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蓋茨比曲線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了不起的蓋茨比曲線(The Great Gatsby Curve),也有人稱呼它為“拼爹”曲線

目錄

什麼是了不起的蓋茨比曲線

  了不起的蓋茨比曲線由加拿大經濟學家邁爾斯·克拉克在2006年提出,他統計了21個國家的數據,得出“社會不公平程度”與“代際收入彈性”基本成正相關關係的結論。這說明一個國家的社會不公平程度越高,父輩的收人水平對下一代收入水平的影響越大,子女處於父輩的經濟階層的可能性就越高。

  奧巴馬的經濟顧問阿蘭·克魯格在2012年的一篇演講中。用了不起的蓋茨比曲線來稱呼渥太華大學邁爾斯·克拉克的研究或果一高度不平等的國傢具有較低的代際流動性。克控克認為,在美國、巴西等地方,某一代人50%左右的收入差距歸因於上一代,而在更加主張人人平等的斯堪的納維亞地區,這一數值要小於 30%。

  這條曲線借名於美國作家弗·司各特· 菲茨傑拉德於1925年寫的一部中篇小說《了不起的蓋茨比》。菲茨傑拉德筆下的蓋茨比曾百般努力試圖衝破階層藩籬,卻用他悲劇的結局證明瞭當時的社會階層固化這一殘酷事實。該小說講述了美國底層人物奮鬥而最終夢滅的故事,象徵“美國夢”的破滅。

  圖像的橫軸是以各國基尼繫數表示的社會不公平程度,其中基尼繫數越大,表示社會越不公平;縱軸為“代際收入彈性”,即父輩的收入水平對下一代收入水平的影響,該數值越大,表示收入的代際流動性越低,子女處於父輩的經濟階層的可能性就越高。

  從圖中21個國家的數據可以看出,“社會不公平程度”與“代際收入彈性”基本成正相關關係(一條直線),即一個國家的社會不公平程度越高,其“代際收入彈性”越高,代際流動性越低。

  總結一下可以看出,這條向上傾斜的直線說明瞭這樣一種社會經濟現象:高度不平等的國傢具有較低的代際流動性——社會越不平等,個人的經濟地位就越由其父母的地位決定,子女處於父輩的經濟階層的可能性就越高。

了不起的蓋茨比曲線的現象

  加利福尼亞大學經濟學教授格裡高利·克拉克曾專門研究過“富二代”現象。他發現,家族史的影響比我們想象的大得多,而且其作用時間也持續更久。父親很關鍵,但祖父、曾祖父同樣很重要。事實上,可能要花上三五百年,才能使上流家庭與普通家庭的後代在收入上持平。

  為瞭解決可靠數據不足的問題,克拉克選擇從瑞典名門望族的罕見姓氏中收集信息,那是些非同尋常的17世紀貴族姓氏,以及18世紀某些有家學淵源的拉丁姓氏,比如像“林奈”,這在瑞典社會中非常稀有。克拉克發現,這些家族的子弟在今天的精英階層中仍然占有很高比例。直至2011年,這些貴族姓氏的子孫仍頻頻出現在律師這樣的高階層隊伍中,且出現的比例是普通姓氏的六倍。

  克拉克通過查閱英國自1800年以來的人口普查記錄,挑選出諸如巴扎爾格特、萊斯查萊斯這樣的家族,並對他們各自家族中在像牛津劍橋這樣頂級學府里學習過的後輩做了比較。按理來說,當今社會擁有廣泛的平等機遇,父母在收入階梯中的位置對兒女的影響應微不足道。結果卻表明,這些罕見姓氏家族在1800年的財富社會地位仍然影響著今天的後代們[1]

  “美國夢”的破滅

  在美國,這條曲線更多地用來討論“美國夢”的幻滅與否,克拉克將這條曲線命名為蓋茨比曲線,用意不言自明。

  美國最新的數據證實,以哈佛耶魯八大藤校再加芝加哥、斯坦福麻省理工、杜克這十二所頂尖大學為例,他們的本科生中,15%的學生來自於全美最富裕的1%家庭,41%的學生來自於最富裕的5%家庭;中位數收入以下的所有50%美國家庭能進入這十二所大學的可能性小於前1%的家庭。

  前國政治學協會主席羅伯特·帕特南的著作《我們的孩子-美國夢正處於危機》直接指出,雖然社會歷來鼓吹機會均等,但在這個“生而不平等”的社會裡,一切“機會均等”只是空談。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美國社會階層的收入不均現象日益加劇,收入較低的階層對收入的悲觀程度也隨之增加。克魯格曼認為,美國社會正趨於階級化,其中一個突出特點是出身變得至關重要,來自社會底層的人幾乎沒有機會升入社會中產階層,更不用說爬進上層社會。也就是說,個人出生時的階級地位,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其未來的經濟前景。

  “屌絲逆襲”的黃粱一夢

  在漫長的封建時代,普通百姓通過科舉制度,還有“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可能.性,學而優則仕,通過讀書當官,改變個人和家族命運。

  在改革開放的年代,可以通過高考或者當兵,告別“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農村戶口變為城市居民,捧上鐵飯碗,改變命運。

  但我們現在這個時代,無論是通過高考或者當兵抑或別的途徑,都已經基本沒法改變個人命運了,大學畢業找不到工作,當兵複員後照樣回農村……而父母的眼光、經濟實力及掌握的各種資源,決定了子女的未來。

  在美國,這條曲線更多地用來討論“美國夢”的幻滅與否;在當代中國,或許論證了所謂的“屌絲逆襲”到頭來或只是一場黃粱美夢。

了不起的蓋茨比曲線的原因及啟示

  通常代際收入傳遞的途徑主要有兩種:一是財產資源性的繼承;二是教育發展類的投資。

  高收入人群本身擁有較為豐厚的資金房產股權、榮譽等財產,通過合法傳遞延續至子代,並具有更強的保值增值能力;而在教育發展類的投資方面,隨著高收入群體與中低收入群體的收入差距逐步拉大,高收入群體有能力通過購買價格高昂的教育服務產品及相關投資提升子代的教育素質,而中低收入群體多數僅能維持在公共教育水平或一般性教育服務產品的購買,兩者之間的差距明顯拉大。

  了不起的蓋茨比曲線說明一個社會越不平等,父母經濟地位對孩子的經濟地位的決定程度就越高。在英美等一些地方,某一代人有50%左右的收人差距要歸因於上一代人。

  你把希望寄托在兒子身上。但“了不起的蓋茨比曲線"給了我們答案:富人們有更好的教育資源,他們的孩子能夠得到更好的發展機會,他們的孩子成功概率比你的孩子大得多[2]

參考文獻

  1. 了不起的蓋茨比曲線.北青網.2017-07-08.
  2. 岑嶸. 了不起的蓋茨比曲線[J]. 青年博覽, 2014(11):48-49.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36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Gaoshan2013,Lin,寒曦,苏青荇,Llyn.

評論(共11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了不起的蓋茨比曲線"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南宫鑫 (討論 | 貢獻) 在 2013年8月10日 11:59 發表

該來的果然還是來了啊!!

那下次世界變革時間會是幾點呢???

回複評論
刘炳麟 (討論 | 貢獻) 在 2015年9月8日 07:44 發表

階級化是社會資源再分配的前提

回複評論
117.136.75.* 在 2015年9月12日 12:44 發表

向上的阻力很大,但最大的莫過於個人自我的阻力

回複評論
Eari (討論 | 貢獻) 在 2017年7月13日 00:19 發表

一生不長,沒機會時心態好就行

回複評論
雷霆领主杨永信 (討論 | 貢獻) 在 2017年7月13日 12:01 發表

寒門再難出貴子,要看你怎麼理解了,難,並不是不能。就在於自己能不能突破家族的桎梏。

回複評論
M id c76813ea11fb090d400672479bd150fb (討論 | 貢獻) 在 2020年4月2日 12:04 發表

哎 雖然很殘酷 但我也沒多失望

回複評論
M id 6c00b10fc988b747b316ddea3474f50a (討論 | 貢獻) 在 2020年10月18日 16:06 發表

為什麼要同代比? 創一代就對比創一代→然後才有然後…

回複評論
M id 76f0f3e33104a093be454cd46473f8f5 (討論 | 貢獻) 在 2020年10月18日 16:52 發表

資本運作作用在降低,運營作用越來越重要,時代在變革,中國人該如何選擇?

回複評論
晓 歌 (討論 | 貢獻) 在 2020年10月18日 17:58 發表

寒門,逃離原生階層,難。

回複評論
203.190.127.* 在 2020年10月21日 16:50 發表

117.136.75.* 在 2015年9月12日 12:44 發表

向上的阻力很大,但最大的莫過於個人自我的阻力

總有跳出龍門的鯉魚,但那畢竟是少數。 接受客觀規律,同時主觀想辦法成為那條鯉魚吧!

回複評論
58.246.129.* 在 2020年10月31日 16:00 發表

都不容易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7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