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主权货币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目录

什么是超主权货币

  所谓主权货币,是指某一国家发行的本国货币,如美国的主权货币就是美元;英国的主权货币就是英镑;中国的主权货币就是人民币

  超主权货币则是指并不隶属于任何主权国家的世界货币

超主权货币的提出

  金融危机的爆发与蔓延使人们再次面对一个古老而悬而未决的问题,那就是什么样的国际储备货币才能保持全球金融稳定、促进世界经济发展。历史上的银本位金本位、金汇兑本位、布雷顿森林体系都是解决该问题的不同制度安排,这也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成立的宗旨之一。但此次金融危机表明,这一问题不仅远未解决,由于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反而愈演愈烈。因此要求必须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以解决金融危机暴露出的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一系列问题。这种货币就是“超主权货币”。

  在G20峰会召开前夕,3月23日,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发表题为《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的署名文章,提议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此文引起了国际性轰动,反响十分热烈。这是一个关系到建立国际金融新秩序的重要话题,值得全球思考。随后,2009年06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09年中国金融稳定报告》中正式提出创立超主权货币。

  其实,最先提出创立超主权货币的并非中国央行,2007年底美国智库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伯格斯坦即提出“SDR超主权货币”方案,并且包括俄罗斯、巴西在内的多国央行都对之寄予厚望。创立超主权货币可以提高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组织中的发言权和代表性,加强对国际储备货币发行国的监督,健全国际储备货币发行调控机制。

超主权货币的作用

  对于储备货币发行国而言,国内货币政策目标与各国对储备货币的要求经常产生矛盾。货币当局既不能忽视本国货币的国际职能而单纯考虑国内目标,又无法同时兼顾国内外的不同目标。既可能因抑制本国通胀的需要而无法充分满足全球经济不断增长的需求,也可能因过分刺激国内需求而导致全球流动性泛滥。理论上特里芬难题仍然存在,即储备货币发行国无法在为世界提供流动性的同时确保币值的稳定。

  当一国货币成为全世界初级产品定价货币、贸易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后,该国对经济失衡的汇率调整是无效的,因为多数国家货币都以该国货币为参照。经济全球化既受益于一种被普遍接受的储备货币,又为发行这种货币的制度缺陷所害。从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金融危机屡屡发生且愈演愈烈来看,全世界为现行货币体系付出的代价可能会超出从中的收益。不仅储备货币的使用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发行国也在付出日益增大的代价。危机未必是储备货币发行当局的故意,但却是制度性缺陷的必然。

  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从而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缺陷,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

  1、超主权储备货币的主张虽然由来以久,但至今没有实质性进展。上世纪四十年代凯恩斯就曾提出采用30种有代表性的商品作为定值基础建立国际货币单位“Bancor”的设想,遗憾的是未能实施,而其后以怀特方案为基础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显示凯恩斯的方案可能更有远见。早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缺陷暴露之初,基金组织就于1969年创设了特别提款权(下称SDR),以缓解主权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风险。遗憾的是由于分配机制和使用范围上的限制,SDR的作用至今没有能够得到充分发挥。但SDR的存在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提供了一线希望。

  2、超主权储备货币不仅克服了主权信用货币的内在风险,也为调节全球流动性提供了可能。由一个全球性机构管理的国际储备货币将使全球流动性的创造和调控成为可能,当一国主权货币不再做为全球贸易的尺度和参照基准时,该国汇率政策对失衡的调节效果会大大增强。这些能极大地降低未来危机发生的风险、增强危机处理的能力。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28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Zfj3000,Cabbage,刘维燎.

评论(共2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超主权货币"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222.82.214.* 在 2014年11月17日 16:35 发表

超主权货币并不一定非得是统一的纸币。将现有各国法币与一种稳定可靠的价值参量锚定在一起是比较可行的办法。 平均劳动生产率就是一种价值相对稳定的一个经济参量,它完全可以锚定法币。nPYN=GDP就是各国平均劳动生产率PYN与其GDP间最简明的统一方程式。 1PYN=GDP/n就是货币的价值标准。经过简单的技术处理,任何国家的PYN记帐单位都能动态地兑换其现期法币。

回复评论
222.82.214.* 在 2014年11月17日 16:36 发表

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呼声很高已是共识,核心问题在于G20找不出一个科学合理的货币价值基础,所以只能就法币论法币,解决的问题永远都是皮毛。根本的解决之道就是要尽快找出货币的科学价值基础。 近几十年来,西欧各国平均劳动生产率年增长率一般在1~2%左右。我的研究表明各国的平均劳动生产率就是一种价值相对稳定的货币价值锚且因它不因少数人意志而变化,所以它具有一定程度的超主权性质,它完全可以比较科学地锚定法币。nPYN=GDP就是各国平均劳动生产率PYN与其GDP间最简明的统一方程式。

回复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