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秤幣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重定向自Libra)

天秤幣(Libra)

目錄

什麼是天秤幣

  天枰幣Facebook領導發佈加密貨幣。天秤幣是基於區塊鏈技術、以主權貨幣債券作為抵押數字貨幣

  2019年6月18日,Facebook領導的天秤幣(Libra)協會發佈白皮書,宣告全球最大數字貨幣項目啟動。

天秤幣的創始會員背景

表:天秤幣的創始會員背景(2019年6月)
創始會員國家行業用戶數
Facebook美國社交網路&通訊軟體facebbook23.8億月活用戶(2019Q1);

Facebook message 13億月活用戶(2018);

WhatsApp 16億月活用戶(2018)。

eBay美國知名電商網站活躍買家1.8億人(2019Q1)
Uber美國全球知名網約車品牌9300萬月活用戶(2019Q1)
Lyft美國全球知名網約車品牌3070萬註冊用戶數(2018)
PayPal美國第三方支付品牌2.5億用戶(2018年8月)
Coinbase美國持牌數字貨幣交易所2500萬用戶(2018)
Spotify AB瑞典全球主要音樂網站2.07億月活用戶(2018Q4)
Farfetch英國奢侈品電商網站120萬活躍用戶(2018)
Booking荷蘭旅游住宿預訂網站2018年旅行總預訂量927億美元
Mercado Pago拉美南美洲最大電商網站1.6億活躍用戶(2018)

天秤幣的本質及風險[1]

  天秤幣不同於現有其他數字貨幣,其幣值幣值穩定,跨境交易安全便捷,本質上講,它和支付寶微信支付是一樣的,只不過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直接與人民幣掛鉤,一塊錢的人民幣對應著微信和支付寶里的一塊錢,天秤幣的幣值則是和一攬子貨幣掛鉤。

  然而這一區別背後的含義是,天秤幣具有獨立貨幣的身份,它不與任何一個主權貨幣一一對應,可能將發展成為重要的非主權貨幣。

  由於臉書反覆宣稱它“被動地產生貨幣”、“幣值以世界主要貨幣的幣值為基礎”,因此目前為止,其舉動還沒有引起各國央行的敵意。但是在緊急情況下,天秤幣的管理問題很可能成為一個極其複雜的地緣政治問題。

  在一些特殊情況下,一些強權國家很可能強迫臉書對個別國家的交易進行干預,甚至凍結和沒收該國的一些天秤幣賬戶。如果說臉書到目前為止只是控制了大眾的輿論,那麼在有了天秤幣這個工具以後,臉書將有能力使任何一個大量使用天秤幣的國家經濟癱瘓,甚至政權垮臺。

  天秤幣另一個需要關註的問題是,當越來越多的金融公司開始用天秤幣進行交易,那麼,很多金融資產就會以天秤幣計價。可以想象,當世界經濟金融體系未來發生重大波動的時候,世界主要國家的政府會要求天秤幣理事會調整天秤幣流動和交易的具體規則,以此擴大或者收縮其貨幣發行

  到那時,天秤幣理事會事實上就變成了一個超級央行,天秤幣就會真正變成一個獨立的貨幣,擁有自己的獨立貨幣政策,這一點與港幣的情況完全不同。這個前景,各國央行一定是心知肚明的。

  既然天秤幣理事會事實上就變成了一個超級央行,天秤幣就會真正變成一個獨立的貨幣,那麼,誰來主導它的貨幣政策?其貨幣政策的目標是什麼?以哪個國家或地區的經濟情況為基準?哪個國家或地區的經濟利益會因此受損?這些都是天秤幣存在的風險。

天秤幣可能帶來的影響[2]

  1.天秤幣誕生於美國強大的創新體制,利於鞏固美國的全球影響力

  天秤幣白皮書中列出了二十餘家創始會員,多數是21世紀後出現的美國企業。

  這些企業都曾由於創新而飽受爭議。如今,這些創新企業抱團推出天秤幣,作為美國的中央銀行美聯儲的態度務實而積極。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Facebook已和美聯儲及其他國家監管做過溝通,他“對天秤幣抱有很高的期待,但在全球流通之前,Facebook必須解決其他問題”。

  儘管天秤幣由民間發起,但其白皮書中明確表示,會攜手各個行業監管,而非繞開監管。由於多數天秤幣創始會員是美國企業,因此天秤幣要想最終落地,必然要得到美國監管認可,其方案必須符合美國利益。

  天秤幣並非紙上談兵,而是與美聯儲等機構有實際合作的運作體系。其他國家或企業加入與否,便是對網路全球化的取捨。

  美國包容的創新體制,培育了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創新企業群。這些企業也代表美國,在全球範圍內提升和鞏固美國的影響力。

  2.網路和金融的主權邊界模糊,傳統主權進一步受到網路侵蝕

  天秤幣協會目前的創始企業,涵蓋了衣、住、行等高頻消費場景。這些會員均為區域性乃至世界性互聯網巨頭,覆蓋超30億互聯網用戶,接近世界人口的40%,占全世界互聯網用戶約80%,中國以外的互聯網用戶基本囊括其中。

  一直以來,互聯網企業致力於打通人和信息流物流的連接,受制於傳統金融體制,互聯網和資金流間始終存在隔閡。即使如paypal這樣的第三方支付,只是在基於傳統金融基礎設施上的支付工具,沒有改變資金通過銀行流轉、結算的本質。

  在區塊鏈技術誕生和應用10年後,“貨幣互聯網”成為可能。天秤幣利用區塊鏈技術,將人和信息流、物流以及資金流打通,每個人成為超越主權的“數字居民”。當海量用戶和加密資產融合後,傳統主權的概念趨於模糊,傳統主權將受到網路的進一步侵蝕。

  在弱小國家,天秤幣會搶先於當地政府建成金融基礎設施,該國金融主權趨於喪失,可能被天秤幣協會實現“網路殖民”。

  世界銀行2019年數據顯示,全球有 17 億成年人未接觸到金融系統。在17億人中,有 10 億人擁有手機,近 5 億人可以上網。這5億互聯網用戶,會成為天秤幣最早的種子用戶。        在拉美、中東、非洲等地區,大量國家金融基礎設施較差、但網民數量不少,天秤幣支付生態一旦完成閉環,大量低信用國家的公民就會變成天秤幣本位,這些國家的法幣將很快被天秤幣驅逐。

  儘管天秤幣協會聲稱,“協會鼓勵在全球多個受監管的電子交易所公開交易 天秤幣”。但是,這不能阻止天秤幣形成場外市場。如果不能設置好規則,天秤幣會對弱小主權國家帶來巨大風險。

  3.天秤幣儲備資產中,預計沒有人民幣資產,不利於人民幣國際化

  天秤幣涉及超30億互聯網用戶,具備比很多單一國家央行更強的鑄幣權。因此,這個由企業組成的天秤幣協會,會成為超主權的金融勢力。由於中國企業和用戶幾乎置身事外,天秤幣會成為人民幣國際化的阻礙。

  天秤幣的儲備籃子由多國法幣和短期國家債券,目前多數天秤幣創始會員是美國企業,中國用戶占比很低。因此,天秤幣的儲備籃子中,人民幣資產占比預計會非常低,如果不主動干預,甚至會沒有人民幣資產。一些國家完成天秤幣本位後,資金流會反作用於物流,優先和本位幣用戶進行交易,進而對中國的進出口企業造成潛在影響。

  在監管層面,由於中國政府對數字貨幣政策嚴苛,雖然會讓天秤幣在中國難以流行,但中國政府也很難介入治理。於此同時,在天秤幣白皮書發佈的第二日,G7集團計劃7月出台對天秤幣的評估報告,最終實現聯合監管。截止2019年07月前,中國暫時被處於聯合監管討論範圍之外。

  在行業層面,儘管中國擁有世界級的互聯網企業,但中國互聯網企業的用戶基本在中國,海外用戶占比很低。因此,中國企業暫時缺乏在數字貨幣領域另起爐竈的可能。

參考文獻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3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Llyn,LuyinT,滴滴.

評論(共0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天秤幣"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