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The Great Gatsby Curve),也有人称呼它为“拼爹”曲线

目录

什么是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

  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由加拿大经济学家迈尔斯·克拉克在2006年提出,他统计了21个国家的数据,得出“社会不公平程度”与“代际收入弹性”基本成正相关关系的结论。这说明一个国家的社会不公平程度越高,父辈的收人水平对下一代收入水平的影响越大,子女处于父辈的经济阶层的可能性就越高。

  奥巴马的经济顾问阿兰·克鲁格在2012年的一篇演讲中。用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来称呼渥太华大学迈尔斯·克拉克的研究或果一高度不平等的国家具有较低的代际流动性。克控克认为,在美国、巴西等地方,某一代人50%左右的收入差距归因于上一代,而在更加主张人人平等的斯堪的纳维亚地区,这一数值要小于 30%。

  这条曲线借名于美国作家弗·司各特· 菲茨杰拉德于1925年写的一部中篇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菲茨杰拉德笔下的盖茨比曾百般努力试图冲破阶层藩篱,却用他悲剧的结局证明了当时的社会阶层固化这一残酷事实。该小说讲述了美国底层人物奋斗而最终梦灭的故事,象征“美国梦”的破灭。

  图像的横轴是以各国基尼系数表示的社会不公平程度,其中基尼系数越大,表示社会越不公平;纵轴为“代际收入弹性”,即父辈的收入水平对下一代收入水平的影响,该数值越大,表示收入的代际流动性越低,子女处于父辈的经济阶层的可能性就越高。

  从图中21个国家的数据可以看出,“社会不公平程度”与“代际收入弹性”基本成正相关关系(一条直线),即一个国家的社会不公平程度越高,其“代际收入弹性”越高,代际流动性越低。

  总结一下可以看出,这条向上倾斜的直线说明了这样一种社会经济现象:高度不平等的国家具有较低的代际流动性——社会越不平等,个人的经济地位就越由其父母的地位决定,子女处于父辈的经济阶层的可能性就越高。

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的现象

  加利福尼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格里高利·克拉克曾专门研究过“富二代”现象。他发现,家族史的影响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而且其作用时间也持续更久。父亲很关键,但祖父、曾祖父同样很重要。事实上,可能要花上三五百年,才能使上流家庭与普通家庭的后代在收入上持平。

  为了解决可靠数据不足的问题,克拉克选择从瑞典名门望族的罕见姓氏中收集信息,那是些非同寻常的17世纪贵族姓氏,以及18世纪某些有家学渊源的拉丁姓氏,比如像“林奈”,这在瑞典社会中非常稀有。克拉克发现,这些家族的子弟在今天的精英阶层中仍然占有很高比例。直至2011年,这些贵族姓氏的子孙仍频频出现在律师这样的高阶层队伍中,且出现的比例是普通姓氏的六倍。

  克拉克通过查阅英国自1800年以来的人口普查记录,挑选出诸如巴扎尔格特、莱斯查莱斯这样的家族,并对他们各自家族中在像牛津剑桥这样顶级学府里学习过的后辈做了比较。按理来说,当今社会拥有广泛的平等机遇,父母在收入阶梯中的位置对儿女的影响应微不足道。结果却表明,这些罕见姓氏家族在1800年的财富社会地位仍然影响着今天的后代们[1]

  “美国梦”的破灭

  在美国,这条曲线更多地用来讨论“美国梦”的幻灭与否,克拉克将这条曲线命名为盖茨比曲线,用意不言自明。

  美国最新的数据证实,以哈佛耶鲁八大藤校再加芝加哥、斯坦福麻省理工、杜克这十二所顶尖大学为例,他们的本科生中,15%的学生来自于全美最富裕的1%家庭,41%的学生来自于最富裕的5%家庭;中位数收入以下的所有50%美国家庭能进入这十二所大学的可能性小于前1%的家庭。

  前国政治学协会主席罗伯特·帕特南的著作《我们的孩子-美国梦正处于危机》直接指出,虽然社会历来鼓吹机会均等,但在这个“生而不平等”的社会里,一切“机会均等”只是空谈。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社会阶层的收入不均现象日益加剧,收入较低的阶层对收入的悲观程度也随之增加。克鲁格曼认为,美国社会正趋于阶级化,其中一个突出特点是出身变得至关重要,来自社会底层的人几乎没有机会升入社会中产阶层,更不用说爬进上层社会。也就是说,个人出生时的阶级地位,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其未来的经济前景。

  “屌丝逆袭”的黄粱一梦

  在漫长的封建时代,普通百姓通过科举制度,还有“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可能.性,学而优则仕,通过读书当官,改变个人和家族命运。

  在改革开放的年代,可以通过高考或者当兵,告别“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农村户口变为城市居民,捧上铁饭碗,改变命运。

  但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无论是通过高考或者当兵抑或别的途径,都已经基本没法改变个人命运了,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当兵复员后照样回农村……而父母的眼光、经济实力及掌握的各种资源,决定了子女的未来。

  在美国,这条曲线更多地用来讨论“美国梦”的幻灭与否;在当代中国,或许论证了所谓的“屌丝逆袭”到头来或只是一场黄粱美梦。

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的原因及启示

  通常代际收入传递的途径主要有两种:一是财产资源性的继承;二是教育发展类的投资。

  高收入人群本身拥有较为丰厚的资金房产股权、荣誉等财产,通过合法传递延续至子代,并具有更强的保值增值能力;而在教育发展类的投资方面,随着高收入群体与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差距逐步拉大,高收入群体有能力通过购买价格高昂的教育服务产品及相关投资提升子代的教育素质,而中低收入群体多数仅能维持在公共教育水平或一般性教育服务产品的购买,两者之间的差距明显拉大。

  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说明一个社会越不平等,父母经济地位对孩子的经济地位的决定程度就越高。在英美等一些地方,某一代人有50%左右的收人差距要归因于上一代人。

  你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但“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给了我们答案:富人们有更好的教育资源,他们的孩子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机会,他们的孩子成功概率比你的孩子大得多[2]

参考文献

  1. 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北青网.2017-07-08.
  2. 岑嵘. 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J]. 青年博览, 2014(11):48-49.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36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Gaoshan2013,Lin,寒曦,苏青荇,Llyn.

评论(共11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南宫鑫 (Talk | 贡献) 在 2013年8月10日 11:59 发表

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啊!!

那下次世界变革时间会是几点呢???

回复评论
刘炳麟 (Talk | 贡献) 在 2015年9月8日 07:44 发表

阶级化是社会资源再分配的前提

回复评论
117.136.75.* 在 2015年9月12日 12:44 发表

向上的阻力很大,但最大的莫過於個人自我的阻力

回复评论
Eari (Talk | 贡献) 在 2017年7月13日 00:19 发表

一生不长,没机会时心态好就行

回复评论
雷霆领主杨永信 (Talk | 贡献) 在 2017年7月13日 12:01 发表

寒门再难出贵子,要看你怎么理解了,难,并不是不能。就在于自己能不能突破家族的桎梏。

回复评论
M id c76813ea11fb090d400672479bd150fb (Talk | 贡献) 在 2020年4月2日 12:04 发表

哎 虽然很残酷 但我也没多失望

回复评论
M id 6c00b10fc988b747b316ddea3474f50a (Talk | 贡献) 在 2020年10月18日 16:06 发表

为什么要同代比? 创一代就对比创一代→然后才有然后…

回复评论
M id 76f0f3e33104a093be454cd46473f8f5 (Talk | 贡献) 在 2020年10月18日 16:52 发表

资本运作作用在降低,运营作用越来越重要,时代在变革,中国人该如何选择?

回复评论
晓 歌 (Talk | 贡献) 在 2020年10月18日 17:58 发表

寒门,逃离原生阶层,难。

回复评论
203.190.127.* 在 2020年10月21日 16:50 发表

117.136.75.* 在 2015年9月12日 12:44 发表

向上的阻力很大,但最大的莫過於個人自我的阻力

总有跳出龙门的鲤鱼,但那毕竟是少数。 接受客观规律,同时主观想办法成为那条鲤鱼吧!

回复评论
58.246.129.* 在 2020年10月31日 16:00 发表

都不容易

回复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7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