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单一市场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欧洲单一市场(European Single Market)

目录

什么是欧洲单一市场

  欧洲单一市场是指在欧盟内实现没有内部边界的一个区域,在这个区域内保证商品、人员、服务资本的自由流动。在欧共体内部建立单一市场, 实现商品、服务、人员和资本像在一个国家内部一样的自由流动,是1957 年《罗马条约》6个签字国即欧共体创始国( 法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和当时的西德) 创立欧共体的主要目标之一。[1]

欧洲单一市场的形成与发展[2]

  在2013年1月1日欧盟即将迎来单一市场设立20周年之际,欧盟委员会通过了名为《单一市场法案二期》的议案供立法机构审批。经过20年的艰苦努力,欧盟单一市场建设已经取得长足的进步,并给欧洲人带来越来越多的便捷与实惠。

  欧盟单一市场的设想最早可追溯到19世纪的德国。当时的德国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李斯特提出“关税同盟”的设想,在德意志全境废除关税,打破贸易壁垒。经过他的不懈努力,德意志在1843年建立了全德关税同盟,1835年开始建立全国统一铁路网,实现交通统一。而德国也从此由一群各自分割的封建邦国逐步走向统一,并超越英国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

  二战后欧洲的单一市场的理念伴随着“欧洲联盟”的思想一起成长。1957年法国、西德、意大利与荷比卢三国在罗马签订了《罗马条约》,明确提出要消除“商品、人员、服务和资本”的自由流动障碍。1986年欧共体各成员国政府首脑签署了《单一欧洲法案》,明确提出了要在1992年12月31日前建成内部市场,该“内部市场应包括一个没有内部边界的区域,在此区域内,商品、人员、服务资本的自由流通应予以保证”。这就是著名的欧洲1992计划(EC-92)。1993年1月1日,欧盟单一市场正式在当时的欧盟12个成员国启动。

  单一市场成立20年来,确实给欧洲经济与欧洲市民带来不小的实惠。欧盟成员国内部贸易额从1992年的8000亿欧元上升到2010年的2.54万亿欧元。欧洲单一市场国家以占世界7%的人口创造了世界20%的贸易量

  从居民的角度上看,过去10年间欧洲范围内的电话费下降了70%,机票价格下降了40%,甚至于能买到只有几欧元的机票(税费除外)。欧洲范围内的公路铁路更加开放,交通更加便利,单一市场也给欧盟的公民提供了选择在任何一个成员国居住、学习、工作、退休的可能。

  此次欧委会推出的《单一市场法案二期》将提出12项优先行动方案,主要集中于4大增长领域:内部网络、人员及商业跨境流动、数字经济、加强凝聚力和消费者保护。而这12项优先行动方案有许多也是对促进欧盟疲弱的经济、克服欧债危机非常紧迫与重要的举措,如帮助中小企业融资、促进单一市场内部的劳动力流动税收制度变革等。

  有意思的是,欧盟的《单一市场法案》(一期)正是在欧债危机的大背景下于2011年4月诞生的。从中也可以看出,欧盟领导层一方面希望借助市场一体化建设来对抗危机,另一方面也希望借助危机来加深欧盟各个层面的一体化建设。

欧盟单一市场的经济效应[3]

  根据欧盟委员会和一般经济理论的解释,单一市场的实施预期有三方面的经济效应。第一是资源配量效应。由于市场的扩大、竞争的加剧,资源的配置使生产效率将得到提高,这是短期静态的效应;第二是增长效应。通过生产要素更快的积累、要素和商品更自由的流动、以及科学技术方面更好的合作,促进中长期的经济增长。这是长期动态效应;第三是产业重置效应。由于资源在欧盟范围内的更优配置,以及商品和要素的更自由流动,产业在欧盟范围内也会在地理上重新定位。由于产业的地理区位变动会影响到就业和收入,因此这也是一种收入分配效应

欧洲单一市场的研究综述[4]

  从1957年共同市场(Common Market)目标的提出到2007年单一市场(Single Market)政策的调整,欧洲经济一体化已经走过了整整半个世纪。由于单一市场政策是欧盟政策的重心,加之政策具有外部性(Policy Externalities),也就是一方的政策会影响到另一方,单一市场政策也因此一直是欧盟内外学者的重点研究对象。

  1957年签署的标志欧洲共同体成立的《罗马条约》首次提出共同体的目标就是要建立共同市场(第2条款)。但随着关贸总协定对关税的大幅降低,国际范围内以非关税壁垒措施为贸易保护手段的新贸易保护主义猖獗,加上70年代的经济危机,使得共同市场“从未真正变成现实”嘲,甚至被戏称为“非共同市场”(Uncommon Market)。1986年欧共体各成员国政府首脑签署了《单一欧洲法案》,明确提出了要在1992年12月31日前建成内部市场,该“内部市场应包括一个没有内部边界的区域,在此区域内,商品、人员、服务和资本的自由流通应予以保证”。这就是著名的欧洲1992计划(EC-92)。进人21世纪后。欧洲市场一体化的步伐放缓,直到2007年,欧盟依然认为“内部市场不完善(Not Complete)”,完善内部市场应是一个稳步渐进的过程。

  因此,国内外对欧洲单一市场的研究也大致经历了之前以欧洲1992计划为研究对象和目前以2007年政策调整为研究内容的两大阶段。

  一、围绕欧洲1992计划的研究——对内影响为主,对外影响为辅

  国际上对欧洲1992计划以及相关政策的影响研究从时间上可以分为事前和事后两个时间段;从研究主体上可以分为共同体的内部研究与外部研究两个角度;从研究对象上可以区分为对内影响与对外影响两个方面;从研究方法上可以分为理论分析与实证研究两种方式。国内的研究相对国际上而言要稍晚些,主要始于欧洲单一市场建成之后,但更多的是对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对我国的影响及相关对策研究。

  (一)国际研究综述

  1.1992年内部市场建成之前——仅限于对内影响研究

  1992年内部市场建成之前,研究的重点是预测欧洲1992计划对共同体内部的影响,研究的结果普遍认为这种影响是正面和积极的。“就单一市场计划的启动而言,经济一体化理论或者研究成果没有起到任何重要作用”,相反,起作用的是欧共体内部的研究成果。1986年欧共体执委会副主席科克菲尔德勋爵发起,欧共体进行了一次有史以来影响最大的研究:对这个世界上最大贸易集团内部的非关税壁垒进行了研究。为此,欧共体在经济暨财政事务总署(Directorate—General for Economic and Fi—nancial)内,专门成立了由意大利经济学家Paolo Cecchini任主席的“非欧洲代价”项目委员会(Committee 0f the‘Costs of non—Europe’project)。接下来的近十年时间里,欧洲有关经济一体化理论和学术研究成果均出自该委员会成员。他们前后共发表了13个基础报告,这些报告的集大成者,也是最具影响力的当推“1992经济学”。在该报告中,委员会成员依据一般均衡分析,将微观信息注入宏观动态模型,创建了“混合模拟(Hybrid Simuhtion)模型”,又称为切克奇尼模型。在前期研究的基础上,1988年委员会向公众发布了简本“1992年欧洲的挑战”,史称“切克奇尼报告”(Cecchini Report)。报告对20世纪90年代欧共体内部市场进行了剖析,研究了没有形成统一市场的代价(Cost af Non—Europe),并展望了1992年计划可能带来的预期收益。与任何官方报告类似,该报告对单一欧洲市场带来的收益是绝对肯定的。其他的经济理论和实证研究也同样证明1992计划会带来长期收益。

  2.临近1992年之际——由对内向对外影响研究扩展

  当1992年临近时,研究范围开始由对内影响向对外影响扩展,研究结果表明无论是对内和对外的影响都是堪忧的。随着1 992年的临近,欧洲1992计划开始引起共同体内外的不安。这种不安来自两个相反的方向口]:一方面共同体内部的一些人担心完成单一市场的利益,将会被强大的第三国竞争对手乘机获取,另一方面,共同体的一些贸易伙伴则担心完成单一市场的措施将会不利于第三国。这两方面的担忧均体现在具体的学术研究之中。

  1990年代初,一些学者们开始从不同角度研究单一市场对欧共体及其成员国的影响;例如,预测单一市场对英国而言是弊大于利;研究欧共体内部市场建成后对欧洲自由贸易联盟国家的影响情况;认为切克奇尼报告没有考虑到社会成本问题,于是他们以汽车的氧氮化合物(NOx)排放为例,研究了欧洲共同市场对环境的影响,提出在共同体范围内制定相关共同标准的必要性;预测单一市场的实现可能会使欧洲的工业更加向相对发达的工业中心地区集中,从而导致国家和地区之间收入分配和生活水平差距的扩大。

  与此同时,其他一些学者开始研究欧洲1992计划对外,尤其是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包括对中国的影响。由于1985年《完成内部市场的白皮书》和1986年的《单一欧洲法案》中很少提及到对外政策方面,1992年切克奇尼的报告也没有考虑外部情况,因此,单一市场的对外政策常常被戏称为“缺失的成分”(Missing Element)。此时发展中国家的态度也从原先对欧共体早期关税同盟的“不关心”转变到对单一市场的“担心”,这种担心也被预测结果所验证:欧共体可能采取的对外政策将会影响发展中国家制成品对欧洲的出口;欧洲的发展将会对欧洲向拉丁美洲的直接投资产生负面影响;共同体内部壁垒消除和可能出现的新壁垒对欧洲以外。尤其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出口将产生影响;假定切克奇尼增长预估是正确的,欧洲1 992计划将会对亚洲的发展产生影响;欧洲1992计划会对发展中国家带来不利影响,呼吁应该采取行动,遏制通过诸如更高的技术标准等致使保护主义越演越烈;欧洲1992计划对不同的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将不同,而欧洲单一市场的贸易转移效益将给中国的出口带来很大的影响。

  总之,人们在承认1 992年底欧洲单一市场的建成是全球化时代区域经济一体化先驱的同时,更担心会创造出弗兰肯斯坦的怪物(Frankenstein’s Monster)。到1992年底欧共体大市场建成之际,国际上很多人士称之为“堡垒”,美国和日本作为欧共体最大的贸易伙伴,更是指责欧共体保护共同体市场。为此,关贸总协定不得不专门进行了调研,但是最终的结论认为“这种指责没有根据”。

  3.1992年内部市场建成之后——内外影响研究向微观视角拓展

  1992年单一市场建成之后,共同体内外的研究视野逐渐拓宽,在继续内外影响研究的基础上,开始由宏观向微观转移;研究方法开始由过去的理论研究为主,转向理’论研究与实证研究相结合。

  首先,欧共体机构和学者开始对欧洲单一市场效应进行全面评估。1993年,欧委会的初步研究结果表明,实际情况与当年切克奇尼模型和报告中的情况并不一样。1996年,应欧洲理事会的要求,欧委会启动了包括38个独立研究的系列研究计划,研究得出的主要结果是单一市场计划并没有启动如切克奇尼工作小组模型所期待的宏观历程,并没有发生所谓的一体化驱动的“良性循环”(Virtuous Circle)。这样的研究后来也得到了学者们研究结果的验证。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社会研究所(Max—Planck—Institute for the Study 0f Societies)的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Patrick Ziltener博士专门研究了欧洲单一市场计划的经济效应,他得出的结论是一体化计划的确改变了这个区域本身,但改变的方式并不是如一体化理论所预计的那样。

  其次,欧共体内外学者的研究开始由对共同体的总体影响,转向对成员国和具体贸易模式的影响研究。例如,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Smith和Wanke预测了单一欧洲市场对其成员国可能带来的不同影响,通过确定“敏感”产业,比较各成员国不同产业的业绩。他们认为,一个成员要从单一市场获得收益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成员国对单一市场的支持度。曼切斯特大学经济系的MariusBrulhart和曼切斯特城市大学经济系的Robert J.R.Elliott从产业内贸易模式推断产业是如何适应欧洲单一市场的,得出结论认为,与早期欧洲一体化相比,临近1992单一市场建成之际,产业调整模式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西班牙卡斯帝里亚·拉曼查大学的Roberto Ezcurra专门考察了单一市场建成之后欧盟内部产业集中的情况,结果表明1992至1999年间多数产业的集中度提高了。

  最重要的是,更多的学者和研究机构开始重点研究欧洲单一市场对外部,包括对中国的影响,因为,以技术标准和法规为例,尽管欧共体有关技术法规和标准的政策对第三国进口的影响的基本原则是非歧视性的,但是在新的欧洲技术法规和标准制定的过程中,法规制定者的脑中也一定有阻碍外来竞争的目的。后来的实证研究证明了这种担心的必要性。例如,美国宾西法尼亚州立大学的David Hayward在其博士论文中利用建立的欧共体-92区域影响模型推测,“欧盟的新法规不时地可能对美国的产品形成新的技术壁垒”。密歇根州立大学经济系的著名教授Mordechai E.Kreinin与时为布兰迪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副教授的Michael G.Plumrner运用进口增长与引力模型研究了欧共体一92指令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指令对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和中国的出口产生了负面影响,但没有发现对亚洲其他的新兴经济体(Emerging Economies)的负面影响。德国基尔大学经济研究所(Kiel Institute for WorldEconomy,IfW)的Langhammer和Schweickert教授研究了欧洲一体化对亚洲国家的启示。他们通过研究预测,随着更多成员国加入欧洲货币联盟,欧盟一体化对第三国贸易的影响程度将增加。由于欧、美、日对亚洲国家出口贸易模式的相似,以及亚洲与欧洲对工业化国家出口模式的重叠,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欧盟急于将欧洲国家,包括东南亚国家联盟纳入自由贸易协定的原因。随着欧盟东扩,学者们也开始关注欧洲单一市场对候选国的影响。例如,Paul Brenton等根据欧盟新方法和旧方法在不同部门的应用,推测欧盟技术性贸易壁垒对候选国的影响程度是不同的;Hagemejer和Michalek则专门研究了技术性贸易壁垒对波兰和其他中东欧即将加入欧盟的国家的影响情况。Machkovd和Lukd研究了欧洲共同市场对当时将入盟的捷克企业的影响。上述研究表明,从中期而言,低价不能作为候选国中小企业的首选竞争工具,企业必须重视营销,否则人盟后这些企业在欧盟内部的出口反而会受到负面影响。

  (二)国内研究综述

  国内的研究相对国际上而言要稍晚些,主要始于欧洲单一市场建成之后,但更多的是对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对我国的影响及相关对策研究。其中的一个例外就是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尹翔硕教授的研究:他专门对上文中提到的克鲁格曼预测单一市场可能导致国家和地区间收入分配和生活水平差距扩大的失效缘由进行了解释。

  1.20世纪——对政策本身及其影响和对策研究

  国内早期的研究既有对政策本身的研究,也有对政策的影响及其对策的研究。一方面,学者们开始对政策本身进行研究(欧洲统一大市场的研究;欧洲一体化的评述;欧洲经货联盟和单一市场的关系及其影响;欧洲经济政策的协调研究)。同时研究欧洲统一市场对外部经济,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对发展中国家商品出口的影响;对发展中国家贸易和投资的影响;对外部经济的影响)。另一方面,学者们开始关注欧洲单一市场形成后的中欧经贸合作问题(中国现行经济体制过渡性的理解易成障碍;欧盟对华投资受到一些因素的制约。

  至于对我国的影响与对策研究方面,有一般影响与对策研究;标准化方面的对策研究;也有就欧洲货币联盟对我国经济的影响研究;或者欧元对中欧经贸关系的影响研究以及对中欧政治文化关系的影响研究。

  2.21世纪——以借鉴研究为主

  近年来出现了经验借鉴方面的研究:如何借鉴欧洲经验,培育和发展我国市场体;如何借鉴欧盟经济一体化经验,加强区域的合作与协同发展以及如何借鉴欧洲经济一体化的成功经验,加快推进长三角区域经济一体化;如何借鉴欧洲经济一体化过程中法律趋于一致的方法,实施中国内地、香港、澳门更紧密的经贸关系;欧盟区域政策及其对泛珠三角经济合作的启示;欧盟区域一体化经验对我国区域政策的启示。

  综上所述,欧洲1992计划不仅被证明确实对欧共体/欧盟带来了积极作用,而且被证明对其外部世界,尤其对中国带来了负面影响。随着全球化的挑战和内部扩大的压力,欧盟于2007年启动了对单一市场政策的调整。欧盟内外的研究视线开始转向对2007年政策调整的研究。

  二、针对2007政策调整的研究——外部压力为主,内部扩大为辅

  正如2006年4月5日《金融时报》所报道的那样,欧盟单一市场陷入了困境,欧委会估计仅因相互承认原则应用不当每年给欧盟带来的贸易机会的损失就高达1.5亿欧元。因此,为了进一步挖掘单一市场的潜力,欧盟启动了对单一市场政策的大规模调整。欧盟单一市场政策调整仍将围绕“四大自由”,最先启动的正是会给我国出口带来重大影响的商品单一市场政策的调整。从2002年对“新方法”评估开始,到2007年欧委会议案的出台,历经5年之久。经过网上咨询、理事会决议和提议草案的3个月咨询期,欧委会最终于2007年2月14日提出了以促进欧盟内部成员国间商品贸易为目的的一揽子新措施,包括一则随附通告和四条新议案。欧委会在随附通告中,解释了一揽子新措施的目标:在保障商品市场准入的同时,确保产品的高质量和安全性。同时对发布的四条新议案做了简单的介绍:提议制定相互承认条例;制定条例规定有关产品营销的认可与市场监管要求;出台决定制定产品营销的共同法律框架;出台汽车注册解释通告口”。根据欧盟立法程序的要求,前三个立法提案均需启动共同决策程序(Co—Decision Procedure),赋予了欧洲议会更大的影响力。2008年2月21日,欧洲议会已经通过了欧委会以上的这些提案。

  由于此轮调整刚刚启动不久,因此,目前,关于欧盟单一市场政策调整的研究主要集中于隶属欧委会的机构和相关智库,也陆续有一些大学和研究机构将欧盟政策及其调整纳入到他们的研究视野。就研究动向而言,欧盟单一市场政策调整与全球经济的关系、基于政策调整的欧盟与新兴经济体的关系两大主题是相关研究的焦点。

  欧盟政策调整与全球经济关系的研究,集中体现在相关报告和具体政策建议之中。隶属欧委会的欧洲政策咨议局(BEPA)和经济暨财政事务总署的专家分别于2006年和2007年撰写报告呼吁,“单一市场计划的重心应该由消除内部边境,转向如何使欧洲能够与世界抗争”;“单一市场政策应该考虑全球背景”。2007年1月布鲁塞尔经济智囊团Bruegel和欧委会的内部市场总署在“未来单一市场的经济政策”研讨会上,一致认为单一市场政策应该与对外政策联系起来。这样的研究动向更体现在具体的政策建议上。欧委会在2007年10月为成员国首脑峰会准备的文件中,明确提出从单一市场获取最大利益的目标之一就是使“欧洲标准能有助于形成国际标准”。这样的观点也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同: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Fabienne Ikkovitz与欧委会的专家Adfiaan Dierx认为单一市场政策调整的目标之一就是要将欧盟“规则和标准向世界出口”。

  基于政策调整的欧盟与新兴经济体的关系主要集中在对中国的研究上。2006年,欧洲政策咨议局的专家报告特别强调“中国在欧盟政策议程中的突出地位”。2007年,经济暨财政事务总署专家经过研究认为,“中国不仅在低附加值,而且在高附加值的制成品领域对欧盟形成竞争”。作为欧盟主要智囊团的欧洲政策研究中心(CEPR)的主席Daniel Gros在今年1月的政策报告中更指出“中国自身的经济实力足以对全球经济(包括欧盟经济)产生强大的影响”。由此可见,就欧盟而言,中国以及中国因素在欧盟单一市场政策调整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此外,欧盟内部开始对单一市场政策调整的影响进行预评估。2007年2月欧委会工作人员发表了对政策调整议案的影响评估报告。报告剖析了目前单一市场政策存在的问题,分析了新动议可能给经济、社会和环境带来的影响,结论认为:欧委会提出的议案将是单一市场政策的未来战略基石。

  尽管由于欧盟启动此轮单一市场政策调整不久,欧盟内外对政策调整的研究还很有限,但是从以上的这些研究足以看出欧盟进行调整的动因不仅是迫于内部扩大的压力,而且更重要的是欧盟面临的全球化,尤其是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给其带来的挑战。

相关条目

参考文献

  1. 方福前.欧洲经货联盟与单一市场.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1999年第2期.
  2. 崇大海.欧盟“单一市场”将迈进新纪元.经济参考报,2012-10-15.
  3. 尹翔硕.欧洲单一市场对欧盟成员国贸易流动和产业区位的影响.欧洲,2001年第2期.
  4. 陈淑梅.欧洲单一市场研究综述.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6期.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9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投诉举报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Gaoshan2013,Mis铭,LuyinT.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欧洲单一市场"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7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