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互动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目录

什么是奥运互动[1]

  奥运互动是指直接或间接发生在奥运人际(或群际),以及奥运与其他社会建制之间的相互交往和作用的方式及过程。

  进言之,奥运互动是指在奥林匹克运动中,奥运角色相互作用、相互依赖,旨在引起对方的反应,从而使奥运角色双方(或各方)有机结合(或处于对立)的过程。奥运互动不仅是奥运角色相互结合而产生奥运组织的基础,而且亦是奥运整体良性运行及协调发展的动态过程。

  所谓奥运互动关系,是指在奥林匹克运动中,奥运角色个体与个体群体与群体、奥运与其他社会建制之间,相互依赖与作用的横向动态联系。

奥运互动的条件[1]

  首先,奥运互动必须发生在两个以上的奥运角色之间。一个奥运角色不能形成互动

  其次,并非任何两个奥运角色的接近皆可形成互动,只有两个以上的奥运角色发生了依赖性行为时,才能称为互动。作为奥运互动行为,对于互动双方(或各方)而言,应该具有明晰的共同意义。

  最后,奥运互动并非只有面对面的场合才能发生,有时远距离的信息交流等方式亦能形成互动。

奥运互动的功能[1]

  1.奥运互动能够使奥运角色相互结合以完成共同的奥运目标,并满足各自的奥运需求。奥运互动离不开奥运角色的联合行动。

  2.奥运互动能够使奥运角色结成各种奥运关系,进而形成奥运组织。在奥林匹克运动中,奥运角色之间的互动行为越频繁,就越容易相互了解、培养深厚感情以及密切双方(或各方)的合作关系。可以说,奥运组织就是奥运角色连续不断交互作用的产物。

  3.奥运互动能够不断完善奥运角色的自我认识。进占之,奥运互动是奥运角色互相“加工”,并在肉体上与精神上互相“创造”的重要方式。奥运角色在社会化的过程中,通过奥运互动不断完成由“生物人”向“奥运人”的转变,不断进行奥运角色调适,不断实现自我完善。

  4.奥运互动能够满足奥运角色关系的某种需求或感情上的共鸣。奥运角色之间持续不断的互动是为了满足对方的某种需求(或自己希望得到的某种需求)。这种需求包括物质上的和精神上的。这种需求互补的意向成为奥运角色互动的原始动力。就本质而言,奥运角色互动关系是互助合作的关系,然而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在奥运互动中,部分奥运角色由于价值观扭曲及拜金思想膨胀而做出了许多引发奥运角色冲突的行为

奥运互动的方式[1]

  在奥林匹克运动中,奥运角色的互动关系是错综复杂的,由此而形成的奥运互动方式亦是多样的。为了研究方便,我们从不同角度、依据不同标准划分出许多互动方式。在此,依据性质将奥运互动划分为以下几种方式:

  (一)奥运暗示与模仿

  (二)奥运强制与顺从、从众

  (三)奥运竞争与合作

  (四)奥运冲突、调适

  (五)奥运和解

  (六)奥运权变与屈从

  (七)奥运顺应与同化

奥运互动的有关理论

  从奥运社会学角度看,有关奥运互动的理论主要有两种:

  (一)印象管理理论

  从奥运角色个体行为动机看,在奥运角色个体互动过程中,行为一方从满足个体需求转变为满足另一方的需求。这主要体现在:奥运角色个体行为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控制自身留给互动另一方何种印象。因此,该理论被称为“印象管理理论”。以奥运角色个体着装为例。若为奥运角色个体行为时,着装乃以取暖为主要目的。然而,在奥运互动中,奥运角色个体的着装目的即由取暖转变为显示身份(或权威)。进言之,奥运角色个体在奥运互动中着装的主要目的是提醒他人“我是奥运会某某项目的运动员”或“我们是维持奥运会公共秩序的志愿者或某某奥运会项目的裁判者”等。正是出于这种考虑,人们才在各种奥运角色的服装上设计了各种象征性的标识

  在社会学基础理论中,印象管理理论的代表人物、社会学家戈夫曼曾引用莎士比亚的一句名言解释该理论的主要观点——“世界是个大舞台,人人都扮演自己的角色”。戈夫曼总结道:社会互动的研究者应将注意力集中在人们制造和控制自己给他人留下印象时所使用的种种技术上,并应该留意每种技术产生效果时的条件。

  印象管理理论认为,互动的一方兴趣旨在控制另一方的行为,使另一方通过对自己行为的理解做出符合自己计划中的行为反应。从这种观点出发,印象管理理论着眼于互动技术方面的研究。该理论认为,若互动的一方将另一方置于一种难堪的防御地位时,即可控制另一方的行为反应。在此,以奥运角色个体的互动为例说明之。假设在某一奥运组织中,奥运角色甲曾经得到前任上司的赏识,前任上司离任后,奥运角色甲即可能成为后任上司的“排斥对象”。这时若以常规行为与后任上司相处,奥运角色甲则可能被后任上司或“新宠们”排挤走。

  此时,若奥运角色甲一反上下级相处的常规而“犯颜直谏”,进言之,在奥运组织上下级关系的互动中,奥运角色甲将后任上司置于防御地位,这时,后任上司及“新宠们”若想挤走奥运角色甲,那么他们将有失去“从谏如流,宽宏大度”开明形象的危险。从上述分析可知,这种“犯颜直谏”的做法反而能迫使后任上司赏识奥运角色甲。奥运角色甲越是“直谏”,后任上司非但不能排挤他,反而更加重用他。这种将后任上司置于难堪防御地位的做法,反而使奥运角色甲以“心腹之臣”的身份与后任上司善始善终地干出一番奥运事业。总之,印象管理理论认为,在互动中,一方的行为要受另一方的制约,一方的所作所为要考虑到对方行为的反应。

  (二)他人在场理论

  该理论着重研究:当奥运角色个体行为转变为众多个体之间的互动行为时,这种众多个体的场合对于个体行为有何影响。进言之,当他人在场时,会对奥运角色个体的心理、行为产生何种影响与压力。例如,一位奥运竞技者平时训练动作规范、协调放松,且技术水平发挥稳定,然而一进入正式比赛即会出珊隋绪紧张、动作僵硬甚至水平发挥失常等不良反应(即体育界常说的“克拉克”现象)。“他人在场”为何能改变奥运竞技者的行为及心理状态?这一问题引起了奥运社会学家的浓厚兴趣。

  调查表明,某一运动员单独奔跑,成绩一般总是稳定在某一水平上。然而,当多名运动员同时奔跑,该运动员的成绩即会优于单独奔跑。鉴于此,有些经验丰富的教练员为了调动运动员的比赛激情而让其他运动员在场外“领跑”。然而,令人疑惑不解的是,某些运动项目的研究结果却与上述情况正好相反。例如,当运动员进行乒乓球、网球、跳水、短跑等高精确度运动项目比赛时,“他人在场内或在场外”活动或者发出的声响则有明显的干扰作用。2008年奥运会即出现过上述情况。北京奥运会网球比赛中,中国名将李娜曾因加油声造成失误而怒吼观众闭嘴。“鸟巢”男子百米预赛运动员等待发令时,鲍威尔竟然伸出手来招呼观众安静(因在等待发令时,运动员高度紧张,两耳聆听枪声,一触即发,观众的掌声容易于扰运动员的听觉而造成运动员起跑犯规)。那么,何以解释上述矛盾现象呢?研究人员发现,“他人在场”对于奥运竞技者的行为有“促进”还是“干扰”作用,往往取决于行为的类型以及行为掌握的熟练程度。如果奥运竞技者进行的是熟练性(且动作简单)运动项目的比赛,进言之,如果运动行为属不需要创新(仅是习惯性)动作,那么,“他人在场”即会对行为动机起强化作用。强化的结果是促使奥运竞技者从已有的习惯运动行为中迅速挑选出最占优势的动作,从而做出最佳的运动行为反应。

  反之,若奥运竞技者进行的是创新性运动项目的比赛,由于运动行为需要视比赛的实战情况灵活处理,此时,“他人在场”非但不能使奥运竞技者优选已有的习惯动作,相反会影响运动行为的创新,即“他人在场”对奥运竞技者的运行为有干扰作用。如奥运会跳水比赛对竞赛场地、设备及环境均有严格要求通常,在进行奥运会跳水比赛时,每当运动员跳出精彩动作时,观众席上往往会有鼓掌、欢呼、加油等声响发出。这对提高运动员的兴奋度和烘托竞赛氛围,使运动员跳出高水平的动作有一定的积极作用。然而,在运动员做跳水动作之前的时段内,比赛场地应该保持安静。因为此时运动员要仔细听广播员报告自己的参赛动作与自己所跳的姿式之间是否有误,只有听清广播员的报告,运动员才能以正确的技术完成比赛动作。

  我们知道,奥运会跳水比赛要求运动员在不到2秒钟的时间内完成一个动作。这种高难度的竞技要求运动员在完成跳水动作前思想高度集中。此时,突然发出的声响会影响运动员动作完成的质量。为了给运动员提供一个安静的比赛环境,通常规定,在跳水比赛时不安排其他活动。从规则的另一面讲,上述规定也防止了个别动作不熟练的运动员求助于他人发出的声响(暗示)完成自己的动作。从以上分析可知,奥运会赛场上,运动员需要“成熟的掌声”。观众的欢呼应与运动员的比赛节奏相吻合,做到明白规则、讲求艺术、适时鼓掌、点到为止。

相关条目

参考文献

  1. 1.0 1.1 1.2 1.3 朱文光,姜丽,朱丽著.第六章 奥运控制 奥运社会学概论:五环走向辉煌的历程.山东人民出版社,2010.03.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1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方小莉,Mis铭.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奥运互动"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7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