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諾芬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色诺芬(Xenophon)
放大
色諾芬(Xenophon)
色諾芬(Xenophon)——他是世界上最早使用“經濟”一詞的思想家,他所指的經濟是家庭經濟

目錄

色諾芬簡介

  色諾芬(Xenophon, 約430~354BC),古希臘歷史學家、作家。色諾芬生於公元前430 年左右,卒於公元前355 年以後,出生於雅典富 人家庭,受過貴族教育,是蘇格拉底的弟子。在政治上他基本上是站在反動的貴族奴隸主的立場。在當時以斯巴達為首的聯盟和以雅典為首的聯盟的鬥 爭中,他擁護斯巴達的貴族寡頭政治而反對雅典的民主政治。公元前401 年,他以希臘雇佣兵領袖之一的身分,參加了波斯王子小居魯士與其兄爭奪王位 的戰爭。小居魯士失敗以後,他就投靠斯巴達而與自己的祖國為敵。因此,雅典公民大會予以缺席審判,判處他終身放逐。他從斯巴達那裡獲得奧林匹亞附近的一份領地,在那裡住了二十年,後來遷居哥林斯。雅典和斯巴達關係好轉以後,他被雅典赦免,但他沒有回國,死於哥林斯。

色諾芬的傳奇經歷

  前401年,波斯帝國西部小亞細亞的長官小居魯士在希臘招募雇佣軍,約三十多歲的色諾芬應募。當時招募的這支軍隊大約一萬餘人。此後這支軍隊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小居魯士帶領向波斯帝國腹地前進,當到達塔爾蘇斯時,士兵們才得知了小居魯士的陰謀——推翻波斯國王,自立為王。希臘雇佣軍一方面沒有退路,另一方面收到小居魯士的許多許諾,繼續前進至巴比倫附近。但是小居魯士在戰鬥中身亡,由此這支希臘雇佣軍陷入波斯帝國腹地。而後來軍隊的首領又被波斯人誘捕而殺害,色諾芬被推舉出來領導這軍隊。在以後的一年裡,色諾芬帶領這支雇佣軍,歷經千難萬險,穿越大半個波斯帝國,終於回到希臘本土。晚年的色諾芬自己著書《長征記》詳盡記述了這傳奇經歷。

  回到希臘後,色諾芬投靠斯巴達。為斯巴達國王阿格西萊二世(Agesilaus)效力。前399年,色諾芬的老師蘇格拉底在雅典被處死,雅典政府也對色諾芬宣佈了放逐令。前394年,色諾芬隨阿格西萊二世回到了斯巴達,在那裡與妻兒團聚。斯巴達政府把色諾芬安排在奧林匹亞附近的斯奇盧斯(Scillus)地方,以後,色諾芬在那裡平靜地生活了約二十年,在這二十年裡,他撰寫了很多著作。

色諾芬的主要著作

  色諾芬是個多產作家,他的主要著作有以下幾種:

  ⑴《希臘史》(Hellenica)7捲。

  色諾芬是抱著續補修昔底德(Thucydides)《伯羅奔尼撒戰爭史》("The 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的目的開始寫作史學著作的。這部《希臘史》所敘的史事始於公元前411年,而且恰好從修昔底德斷筆的句子開始銜接,止於公元前362年的曼提尼亞戰役。

  由於色諾芬本人就是一位活躍於當時的政治家,對那個時期希臘各邦的各種事務比較熟悉,有許多甚至是親身所經歷的,因此該書所記載的史實比較可靠,為後人研究公元前5世紀末和公元前4世紀上半葉的希臘歷史提供了極其重要的文獻資料。在這部書中,我們可以看到忒拜和斯巴達爭霸的經過、以及希臘各邦在長期的戰爭中互相削弱的情形。

  這部《希臘史》的前後體例不太一致。在第1捲中,色諾芬嚴格地按照修昔底德的編年順序敘述史事、一直寫到伯羅奔尼撒戰爭的結束,文筆也顯得有些拘謹。從第2捲開始,他的敘述開始生動起來,涉及的內容也顯得豐富多彩。另外,色諾芬在書中也採用了記載演說辭的方法,試圖通過歷史人物自己的語言和行為來顯示其性格。由於他與當時的許多風雲人物都有交往,因此該書中的許多篇章帶有回憶錄的性質,留下了許多珍貴的第一手資料。

  總的說來,色諾芬無論在治學態度上、還是在取得的成就上,都難以與修昔底德和希羅多德相比。他對歷史事件及其因果關係缺乏深入細緻的研究,也缺乏修昔底德那種科學的批判態度和求實精神。他相信神讖、夢兆和預言,相信人世間萬事萬物都受著神意的干預。同時,該書還明顯地反映出色諾芬袒護斯巴達的傾向,從而開闢了西方史學中的一種不良風氣──為親者頌、為尊者諱,以個人的政治好惡來選擇史料和評判史實。這種風氣的出現,是與公元前5世紀晚期希臘政治領域和文化領域中虛假粉飾之風的興起相適應的,可以說是虛誇之風在史學領域里的表現。後來,這種風氣隨著古希臘城邦危機的不斷加深而繼續發展。希臘化時代出現的專為君王歌功頌德的御用史學,實際上就是這種“半歷史的”或“非歷史的”治史傾向的極端表現形式。

  ⑵《遠征記》(Anabasis)

  這是色諾芬最出色、流傳最廣泛的著作,是根據他率領那支希臘雇佣軍歷盡艱辛、從波斯回到希臘的悲壯經歷而寫成的。雖然他在書中對自己的作用做了誇張描寫,但是它為後人提供了有關希臘雇佣軍與波斯帝國的許多真實細節,而且還記錄了雇佣軍所經過的地區的地理風貌和人情習俗,有很高的史料價值。

  另外,此書還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古代軍事教科書,向後人提供了古代希臘人的用兵之道及其實際戰例,對後來的希臘兵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而且一直延續到現在。據說馬其頓的亞力山大在同波斯帝國軍隊決戰時,就曾利用過此書。

  這部《遠征記》既為色諾芬贏得了軍事家的英名,也為他贏得了文人的盛譽。他以逼真的手法描述自己的親身經歷和感受,使之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戲劇性感染力,從而成為古希臘文的範文之一。

  ⑶《斯巴達政體論》"Constitution of Sparta"(又名《拉西第夢的政制》"Constitution of Lacedaemon")

  這是一部政治制度史著作。色諾芬在書中把斯巴達的政治制度理想化,備加贊賞;同時他也對斯巴達的教育制度和立法制度進行了美化。書中雖然摻雜了許多個人成見,但也為後人研究斯巴達的政治史和社會史提供了豐富的具體史料。

  ⑷《居魯士的教育》(Cyropadia)

  這是一部類似於“烏托邦”式的政治著作,也有人說它是一部“哲學小說”。實際上,色諾芬通過敘述居魯士的性格、品德和生平事跡,提出了他自己理想中的培養政治家的方式,同時也闡發了他自己的濟世方略。他主張:統治者要聰明正直,要成為“哲人王者”;臣民則必須各安其業,忠於職守;只有這樣,才能保持整個社會的安寧和繁榮。這種奴隸主貴族式的政治理想,其實在其同學柏拉圖的《理想國》一書中被闡述得更加清楚。

  ⑸《回憶蘇格拉底》(Memorabilia)

  這是色諾芬為其師蘇格拉底寫的一部回憶錄。他在書中對蘇格拉底的學問、道德和石破天驚口才做了相當逼真的描述。雖然他對蘇格拉底的學說和思想的理解比較浮淺,遠不及柏拉圖的同類著作來得深刻,但是此書對研究古希臘哲學史和古希臘社會史仍有很高的學術價值。回憶蘇格拉底

  ⑹《阿格西拉於斯傳》(Agesilaus)

  這是色諾芬為了憑吊他的已故好友、斯巴達國王阿格西拉於斯而寫的一部傳記。他感激阿格西拉於斯的知遇之恩,對傳主贊賞備至。此書不僅為研究斯巴達社會史保存了不可多得的史料,而且與伊索格拉底的《艾瓦格拉斯》一起草創了西方史學編纂中的傳記體裁。

  ⑺《經濟論》(Oeconomicus or Economics,亦譯《家政論》)和《論稅收》

  這兩部著作是現今流傳下來的古希臘最早的經濟專著,集中反映了色諾芬的經濟思想和對經濟活動的主張。

  《經濟論》是一部語錄體的著作。全書共分為兩大部分。在第1部分中,色諾芬借蘇格拉底之口闡述了農業對國家經濟的重要性,認為農業是國民賴以生存的基礎,是希臘自由民的最重要的職業;然後又討論了人們應當如何用最有效的方法來管理好自己的家產。在第二部分中,色諾芬提出:主持家務是婦女的天職,家政訓練應該成為女子教育中的特別項目。總的看來,色諾芬擁護自然經濟,反對雅典所採取的發展商業貨幣經濟的方針。他根據奴隸制自然經濟的要求,確定了奴隸主的經濟任務,主張把奴隸主的家庭經濟管理闢為一門專門學問。

  《論稅收》是色諾芬晚年的作品。它主要討論瞭如何改進雅典的稅收制度的問題,主張要在不增加稅收的前提下維持雅典的財政平衡。我們從中可以看到一些當時雅典的財政狀況。

  色諾芬一生經歷豐富、著述眾多。但是長期以來,西方史學界和學術界對他在西方史學史上的地位和貢獻卻評價不高。英國史學家約翰·布瑞在他的《古希臘的歷史學家》一書中,曾這樣說過:“色諾芬在史學領域和哲學領域中,都是一個淺嘗,他略有文才,寫過多種多樣的著作。只有把那些著作加在一起,才使他在希臘文苑中占有一席之地。實際上他的才智是平庸的,不能深入地觀察到事物的本質。如果他生活在現在,也許是個第一流的新聞記者┄┄。就史學方面而言,他的真正貢獻是寫了一些回憶錄。”

  儘管色諾芬在研究和理解歷史的深度上不及修昔底德和希羅多德,但是在觀察和表現歷史的廣度上卻有他自己的特點:角度新、視野寬。與此同時,公元前5世紀末至4世紀初的希臘史事,主要是靠他的記載才流傳下來的。因此,色諾芬在西方史學史上的地位和貢獻是不容抹殺的,也有人把他和希羅多德、修昔底德並舉,稱他們為“古希臘3大史學家”。

色諾芬的史學貢獻

  色諾芬的史學特點和貢獻主要表現在3個方面:

  ① 擴充了歷史著作的記述範圍。

  色諾芬博識善文,他的著作涉及到政治、哲學、軍事、經濟等諸多領域,成為後人綜合研究古希臘社會的必讀文獻。

  ② 草創了以人敘史的新體裁。

  色諾芬在《希臘史》中就非常註意集中敘述歷史人物的活動。他的《阿格西拉於斯傳》和《居魯士的教育》等著作,更是初步形成了比較典型的傳記體體裁。後來,古希臘的史學家們開始逐步把傳記作為史學著作的一種形式,認識到敘述歷史人物事跡的重要性,最後終於達到了普魯塔克《名人傳》那樣的高峰。

  ③ 重視經濟生活。

  色諾芬比當時的任何一個史學家都要重視人們的經濟生活以及經濟因素在社會生活中的重要地位。他的2部經濟專著中,最早使用了“經濟”這個辭彙,第一次比較系統地闡述了奴隸主經濟理論,詳細地記述了古希臘城邦的經濟事務,為後人研究和瞭解古希臘的社會歷史提供了方便。馬克思《資本論》的第1捲中,為了說明古希臘的社會分工情況,就大量地引用過色諾芬的著作。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17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Cabbage,鲈鱼,Yixi,林巧玲,Mis铭.

評論(共2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色諾芬"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M id dee48b2575241c6fdad17289b551c141 (討論 | 貢獻) 在 2019年1月7日 05:13 發表

Hiero也是色諾fen

回複評論
M id dee48b2575241c6fdad17289b551c141 (討論 | 貢獻) 在 2019年1月7日 05:35 發表

Hiero也是色諾芬寫的。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