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支持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社会支持(social support)

目录

什么是社会支持

  社会支持通常是指来自社会各方面包括父母、亲戚、朋友等给予个体的精神或物质上的帮助和支持的系统。社会支持作为一个普遍概念对人们来讲并不陌生,但作为科学的研究对象和专业概念,其内涵在各个学科之间甚至于学科内部从来未达到统一。

社会支持的类型

  目前大致可以将社会支持分为两类:客观实际的支持,即实际社会支持(receivedsocial support),包括物质上的援助和直接服务;主观体验的或情绪上的支持,即领悟社会支持(perceivedsocial support),指个体感到在社会中被尊重、被支持和被理解的情绪体验和满意程度。其中领悟社会支持通过对支持的主观感知这一心理现实影响着人的行为和发展,更可能表现出对个体心理健康的增益性功能。社会支持能够缓解个体心理压力、消除个体心理障碍,在促进个体的心理健康方面起着重要作用。

社会支持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1]

  (一)社会支持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研究
  1.不同来源的社会支持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

  对社会支持与主观幸福感关系的考察最初是从社会支持来源的角度来进行的,但在社会支持来源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作用上,一直存在不相一致的结论。严标宾,郑雪研究发现,家庭、恋人、室友、朋友之间的关系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程度是依次减弱的。而吴丹伟等人的研究表明,异性朋友的支持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最大,其次为老师支持和母亲支持。崔丽娟对养老院老人的研究发现,老人之间的帮助较子女而言对他们的生活满意度影响较大。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研究者认为,不论是家庭支持、朋友支持还是其它支持均包含工具性支持、情感性支持和社会性支持等不同方式的支持。Winer 研究显示个体收到朋友提供的情感多于工具支持,而父亲提供的工具多于情感支持,母亲的这两种支持等同。Wong 研究发现,从家人处获得更多的是工具支持,从朋友和老师处获得更多的是信息支持,从恋人处获得更多的是情感支持与社会的联系。

  2.不同方式的社会支持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

  社会支持从方式来进行划分,可以分为情感性、工具性、资讯性支持等。情感支持是指向他人表示关心与爱意;工具性支持指提供财力帮助等物质资源支持;资讯社会支持指向个体传达赞扬或肯定的讯息。西方研究结果显示,情感支持更能促进老人的精神健康,而后两者未必对生活满意度产生直接作用。我国也有少数研究也支持这点。严标宾等人的研究显示,在所有支持中,情感支持对总体幸福感有着较强的预测作用。吴丹伟,刘红艳2005 年的研究也验证了“情感支持对主观幸福感预测力最佳”这一结论。

  3.不同性质的社会支持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

  也有的学者按性质将社会支持分为物质上的直接援助等客观支持和受到尊重、理解等主观支持两类。二者对主观幸福感影响不同。郑宏志对城市老年居民的研究发现,主观幸福感各指标与可见社会支持各维度的相关都达到显著水平。张雯研究发现,主观支持与幸福感的相关最高,其次是支持利用度及客观支持。其后郑日昌的研究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可见,相对客观支持,主观支持在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更大。相关研究也证明,两种支持只有中等程度的相关,并且前者更能有效预测个体的身心状况。有的学者也指出,主观社会支持作为中介变量影响个体的主观幸福感。

  (二)社会支持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机制研究

  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研究者们逐渐由对两者之间关系的研究转移到对社会支持影响主观幸福感机制的探讨。已有的相关研究主要是从两个角度来进行的,一是探讨社会支持影响主观幸福感的中介变量作用;二是探讨社会支持如何通过自尊、自我控制等变量间接对主观幸福感产生影响。

  1.社会支持对主观幸福感的中介变量作用

  早期有关主观幸福感的研究虽然发现,主观幸福感存在着年龄、性别等因素上的差异,但随着研究的进一步发展,研究者们发现,这些人口统计学变量通过某些变量对主观幸福感产生间接的影响。台湾的陆洛在考察人口学变量、环境事件、个人资源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研究发现, 社会支持在其中扮演着一个强有力的中介因素,它对主观幸福感具有最强的正面影响,性别上存在的主观幸福感差异(女性显著高于男性)完全是经由社会支持而展现的。另外,研究也发现,教育水平和外向人格也是通过社会支持对主观幸福感产生间接的影响。陆洛在1995 年的一项研究结果“外向人格的确能导致个体获得较多的社会支持”为此提供了交叉验证。Ross 等人对美国被试的研究也发现, 受到良好的教育可以更好地获得婚姻和其他形式的社会支持,这一切都有利于提高主观幸福感。但相关的研究相对较少, 社会支持的中介变量作用还有待于进一步的实证验证。

  2.社会支持对主观幸福感的间接影响研究

  社会支持作为影响主观幸福感的环境因素变量, 人口统计学变量通过它间接对主观幸福感产生影响的同时,必然也要通过一定的中介变量。Bisconti 和Bergeman 研究指出,社会控制在二者间具有中介作用,感觉控制调节了支持和满意感之间的关系。严标宾2003 年对大学生的自尊、自我控制以及抑郁三者对二者关系的中介作用进行了系统的研究。研究发现,自尊、自我控制、抑郁分别降低了社会支持变量对总体主观幸福感的解释量。由此可见,三者都是社会支持影响主观幸福感的中介变量。进一步的研究还发现,抑郁与自我控制的相互作用也调节着二者间的关系。但社会支持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是否还存在其他的中介变量,有待于进一步实证研究

参考文献

  1. 陈影影.社会支持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综述[J].社科纵横(新理论版).2011年第01期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33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Yixi,y桑,Tracy,刘维燎.

评论(共1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社会支持"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180.176.222.* 在 2016年1月30日 13:52 发表

不好意思 甚麼是社會支持的第一行 各方麵包?--->各方面包括

回复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