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族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目录

什么是蚁族

  蚁族,并不是一种昆虫族群。本来形容拥挤状态及工作任劳任怨、劳动时间长、工作忠良、有团队精神的日本居群。广义“蚁族”可分为狭义蚁族(即典型蚁族)、蚁居族与蚁工族。借指蚁居族:低收入劣居群体。现在也形容中国低收入聚居群体。包括城市拥挤聚居的普通市民、农民工、高校毕业生、技校毕业生,并不单纯指某个年龄学业群体。其中,大学毕业知青蚁族是“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

蚁族解读

  本指

  典型蚁族指:跟蚂蚁一样,成群拥挤住一起,住房很小,又勤劳辛苦、工作忠良、团队合作

  蚁族本来形容居住拥挤、住房很小(日本人多地少又集中居住于某些地带导致住房很小)、及终身雇佣制下工作任劳任怨、劳动时间长、工作忠良、有团队精神的日本工人群。西方媒体这种用法对日本人半是遗憾半是赞扬。日本人的蚂蚁啃骨头等精神导致其生产率很高,过劳死现象也多。

  值得注意,新用法的出现,用法的转型,并不取消原义的存在,多义是语词的普通现象。

  广义“蚁族”可分为三种类型:狭义蚁族(即典型蚁族如日本工人群)、蚁居族和蚁工族。蚁居族是劣居群体,蚁工族是工作任劳任怨、有团队精神的人群。

  借指蚁居族

  “蚁族”也形容中国低收入劣居群体,这种用法其实是借用,相当于蚁居族,采用蚁族的蜗居特征。

  “蚁族”或蚁居族,包括城市拥挤聚居的普通市民(如棚户区的)、农民工、大学毕业生、技校毕业生,有市民蚁族、农工蚁族、青知蚁族等,并不单纯指某个年龄群体。

  其中,青知蚁族包括两种,一是“大学(高校)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二是技校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

蚁族三等

  蚁族或蚁居族有三等。一等有小小房,二等租房子,三等是指没钱租房子,更没钱买房子,住集体宿舍的人群。跟蚂蚁一样几千只几万只住在一起。蚁族是二手烟的最大受害者,在集体宿舍有一个人抽烟,会导致整个宿舍是烟雾笼罩。有一个人脚不洗,会导致整个宿舍臭气冲天。所以蚁族的生活是苦不堪言。蚁族的数量很庞大,而不是指小部分大学生,社会发展是分层次的,贫富差距很大,有很多外出的农民工,在外同样过的是蚁族的生活,甚至没有大的宿舍可以居住的。

  加上我国就业形势变化、房价过高、大学生就业观念滞后等原因,在大城市中逐渐出现一个特殊的群体——青知“蚁族”,即“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这个群体和蚂蚁有许多相类似的特点:高智、弱小、群居。青知“蚁族”群体在全国已有上百万规模。与现实生活中“蚁族”的庞大数量相比,在社会关注度上,青知“蚁族”却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群体。社会上经常出现以“农民工、下岗职工、农民”为主体的媒体报道和学术研究,而有关“蚁族”的学术研究和媒体报道则寥寥无几。在外来流动人口成为新闻媒体和文学作品(特别是打工文学)关注的主题,同时也日益成为学术界的主流话语和焦点时,青知“蚁族”却埋没于“青年农民工”、“流动人口”、“校漂族”等字眼之下,他们既没有被纳入政府社会组织管理体制,也很少出现在学者、新闻记者的视野之中。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被漠视和淡忘的群体,这是一个少有人关注和同情的群体。

蚁族生存现状

  生活条件差、缺乏社会保障、思想情绪波动较大,挫折感、焦虑感等心理问题较为严重,且普遍不愿意与家人说明真实境况,与外界的交往主要靠互联网并以此宣泄情绪。

  青知“蚁族”多从事保险推销、电子器材销售和餐饮服务等低层次、临时性的工作,绝大多数没有“三险”和劳动合同,有的甚至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收入低且不稳定 与现实生活中青知“蚁族”的庞大数量相比,在社会关注度上,青知“蚁族”却是一个极少为人所知的群体。社会上经常出现的是以“农民工、下岗职工、农民”为主题的媒体报道和学术研究,而有关青知“蚁族”的学术研究和媒体报道,都寥寥无几。在外来流动人口成为新闻媒体和文学作品(特别是打工文学)关注的主题,同时也日益成为学术界的主流话语和焦点时,“蚁族”却埋没于“青年农民工”、“流动人口”、“校漂族”等字眼之下,他们既没有纳入政府、社会组织的管理体制,也很少出现在学者、新闻记者的视野之中。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被漠视和淡忘的群体!这是一个少有人关注和同情的群体!

蚁族存在的问题

就业状况

  就业状况:一方面,由于社会上有非常多的不规范行为和思想,基本上中小型企业,都会懂得绕开劳动法,钻空子,使毕业生的就业情况更加严峻。首先,他们要求有经验,这样他们就可以节省成本,将即时利益扩大,其次,他们会想办法延迟试用期,并且附加一些有利于自己的条件,如各种名义克扣工资(老板认为,你的劳动不值得2000,说你给公司带来损失,你还是学习阶段等等),变相超时用工,拖欠五险一金,利用主客心理和劳动保障申诉程序的阻力(上了船,岸上的就管不了了。而且申诉对于员工来说,很不现实。相关部门也是非常“冷静”的),侵害员工利益。 虽然涉及的金额不巨大,最多几千,少则几百,几十,但对于毕业生来说,哪怕几元,也是很珍贵的。

  由于毕业生太多,社会盈利单位根本不担心没人来给他们赚钱,用工态度极其阴暗(表面上说的很好听,内里确是想办法吸尽劳动者的血汗钱,甚至变相欺诈,人身侵害)。这种趋势,会大大的打击毕业生就业信心和对社会的信心,进一步滋生懒惰和堕落。

睡眠问题

  透视蚁族生存状态:为求安静,每晚睡觉戴耳塞 在如今的网上,青知“蚁族”可以说是最震撼人心的一个词,他们拥有名牌大学的高学历,却被社会定位是“高智商、低收入、群居的弱势群体”。他们多出生于80后,从小生活在新中国的优越环境下,步入社会现实的逆境中,他们没有被困难吓倒,凭借自己的努力勤奋,不断地努力学习,依然坚持自己的梦想,脚踏实地去打拼生活。

大龄“蚁族”

  在一个上升体制畅通的社会里,30岁以上的人群应该大部分逐步进入到事业小有所成的“小中产”阶段,甚至有些高学历人才经过几年的打拼能很快进入到标准的中产阶级生活品质行列,这在西方国家的很多职业人群里表现的非常明显,尤其是医生或者律师行业。但在中国来看,年轻人大学毕业通过五六年的打拼能达到相对宽松和平顺的工作境遇和生活品质的人数并不是很多,当然富二代和靠“拼爹”达到此人生境界的不在讨论范畴。

  蚂蚁“高智、弱小、群居”的形象,被赋予到大学生群落,是件很悲哀的现象。毕竟,蚂蚁的弱小与大学生在社会中的定位是不能契合的。然而,社会的就业难题,教育的停滞和困境,使他们的生活状态一如蚂蚁般渺小和艰辛。 贫富差距问题正在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突出问题,危及人类生存。在这些不平等中,发展公平问题尤为突出。眼下,“阶层固化”所导致的严峻社会现实已经摆在我们面前,“蚁族”阶层日渐扩大,再也不可漠视。 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承认,社会分层是一种客观的社会现象。由于信息的不完善和改革参与主体的利益冲突,一个人生存越来越需要资源,没有家庭背景和社会资源的人,改变自己的命运越来越难。农民通行的认识是,读书就像赌博,押宝押对了是幸运,押错了就意味着血本无归,可能要背上一辈子的债务。

  很多的年轻人认为大城市可提供更好发展空间的大学毕业生,选择留在大城市奋斗,却成为继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之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这曾让公众大感悲哀。而“蚁族”发展现状的最新结论,更让人生出悲凉、绝望之感: “30岁以上的‘蚁族’比例增加”,表明更多80后大学毕业生虽然年龄增长了,但并未冲出“蚁穴”,生存状态没有改善;意味着这群出身底层又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在大城市上升通道狭窄,改变自身命运艰难。

  现实的舆论密集关注“逃回北上广”现象:因不堪北上广等一线大城市房价、物价及工作压力,众多年轻人(也包括“蚁族”)一年前纷纷“逃离北上广”,回到二三线城市就业,但他们又选择“逃回北上广”。其原因主要是不满地方讲人情拼关系、拼爹习以为常等。也就是说,这些年轻人在对比中发现,虽然二三线城市生活成本和工作压力较小,但拼关系、拼爹的氛围较一线大城市重,底层青年的上升通道比一线大城市更窄。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0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刘维燎,苏青荇,LuyinT.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蚁族"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
知识不用看,大咖讲你听
好啊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