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贝茨·克拉克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重定向自克拉克)
约翰·贝茨·克拉克(John Bates Clark)
放大
约翰·贝茨·克拉克(John Bates Clark)
约翰·贝茨·克拉克(John Bates Clark,1847.1.26—1938.3.21) 美国边际主义经济学家、美国经济学会创始人、协会第三任会长

  克拉克的儿子J·M·克拉克曾说:“克拉克提出边际效用价值论虽晚于杰文斯和其他的首创者,但显然是独立的。古典经济学已经为该理论准备了若干资料;它在效用和交换价值的关系问题上留下了一种挑战,而且它在李嘉图的场合又遇到了这样一种劳动理论,这理论在李嘉图接受了劳动成本并非单独决定物品彼此交换比率的观点之后,又转变成了生产成本论。古典经济学还包含着合理量度效用的概念和边际方法,只须将两者结合在一起便可提出边际效用理论。甚至维也纳经济科学协会在欢迎克拉克为名誉会员时也称赞他是“独立于其他探索者而发现这一新学说的人之一,该学说半个世纪以来已构成经济理论发展的基础……”

目录

生平及著作

  克拉克生于1847年,在1872年,他25岁的时候,他从阿赫斯特毕业,到德国进修经济学。1872年底到1875年间,克拉克大多数时间在海德堡,其间只有六周在苏黎世。当时,历史学派在德国盛行,而在海德堡对克拉克影响最大的一位教授——卡尔·克尼斯,他也是历史学派的一位主要成员,但这一切都没有能够阻止边际效用分析的发展,相反,克拉克日后曾赞扬克尼斯向他提出了若干建议,指导他“发现一种单位,用于衡量财富的各种变量”。除了克拉克以外,维塞尔庞巴维克相继都到了这里,他们向克尼斯的研究班提交了报告,从此开始了他们作为奥地利学派主要成员的生涯。维塞尔向研究班提交的报告谈的是成本和价值的关系,庞巴维克的报告的内容是资本理论,这些报告都已经受到了门格尔《原理》的影响。传播边际效用经济学的这三位杰出人物在不多几年间先后都来到海德堡,这是令人瞩目的。

  回到美国后,克拉克在卡尔顿学院任教期间发表了他的第一篇经济学论文《财富的新哲学》。全文都是在论述效用,然而,通观全文,他却没有提到任何和边际效用有关的著作,换句话说,那时克拉克还没有显示出任何作为美国边际主义学派先驱者的迹象。值得注意的是,文中在分析价值时,他离开劳动价值论而偏向效用价值论,可以说这是克拉克在效用理论方面作出的一个微弱的开端。但是,由于效用本身是人们的主观感觉,因此在进行效用分析时,如果没有边际的概念,效用就无法被真正赋予意义,而此时的克拉克应该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自然也还不可能发现日后的边际效用价值论。

  在1887年底,克拉克又发表了一篇涉及效用思想的论文,而尔克尼斯的影响在文中清楚地显现。文中,克拉克认为政治经济学把人看得“太机械”、“太自私”、“根本没有被各种高尚的精神力量团结在一起”、使人过分远离社会。同时,克拉克还详细讨论了“需求”问题,其中许多方面涉及到了效用思想。在解释如果满足需求的时候,它几乎已经发现了边际效用递减规律。他说,较低的需求可以全部被满足,而较高的需求则可以无限扩展。这样,需求在这两个极端和含糊不清的场合都不会随着消费的增加而显著下降,但在这两个极端之间,需求强度会随着消费物品的数量增加而减低。这就是克拉克接近于边际效用递减思想的第一个表述:“这种中间类型的需求可以无限扩展,但其强度会随着所供给物品的增加而减低,甚至趋向厌烦。首先满足的是比第二个物品的欲望强度更强的物品,对第二个的欲望强度比对第三个的更强,依次类推。每一次都能获得一些满足,但却是在递减的程度上。”

   在这两篇文章中,克拉克一直让效用或需求占据着舞台的中心,在他的行文中看不出他对边际效用论的早期作者——特别是杰文斯门格尔瓦尔拉斯——有任何直接或者间接的了解。

  四年后,克拉克又论及了效用问题,在这期间他一直在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商业伦理这些课题进行研究。在1881年7月的《新英格兰人》上,他发表了一篇名为《价值的哲学》的文章,在文中要求承认他是边际效用的早期独立发现者。他在文中说道:“如此大量文献……〔读者〕尽可耐心阅读,而他对价值为何物仍不得而知。”在文章结尾,他说:“想要从经济文献寻找令人满意的关于价值的普通公式,那是枉费心机。”

  首先,克拉克试图把社会和价值问题联系起来,在同时代的关于效用的著作中,这是非常特别的。而这种思想在德国有着比较悠久的历史,在克尼斯的著作中也可以见到,因此,他在德国的学习生活对他这一想法的形成肯定有相当大的影响。然后,他开始研究效用和价值的关系。从亚当·斯密关于钻石和水的悖论开始,他指出问题的答案在于边际效用思想。

   “现在我们必须作出一种区分,就我所知,这种区分过去从未应用于政治经济学,但是我希望指明,对于在这个科学领域的明确论证来说,某种区分是绝对需要的……”“这种估价方式给出的东西可以称为绝对效用,就空气而言,它无限大;这种估价方式给出的另一种东西可称为有效效用,在空气的场合,它并不存在。有效效用是改变我们主观条件的能力(在实际环境之内),它在心理上是用某种假设我们占有并预计要被毁灭的某种东西、或是我们还没有得到的某种东西来衡量的。”“这不就是政治经济学应当加以研究的效用吗?而人们一直在研究的却是绝对效用。对不同性质的东西不加区分,对任何哲学来说难道不是毁灭性的吗?”在这里,克拉克最大的贡献在于他特别强调了区分边际效用和总效用,这也正是他被人们认为是边际效用的独立发现者的原因。

  更为重要的是,克拉克不仅发现边际效用,而且还认识到了边际效用的重要意义。他从空气的边际效用开始,这个例子虽然简单,但因为空气有总效用,但是却没有边际效用,所以总效用和边际效用马上就被区分开了。然后,他就着手研究在更复杂的情况下边际效用的衡量问题,也就是饮水的例子。饮水不同于空气,具有一定的边际效用。拿走一杯水,那个人的效用就会减少,可能是因为没有水喝,也可能是因为没有一样好喝的水。

  由此,克拉克进一步扩展,把上述论证应用到市场上可以买到的所有物品。在这里,他并不是直接衡量边际效用。他举例说:“拿走一件上衣减少了所有者的享乐,这不是由于他有这件上衣或是没有这件上衣所带来的,而是由于他有这件上衣时所带来的享乐量,同由于替代它(替代品可能完全有用,也可能不完全有用)所必然受到的损失之间的差别造成的。”克拉克的作法比坚持直接衡量边际效用的作法要好,他没有图方便而引进早期经济学家提出的“损失法”,不过,与此同时,考虑到替代品的不完善性,我们只能这样来理解他的思想,即任何物品的边际效用应以个人货币收入的边际效用来衡量,因为货币的边际效用必定取决于物品的边际效用,而不是相反。

   1886年,克拉克的第一部著作《财富的哲学:新经济学原理》出版了。他把1877年的论文没作什么实质性修改就放入书中作为一章。此外,他1877年发表在《新英格兰人》上的两篇文章反映了他早期对价值和效用的部分看法,在对文章作了较多的改动和调整后,他把这两篇文章也收进了书中。虽然很多人都评论该书中的很多内容和杰文斯的观点非常相似,但克拉克坚决否认这种说法,他甚至在书的再版前言中用了大半篇幅,来否认他对杰文斯有任何借鉴,坚持他思想的独立性。

  克拉克说:“我同意一个善意评论所提出的看法,即本书第5章提出的价值理论同杰文斯教授的理论有一定关系。但我的理论是在很久以前独立地得出的,我的理论在以下两方面同杰文斯教授的理论相一致:即在效用和交换价值之间建立一种更紧密联系的一般要素上,以及把效用作为心理测定的对象上。在更特殊的各点上,我的理论同他的理论类似,但并不完全一致。所有这些都未加改动地予以发表。该理论(我仍坚信那是我自己的理论)的特征在于:价值在其各种形式上同效用尺度相一致;绝对效用与有效效用的区分;分析了社会作为一个有机整体在市场估价过程中所起的作用。”

   从《财富的哲学》再版到1892年,克拉克没有再讨论边际效用和价值理论的关系的问题,这段时间正是边际效用学派在国际上开始盛行,逐渐赢得声誉的过程。在以后的若干年,克拉克对边际效用价值论又增加了许多新的修正。

边际主义学派概述

  边际主义学派是以边际效用价值论为理论基础的经济学学派,主要盛行于19世纪70年代到20世纪初。其奠基者是三位几乎同时各自独立提出主观价值论的经济学家:英国的杰文斯、奥地利的门格尔和法国的瓦尔拉斯

  边际主义学派在方法论上反对德国历史学派,他们主张抽象演绎法,认为经济生活是人们无限的需要和有限的资源之间的关系。他们认为人在经济方面的行为及其后果是由需求决定的,而假定每个人行为的最高目标是追求效用的最大化,也就是花费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满足。从而,个人为了追求需求的满足,就要适当地处理同周围有限资源的关系,在这个过程中发生的主观心理活动和行为,就成为该学派进行理论分析和数学论证的依据和典型模式。边际主义学派把社会看作仅仅是个人的机械总和,认为个人是社会的缩影。这样,从个人的需求以及如何满足这些需求出发,边际主义学派就能够解释整个社会的经济现象。

  边际效用学派的理论基础是边际效用价值论。根据这个理论,商品的价值是一种表示人对物品的感觉和评价的主观心理,主要关注于物品给人带来的满足程度。物品要有价值,首先要能够给人带来效用,否则没有人会需要;同时也必须要有一定稀缺性,否则就没有必要用其他物品来进行交换。而价值的尺度则是边际效用,即使是不能直接带来效用的生产资料,其价值也由其参与生产的相应最终消费产品的边际效用来决定。而价格则是买卖双方对物品的效用进行主观评价、彼此竞争和均衡的结果。因此,各种商品的价格之比就应该等于他们的边际效用之比。

美国边际主义学派的价值观念

  美国边际主义的兴起晚于欧洲,其思潮部分从英国和奥地利引进,部分则是自发形成的。在其自发形成的过程中,约翰?贝茨?克拉克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甚至可以说是开山之祖也不为过。

  克拉克认为,产品的分配归根到底还是要取决于产品的价值和价格,因此他的价值理论实质上是和他的分配理论合二为一的。

  在克拉克看来,一个单位的商品所具有的效用是多方面的,例如,水不仅仅能喝,还能够用来洗东西、游泳、灌溉等等,因此,确定价值的基本单位就不再是商品这样一个一组效用的组合,而是商品在某一个方面的用途,换言之,价值的基本单位在克拉克这里从商品变成了商品所具有的某个属性,而商品的价值则自然就是其在多方面用途上的边际效用的总和。这是一种相当实用主义的观念,也是只有在商品经济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人们认识到商品用途的多样化以后才可能产生。

  另一方面,克拉克还认为,产品的价值是由社会来决定的,因此,财富的分配情况自然也会影响商品的价值,而且商品的价值和价格是没有区别的。克拉克认为价值里面完全没有劳动的因素,他认为价值是市场上双方竞争并达到均衡的结果。换言之,克拉克认为价值并不是自然的或者先定的,而是可以随着市场上买卖双方情况的变化而在不断变化的,而由于他认为价格和价值是一致的,我们又无法直接去观察或者测量到价值,那么只能将商品的价格作为价值,这样的结果就是,在克拉克看来,商品的价格总是合乎价值的,并不会存在价格高于价值或者低于价值的情况。这其实也就是近代资本主义通过市场竞争来确定价值的方法。

  效用的表示有序数和基数两种,克拉克的效用还是用基数来表示的,也唯有如此,效用才可能和价值相呼应。而在另一位美国边际主义经济学家费雪的价值理论中,一方面,他认为任何一种或至少一种商品的效用只决定于它自身的数量,而和其他商品的数量无关;另一方面,他又承认一个商品的效用取决于一切商品数量的函数,这已经接近于后来的序数效用论,这表明费雪是从基数效用论序数效用论的过渡人物。而边际主义也正是处在这过渡阶段的一个经济学流派。

边际效用学派对后世的影响

  边际效用学派对资产阶级经济学有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边际效用论和边际生产力论是以马歇尔为代表的英国剑桥学派的理论支柱之一,又是现代资产阶级微观经济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凯恩斯完全接受了包括边际生产力分配论在内的边际原理和方法,将它推广应用于分析宏观经济范畴,从而使边际原理成为现代宏观经济学的重要工具之一。而在当代西方经济学家兰开斯特所提出的消费经济学的属性分析方法中,克拉克的分析商品性能的价值而非分析整件商品的价值的做法也得到了体现。

克拉克奖简介

  约翰·贝茨·克拉克奖(John Bates Clark Medal)俗称“小诺贝尔经济学奖”,是由美国经济协会于1947 年在美国经济协会创始人、协会第三任会长、著名经济学家约翰·贝茨·克拉克诞辰100 周年之际所设立的。目的在于纪念提出边际生产力概念生产耗竭理论、并研究出根植于边际效用的需求理论的经济学家克拉克(1847—1938)。它是经济学界除诺贝尔经济学奖之外的另一项重要大奖,这个奖项1947年设立,每两年评选一次,入选的基本资格为在美国大学任教、40岁以下的学者。

  克拉克奖章的首名得主是著名经济学家萨缪尔森。克拉克奖章被视为诺贝尔奖的重要指针,获得此奖章的学者,通常会引起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的注意。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14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约翰·贝茨·克拉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
知识不用看,大咖讲你听
好啊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