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性社交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目錄

什麼是彈性社交

  彈性社交,其概念來自於文章,《Color融資4100萬美元的猜想》,緣起於名噪一時的Color應用,即通過特定場景的構建,對特定事件的識別,將用戶的相關信息內容推送到這一特定場景內所有打開程式的用戶端上,建立臨時社交網路。

  據此可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紐帶是即時即興、可近可遠的,既支持用戶與具備強關係的熟人使用,更支持用戶和可能產生弱關係的陌生人建立同一社交群組。在移動互聯網人際關係構建中,時間、位置、內容和活動四個維度成為重要元素。而在彈性社交中,人際關係中的時間、位置及活動都是可以處於變化狀態下的,唯獨需要發生確定關係的即是內容。

彈性社交的關係和場景

  (一)彈性社交網路的基礎:關係

  無論是以Facebook、IM為代表的傳統雙向確認強關係,還是以Twitter、Path為代表的單項信息傳遞關係,所有的社交關係都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所謂的“關係”源於“六度分離”理論,即:這個世界上的每個人只需要通過很少的中間人(平均6人),就可以和全世界的任何一個人建立起聯繫。顯而易見,“六度分離”理論的最終落點在於建立人與人間的“關係”,沿襲這一理論,彈性社交網路的基礎就應該是建立彈性的社交關係。

  而彈性社交網路的社交關係,既可以是強關係,又可以是弱關係,甚至可以介於這兩種關係之間。這種多元的社交關係建立恰好解決了傳統SNS平臺下“如何建立人與人的連接”這一核心問題。

  (二)彈性社交網路的建立:場景

  相較傳統社交網路,彈性社交網路最大的差異在於“場景”。任何彈性社交網路都需要特定的場景加以實現。例如典型的彈性場景如:宴會、咖啡館、滔吧、火車某節車廂??任何可以交換彼此身份信息的場景,都可以順勢構建起一個彈性社交網路。當然,彈性網路並不完全等同於LBS確認,也不完全等同於群組聊天,更不完全等同於陌生人交友。

彈性社交的細化

  上文中提到,“彈性社交”緣起於Color的概念。Color是LBS和SNS類應用突破傳統制約的先行試水者,雖然最終以失敗告終,但圍繞著Color所引發的關於“場景”和“關係”的探討卻與日俱增。

  顯而易見,彈性社交對於“關係”的切分並沒有嚴格的限制。但就發展的歷程而言,“彈性社交”的應用市場正在出現更細化的細分市場。當然,以用戶價值為核心的細化,陽然賦予了產品更有力的支持。相比於以往的“泛社交”,彈性社交的理念即實現了“泛社交”基礎之上的“精確社交”,一方面,它仍屬於“泛社交”的大範疇之內;另一方面,規避了“泛社交”會產生的缺陷,用“精確社交”來彌補缺陷。如此一來,用戶的社交彈性才能夠更大。以街旁為例,產品初期,它針對“興趣”和“位置”來框定用戶,即:你所建立的好友,是和你有某種共同目的或者愛好才抵達當前這個場景的人。例如一場音樂會,一場球賽等。基於興趣來參加活動的人在某個位置被“發現”,然後進行好友動。這種建立在“泛社交”基礎上精準式的互動方式,有效規避了傳統社交中好友身份模糊不清、彼此信任度較低的不確定性。通過這種方式,恰如其分地對用戶進行了群組式的切分和歸類,提高社交關係的真實性和有效性,從而達成這種細化模式的作用與意義。

  在彈性社交的細化模式之下,是否也同時壓制了其移動應用市場呢?相對於“泛社交”的用戶群,這種精確式的“泛_{葉:交”是否有其市場的生命力和延展性呢?答案是肯定的。無論哪一種社交形式,究其實質,都靠“用戶密度”強有力的支撐,但對於這兩者,其“用戶密度”的含義有所不同。

  從“泛社交”用戶來看,以QQ為例,其強調的是在任意個地點都能建立QQ好友的關係。這種社交的用戶密度是用人口的百分比去計算,其“用戶密度”的概念僅是用來測算用戶數量的一個指標。

  而從彈性社交的用戶來看,以“IM”為例,將“同一地理位置”使用人數作為基點。比如在某獨立咖啡館內,(如有必要)能夠實現現場使用軟體的人數達100%,從而帶動和增加人們的交流和互動。從市場價值來看,這一“用戶密度”的含義才更為精準,而這個概念也是彈性社交軟體的生存根基——這就說明瞭為什麼一定要依靠現有的SNS平臺去發展LBS應用,這兩者的有機結合,勢必是社交應用的未來走向。

彈性社交的發展走向

  Color的曇花一現,讓這個案例成了移動互聯網界茶餘飯後的一個談資。它締造的全新社交概念——彈性社交,也引發了更多的思考。在這個“亂花漸欲迷人眼”的移動互聯網時代,新技術與新藝術層出不窮的繁榮景象里,彈性社交似乎已是了無新意,如同co1or一樣,漸漸淡出人們的視野。

  但事實上,Color的“彈性”只是一種技術呈現形式,在未來社交平臺的發展走向上,“彈性”還應被賦予更多的表現方式和實現方式。Color開啟了“彈性社交”時代,但也不應拘泥於此、止步於此。“彈性”作為一種功能屬性,應發揮它更強的延展性,對社交應用進行更廣泛的“彈性化”構建。

  縱觀國內近年來成功的移動應用,大多從移動互聯網的相關創意遷移而來。從創新層面來看,優秀的獨立作品並具有移動特質的應用,似乎並不多見。但事實上,能夠對創意加以改造,“以我為主,為我所用”,同樣能夠賦予產品全新的生命力。而“彈性化”這一過程,恰好可以利用在改造中:基於同一時問、同一空間、同一興趣、同一話題??都可以透過“彈性”的方式進行交互。

  當然,就眼下的“彈性”而言,大部分應用的“彈性”功能不強、限制過多、操作繁瑣,這些固有的傳統互聯網思維模式,束縛了移動應用為用戶提供更為流暢和寬鬆的用戶體驗。另一方面,這些應用的“彈性”無論從內容或形式上,都不夠鮮活,雙向交互的能力不足,“彈性空間”成了擺設,沒能發揮其最為根本的使命。

  總而言之,針對基於彈性社交的移動產品而言,其根本還是應該瞭解用戶價值,滿足用戶需要,達成用戶體驗,實現移動社交產品的全面創新與突圍。

參考文獻

  • 何天平.彈性社交:構建臨時的社交網路[J].現代交際:下半月.2013,2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0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Mis铭,寒曦.

評論(共0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彈性社交"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