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恩·帕克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重定向自Sean Parker)
肖恩·帕克
放大
肖恩·帕克
肖恩·帕克(英语:Sean Parker,1979年12月3日-)出生于美国弗吉尼亚州,是一名美国互联网创业家,曾创立Napster, Plaxo,是知名的社交网站Facebook的首任总裁。

目录

肖恩·帕克格简介

  肖恩·帕克是人类激情的助燃剂,是创意催化剂,一旦他和合适的人共同努力,就能干出一番大事业,他推动了过去二十年中一些最具突破性的公司的成长。年仅19岁时,帕克和他人共创了音乐分享网站Napster,震撼了整个唱片业;两年后,他创办的通讯录服务Plaxo,展现了数码传播的潜力;24岁时,他出任Facebook总裁,帮助这家社交网络成长也许是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互联网公司。没错,这三家公司最终都赶走了他,可他绝非全无收获,尽管年仅31岁,他拥有的这些公司股份价值已达21亿美元左右,而他的创业生涯才刚刚开始。

  在弗吉尼亚一所高中的世界文明史课堂上,有人递给肖恩·帕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他的父亲正等着带他去看牙医。帕克吓得冷汗直流:他并没有预约牙医。他走出教室,父亲生气地将他揪进自家的小货车。当他们到达在郊区的家时,一个联邦调查局小组正在家里等着他。

  在短短几年中,帕克从一个被拘捕的16岁黑客——他成功地进入了多个跨国公司计算机网络,甚至军事数据库,成为一个世界级的网络创业者。1999年,帕克19岁,他变得更加臭名昭著,他帮助更加年轻的肖恩·范宁Shawn Fanning)创造出Napster。这种免费的音乐共享服务让音乐产业受到重创。最近几年,作为Facebook的创始人兼前任总裁,帕克更是扮演了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如果在2004年的夏天,他没有加入马克·扎克伯格当时羽翼未丰的Facebook,几乎可以肯定,Facebook不会成为今天这样的网络巨头。

  帕克被广泛认为是一个互联网高人,不少熟人和同事更是用“天才”来形容他。他不仅了解电脑和互联网,更了解人们希望如何将它们纳入自己的生活。因此,他总是能取得令人震惊的成功。不过,他也有放荡的一面。帕克习惯不守时、爽约、动不动就消失好几个星期——为了躲避媒体。2005年,他因藏毒被逮捕,后被Facebook开除

  事实上,帕克是21世纪商业史上一个独特的怪胎。30岁时,他的身家已经接近10亿美元(主要得益于他手上仍持有Facebook的股票)。帕克非常喜欢动脑,勉强完成高中学业的他几乎完全是自学成才。小时候的他体弱多病,因为患有哮喘常常不得不呆在医院。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贪婪地看书。他的父亲是一位美国政府的海洋学家,7岁的时候便开始教他编程。几乎在所有的领域——文学、政治、医学,或技术上他都有自己深刻且细致入微的见解。

  最重要的是,他将自己的知识和对互联网业务战略的本能转变成一种——用他自己的话说“重新设计社会的途径。社会上的大规模转变背后真正的原动力,是技术,而非企业或政府”。实际上,帕克在预测技术的走向,以及哪种产品服务将会吸引顾客等方面一向极为准确,很多公司经常邀请他去投资,只为挖出他脑子里在想什么。“很少有人像他一样聪明。”扎克伯格说,现在他仍常常求教于他的前合伙人。

  帕克正在尝试重新颠覆音乐发行,把瑞典音乐平台Spotify推向美国市场,并主导该服务与Facebook Music的合作。作为风投公司创始人基金(Founders Fund)的普通合伙人,他还在搜寻值得投资的新兴创业公司。同时,他还与Napster时代的伙伴肖恩·范宁(Shawn Fanning)重新携手,一起打造视频直播网站Airtime。

创立Napster

  帕克的父亲原为美国国家海洋大气管理局(NOAA)的首席科学家,帕克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他开始用一台Atari 800电脑教帕克编程,后者的硅谷之路自此开始。到高中时,帕克已经有能力侵入公司和大学的系统(网名:dob,选这个网名是因为它有“对称美感”);15岁时他的黑客行为引起了联邦调查局(FBI)的注意,结果被判处社区服务;16岁时,他因开发一种早期网络爬虫,而获得了弗吉尼亚州计算机科学奖,中央情报局CIA)有意招募他,但他不感兴趣,而是前往马克·平卡斯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创业公司FreeLoader实习,之后又在早期互联网服务提供商UUNet处呆了一阵子。“我当时不去上学,”他说,“理论上我是去参加合作项目,但实际上这就是工作。”高三那年,帕克挣了8万美元,这足以说服父母允许他暂不上大学,而是与在拨号电子公告牌系统上认识的朋友肖恩·范宁合作,共同创立一家音乐分享网站,也就是1999年上线的Napster。

  就在高中钻进某500强公司的内部系统,被判处社区服务的同时,帕克在网上结识了15岁的肖恩·范宁——另一个天才黑客。范宁还记得他们的第一次谈话。“我们很快便谈论起诸如理论物理等话题。我们意识到,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这两人很快便与另外几个朋友一起,推出一个名为Crosswalk的互联网安全公司,向那些本来是它们的目标公司提供资讯。这家公司并没有获得成功。与此同时,帕克开始在弗吉尼亚家附近的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做程序员,同时完成高中最后一年的学业。

  帕克违背父母的意愿,决定不申请上大学。当范宁告诉他创造Napster的计划时,他立即要求加入,成为共同创始人。他收拾行李,搬到旧金山。他的母亲说,此前,帕克从未离开过家。

  帕克终究还是没上大学,不过Napster本身就提供了生动的教育。“我有时把它称为Napster大学——这是一堂杂糅了知识产权法公司财务、创业和法学院教育在内的速成课,”帕克说,“那时我还是个孩子,不清楚自己所做之事的后果,哪知道自己写的一些电邮会出现在法学院教科书上。”这些电邮承认Napster用户很可能在非法下载音乐,可能成为版权诉讼中的证据——Napster最终因这些诉讼而关闭。可那时候,帕克已经被公司管理层赶了出去,搬到了北卡罗来纳州一栋海滨别墅里。“管理层叫我休个长假,我那时候还不知道,这基本上就是开除的委婉说法。”

  为Napster效力时,帕克认识了天使投资人罗恩·康威,后者当时正资助的一家公司,与Napster同在加州圣克拉拉的一栋建筑里办公,从那时起,帕克的每一次创业都得到了康威的支持。

  在Napster创立的第一年,该音乐文件共享网络赢得了数以千万计的爱好者。帕克很快成了夜总会和狂欢派对的常客。但与此同时,Napster也惹恼了唱片公司,这些公司向Napster发起了全面的法律攻击。联邦法官14个月内下令Napster公司停止让用户下载受版权保护的音乐。尽管通过上诉,法官允许Napster继续运作,但这成了Napster漫长、缓慢的死亡的开始。帕克本人也被范宁的其他合作伙伴推了出去。

  2001年初,帕克试图推出自己的互联网公司,找回自己。“我在沙发上睡了差不多6个月,”帕克说,“我没有家。我完全破产了。在一个朋友的家呆上两个星期,然后就搬走,因为我不想永远在这里揩油。”当时他的女友劝他放弃,在星巴克找份工作。最终,帕克和他的一些合作伙伴从著名的硅谷风险投资公司Sequoia得到一些启动资金。这年11月,这家名为Plaxo的公司开张了。但帕克的不可靠开始困扰他的同事和公司的投资者。有时,他干脆不去上班。2004年初,他被解雇了。公司董事会后来聘请了一个私家侦探,调查有关帕克的种种谣言,其中包括帕克是否一直向其他雇员提供毒品(帕克本人称这项指控为“可笑的抹黑运动”)。帕克再一次被赶到了大街上,身无分文。

创立Plaxo

  Plaxo是帕克尝试创立的第一家真正的公司——提供帮助用户实时更新通讯录的网络服务,相比Napster或Facebook,这听起来有些无聊,但它是一种早期社交网络工具,还首先使用了一些病毒式营销技巧——LinkedIn、Zynga和Facebook的之后的发展都离不开这类技巧。帕克表示:“Plaxo就像是一支独立乐队,尽管不为公众所知,但对其他音乐人很有影响力。”

  下载Plaxo之后,该程序将分析你的通讯录,向所有联系人都发送一条信息,鼓励他们也使用这项服务,有人因此注册后,该软件又会进一步分析他的通讯录,继续进行传播。很短时间内,Plaxo的营销信息就发到了数百万用户的邮箱中。“某种程度上说,Plaxo是最让我自豪的公司,因为它给世界带来的革新最多。”帕克如是说,这些经验后来又改变了Facebook的发展史。

  帕克很快就退出了Plaxo,至于其前因后果,则有几种不同说法。帕克本人称,他们招来谷歌董事拉姆·施里拉姆(Ram Shriram)帮助管理公司,结果后者却阴谋将他逐出公司,并剥夺其股权。“拉姆·施里拉姆的计划很恶毒,不仅要把我踢出公司,还要让我破产、身无分文、一无所有,连任何期权都没有。”

  施里拉姆不愿接受《福布斯》的采访,但Plaxo联合创始人托德·马索尼斯(Todd Masonis)和卡梅隆·灵格(Cameron Ring)的说法截然不同:帕克在该公司战略形成和筹资中起了关键作用,但日常运营颇为繁琐,他感到无聊起来。马索尼斯称,帕克经常不来公司,即使偶尔来一趟也让其他员工分心。“事情是这样的,他经常不来公司,即使偶尔来一趟,那也是晚上11点的事情了,而且他不是来做些工作,而是带一群女孩来办公室,向她们炫耀自己是这个公司创始人。”

对Facebook的坚信

  有一天,帕克在他室友的女朋友——一名斯坦福大学的学生的电脑上看到Thefacebook(Facebook的前身)。帕克当时已经总结出,推出社交网络最有前途的方式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社区。学院似乎是一个完美的选择。他向网站的所有者——哈佛大学的大二学生马克·扎克伯格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建议他们两人见一面。

  帕克飞到了纽约,见到了扎克伯格。两人一起吃了晚饭,并非常投缘。几个月后,在2004年6月,他们在帕洛阿尔托的街上偶然碰到。那时的帕克仍在失业(但仍开着一辆宝马5系在街上晃来晃去),住在一个女朋友那里。扎克伯格邀请他搬进Facebook新租的避暑别墅。起初,帕克睡在合作创始人达斯丁·莫斯科维茨房间地板上的一张垫子上。

  当时帕克显然比任何人都更充满激情地相信公司的潜力,甚至超过扎克伯格本人。PayPal的共同创始人、Facebook的第一个投资人、亿万富翁皮特·泰尔说,在那段时间,帕克始终认为,Facebook将会发展得非常壮大。如果扎克伯格有任何其他想法,帕克是第一个将他浇熄的人。2004年8月末,扎克伯格和帕克走进硅谷的一家银行,开了一个企业账户。那时离开学只有两个星期,扎克伯格仍在谈论着回到哈佛。那家银行的高级副总裁肯·洛夫莱斯回忆说,两人就这个问题一直争论不休。帕克则坚决表示,扎克伯格应该回去(扎克伯格后来辍学)。莫斯科维茨说,“帕克对Facebook的贡献也许比他自己认为的少,但也比其他人所认为的要多。”

  据几位同事说,和帕克一起工作,让人既振奋又沮丧。扎克伯格的哈佛同学、帕克目前的合作伙伴乔·格林说,要想让帕克在工作时接电话只有一种办法,使用“战争呼叫”——连续拨打10至20次,直到帕克最终意识到,有人真的很需要和他谈谈。这就是帕克模式——像魔鬼一样工作,然后消失一段时间。

  “为什么我们都可以忍受他呢?”格林说,“有两个原因。在他在的时候,他能创造出很大的价值。第二,他非常忠诚。当你真的需要他时,他一定会在。因为这些,大家都对他怀有善意。”

  尽管帕克的命运沉浮不定,但他的朋友依然非常信任他。皮特·泰尔说:“我告诉帕克,他是最伟大的企业家之一,是真正改变了世界、转动历史车轮的人。”

  帕克最亲密的朋友之一、音乐家肖恩·列侬(约翰·列侬之子)说,“他的大脑相当于亚历山大图书馆。他的确是我所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之一,这还只是轻描淡写而已。他总是在谈论电脑的潜力,我们一直在争论:他认为电脑创造出值得一听的曲子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肖恩是一个艺术家,一个商业艺术家。”

  作为一个美好生活的热爱者,帕克收藏优雅的白皮鞋,有整整一柜子的汤姆·福特牌西装,还有一辆特斯拉牌电动跑车——不过他似乎从来没有时间开。

  目前,帕克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为皮特·泰尔的风险投资公司寻找和管理投资方面。而他目前最关注的是总部位于伦敦的一家名为Spotify的音乐网站,他认为这家网站可以完成他和范宁创建Napster时开始的工作,并且是通过合法途径——Spotify可以提供800万首歌曲的免费点播,并且已经得到了华纳音乐、索尼、百代等全球几大唱片公司的支持,其所提供的音乐都是正版的。

  有一次,帕克在一个俱乐部遇到了他的屏幕扮演者贾斯汀。贾斯汀当时已看过剧本,他告诉帕克,他非常想了解他。帕克说,“读剧本是帮不了你的,那个角色不是我。”这是事实。索尔金笔下的帕克是一个报复心强、工于心计且刻薄的人,而他本人并非如此。剧本中的帕克还很贪婪,然而金钱并不是帕克最关注的东西。相较于金钱,他更希望得到称赞和认可。“我帮助人类改变了世界——至少3次。”帕克以一种自我评估的方式说道。随着电影的上映,有一点肯定会发生变化。他即将得到他最蔑视的上流社会最看重的认可:真正的名流标签。至于他如何处理这标签,则是另外一个问题。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22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泡芙小姐,东风,Yixi,林巧玲,方小莉,Mis铭,LuyinT,滴滴.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肖恩·帕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7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