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支持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社會支持(social support)

目錄

什麼是社會支持

  社會支持通常是指來自社會各方麵包括父母、親戚、朋友等給予個體的精神或物質上的幫助和支持的系統。社會支持作為一個普遍概念對人們來講並不陌生,但作為科學的研究對象和專業概念,其內涵在各個學科之間甚至於學科內部從來未達到統一。

社會支持的類型

  目前大致可以將社會支持分為兩類:客觀實際的支持,即實際社會支持(receivedsocial support),包括物質上的援助和直接服務;主觀體驗的或情緒上的支持,即領悟社會支持(perceivedsocial support),指個體感到在社會中被尊重、被支持和被理解的情緒體驗和滿意程度。其中領悟社會支持通過對支持的主觀感知這一心理現實影響著人的行為和發展,更可能表現出對個體心理健康的增益性功能。社會支持能夠緩解個體心理壓力、消除個體心理障礙,在促進個體的心理健康方面起著重要作用。

社會支持與主觀幸福感的關係研究[1]

  (一)社會支持對主觀幸福感的影響研究
  1.不同來源的社會支持與主觀幸福感的關係研究

  對社會支持與主觀幸福感關係的考察最初是從社會支持來源的角度來進行的,但在社會支持來源對主觀幸福感的影響作用上,一直存在不相一致的結論。嚴標賓,鄭雪研究發現,家庭、戀人、室友、朋友之間的關係對主觀幸福感的影響程度是依次減弱的。而吳丹偉等人的研究表明,異性朋友的支持對主觀幸福感的影響最大,其次為老師支持和母親支持。崔麗娟對養老院老人的研究發現,老人之間的幫助較子女而言對他們的生活滿意度影響較大。隨著研究的不斷深入,研究者認為,不論是家庭支持、朋友支持還是其它支持均包含工具性支持、情感性支持和社會性支持等不同方式的支持。Winer 研究顯示個體收到朋友提供的情感多於工具支持,而父親提供的工具多於情感支持,母親的這兩種支持等同。Wong 研究發現,從家人處獲得更多的是工具支持,從朋友和老師處獲得更多的是信息支持,從戀人處獲得更多的是情感支持與社會的聯繫。

  2.不同方式的社會支持與主觀幸福感的關係研究

  社會支持從方式來進行劃分,可以分為情感性、工具性、資訊性支持等。情感支持是指向他人表示關心與愛意;工具性支持指提供財力幫助等物質資源支持;資訊社會支持指向個體傳達贊揚或肯定的訊息。西方研究結果顯示,情感支持更能促進老人的精神健康,而後兩者未必對生活滿意度產生直接作用。我國也有少數研究也支持這點。嚴標賓等人的研究顯示,在所有支持中,情感支持對總體幸福感有著較強的預測作用。吳丹偉,劉紅艷2005 年的研究也驗證了“情感支持對主觀幸福感預測力最佳”這一結論。

  3.不同性質的社會支持與主觀幸福感的關係研究

  也有的學者按性質將社會支持分為物質上的直接援助等客觀支持和受到尊重、理解等主觀支持兩類。二者對主觀幸福感影響不同。鄭巨集志對城市老年居民的研究發現,主觀幸福感各指標與可見社會支持各維度的相關都達到顯著水平。張雯研究發現,主觀支持與幸福感的相關最高,其次是支持利用度及客觀支持。其後鄭日昌的研究也得出了同樣的結論。可見,相對客觀支持,主觀支持在對主觀幸福感的影響更大。相關研究也證明,兩種支持只有中等程度的相關,並且前者更能有效預測個體的身心狀況。有的學者也指出,主觀社會支持作為中介變數影響個體的主觀幸福感。

  (二)社會支持對主觀幸福感的影響機制研究

  隨著研究的不斷深入,研究者們逐漸由對兩者之間關係的研究轉移到對社會支持影響主觀幸福感機制的探討。已有的相關研究主要是從兩個角度來進行的,一是探討社會支持影響主觀幸福感的中介變數作用;二是探討社會支持如何通過自尊、自我控制等變數間接對主觀幸福感產生影響。

  1.社會支持對主觀幸福感的中介變數作用

  早期有關主觀幸福感的研究雖然發現,主觀幸福感存在著年齡、性別等因素上的差異,但隨著研究的進一步發展,研究者們發現,這些人口統計學變數通過某些變數對主觀幸福感產生間接的影響。臺灣的陸洛在考察人口學變數、環境事件、個人資源對主觀幸福感的影響研究發現, 社會支持在其中扮演著一個強有力的中介因素,它對主觀幸福感具有最強的正面影響,性別上存在的主觀幸福感差異(女性顯著高於男性)完全是經由社會支持而展現的。另外,研究也發現,教育水平和外向人格也是通過社會支持對主觀幸福感產生間接的影響。陸洛在1995 年的一項研究結果“外向人格的確能導致個體獲得較多的社會支持”為此提供了交叉驗證。Ross 等人對美國被試的研究也發現, 受到良好的教育可以更好地獲得婚姻和其他形式的社會支持,這一切都有利於提高主觀幸福感。但相關的研究相對較少, 社會支持的中介變數作用還有待於進一步的實證驗證。

  2.社會支持對主觀幸福感的間接影響研究

  社會支持作為影響主觀幸福感的環境因素變數, 人口統計學變數通過它間接對主觀幸福感產生影響的同時,必然也要通過一定的中介變數。Bisconti 和Bergeman 研究指出,社會控制在二者間具有中介作用,感覺控制調節了支持和滿意感之間的關係。嚴標賓2003 年對大學生的自尊、自我控制以及抑鬱三者對二者關係的中介作用進行了系統的研究。研究發現,自尊、自我控制、抑鬱分別降低了社會支持變數對總體主觀幸福感的解釋量。由此可見,三者都是社會支持影響主觀幸福感的中介變數。進一步的研究還發現,抑鬱與自我控制的相互作用也調節著二者間的關係。但社會支持對主觀幸福感的影響是否還存在其他的中介變數,有待於進一步實證研究

參考文獻

  1. 陳影影.社會支持與主觀幸福感的關係研究綜述[J].社科縱橫(新理論版).2011年第01期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38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Yixi,y桑,Tracy,刘维燎.

評論(共1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社會支持"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180.176.222.* 在 2016年1月30日 13:52 發表

不好意思 甚麼是社會支持的第一行 各方麵包?--->各方麵包括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7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