熵增定律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目錄

什麼是熵增定律

  熵增定律是熱力學定律,其引入了熵的概念來描述一種不可逆過程,即熱量從高溫物體流向低溫物體是不可逆的,孤立系統熵只能增大,或者不變,絕不能減小,最終達到熵的最大狀態,也就是系統的最混亂無序狀態。

  熵增定律的物理表達式為:S =∫dQ/T或ds = dQ/T。

熵增定律的內容

  克勞修斯引入了熵的概念來描述這種不可逆過程。

  在熱力學中,熵是系統的狀態函數,它的物理表達式為:S =∫dQ/T或ds = dQ/T。其中,S表示熵,Q表示熱量,T表示溫度。

  該表達式的物理含義是:一個系統的熵等於該系統在一定過程中所吸收(或耗散)的熱量除以它的絕對溫度。可以證明,只要有熱量從系統內的高溫物體流向低溫物體,系統的熵就會增加:

  S =∫dQ1/T1+∫dQ2/T2

  假設dQ1是高溫物體的熱增量,T1是其絕對溫度;dQ2是低溫物體的熱增量,T2是其絕對溫度,

  則:dQ1 = -dQ2,T1>T2

  於是上式推演為:S = |∫dQ2/T2|-|∫dQ1/T1| > 0

  這種熵增是一個自發的不可逆過程,而總熵變總是大於零。

熵增定律的建立[1]

  熵概念和熵增定律的建立,是在如何提高熱機效率的研究推動下逐步完成的。首先是卡諾(SCa mot)註意和系統研究了熱的傳遞方向和熱功(機械能)轉換間的差異問題,並提出了一個普遍原理即卡諾原理,只不過卡諾的研究和論證是建立在錯誤的熱質說的基礎上的。之後,克勞修斯(R. C lausius)對熱功轉換問題進行了深入研究,他不僅重新論證和發展了卡諾思想中的精髓部分,而且對自然界中運動轉化的方向性進行了更普遍的考察研究,於1850年發現了熱力學第二定律,現在人們將它表述為“熱不可能從低溫物體傳到高溫物體而不引起起其他變化”。1851年,開爾文(L ord Kelvin) 又獨立得出了第二定律的另外一種表述形式:,即不可能從單一熱源取熱,使之完全變為有用的功而不引起其它變化。不久,證明瞭兩種形式的等價性。該定律反映了與熱現象有關的實際巨集觀過程都是不可逆的,提出時間具有單向性。

熵增定律對企業管理的啟示[2]

  “熵增定律”究竟能給企業管理帶來怎樣的啟示?對於企業或者說一個組織而言,從制度和文化建立以後,經歷一段時間的運行,其必然趨勢是走向效率低下、機制僵化、人浮於事和創新適應能力下降等,這就是組織“熵增”。所以比爾蓋茨說“微軟離破產永遠只有十八個月”,任正非大談“華為的冬天”,都是基於對組織“熵增”的認識和應對策略。事實上華為任正非是國內第一個將“熵增”定律引進到社會科學層面的企業家。反面例子也有,比如柯達與諾基亞,面對洶涌而來的數字技術大潮,任由組織“熵增”漸浸漸潤,這兩家霸主級別的企業幾乎沒有任何掙扎而在一夜之間城頭變換大王旗。所以正確的戰略及戰略執行,創新能力的持續保持,組織變革能力的提升和因應形勢變化的機制優化自然是實現組織“熵減”的關鍵所在。

  個體也好,組織也好,生命的最終歸宿是死亡,因為“熵增”無處不在也無時不在。任何事物大多數時候都是“熵增”和“熵減”同時存在而且彼此消長。我們要做的無非就是如何讓“熵減”所激發的活力因數對個體和組織所產生的積極效應大於“熵增”所產生的消極效應,從而達到延緩衰敗,實現個體生命長壽健康和組織生命基業長青的目的,這也是生命的意義所在。

  首先開放是實現“熵減”的前提。“熵增”定律表達的就是封閉系統因為缺少與外部環境交換“負熵”的條件而導致內部系統混亂程度的加劇。無論是個人還是組織還是國家和社會,要有開放的精神,越開放越有秩序,越封閉越會加劇混亂。共和國四十年來的對外開放不正是國家實現“熵減”的過程麽?

  其次是要通過改革創新來打破平衡實現“熵減”。任何一個組織,一旦其內部結構趨穩,其觀念和思想就會轉向保守,因循守舊的習慣也就自然形成,革新的意識和動能就會減弱,利益也就相對固化,機體造血功能就會降低。所以說改革創新永遠是企業長青的秘訣,真正的企業家,一定是善於把握企業內部的“熵增”變化在給企業帶來致命傷害之前及時精準揮舞改革創新的利劍,而積極推進組織變革流程優化、體制機制創新等改革舉措,引進新技術新觀念和新方法、升級產品與服務等手段將危機消滅於萌芽狀態。

  再者就是“惶者生存”。“惶者”就是既不滿足歷史過往的繁華,又對充滿變數的未來心存敬畏,保持一份“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定力砥礪前行。《易》曰:“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孟子也曾說“生於憂患,死於安樂”,說的都是危機意識和憂患意識。微軟華為就是比別人多了一份危機意識和憂患意識,才能在全球化競爭中脫穎而出並能保持領先優勢。

  其四就是要保持旺盛和持久的學習力。學習無論是對個人還是組織是一個永恆的話題,在目前這個時代,如果還大談學習的意義與作用未免流於低級。我這裡要講的,更多的是強調要通過學習,提升思考的深度和分析問題、研究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作為企業,其終極命題就是“我是誰?”“我要到哪裡去?”和“我要怎麼去?”三個問題。“我是誰”,就是作為一個企業要認清我是是做什麼的,我具備什麼樣的優勢,我還存在什麼樣的不足,影響企業發展的淺層表現和深層原因是什麼?“我要到哪裡去”,就是要思考我的目標和方向是什麼?我的戰略是否符合國際國內經濟政治的發展形勢和行業的發展趨勢?“我要怎麼去”,就是要思考實現企業願景和戰略應該具備什麼樣的能力和資源?為具備這種能力與資源我短期和中長期應該要做哪些準備和努力?是否有一條清晰可行的路徑和實現階段目標的時點安排?以及企業體制機制文化和隊伍要做什麼樣的變革和調整?等等一系列的問題的思考、分析和解決,都需要通過學習來實現。由此可見,學習是抑制組織“熵增”,擴大組織“熵減”效應的最有效途徑。

參考文獻

  1. ]董春雨,薑璐.關於熵增定律的方法論研究[J].自然辯證法研究,1997(04):49+51+53+50+52.
  2. 劉建銘. “熵增定律”給企業管理帶來的啟示[N]. 建築時報,2019-03-07(005).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56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33.

評論(共0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熵增定律"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7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