策疲勞的相關案例

案例一

  生活中非常典型的決策疲勞就體現在商家的銷售陷阱中,他們給顧客提供特別多樣的選擇,比如各種價格、各種款式、各種性價比的商品,來讓顧客挑選。

  當顧客面臨特別複雜的判斷時,他們的意志力會下降得特別快,決策疲勞會早早來到。商家就會利用顧客的這個特點,將最昂貴的最想推銷的產品放到最後,已經喪失了意志力的顧客就會乖乖買單。

  所以這就解釋了我們逛街到最後,總是會買到一些回到家裡就會後悔的東西,那是因為我們已經不再理性。

案例二[1]

  在以色列監獄服刑的3名男子最近被帶到一個假釋委員會面前。這個假釋委員會由一名法官、一名犯罪學家和一名社工組成。3名囚犯至少都已服完刑期的三分之二,但假釋委員會只批准假釋了其中之一個人。猜猜是哪個?

  案例1(聽證時間上午8:50):一名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因詐騙罪被判入獄30個月;案例2(聽證時間下午3:10):一名猶太裔以色列人因攻擊罪被判入獄16個月;案例3(聽證時間下午4:25):一名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因詐騙罪被判入獄30個月。

  假釋委員會的裁決有一定規律,但這個規律和囚犯的族裔背景、犯了什麼罪及刑期長短都無關。研究人員分析了一整年超過1100份的假釋裁決後發現:這個規律只和時間有關。

  在聽證過程中,法官們聽取囚犯的假釋申請,而後征求委員會其他成員意見。他們批准了約三分之一的申請。但是,囚犯們獲准假釋的機率在一天中的時間里出現大幅波動。那些在上午較早時間出席聽證的囚犯,70%獲得假釋,而在同一天晚些時候出席聽證的囚犯,獲假釋者不到10%。

  這種規律看來對上午8:50出庭的那位囚犯有利。事實上,他也確實獲得假釋。而即使另一名阿拉伯裔以色列囚犯同樣犯了詐騙罪,且被判相同刑期,當他在下午4:25(不是同一天)出席聽證時,情況就對他不利了。

  他的假釋申請被拒絕。那個在下午3:10出席聽證的猶太裔以色列囚犯也一樣,而他的刑期甚至還比獲得假釋的那名囚犯的刑期短。這兩名囚犯的問題只在於,他們的假釋聽證被安排在了一天中的錯誤時段。

  法官的做法並不存惡意,甚至說不上有什麼不尋常。斯坦福大學的喬納森.勒瓦夫與本古里安大學的沙依.丹齊格在今年稍早時都對法官這種裁決規律做出了報告。法官們的裁決是如此不穩定,究其原因,是喬治.W.布希稱之為“決策者”的這種職業角色所具有的一種風險。

  無論一名法官個人素質如何,裁決一件接一件案子的大量腦力勞動令他們疲憊不堪。像這種“決策疲勞”會讓四分衛在橄欖球比賽後半段無法做出有把握的選擇,也讓財務總監們容易在傍晚時分陷入災難性的無所作為。

怎樣避免決策疲勞

  首先,先決定重要的事情,再決定細枝末節。決策疲勞是正常的顯現,但是我們可以合理地安排自己的工作或者是生活。例如去買汽車,應該先選擇好車型、性能、發動機質量,確定好心理價位,然後再去考慮顏色、車輪的花紋等。這樣在關鍵問題上,就能防止決策疲勞的出現,做出較為滿意的選擇。

  第二,有意識地減少每天需要做出決定的數量。如今我們之所以感覺如此疲勞,是因為可選的東西太多了。在做一些重大決策時。有一個緩衝時間,可以防止做出不利的決策。

  第三,在一些細枝末節的事情上不要耗費過多的精力。如果一個人對任何小事都非常的較真,反覆的考量,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是最後的結果可能未必如意。

參考文獻

  1. 《決策疲勞》.約翰·蒂爾尼.紐約時報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32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苏青荇,Tracy.

評論(共0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決策疲勞"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