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周永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郑周永
放大
鄭周永

鄭周永(Chung Ju yung,1915—2001):現代之父

  南韓現代的創始人,擁有43家關係企業,15.5萬名員工,年營業額達512億美元(現代汽車為92億美元),除汽車、建設等核心企業,還包括造船、重電機械、電子等關係企業,目前是一家股票上市最少,外國資金最低,最具“南韓色彩”的企業團體,在此全球分工合作的世代,成為獨立特行的一匹車壇黑馬。

  他只有小學畢業文憑,卻獲得了許多名譽博士學位。他以神話般的奇跡,創造了燦爛輝煌的東方金字塔。他赫赫有名的“現代集團”,為南韓創造了輝煌。

  鄭周永出生於一個世代務農的貧苦家庭。他小時候,在種田之餘,悄悄上山砍柴,用半年時間,積攢到4角7分錢。他靠這4角7分錢,偷偷離開農村,遠征去城市打工,開始了他的人生之旅。

  他經歷了艱難的打工生涯,經過了建築工頭的起步,逐步創造了實力,形成了南韓建築業巨頭,又發展成造船業巨子。

  進入80年代,他的“現代集團”之擁有建設、汽車、造船、重機、精工、商船、電子等26家分公司,世界500強大企業中已名列前100名。

  鄭周永的成功,成為世界上知名人物,南韓幾所大學授予他工學博士學位。美國華盛頓大學授予他名譽經營學博士學位,許多國家還授予他有關功勛和榮譽。

  1987年2月,鄭周永退居二線,擔任了“現代集團”的名譽會長,開始了他怡靜安寧的晚年生活。

目錄

鄭周永簡介

開米店的農村娃

  1915年11月,鄭周永出生在北韓北部江原道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家有八兄妹,他排行老大。從他10歲那年起,父親在凌晨4點就叫醒他,帶他趕15里的夜路去下地幹活,父親要他給弟妹以身作則,做一個實幹的農民。

  日復一日的苦苦耕田,鄭周永渴望著能走出農村,走出天地,過上好日子。當時區長家裡有份《東亞日報》,鄭周永每天都到區長家裡去看,希望能夠不與社會脫節。此後他越來越想到外面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從1931年,鄭周永小學畢業,他離家出走了4次,但每次出去找工作都被父親領回家中,有次為了攢夠旅費還賣掉了家中最值錢的東西——兩頭牛,父親對此無可奈何。

  1935年,鄭周永第四次離家出走,他隻身來到仁川碼頭做苦力,在漢城當過近一年的工人,最後又在一間米店尋得待遇較好的工作,得以安頓生活。這是他多次離家出走的第一次轉機,當時鄭周永未滿20歲。

  鄭周永在米店幹活勤奮深得老闆賞識,並與當時一些客戶建立了良好的關係,為以後打下了基礎。1938年,機會來了,米店老闆生了重病,而惟一的兒子又游手好閑,所以便免費將米店交由這位身無分文的打工仔來管理。一瞬間,他從伙計變成了掌柜的。

  他用賺得的錢為家裡添置了田地,併在22歲那年,奉命與父母“欽定”的同村人家長女邊仲錫結婚。二人共渡艱難,一度妻子還到路邊去賣豆腐來養家。

  但沒過多久,日本侵華戰爭爆發,日本對北韓實行糧食配給制,命令全部米店關門。米店夭折給鄭周永巨大衝擊,但他並未灰心,借錢乾起當時有賺頭的汽車修理業,不過開業五天工廠又毀於一場大火,上天好像要考驗這個人的耐力似的!

  但是鄭周永毫不泄氣,因為他也沒有這個時間和權利,因為全家20幾口人全靠自己一個人。只好再借錢了,令鄭周永感動的是,當他向老客戶借錢時,因為此前他良好的信譽,人家二話不說就借給了他。這次教訓使鄭周永明白了一個道理:信譽就是一切!

  1940年2月1日,他又集資重新辦起專修汽車的“阿道汽車修配廠”,在經營中他也學會了汽車原理和發動機的構造知識。當時阿道汽車修配廠雖然已經有員160名,也算不小的企業了,可是鄭周永每天早飯除了泡菜和一碗粥以外再無他物。鄭周永的母親和妻子每天要給工人們做飯,忙得連頭都抬不起來,就是在這樣的努力和勤奮下,廠子一天一天壯大了。

  1945年,一個舉國歡慶的日子,日本戰敗投降,美軍拍賣房產,鄭周永與幾位朋友在漢城買下一處被沒收的地產搞汽車修理,首次掛起了“現代自動車工業社”。當時進駐北韓南方的美軍車輛很多,鄭周永因修理經驗多、技術好而取得客戶信任,不到一年工夫鄭周永的工廠就發展成為近百人的大型修理廠了。

  戰後的南韓,百廢待興,精明的鄭周永看到,僅僅汽修獲利還是太少,而建築應該會是一個新興產業,並且當時美軍對建築業有許多優惠條件。1947年5月25日,“現代自動車工業社”牌子的旁邊又掛起“現代土建社”的牌子。許多朋友勸他不熟不做,不要涉足自己陌生的行業,鄭周永說:“我在碼頭做過苦工,經驗比誰都豐富。”不顧朋友的勸說堅持開業。而這一天是1947年5月25日,後來成了一家“現代”的生日。

從建築工程起家

  剛開始的時候,現代土建只是眾多二手承包建築商的其中之一。憑著鄭周永的努力,終於在建築業站穩了腳跟。1950年1月10日,現代汽車和現代土建正式合併,成立了現代建設股份有限公司。剛好當時北韓戰爭爆發,鄭周永接了不少美軍的工程,獲得了很大利潤。但是,上天又一次將挫折擺到了鄭周永面前。

  1953年4月到1955年5月的高靈橋工程就是他面臨的一次大困難。高靈橋工程是政府主持的,因為處於交通要道,很難施工,但利潤也是非常可觀的,經過幾多周折,鄭周永申請到了這個工程,但做起來就難多了!

  當時的現代建設雖然資金豐裕,但設備卻極其落後,工程一開始,就遇到了不少災難,高靈橋是山洪多發區,橋墩易被洪水沖塌,就這樣周而複始,一年過去了,13座橋墩還沒有修好,但物價卻上漲得飛快,工程還沒結束時的支出就已經大大超過了預算。現代建設面臨著嚴重的財政危機

  但鄭周永是個恪守信譽的人,他決心,即使沒有錢,借錢也要把工程完成,把工人的工資發了!無奈之下,全家人賣掉了房子,籌得了現金9970萬元,輓救了現代建設。雖然這次工程赤字6500多萬元,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但鄭周永也獲得了多少錢都買不到的東西——信譽!為此,南韓政府高度評價了這次工程,為他以後承辦政府項目起了巨大的作用。

  從這次失敗中,鄭周永知道了,僅僅靠勤奮和努力還是不夠的,技術也同樣關鍵,更新設備才能處於不敗之地!經過更新設備、調整技術後的現代建設很快進入了建築界六強之列。

  1967年,在總統樸正熙的要求下,鄭周永又承接了京釜高速公路工程,這是南韓有史以來的第一條高速公路,它的成敗不僅是個人的問題,也關係到國家的榮辱。經過將近2年的辛苦,公路終於全線竣工,鄭周永還獲得了一枚“銅塔產業勛章”。

  鄭周永的目光還盯向了國外,畢竟南韓人多地小,從某種程度上也制約了企業擴展的步伐。於是,鄭周永開始立足南韓,面向世界。儘管在開始的時候不斷虧損,但鄭周永認為這是應該交的學費,經歷了失敗才能成功!

  當時南韓經濟界對鄭周永的評價是:他的商業能量就是在國內市場,沖不進國外市場。但鄭周永不信邪,1976年在沙特朱拜勒產業港的國際工程招標中,以9.3144億美元的標價,力挫美、英、德、日等西方發達國家的大公司而中標,並且優質、提前竣工。

  此後,鄭周永的現代建設大軍在中東長驅直入,所向無敵,承接了幾乎所有的中東大型建設工程,“現代”事業如日中天。

汽車之夢

  別忘了,鄭周永的夢想是從汽修開始的,因此他對汽車也有一種不同尋常的感情,雖然他在建築業上花費了不少心血,但也從沒忘記了汽車。而在建築業上賺得的巨額利潤使他有實力實現自己的汽車之夢。

  藉助北韓戰爭後建設浪潮的推動,鄭周永於1967年12月建立了現代汽車公司。新生的汽車製造商最早選擇福特的英國分公司作為其合作伙伴,即由福特負責向現代提供生產轎車及輕型卡車所必需的技術。

  然而,福特公司對現代很冷淡,他們想,就是生產出汽車,在南韓那樣小的市場,也賺不了多少錢,因此百般刁難,最後鄭周永做出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決定,終止與福特的合作,自己生產汽車。

  1976年1月,通過引進喬治·敦布爾設計室的車型以及使用從日本國和英國學習到的生產技術。現代汽車的第一個自主車型“小馬”終於投產。這款微型汽車在國內市場迅速獲得了巨大成功,令現代汽車雄踞國內市場首位長達20年之久。成為汽車市場上一匹實實在在的黑馬。

  不僅如此,1992年,現代又在底特律車展上,驕傲地推出完全自力研發成功的第一款概念車——HCD-I,流暢的線條,前衛的造型,在兩盞炯炯有神的鷹眼式大燈烘托下,立刻征服了北美的車迷,最“可怕”的,是這輛雙座小跑車的售價只要1.4萬美金,立即驚動了整個世界。

現代精神

  在南韓,鄭周永可以說是富可敵國了,南韓人稱他為南韓的首富。鄭周永卻不這樣認為,他說他只是一個富有的勞動者,是用勞動生產財富的人。

  鄭周永認為,一個人用10倍的幹勁去工作,就會得到10倍的回報。他經常向職工們講他自己的經歷。他說,當年我在米店做工的時候,為了節約5分錢車錢,從我住的地方要走一個半小時才能到米店。怕廢鞋,乾脆在鞋底上釘個釘子。那時我從來不買報紙,都是到米店看老闆買的報紙。那個時候我的月薪是一袋米,每次我都要存下來一半。

  南韓在急劇的城市化過程中,利己主義、金錢萬能、奢侈浪費、頹廢之風開始蔓延起來,為了清除這些不良傾向,重新建立新的精神風貌,南韓政府積極引導全民勤儉節約活動。

  對此鄭周永大力支持,他對年輕的職工說:“你們不要先忙著買電視。連自己的房都沒有呢,買來電視往哪放呢。有一臺收音機就足夠你們瞭解天下大事了。在沒有建立家庭之前最好不要抽煙,連咖啡等也最好不喝。公司發給你們工作服,甚至連內衣都發,只要有一套去見岳母的西服就足夠了。我年輕的時候,只有一套春秋裝,冬天時就在春秋裝裡面加一件內衣。一年過得也不錯。”

  除了勤儉,在鄭周永的經營方式中還有重要的一點就是:提倡“現場第一主義”。他認為商場如戰場,一個指揮員如果不親臨前線指揮作戰,是不可能打勝仗的。

  在現代集團里,鄭周永是最忙碌的人,每天4點鐘起來,他聽彙報,看報告,及時掌握現代集團的動向,他的大部分時間都花費在施工現場上。不論是在京釜高速公路的工地還是在蔚山船廠工地,不論是在巴林還是在朱拜勒,都能看到他足蹬軍靴身穿工作服的身影。一到工地,就能聽到他的吼叫聲:“要快!快!” 只要鄭周永一來到工地,現代的工人們就說:“老虎來了。”鄭周永是名副其實的“施工工地的暴君”。

  這就是現代精神,鄭周永驕傲地總結為“創造、開拓、剛毅和勤儉”。

  但鄭周永並不滿足,他還雄心勃勃地向政治進軍,1992年,他以77歲高齡競選南韓總統,打破商人不從政的常規,雖然最後沒有成功。1998年,鄭周永兩次趕著幾百頭牛穿過“三八線”直接進入北韓,這次“牛群外交”為南北北韓和談的一個裡程碑。

  直到將離開人世,鄭周永還在忙碌之中,雖然他只擔任了集團的名譽董事長,但卻被稱為“國王董事長”,每天依然堅持來漢城總部上班,這就是鄭周永,一個永不停止自己腳步的人!

成功秘訣

  四次離家出走,追逐汽車夢想的執著。

  恪守誠信。

“不求人”的生產體系

  對這些成績,鄭周永並不就此自滿,他不僅要讓現代汽車在南韓擁有第一位的市場占有率,更進一步,要在世界汽車市場上,居於主動和領先的地位。因此,他堅持要有自主開發的能力。現代車廠早在1976年,也就是建廠8年後就擁有了自己開發成功的新車型1981年與三菱汽車合資(三菱出資10%),到1983年就開發出第二款新車,並於1985年在加拿大魁北克省設立年產10萬輛規模的車廠。

  又為因應汽車產業電子化的趨勢,鄭周永於1882年設立現代電子,成為現代汽車現代化的有力後盾。而現在現代車廠則努力朝自製率95%的目標挺進, 1988年自力研發噴射供油系統的全新引擎,則是現代車廠協同下游廠商通力合作,卓然有成的結果,鄭周永仍繼續推動從素材到零件,都能自力研發與製造的。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現代車廠絕大多數生產機具,包括電腦硬設備,多是國產品。同時為提高品管,並沒有採行日本式的“實時控制系統”,而實施高層次的垂直整合方式,目前的年平均產量為115萬輛小客車。

  現代車廠現今行銷世界128個國家和地區的車款有卓越(Exc-el)、伊蘭特(Elantra)、索納塔(Sonata)及與伊蘭特共用平臺的酷派(coupe)跑車等四種車型。而伊蘭特車款曾勇奪1992、93年澳洲越野大賽量產車組的冠軍,並得到英國汽車專業雜誌“What Car”最值得購買的中型房車榮銜;卓越則入選1994年美國汽車年鑒(Car Book)最佳安全小型房車;索納塔於1993年初登上中國大陸,一至五月就賣出了4萬輛。

  而最讓汽車同業感佩又羡慕的,是在鄭周永的堅持與督促下,現代車廠於1992年的底特律車展上,很驕傲的推出完全自力研發成功的第一款概念車HCD-I,流暢的線條,前衛的造型,在兩盞炯炯有神的鷹眼式大燈烘托下,立刻征服了北美的車迷,最“可怕”的是這輛雙座小跑車的售價只要1.4萬美金,即使日本車界也在暗自盤算因應的對策。

  時隔一年,現代車廠又在1993年的底特津車展中,亮出第二張王牌-HCD-Ⅱ,前二後一的座位設計、四缸可變正時多氣門2.0L引擎、ABS防死鎖煞車系統、超寬扁胎,正是不折不扣的情趣跑車設計。

"現場主義"的經營理念

  現代汽車能在短短的期間內,超越南韓最有歷史及規模的起亞汽車廠,併在世界車壇上揚名立萬,鄭周永獨樹一幟的經營理念――現場主義”是成功的關鍵:他不但要所有的家族15個弟弟、8個兒子和1個女婿,全都站在經營的第一線上,他自己更經常與“現場”――生產線保持密切的聯絡。他又大膽的啟用了南韓一向不重視的理工學系出身的幹部,這些以“現場”為工作重點的管理者,自然成為鄭周永在各個現場的“感應器”,而完全掌握關係企業的實時狀況。

  然而可惜的是,1987年7月,以現代機械為主,開始出現了“罷工”問題,並迅速波及到整個現代企業集團,結果集團內的12家企業所組成的“勞工協議會”,要求鄭周永退出經營陣容,最後,工資決定權與經營權交給各公司的總經理之後,罷工風波方告平息,但是集團內的六家主要企業,則進入休業狀態。

  勞資糾紛不斷,使得現代集團損失了很多營運的時機和業績,以1992年1月間,現代汽車蔚山車廠罷工期間,影響出口歐洲及亞太地區的損失金額,超過12億 5千萬美元,這還不包含修複廠房及設備所需的530萬美元。不過目前現代汽車的接棒者鄭世永承繼了兄長的精神力行「現場主義」,現代汽車在世界車壇的風采似乎並無衰減。

朝世界第五位邁進

  事實上,鄭周永也曾面臨「是否繼續生產汽車?」的重大扶擇時刻:1980年,剛上臺的全鬥煥政府勵求政治清廉,為有效改善社會貧富不均的嚴重情況,採取抑制財團勢力的種種措施,而於1980年的8月及1981年的2月毅然採行重化工業調整措施。

  面對政府這兩波強勢調整措施,鄭周永只能在“充實發電設備”及“發展汽車產業”間,選擇一個生存空間,結果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發展汽車產業,甚至還“不服輸”地回拒了通用(GM)汽車投資50%的動作,步入完成自主性的開發、生產及銷售的“南韓汽車”產業時代,而現代的目標,則是讓目前排名世界第七位的南韓汽車業升級為世界第五位,僅次於日本、美國、德國和法國。

  然而要實現世界五強的目標,現代還有很多路要走,比如一定要進軍中國市場。進軍中國市場對現代來說是一個新課題,在加拿大、美國市場的成功經驗並不一定能用於中國市場,因為當前中國市場和現代成立之初的南韓市場相似,轎車尚處在由財富和的地位象徵向家用消費品過渡的階段。儘管中國目前市場規模不大,且需求較為分散,但對現代汽車的五強夢卻是相當關鍵的一環。有資料表明,中國在十年內將成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之一。

  2000年,現代汽車在中國設立了現代、起亞“中國本部”,著力開拓中國市場。目前該公司在國內已開設了60多個服務網點,供應車輛修理設備和正統零部件。更重要的而是,2002年現代汽車與北京汽車工業控股有限責任公司合資建立了北京現代汽車有限公司,並且得到了國家相關部委和北京市的全力支持。據悉,北京現代汽車有限公司的年生產能力預計為10萬輛,並計劃在2005年將產量提高到20萬輛。目前,現代索納塔和伊蘭特轎車銷售勢頭良好,伊蘭特甚至還在中國車市慘淡的10逆市反彈,取的月售1.3萬輛的佳績。

  從1967年至今,相比我們瞭解的百年老品牌,現代汽車實在是太年輕了,但是就是這個初生牛犢讓我們看到了南韓汽車在世界汽車工業上的希望與地位。按照這樣的“現代速度”,世界第五的“現代目標”也就算不上什麼奇跡了。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18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投訴舉報

評論(共1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鄭周永"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Zphth (討論 | 貢獻) 在 2011年12月22日 08:59 發表

very good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7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