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七人格模型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大七因素模型(the big seven factors model)

目錄

大七人格模型概述

  大七人格模型又稱大七因素模型,是人格模型中的一種:TellegenWaller(1987)率先提出了人格的七個維度:

  ①正情緒性(PEM,positive emotionality)。標定詞包括:抑鬱的、憂悶的、勇敢的、活潑的,等等。

  ②負價(NVAL,nagetive valence)。標定詞包括:心胸狹窄的、自負的、凶暴的,等等。

  ③正價(PVAL,positive valence)。標定詞包括:老練的、機智的、勤勞多產的,等等。

  ④負情緒性(NEM,negative emotionality)。標定詞包括:壞脾氣的、狂怒的、衝動的,等等。

  ⑤可靠性(DEP,dependability)。標下詞包括:靈巧的、審慎的、仔細的、拘謹的,等等。

  ⑥適意(AGR,agreeableness)。標定詞包括:慈善的、寬巨集大量的、平和的、謙卑的,等等。

  ⑦因襲性(CONV,conventionality)。標定詞包括:不平常的、乖僻的,等等。

大七人格模型的理解

  另外一些心理學家在跨文化情境下對“大七”模型進行了驗證,基本肯定“大七”的穩定存在。Almagor等研究了使用希伯來語的以色列人,結果表明,他們的前六個因素名稱與Tellegen等的基本相同,有些因素的標定詞都有所重疊;只是第一個因素偏重“動因性”(agentic),所以他們將第一個因素命名為“(動因)正情緒性”(PEM-A,positive emotionality(agentic))。他們抽取的第七個因素被稱之為 “(集體)正情緒性”(PEM-C,positive emotionality (communal)),標定詞有:可愛的、喜悅的、古怪的、沉默寡言的,等等。同第一個因素相比,第七個因素多涉及他人、社會。

  Benet等的研究發現,美國人用以自我描述的“大七”因素結構及其主要標定詞,同樣可以在西班牙人自我或同伴描述中找到;但是,個別標定詞,如“不平常的”,在美國為因襲性維度的負標定詞,在西班牙樣本中則被歸入正價維度,這說明“大七”模型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對維度的不同的理解則反映兩種文化價值觀間的差異。

大七人格模型與大五人格模型

  “大七”人格模型與“大五”人格模型的異同之處

  Tellegen等的“大七”中,正價(PVAL)和負價(NVAL)是兩個新人格維度,其餘五個維度:正情緒性(PEM)、負情緒性(NEM)、可靠性(DEP)、適意(AGR)和因襲性(CONV),分別與“大五”的外向(extraversion)、神經質(neuroticism)、謹慎(conscientiousness)、適意性(agreability)和開放性(openness)有大致的對應關係。Almagor等的研究也表明,“大七”模型中除兩個評價維度之外,其餘五個維度中有四個與“大五”的相應維度有對應關係,只是兩模型中最後一個維度之間相差深遠。

  兩模型之間有五個(至少四個)維度有對應關係,指的是它們相類似,但不是完全相同,例如,“大七”和“大五”都有“適意(性)”這一因素,在“大五”中,該因素包括涉及脾氣的一些特質詞,如“易怒的”、“暴躁的”、“野蠻任性的”,而“大七”中同名因素卻不包括這些詞。這說明“大五”中該因素兼有情緒和行為兩種傾向性,而“大七”中的同名因素去除了情緒性,基本指行為傾向。

  “大七”和“大五”最大的分歧點在於是否將評價性特質詞納入因素分析範圍,或者是否承認評價是人格的重要特片。同“大五”相比,“大七”增選了評價詞,所以,同樣的方法得出不同的維度結構,新出來兩個評價維度應在情理之中。

  大七人格模型對大五的批評

  有不少心理學家對“大五”模型的理論和方法,尤其是因素分析方法、因素的心理含義等提出了批評意見。“大七”模型的倡導者則在繼承人格特質學派的基本思想的前提下側重指出了“大五”模型在選詞方面的兩個致命缺陷:

  第一,“大五”不能代表自然語言中人格的所有方面。John等人對特質詞的分類研究做過一個歷史回顧,他發現象“獨立的”、“特異的”、“保守的”等重要人格術語無法歸入大五結構的任一維度。Tellegen等指出,“大五”沒有象它所聲稱的那樣完全抓住了“自然”語言的人格範圍。這是因為“大五”研究大都使用Allport等的詞表,而且在做因素分析之前就刪除了評價性術語,有的還刪除了描述暫時狀態(如心境)的術語。

  第二,做因素分析前的選詞標準主觀隨意性大。正如Tellegen等指出的,“大五”研究者在制定特質詞分類標準,按此標準去掉多餘詞或選詞構成測量詞表時,可能出現一系列的決策誤差,詞表的內容有偏頗,依此構造的人格維度顯然也不全面。事實上,嚴格的分類標準使得很多潛在的人格術語進入不了因素分析的篩選範圍。

  針對於此,Tellegen等率先在理論和方法上進行探索和改進,提出了人格“大七”因素模型。

對大七人格模型的評價

  “大七”模型選詞方法比較客觀全面

  “大七”和“大五”同屬特質分類研究,其共同的理論前提是“語詞假設”,即認為自然語言中已融入了所有重要、有趣或有用的人格方面。也就是說,對自然語言研究越全面,就越能把握內在的人格結構要素。顯然,“大七”比“大五”更能反映自然語言全貌。

  “ 大七”力求全面反映語言的“自然”狀況,這就使特質詞選詞過程相對容易化,增強了分析過程的客觀性。“大五”研究者根據個人判斷事先將特質詞加以分類和刪減,這個過程很可能使詞表有系統誤差;“大七”研究者分層抽取特質詞,稍加同義、熟悉度判斷選擇後供因素分析用,這種辦法出現系統偏差的可能性小一些。“ 大七”選詞法可能有隨機誤差,已有的幾個維度結構有待進一步驗證。

  “大七”模型與傳統人格特質理論有矛盾之處

  人格特質理論的創始人是Allport,他認為人格心理學研究人格(personality)而不是性格(character)。照心理學的通常說法,性格是對人格的評價,人格本身沒有評價色彩,特質與道德或社會判斷不是同義詞。因此,“大七”將兩個評價維度引入人格維度研究,混淆了性格和人格兩個概念,顯然有悖傳統的人格特質理論。

  人格特質與社會判斷理論上的區分很容易,但具體到選詞分類操作上就十分困難。人們日常生活中的多數行為都與社會意義分不開,即使是偏中性的特質詞,在特定的人和情境下也可能有好惡之分。

  “大七”與特質理論的衝突,實質上反映的是世俗概念與學科專業概念之間的衝突。我們也許應象Block所建議的那樣考慮採用更適合“專家”的概念語言來做人格結構分析;也許應重新考慮Allport的人格特質學說,尤其是他的特質詞分類觀點。

  辭彙的動態結構與自然語言的多樣性

  自然語言不光是形容詞,或者諸如名詞、動詞之類的詞,與人格有關的語言單位還有句式、段落、篇章等。除了字詞之外,我們還需要其它語言形式及複雜的情境信息來調節人格的理解或表述過程。顯然,“大七”和“大五”對特質詞以外的語言因素和情境因素缺乏必要的關註和瞭解。

  即使是詞,詞典反映的只是靜態的結構。從王登峰等的研究可以看到,詞典中穩定人格與評級性描述詞比率很接近(22.8%和21.2%);而從十種目標人物的描述中獲得的詞中,穩定人格詞只占16.4%,評價詞比率則高達75.6%。我們認為這個事實說明人的自然語言除了靜態結構之外還有一種動態的結構,這種動態結構更能反映語言的“自然”狀況。

  總之,人格特質“大七”因素模型繼承了“大五”的自然語言研究思想和因素分析的研究方法,但同時也對“大五”特質詞分類標準及篩選詞的主觀性作了批評和改進。它的人格結構分為七個維度,其中有兩個特有的評價維度:正價和負價,其餘五個維度中至少有四個與“大五”模型有大致的對應關係。把評價維度引入人格結構研究,無疑能更好地體現從“自然”語言中研究人格維度的思想但與此同時卻與傳統人格特質理論發生衝突。儘管“大七”依然採用非議頗多的因素分析方法,而且對自然語言的理解還僅限於字詞及辭彙的靜態結構,但它仍不失為一個比較全面、通俗易懂的人格結構模型。

相關條目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15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Cabbage,Zfj3000,Dan.

評論(共1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大七人格模型"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123云先生最棒 (討論 | 貢獻) 在 2016年3月3日 00:37 發表

應該是七大人格模型 "大七"改"七大" // 大七人格模型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