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查诺斯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詹姆斯·查诺斯(James Chanos)
放大
詹姆斯·查诺斯(James Chanos)
詹姆斯·查诺斯(James Chanos)——全球最大的空头基金公司尼克斯联合基金公司总裁

目录

詹姆斯·查诺斯简介

  詹姆斯·查诺斯(James Chanos),尼克斯联合基金公司(Kynikos Associates)的总裁,生于1958年,毕业于耶鲁,世界最大空头对冲基金的掌门人,去年赢得了50%的丰厚回报。对这位“公司殡葬员”来说,企业倒闭是天大喜讯,破产的公司愈多,他就会变得越富有。

2000年十月份,查诺斯开始研究安然。当时他就发现,安然使用的会计方法实际上过分夸大了其营收。2001年,查诺斯开始做空安然,随着一系列状况的曝光,他也不断的增加自己的空头头寸,最终安然倒掉,而查诺斯也功成名就。

  查诺斯善于发现研究那些价值被高估的股票。查诺斯认为做空三类公司更可能获利:那些看起来仍然生机勃勃但即将危机重重的行业(great booms that then go bust);新技术的牺牲者,以及那些风靡一时的时尚类产品公司。

詹姆斯·查诺斯生平

  詹姆斯·查诺斯(James Chanos)是在远离华尔街势力范围的地方上成长起来的,他是三兄弟中的老大,他的父亲是第二代的希腊裔美国人,在密尔沃基拥有一家干洗连锁店;他的母亲则是一家钢铁厂的办公室主任。小学五年级时,他爸爸把他领进了股票市场,他被迷住了。在耶鲁求学期间,他很快就放弃了医学预科的学业,选择了经济课程。尽管查诺斯身材瘦长,且高度近视,但他可不想成为一名书呆子,他竞选担任宿舍社团委员会主席之职,为他的曲棍球队的朋友们举办赛季后的一醉方休晚会。“他可是少数能同时点燃蜡烛两端而不被烧到的特殊人物之一。”他以前的室友、现在担任耶鲁曲棍球教练的凯斯•埃兰介绍说,“当他要举办晚会时,他会花一星期时间准备。他还将我介绍给了鲍勃•赛格。”

  毕业后,查诺斯搬到了芝加哥,加入了一家名叫盖尔福德证券的经纪公司。在职业生涯早期,他挖掘未被发现的丑闻内幕并利用媒体去影响市场,1982年夏天,他开始跟踪当时华尔街的宠儿Baldwin-United保险公司——它的股价一直在涨,该公司的拥有者中不乏像美林这样的大公司。但查诺斯心存怀疑,得到了一名心怀不满的保险分析师的暗示后,查诺斯写了一篇研究报告,建议卖空Baldwin的股票。他的观点让华尔街震怒不已,Powerhouse公司的律师马丁•立普顿甚至打电话给他的老板,威胁要起诉他。

  在纽约,《福布斯》杂志的撰稿人迪克•斯特恩风闻了发生在查诺斯和Baldwin之间的争斗,斯特恩开始调查这个故事,他飞到芝加哥,在那里,查诺斯向他解释了他的财务分析。随后,斯特恩在Chateau Marmont旅馆的一间套房内与Baldwin的CEO会面,言辞激烈地向他提出了查诺斯建议询问的问题。“吉姆给了我们一个概要”,斯特恩回忆道。当斯特恩继续为那篇文章忙碌的时候,实际上,查诺斯扮演了关键的背景资料提供者的角色,斯特恩深夜向在芝加哥公寓内的查诺斯打电话,一边回放他与Baldwin的CEO谈话录音,一边加以剖析。到了12月,《福布斯》刊登了斯特恩的这篇文章,结论倾向查诺斯这一边。几个月后,Baldwin崩盘,不得不递交规模达90亿美元破产申请。当时这可是历史上最大的公司倒闭案,Baldwin一案让查诺斯一举成名。26岁时,查诺斯被德意志银行纽约分行招聘,1984年春,查诺斯开始分析德崇证券(Drexel Burnham)的迈克尔·米肯斯的垃圾债券帝国,“那是我的又一次圣战”,他说。曾经有一段时间,私家侦探都被派往第92东街,搜寻查诺斯屋外的垃圾箱。

詹姆斯·查诺斯火中取栗

  金融危机大浪淘沙,股价跌到70年以来的最低点,几乎所有投资者都亏得一塌糊涂,甚至血本无归,但有人却最善于火中取栗。查诺斯,世界最大空头对冲基金的掌门人,去年赢得了50%的丰厚回报。对这位“公司殡葬员”来说,企业倒闭是天大喜讯,破产的公司愈多,他就会变得越富有。现在,查诺斯是华尔街最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许多明星基金经理被金融危机打击得头破血流,掌管SACCapital的斯蒂夫·科恩去年损失了18%,Citadel的肯·格里芬更惨,基金整整缩水44%,就连英明地预言了雷曼兄弟倒闭的大卫•恩霍也未能幸免,眼睁睁地看着他的GreenlightCapital下滑了26%,与此同时,查诺斯的空头策略为他赢得了50%的丰厚回报。他现在管理着大约70亿美元。当一众华尔街难民为了渡过难关,忙着出售艺术收藏、把漂亮的大宅放到市场上叫卖时,查诺斯正忙着买入。去年夏天,他耗资2000万美元,买下了位于第75大街、紧邻第五大道的一栋三层小楼。

  作为一个空头,查诺斯主要靠借入并出售那些他认为将要遭遇麻烦的公司股票为生。当股市动荡时,他买回那些缩水的股票,还给借股给他的人,将其中差价收入囊中。换句话说,查诺斯是个企业殡葬员。当有公司死去时,他就从中赢利。如果发生了大瘟疫,企业集体倒闭,他就会更加富有。

  面对70年来最凄惨的股票市场,面对对冲基金和401(K)(养老金)伤痕累累的账户,似乎没有人还能笑得出来。卖空投资人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却正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他管理的基金净值上涨了50%。在这些日子里,即使是《金融时报》的套红版面上似乎也难以发现好消息,但是,2008年11月4日的早上,在位于第55西街上的凯尼克斯(Kynikos)联合企业里,世界上最大的卖空对冲基金的主席吉姆·查诺斯正怀着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心情阅读着报纸上的一篇文章,这是他的一位同事用电邮告诉他的,标题是《高盛基金成立10个月损失9.9亿美元》。

  查诺斯这么高兴并不仅仅因为他与这次损失没有关系,而且还另有隐情。马克·斯派克是他在东汉普顿的邻居,也是造成此次高盛几十亿美元损失的部门的常务董事,现在他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斯派克位于Further Lane的住宅到海滩有一条小径,由于路面比较狭窄,2007年6月,他决定拓宽它。一天下午,斯派克派了一名工人用推土机把他和查诺斯的房屋之间的灌木丛铲平。道路是拓宽了,但查诺斯感到受了侮辱,“我希望这不是当市场变得对我们这些卖空者而言无利可图的时候,高盛的其他高级职员要采取某种行动的先兆。”当时他在一份写给朋友们的电邮中如此说道。这封信不知通过何种途径透露给了《纽约邮报》,有消息称,在《邮报》将此事披露后几个月,查诺斯从高盛公司的交易账号中抽走了近30亿美元,高盛公司因此少赚了5,000万年费(高盛不认同这些数字),查诺斯还对斯派克提起了起诉。一年后的今天,当查诺斯坐在彭博终端机前,看着《金融时报》上有关斯派克的对冲基金遭遇灾难的报道,一丝微笑浮现在他的脸上,他用群发的方式将这条消息推荐给了他的朋友、员工以及财经记者。

  也许和查诺斯一起分享一下高盛的挫折不失为有趣的事情,但你必须意识到,他和你处在非常不同的背景中,你的401(k)账户的亏损率就是他基金的收益率。查诺斯现在是有争议的华尔街最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现在所有对冲基金的当红巨星都遭受了损失,据说SAC资本的斯蒂夫·科恩(Steve Cohen)2008年损失了18%;Citadel基金的肯•格里芬(Ken Griffin)损失了44%,即使是曾预见到雷曼倒闭的大卫·艾恩霍恩(David Einhorn),他所管理的基金——绿光资本,2008年的净值也下滑了26%。而查诺斯的空头头寸则帮助他赚取了50%的回报,他现在管理的资本达到70亿美元。据《交易者月刊》估计,2007年他的收入超过3亿美元,到2008年12月,他也能赚取与此数额相当的收入。当许多华尔街的“遇难者”不得不忙着出售自己的艺术品收藏或把曾经作为奖励自己的房屋又拿到市场上出售之际,查诺斯却在买进,2008年夏天,他买下了坐落在第75街的一幢三层楼房,离第五大道不远。

  作为一名卖空者,查诺斯的谋生手段是:如果他认为一家公司将要遇到麻烦,就借入这家公司的股票,然后将其卖出;股价下跌后,他再买回这些问题股票,还给出借者,赚取其中的差价。换句话说,查诺斯有点像金融殡仪工作者——公司死亡,他就赚钱,即便是“时疫”爆发,他照样能变得富裕。

  上个月的一天下午,在8楼的会议室内,查诺斯坐在椭圆形桌旁的棕色皮革椅上,会议室里有一块覆盖了整面墙的黑板,上面被他的分析师们涂满了各种潜在的投资标的。邻近的墙面则矗立着几个书橱,这些书橱组成了一个有关金融灾难的图书馆,如《泡沫:在即将来临的房地产崩溃中如何幸免,如何谋利》,以及《战胜崩盘》等等。 查诺斯那天下午很兴奋,因为他刚刚阅读了一篇报告,报告指出,尽管中国的官方统计称中国经济增长了8%,但中国的耗电量却下跌了4%。他看出其中透露的暗示,查诺斯认为中国将是全球经济危机下一个受害者。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查诺斯已经积累了一些基建公司的空头头寸,这些公司争相去中国建造新的高速公路、桥梁和隧道,现在他正等着这些公司的股票下跌。

  观察查诺斯过去六个月的交易记录,仿佛是在观看经济崩溃的慢动作回放。自夏天以来,他已经在银行房地产公司上建立了空头头寸,因为此时次贷领域的危机已开始转变为全方位的经济崩溃。从2006年开始,查诺斯就在民用房屋建筑商如KB Home和WCI上建立了相当大的空头头寸,正是这些公司将南佛罗里达和凤凰城等地变成了城市远郊的噩梦。夏天过后,银行股的价格贝尔斯登惊梦中大跌,查诺斯乘机将金融和房地产股票上的空头头寸(规模约占其组合30%)一一买回。与此同时,查诺斯转而卖空了建筑和工程公司,因为他预计这场信用危机将蔓延成一场十足的全球衰退,许多地方,如中国和迪拜,那里的过热经济将会降温。此外,他还对那些对冲基金同伴所表现出的艺术品收藏的狂热进行卖空,上个月,他做空了索斯比拍卖公司的股票,等到索斯比的股价从60元跌到了8元后,查诺斯结束了他的空头持仓。“这不是很难”,他洋洋得意地说道。

  查诺斯并不像SAC资本和复兴科技公司的吉姆·西蒙斯那样从事量化模型的计算机快速交易,他总是要求他的分析师们深入挖掘一家公司财务报告中的各种细节,找出公司用来编造经营结果和扩大利润财务花招(他特别质疑使用市价记账原则的操作,因为这能让公司夸大非流动性资产的价值)。

  一旦查诺斯发现了问题,他就会全面介入,一边建立空头头寸,一边等待市场中的其他人士同意他的观点。当然,2008年这份工作变得比较轻松,由于每个领域都很受伤,查诺斯那些规模相当大的卖空头寸给他带来了极高的成功率。由于他较早地意识到了金融危机,所挑选的卖空对象股价的跌幅都十分巨大。在提取2%的管理费后,如果基金净值的增长超过了市场的跌幅,查诺斯就可以提成。

  但如果市场不是像现在这样跳水般地下跌,游戏将变得微妙得多。与其他对冲基金经理不同,查诺斯长久以来一直在使用一件有威力的武器——媒体。查诺斯是一名“媒体工作者”,据纽约《时代周刊》的商业专栏作者乔•诺科略介绍,查诺斯是“一个愿意与记者交谈,记者也会被他吸引,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情报的人”。你可以认为查诺斯有点像2008年参加总统竞选的约翰·麦凯恩,媒体才是关键。在这种信息交流的氛围中,查诺斯和许多记者建立起了有价值的关系网,这些记者也很看重他的意见,报道他的观点并最终帮助他致富。和华盛顿的政治一样,华尔街的游戏中也充满着需要鉴别的消息,一个正确的口风通常意味着几百万美元的盈亏。

  为了向市场透露他的想法,查诺斯经常将他的研究报告寄给他所信任的记者,或者将他发现的有趣故事用电邮的方式发给记者和其他基金经理

  2008年年初,这种关系带来了巨大的副作用。3月,贝尔斯登倒台之后,华尔街饱受困扰的CEO们对像查诺斯这样的卖空者发起了攻击,控告他们操纵媒体,向记者散播具有伤害性的小道消息,以便在银行的倒闭中获利。查诺斯理解这种对宣布晚会结束之人的“追逐”,“损失金钱之人总是要诿过于他人”,查诺斯说道。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进行了多次反击,7月,他向记者发了一封电邮,电邮里有一篇文章的链接,内容是关于英国管理当局计划剥夺卖空者在伦敦交易所的权利:“令人作呕的是,尽管现代金融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信用崩溃还未结束,但各个监管当局‘彼此合作’,为他们对卖空者所做出的勇敢姿态彼此间相互表扬。”

  那些普通的华尔街交易员,那些曾经经历了辉煌现在正在遭受损失的人们,他们会如何?查诺斯感到有几分遗憾。“交易桌旁的边缘人群,他们并没有技巧”,他说,“如果他们不交易衍生品,我真不知道他们还能做什么。接下来只能去开出租车了。”

  查诺斯将自己视为类似讲述真相的人。“我一直能理解对待卖空行为的那种幸灾乐祸的神情,我也知道没有人喜欢卖空”,查诺斯说,“我总是对我内心深处的自我劝说,卖空行为其实是对动态金融系统实施的监控,它是市场中少数监察和平衡的力量之一。”他可不是为了行善才从事这份工作的。“出于自私的启蒙”,他说,“我不会免费做这件事。”

  如果说查诺斯多少有点像华尔街的遗弃者,这种感觉也是相互的。查诺斯鄙视华尔街的精英文化,他自封为“富裕的自由主义者”,“仅仅因为事情还未出错,人人都流露出某种权力在握的感觉,这让我感到震惊。”他说道。2008年年初的一天下午,在位于塞德上东区的家中,查诺斯神态轻松地坐在客厅里的一把乳白色的椅子上,他戏称这间房为“单身汉的小屋”。几年前,50岁的查诺斯和妻子分居,现在他已经成为汉普顿俱乐部的标志。那些对冲基金竞争者背后议论说,据《邮报》报道,阿什利·邓普勒(Ashley Dupré,她就是在纽约州前州长斯皮策性丑闻中出现的那位应召女郎——译者注)曾是查诺斯家的常客。“吉姆叔叔”,据报道她是这么称呼查诺斯的(“我从未将她介绍给那位官员”,查诺斯告诉我)。查诺斯刚刚从东汉普顿的办公室驱车回来,看来就像一名他一直向往的South Fork的成员——时装设计师牛仔裤,Faconnable的红色条纹衬衫,藏青色的运动夹克。查诺斯胸肌发达(他的训练师告诉我,他能卧推300磅),他那饱经风霜似的脸上呈现出纵横交错的地貌特征,浓密的金色头发波浪般垂在额前。

  尽管他也在迈克尔饭店就餐,也是布朗宁学校的校董,还是主要的民主党捐款人,但查诺斯把自己当成华尔街的局外人。“我大部分社会关系都不在商业圈内。”他说。

詹姆斯·查诺斯-卖空中国

  世界最大的空头基金公司尼克斯联合基金总裁、华尔街“空头大师”查诺斯表示:“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比迪拜严重1000倍以上。”

  对冲基金为卖空中国股票疲于奔命

  尽管全球经济陷入危机,但中国经济2010年有可能实现近10%的高增长。因此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全世界的资金将涌入中国,中国股市和房地产将会全线飘红。

  但也有人预测这种情况可能会突然终结,凭借“中国泡沫会破灭”的预测进行打赌。

  据《纽约时报》报道,部分对冲基金为了卖空中国的股份公司,正在疲于奔命。卖空是借助某公司股票抛出后,以低价重新回购赚取差价的投资手法。

  “空头大师”查诺斯2001年因准确预测美国能源企业安然会破产而一举进入华尔街巨富行列。他从2009年夏天开始研究卖空中国企业股票的方法。

  中国不允许在股市进行卖空,并且严格限制外国投资者的投资。查诺斯说:“计划卖空(与中国需求相关的)水泥、煤炭、铁矿石、建设相关企业的股票。”

  查诺斯此前因准确预测安然、泰科国际有限公司等优良企业的股价会暴跌而名声大噪,他在接受美国经济电视台的采访时表示:“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比迪拜严重1000倍以上。”

  查诺斯强调:“比起对资产价格的高估,信用的过剩供应才是制造泡沫的主要原因,目前在地球上还没有一个地方的信用过剩供应程度能赶得上中国。”

  英《经济学家》警告中国楼市泡沫危险,信用过剩也就是流动性过剩,指有过多的货币投放量,这些多余的资金需要寻找投资出路,于是就有了投资、经济过热现象,以及通货膨胀的危险。

  英国时事周刊《经济学家》也警告称,世界经济特别是中国等新兴市场的泡沫有破灭的危险。

  《经济学家》曾于2007年在美国次级债危机发生之前多次发出警告。2008年9月,全球金融危机终于爆发。

  房地产独立评论人牛刀接受采访时说,“热钱早就在楼市和股市上都有投机。迪拜的热钱才600亿美元,这几年以来,滞留在中国的热钱至少有6000多亿美元。如果这些热钱全部集中在一个时间出逃,产生的泡沫破灭效应会比迪拜严重得多。”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21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金融山水,Cabbage,Yixi,刘维燎,LuyinT.

评论(共3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詹姆斯·查诺斯"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218.2.216.* 在 2010年11月16日 11:59 发表

回复评论
182.241.13.* 在 2013年8月1日 12:48 发表

不够全面 时间关系也不写清楚 有意而为之? 没有及时更新

回复评论
222.66.40.* 在 2013年11月28日 13:15 发表

没有连贯性啊,能不能把这几次大的做客按顺序详细介绍一下?

回复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