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部门借款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公共部门借款(Public-Sector Borrowing)

目录

什么是公共部门借款[1]

  公共部门借款是指公共部门每年都会大量借款,这些借款可以为主要的建设项目诸如公路建筑物等筹措资金,可以弥补经常性支出,也可以偿付其他债务,或者转贷给其他资金短缺者。政府凭借这类借款可以实施有利于社会发展的政策措施,但是在某些情况下,公共部门过度借款的行为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政府很少从金融机构直接借款,尤其是长期借款,而是通过发行长期债券中期债券或者短期债券等债务工具来筹集资金,这些债务工具表示政府将在未来指定的时间偿付特定金额的承诺。这些支付金额包括定期的利息(也称为息票支付),以及在到期日偿付的面值本金。由州、地方政府或相关的政府机构发行的债券通常被统称为市政债券,而由联邦政府发行的债券则称为国债。另外,州、地方政府也可以通过与其他单位签订租借合约或类似的协议来使用这些单位的借款,从而达到筹集大量资金的目的。除了一般市场环境之外,政府借款利率还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导致利率变化的比较重要的因素包括借款的期限、条件,政府违约的风险利息的税收地位。

  实际上,政府是通过出售上述债务工具来筹集资金。在发行过程中往往由一个团队(承销商)先用协定的价格承购发行的全部债券,然后再向公众零售。地方政府常常使用承销商机制,而联邦政府则主要通过每周的财政部活动直接发售其债券。联邦政府还通过其他渠道借款,包括各类信托基金社会保障基金。以及非市场化资源如联邦储蓄债券等。

  债务工具于往往不是按照而值发行;当发行价格低于面值时,称为折价发行。有时政府并没有明确界定利率,只是简一单约定末来某个日期支付一个固定的金额,然后将这些债务工具折价发行。债务到期时,面值众额与消售价格之间的差额即为贷方投资收益。这种发行方式主要用于短期借款,但是也逐渐演化出一种标准长期金融工具,我们称之为零息票债券

  联邦政府累积的借款数虽称为国债。虽然法律上对联邦政府的借款数额有所限制,但是现实中,如果情况需要,会对法律做一定的修改。与联邦政府相反的是,大多数州、地方政府的借款数额受到严格的限制;这种情况起因于19世纪初许多州过度借款来发展运输项目,最后导致这些州政府不能如约偿付债务。这些限制约束了某典类型的借款.但是在各种各样的金融手段(如上文提到过的州、地方政府的租借合约)迅速发展的情况下,州、地方政府可以利用这些金融手段避开借款的限制。

  政府借款通常划分为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两种。借款期限低于一年的属于短期借款。超过一年则为长期借款。当需要支出的资金与财政收入在时间上不一致时,地方政府通过短期借款暂时弥补资金缺口。例如,财产税通常在年末进行征收,而政府在该年的早些时候需要支付员工工资和其他开支,那么政府可以利用短期借款解决现金流问题。

  州、地方政府一般通过长期借款为修建基础设施筹资。对债务支付的本金和利息应与听提供的服务相挂钩。如果所有的基础一设施建设都依靠现有的财政收入资助,那么许多有价值的项月就无法开展;项目成本收益大体保持一致有利于促进公平与效率

  联邦政府并没有将资本支出和其他支出区分开来;所有资金的来源相同,财政收入和支出之间的缺口决定新的借款需要。联邦政府采用转滚法偿还到期的国债,因而每年发行的国债总量主要取决于当年新发行的债务数额。某些类型的政府责任与债务有相似的特点,但是并没有被直接划归此类;这些责任主要是在未来进行支付的责任及为私人贷款提供担保。与政府签署协议承诺在未来支付一定数额的资金,却没有为此预留资金时,那么这项责任就非常接近于债务,称之为无准备金负债。例如,在私人部门为了支付人员的养老金,会预留部分准备资金,而许多政府按照现收现付的方式经营;因而这些政府有责任但没有收入。这种行为从技术上来看与借款不同,但是其结果就如同将钱投入一项信托基金然后将其全部借回一样。

  当政府作为债务担保人时,除非借款人无法偿还债务,否则政府没有直接的支付义务。如果借款人违约,这笔借款就由充当担保人的政府来承担,因而在某种意义上,这和政府借款相同;但是如果借款人履行其责任,政府就不会有利息和本金的支出。充当债务担保人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即通常都不太清楚政府将承担多大的责任;如果一切顺利,那么政府没有任何责任;但是正如20世纪80年代储蓄和贷款协会没有履约所带来的后果一样,政府可能需要承担偿还巨额债务的责任

  和私人借款一样。政府借款也需要支付利息,但是利率较私人借款要低,这主要是因为借款给政府安全性较高。并且从政府所得的利息通常有税收优惠。联邦政府借款凭借其安全性而获得极低的利率—它偿还本金和利息的能力毋庸置疑。即使是低利率也颇具吸引力,因为对此种利息收入只征收联邦所得税,州、地方政府对其不征税:因此,虽然相似的私人债券支付更高的利息,但就税后收入而言,投资者购买联邦债券的利息收入可能高于私人债券。

  市政债券通常对投资者也具有吸引力,因为联邦政府和利息支付来源地隶属的州政府没有将州、地方政府支付的市政债券利息计入应税所得。因此,这种利息收入免征联邦所得税,通常也免征州所得税。因为市政债券利息不属于联邦课税范围之内,州、地方政府可以确定一个与需要课税时相比更低的利率。这种情况对州、地方政府比较有利,但联邦政府的税收收入也相对减少了,并且联邦政府因没有课税带来的损失要高于州、地方政府的收益。

  州政府和地方政府通常会在到期后清偿债务,它们借款的方式和数量是受到严格限制的。联邦政府每年会通过借款来平衡预算和偿付到期的旧债;它通常不会完全清偿旧债,除非借到更多借款。联邦政府的负债总额被称为国债。以美元计算的国债一般呈增长趋势;但是如果国债的增长速度低于经济增长速度,那么可以视为国债的规模相对减小。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元债务总额比美国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GNP)还要大,在此之后,国债数额虽然不停增长,但是低于GNP的增长速度,债务占产值的比例实际上缩小了。

  几乎所有州债务和地方债务经过一定期限后都会得到清偿。有时债务是以一般债务发行的,政府承诺以其所有形式的收入来保证及时偿付利息和本金。有些债券是以政府某一项特定收入来源来偿付债务。例如,为修建新水库而发行的债券的本金由政府供水系统的收入来偿付。如果供应的收入不足,贷款者不能要求以政府财产税或其他收入来偿付。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收入债券存在着较大风险,所以它的利率一般较高。

公共部门借款的相关内容[2]

  在历史上,公共借款属于最后求助机制。联邦政府借款可应付战争和其他紧急情况的需要,但是一般是为了平衡每年的预算。联邦政府没有将资本性支出和其他支出区分开来,目前在联邦预算的制定过程中也没有作此类区分。利用借款发展运输项目,对于19世纪初的州级政府是非常重要的,但一系列借款违约事件发生后,地方政府借款受到了严格限制。此后地方政府良好的偿付记录一直保持到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发生前,在大萧条时期许多违约事件又开始发生。

  大萧条同时也改变了联邦政府借款的使用方向。因为失业人口大量增加,联邦政府支出大于收入并不会对私人投资产生挤出效应,而政府扩大财政支出有助于就业。这种观点为联邦政府将借款作为经济调控的一种手段提供了依据;而越来越少的人认为联邦政府必须平衡预算。(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是公共部门通过借款筹集资金已经成了固定制度。)

  州、地方政府利用长期借款只为了解决主要资本支出的行为一般是受到限制的;但是,这些限制执行起来并不容易。在1975年发生违约事件之前,纽约市利用短期借款弥补经常赤字长达15年。这次违约事件突出了政府避开现有的限制取得借款的能力。实际上,无论是联邦政府还是地方政府,其借款的数量都远大于其公布的数量,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政府会通过预算外机构以及充当信用担保角色等途径借款。

  通过借款的方式为主要建设项目筹集资金是政府融资的有效形式,但是用于其他用途的借款的增加给公共部门带来了一些严重的问题。除了经济成本的问题之外,一些较大的违约事件以及信用的过度使用限制了政府为人们更认可的公共目的筹资的能力。

参考文献

  1. Hirsch,Werner Z., and Anthony M.Rufolo.Public Finance and Expenditure in a Federal system. San Diego: 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1990.
  2. Bennett, James T., and Thomas J.DiLorenzo. Underground Government: The Off-Budget Public Sector. Washington, D.C.:Cato Institute,1983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0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Tracy.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公共部门借款"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