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学派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目录

日内瓦学派简介

  日内瓦学派 Geneva School 当代儿童心理学发展心理学中的主要派别。又称皮亚杰学派。为瑞士心理学家J.皮亚杰所创立。其主要工作是通过对儿童科学概念以及心理运算起源的实验分析,探索智力形成和认知机制的发生发展规律。

  日内瓦学派的最初活动可追溯至皮亚杰1921年前后在巴黎比奈实验室工作期间所进行的关于儿童智力的研究。1950年他发表3卷集《发生认识论导论》,标志着发生认识论体系的建立。在皮亚杰任教于日内瓦大学卢梭学院(后改为教育学院)并相继就任该院实验心理研究室主任及院长期间,在日内瓦大学召集了一批志同道合者,如B.英海尔德、A.斯策明斯卡、H.辛克莱·德茨瓦尔特等人,形成了日内瓦学派的基本队伍。1955年,皮亚杰又在日内瓦大学创立了发生认识论国际中心,邀集各国心理学家及其他有关学科的学者进行跨学科合作研究。至1980年,该中心已出版专题报告集37卷。

日内瓦学派的理论基础

  日内瓦学派的研究以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为理论基础。这一理论是欧洲机能主义的发展。可以说,皮亚杰是瑞士教育家、实验心理学家艾德华·克拉帕雷德的继承者。发生认识论的基本观点是:由于科学知识处于不断演化之中,因而我们不能静止地看待认识论问题;人类知识的形成,既不是外物的简单复本(经验论),也不是主体内部预成结构的独立显现(预成论),而是包括着主体和外部世界在连续不断地相互作用中逐渐建立起来的一系列结构。客观知识从属于这些结构,认知结构的发展标志着儿童智力水平的提高和逻辑范畴与科学概念的深化。皮亚杰承认自己有某种把认识论心理学化的倾向。他认为每门科学都要研究客体、该学科自身的理论结构和专门的认识论这 3部分内容。而专门的认识论都要依赖于心理学,因为它们全部的(如逻辑),或部分的(如物理学)是主体对客体施加动作的结果。对运算水平的认知结构的形式表述就是运算逻辑。运算逻辑是科学知识的“基因型”,各种科学知识则是运算逻辑的“表现型”。它们分别是主、客体相互作用的内化和外化的结果。因此,在日内瓦学派的理论体系中,认知结构的发展理论、运算逻辑以及逻辑范畴和科学概念的发生认识论,这三者是统一的,它们构成了儿童(主体)认知功能发展的全貌。

  日内瓦学派虽然注意认知发展的结构方面,但其理论的基础仍是某种功能的观点。他们认为机体具有组织和适应两种功能。智力的本质是适应。认知层次的适应是物质层次的适应的延伸,都是使机体得以存在和发展的手段。适应机能的实现须以某种基本的结构存在为前提,而结构又是组织机能的产物。适应具有二个功能侧面──同化和顺化:同化是主体把外界刺激整合于主体正在形成或已形成的认知格式或结构;顺化指格式或结构受到不易同化的刺激的影响而发生的改变。同化与顺化之间的调节或平衡化的实现,就是认识上的适应。支配认知发展的最重要因素便是这种平衡化的内在趋势

日内瓦学派的主要研究成果

  日内瓦学派的研究揭示了儿童认知发展和智力成长的一般规律:

  ①知觉的发展。知觉的场效应在各年龄阶段保持相对不变,而知觉活动却受到智力运算的影响而水平渐次增高。儿童在感觉-运动阶段所获得的恒定客体格式与关于形状和大小的知觉常性存在着相互作用。

  ②符号功能和记忆的发展。儿童从感觉-运动阶段到前运算阶段,逐渐发展了延迟模仿、象征性游戏、绘画、心理意象和言语等符号功能。该派尤其详细研究了意象的种类及其特点,心理意象是模仿内化的结果而非知觉的延伸。前运算阶段仅有静态的再生意象,而运动的和变形的再生意象以及预期的意象须与智力运算互为基础而发展起来。记忆的结构部分地依存于运算的结构。

  ③具体运算的发展。儿童在获得反演可逆性和互反可逆性之后,掌握了类与关系的逻辑,能够进行加法和乘法的分类以及一维和二维的序列化活动;并能在运算水平上掌握数概念以及进行空间和时间的测量。同时,儿童借助具体运算,实现了对现实世界中关于长度、质量、容积、面积、重量等物理量的守恒性认识。

  ④形式运算的发展。当儿童摆脱了具体事物的束缚,能在纯形式水平上进行命题间的转换,并形成了以可逆性为基础的转换以及掌握二元命题的逻辑关系,组成了体现形式运算总的系统特征结构时,就进入了形式思维阶段。儿童这时逐渐掌握一系列典型的形式运算格式,如比例格式、排列组合格式、杠杆平衡格式、概率运算格式、双参照系格式等,它们大大提高了青少年解决实际问题和进行归纳-演绎推理的能力,使之对时间、空间、运动、物理因果性等的认识达到新的水平。

日内瓦学派的评价

  日内瓦学派研究人的认知活动,但不同于认知心理学的内容,其研究成果对认识论逻辑学、语言学和教育学等产生很大影响。皮亚杰本人也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学者之一。

  日内瓦学派的理论与实验也受到一些批评。如认为他们只专注于儿童认知一般规律的研究而忽视其差别;对思维活动中心理运算的结构化过于武断;发展阶段的划分有些绝对化;自动调节和平衡化概念缺乏严格解释等。上述批评促进了皮亚杰学派研究工作的深入,如后来英海尔德、辛克莱·德茨瓦尔特和D.博韦就对儿童认知发展的差异以及教育与学习等社会因素对发展的作用加以详尽的探讨。中国有些学者认为,皮亚杰学派的创造性工作尽管提供了关于儿童认知发展特点与规律的丰富事实,但其理论实质仍属唯心主义思想体系,犯有机能主义心理学生物学化的通病,不过对皮亚杰所强调的人的感情活动为逻辑范畴和心理运算起源的观点是否与马克思主义实践论相对立,则存在不同的看法。对日内瓦学派实验和理论的研究还有待深入。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1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Frawewdccder,Tracy.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日内瓦学派"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