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银瑞达集团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瑞典银瑞达集团(Investor AB)
瑞典银瑞达集团(Investor AB),又译投资者集团

目录

瑞典银瑞达集团简介

  银瑞达总部设在瑞典,是一家在全球均设有分支机构的上市控股公司,涉足中国市场的时间可以追溯到一个多世纪前。银瑞达目前是北欧地区最大的实业控股公司,是多家顶尖跨国企业的长期主要股东,包括ABB阿特拉斯·科普柯(Atlas Copco)、阿斯利康制药(AstraZeneca)、爱立信(Ericsson)、伊莱克斯电器公司(Electrolux)和瑞典北欧斯安银行(SEB)。

  目前银瑞达在北京、香港和东京均设有办事处,主要负责投资亚洲地区处于扩张阶段的技术型公司,以及大中华地区成熟的中型企业。

  银瑞达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56年瑞典斯德哥尔摩第一家私人银行--瑞典北欧斯安银行(SEB)的成立。1916年成立银瑞达,时值瑞典北欧斯安银行的股权被转入实业控股公司,以延续瓦氏家族投资及创建公司的传统。

  银瑞达长期活跃于全球风险资本市场,透过全资子公司-银瑞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IGC)和部分控股公司-殷拓集团(EQT)从事业务。

  银瑞达的投资领域主要包括美国、北欧和亚洲的非上市公司,现占集团总资产达10%到15%。截止2006年12月31日,银瑞达的总资产净值达1590亿瑞典克朗,85%为上市公司,私有企业占15%。最大的投资在瑞典北欧斯安银行(SEB)、爱立信(Ericsson)和阿特拉斯·科普柯(Atlas Copco),摊占集团总资产的45%。

银瑞达历史

  1856年André Oscar Wallenberg(1816 - 1886)创办瑞典北欧斯安银行(SEB),是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第一家私人银行。在经济急速发展期,这家银行快速成为很多高速成长型企业的重要支持。1877年的经济骤然衰退,很多企业瞬即陷入困境。

  为了挽救这些企业,瑞典北欧斯安银行与部分企业进行债务重组,企业将债款转为股权,令瑞典北欧斯安银行成为很多企业的股东,如今这些公司仍然属于银瑞达的核心投资。为协助这些企业站稳脚跟,银行的职能发生了转变,透过对公司施加战略性的影响力,银行从过去单纯的债权人转变为帮助企业创建价值的企业所有人。瓦氏家族也开始寻找新兴的企业和进取的企业家进行合作。银瑞达的这一商业理念一直延续至今。

  1916年,瑞典政府颁布了一项银行法,禁止银行拥有公司股权,这导致瑞典北欧斯安银行分成两个独立的机构:瑞典北欧斯安银行和银瑞达投资公司。因此,银瑞达成为了拥有阿特拉斯•科普柯(AtlasCopco)和斯堪尼亚(Scania)等公司股权的主要股东。

  瓦氏家族最初的远见卓识成为最终为“瑞典工业革命”做出了巨大贡献。100年的经济增长使瑞典从19世纪中期一个贫困的欧洲国家一跃发展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

  150年来,瓦氏家族一直保持着优良的传统,即笃信自由市场,为股东提升集团资产,加快环球拓展步伐。这一理念蕴含了诚恳的对话、坚韧执着的精神,以及深切的责任感。它的影响已经传递给第五代继承人。每代瓦氏家族继承人都遵守着André Oscar Wallenberg 100多年前设定的基本原则:好学、尊重、忠诚、勤奋。

  现在Jacob Wallenberg(生于1956)和他的兄弟Peter Wallenberg Jr.(小Peter,生于1959)都加入银瑞达董事会,Jacob Wallenberg任董事会主席。Marcus Wallenberg(生于1956,Jacob 和小Peter 的堂兄弟),是银瑞达的前任CEO,现任SEB银行主席。Peter Wallenberg(老Peter,生于1926年)是Jacob和小Peter的父亲,现任银瑞达名誉主席。

  瓦氏家族与中国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1987年至2005年,公司高层老Peter、Jacob和Marcus每年都会在北京或斯德哥尔摩与中国的高层领导人会晤,如江泽民、朱镕基、吴邦国、温家宝以及吴仪等。

放大

银瑞达的商业理念和战略

  银瑞达的业务集中于四个领域:核心投资、私募股权投资、运营投资和金融投资。投资对象包括业务较成熟的、业内领先企业,成长中的公司,全资子公司以及金融投资。这种投资组合巧妙的分散了风险,为股东创造健康、长期的回报提供了稳固的基础。

放大

  银瑞达的商业理念就是投资有潜力、能够创造价值的企业,并运用我们的经验、知识和企业关系网把它们塑造成行业顶级企业,从而带来长期回报。

  银瑞达认为,优秀的董事会和管理团队对企业的成功至关重要。我们的国际网络对确定投资机会,为所投资的企业招聘精英、提供信息和经验,以及进行资产剥离等,都起到战略性作用。我们一直致力于创造长期价值。很多银瑞达的控股公司一开始便被纳入银瑞达的长期投资方略中。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行动迟缓,或者一成不变。

  自1856年已有150年历史且继承人也进入第五代的瓦氏(Wallenberg)家族,延续一贯的商业理念,强化核心业务,积极把握投资机遇,扩展投资领域,优化资产结构。

银瑞达投资项目

核心投资

  银瑞达核心投资在全球收益超过1,000亿美元,员工总人数达400,000人。核心投资占银瑞达总资产的绝大部分比重(截止到2006年12月31日的统计数据是85%),因此它对银瑞达至关重要。

  目前,核心投资包括10个国际蓝筹股公司:ABB阿斯利康(AstraZeneca)、阿特拉斯•科普柯(Atlas Copco)、伊莱克斯(Electrolux)、爱立信(Ericsson)、OMX萨博(SAAB)、斯堪尼亚(Scania)、瑞典北欧斯安银行(SEB)和Husqvarna。核心投资在全球收益超过1,000亿美元,员工总人数达400,000人。核心投资占银瑞达总资产的绝大部分比重(截止到2006年12月31日的统计数据是85%),因此它对银瑞达至关重要。针对这样的投资我们采取长期的投资理念,透过成为这些企业第一或第二大股东,对企业运作施加重要影响。

  银瑞达核心投资企业的产品在全球市场上有强有力的竞争力:从伊莱克斯吸尘器到ABB变压器;从斯勘尼亚卡车到阿斯利康的畅销溃疡药;从爱立信手机到萨博(SAAB)战斗机,这些让瑞典在世界舞台上扮演远超过其900万人口所应扮演的角色。几代人的商业活动所建立起来的企业网络赋予银瑞达在工业和金融领域强有力的竞争力,让我们具备独特的能力支持集团所投资的核心企业迎接未来的挑战。

  银瑞达积极参与公司的运作,制定商业计划、设计公司发展远景,提供我们所独有的环球企业网络,从而为这些公司招募并建立起具有丰富经验和实力的董事会及管理团队。

私募股权投资

  银瑞达的私募股权投资业务主要涉及两个方面――对新兴成长型企业进行小额投资、以及对较成熟公司进行债务融资。这两部分业务分别透过全资子公司银瑞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IGC)及部分控股子公司EQT进行投资。

  银瑞达创业投资(亚洲)有限公司(IGC Asia)

  IGC Asia总部位于香港,并在东京和北京分设代表处。IGC Asia的投资策略是以少数股份来积极影响投资企业,并占有董事席位。

  IGC Asia的专家们透过IGC在纽约、硅谷和斯德哥尔摩的办事处以及银瑞达在全球范围内由核心控股公司所组成的独特的全球企业网络,帮助所投资的公司成长和发展。IGC Asia的投资重点主要集中于高新技术、互联网络、传媒等行业领域,平均单个企业投资额度在800-1,500万美元,投资期一般为3至6年。

  殷拓集团(亚洲)(EQT Partners Asia)

  EQT Partners Asia是总部位于香港,在大中华地区从事以收购和控股中等规模公司为目标的私募股权投资业务。EQT Partners Asia通过充分利用银瑞达和EQT的国际资源及行业经验,并结合对当地情况的熟悉和洞察进行顶目投资。

  EQT Partners Asia的投资领域主要是品牌消费品、服务业、零售业,药业及制造业。项目投资的平均股权价值约为5千万美元,投资年限为3到5年。

运营投资

  运营投资业务是指对未上市公司进行投资控股,银瑞达拥有控股权,或拥有决策权。

  Scandinavia是为北欧地区提供3G服务的手机运营商,银瑞达拥有其40%股权,另外60%股权为香港和记黄埔所拥有。http://www.tre.se/

  瑞典金宝(Gambro)医药技术公司也是银瑞达的一个重要运营投资,该企业原为银瑞达的核心投资企业,于2006年6月在斯德哥尔摩证券市场被银瑞达全资收购。http://www.gambro.com/

  Novare Human Capital成立于2001年,为银瑞达全资控股公司,从事人力资源领域的研究、招募及提供建议等服务,为银瑞达公司、银瑞达控股公司及其它客户提供人力资源服务。http://www.novare.se/

银瑞达中国路径

  在中国加大私募股权投资力度,这是银瑞达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

  在银瑞达投资的核心企业中,它参与了SAAB(Svenska Aeroplan AB,为航空、航天和国防提供高科技解决方案的企业)、OMX(斯德哥尔摩期权交易所)等企业最初的创建过程,但这些企业都已有好几十年历史,最近二三十年来,银瑞达似乎并没有发现、培育出世界级的新企业。

  这也正是银瑞达从十年前开始,大量进行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并希望发现好的投资机会和投资领域,进行“聪明”投资的原因所在。

  侧重于在中国等新兴市场进行私募股权投资,是银瑞达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

  目前,银瑞达在中国的业务主要分两部分,一是核心投资,就是包括爱立信、 伊莱克斯、ABB等银瑞达处于第一或第二大股东位置的全球性大企业。

  在核心企业中,银瑞达往往有比较强势的地位,这种强势不仅表现在派驻董事,更主要的是通过银瑞达对全球经济形势和行业走势的判断,来帮助企业作出决策。

  第二部分是私募股权投资,分为银瑞达创业投资(Investor Growth Capital,简称IGC)和EQT两块。其中,IGC主要投资一些成长型企业,EQT则主要是对一些大中型企业进行投资。

  2006年3月,银瑞达全资控股的IGC正式在北京设立了代表处,并由IGC副总裁朱仁辉出任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朱仁辉告诉《财经时报》,他目前在北京的时间非常多,IGC在中国主要投资于高科技、媒体、电信等行业。现在,IGC在亚洲主要有5位专业人士,分别在香港、北京、东京。

  “一般来讲,IGC每笔项目的投资数额在800万到1500万美元;IGC对被投资企业的持有期限为3到6年。”

  而且,和银瑞达参与项目希望获得一定控制权的目标相近,IGC也尽可能在每家被投资公司中占有一个董事会董事职位。

  “去年我们在中国投资的5家公司中,都占有一席董事会职位。”

  从朱仁辉个人角度看,他更关注互联网和外包业务的项目。这是因为,中国现在是全世界第二大互联网市场,潜能很大。“去年,我们做了两个项目。一个是互联网加速方案的提供商,美国有一家类似公司在NASDAQ上市,市值已经达到60亿美元,中国这家企业的性质相当于美国那家公司。”

  此外,去年IGC还投资了一家高尔夫球公司,这是目前创业投资、风险投资比较热衷的“传统行业加IT”的创新运营模式。

  朱仁辉透露,他们主要在中国看的项目重点还有三类:一是能有大量的消费人群,所投资的项目能够提供服务给这些消费人群;二是能提高生产力方案的公司;三是元件制造业,这是他们未来最关注的领域。

银瑞达的第三条道路

  Investor AB从事创业投资的做法既不同于传统的有限合伙制基金,也跟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企业创业投资)不大一样。 

  2006年春天,在正式成立后的第90个年头,Investor AB终于给自己确定了一个中文名字—银瑞达。不仅如此,中国历史发展过程当中的一些标志性事件也被记录在了Investor AB的大事记当中。

  Investor AB所有这些努力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更好地把自己融入到中国的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去。  

  百年老店

  “经济正在强势增长的中国对于Investor及旗下的公司而言都是一块重要的市场。”Investor AB副总裁 Fredrik Lindgren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要让更多的中国人尽快了解和熟悉Investor AB这家瑞典最大的工业控股公司。

  相对而言,Investor旗下的爱立信(Ericsson)、伊莱克斯(Electrolux)、ABB阿斯利康制药(AstraZeneca)等在中国的名气要比Investor本身大得多,而且爱立信、ABB进入中国的时间甚至比Investor成立的时间还要早。

  造成这种“先有儿子后有老子”现象的主要原因在于Investor主要是通过一系列成功的投资活动才形成了今天的规模。截至2005年12月31日,Investor AB的总资产达到了190亿美元。但是在庞大的核心企业体系当中,Investor AB只是参与了SAAB、OMX(Stockholm Option Market,斯德哥尔摩期权交易所)等少数企业最初的创建过程。

  在被Investor AB称为“核心投资”的企业当中,SEB银行和Investor AB的关系显得非同寻常。由André Oscar Wallenberg在1856年创办的Stockholm Enskilda 银行(SEB银行)是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第一家私人银行。在经济急速发展期,这家银行迅速成为很多高速成长型公司的重要支持。1877年,瑞典经济的骤然衰退直接导致了SEB的很多客户瞬即陷入困境。为了拯救这些公司,部分企业的债务被转换成了SEB的股权,SEB银行由此成了很多公司的股东。

  1916年,瑞典政府颁布了一项法律,禁止银行拥有公司股权。SEB银行因此被拆分成两个相对独立的企业实体:SEB银行和Investor AB。新成立的Investor AB反过来成了SEB银行的重要股东,并且同时成为了阿特拉斯·科普柯(AtlasCopco) 和斯堪尼亚 (Scania) 等公司的主要股东。

  Investor AB股权关系的另一个显著特征就是所谓的“双层股票结构”,即把公司股票划分为A类股票和B类股票,其中A类股票的股东1股享有1票投票权,B类股票的股东1股享有1/10票投票权。尽管在中国只有百度蒙牛等少数企业采用了类似的“双层股票结构”,但是由于这种股票结构在吸引尽可能多的投资者的同时又能够有效地保证企业(决策)结构的稳定,因此“在瑞典以及其他很多国家,采用‘双层股票结构’的公司并不少见。”Fredrik Lindgren说。  

  企业成长曲线

  2002年,作为大股东的Investor AB通过增持ABB、Ericsson公司的股票等手段成功地帮助后者渡过了低谷时期,并且重新走上了健康发展之路。有消息称,Investor AB总是经常性地评估其投资组合,以便采取相应的策略行动。

  2006年6月14日,Investor AB正式宣布通过二级市场的收购,其持有的Electrolux公司股票比例已经由8.3%上升到了10.8%,相应地,其享有的投票权也从26.6%上升到了28.5%。这也是Investor AB“投资具有发展潜力的企业,创建、发展成功的企业”这一策略的一个最新例证。

  为了发现更多的爱立信ABB伊莱克斯,1994年,银瑞达联合一些投资者共同创建了EQT,主要投资具有成长潜力的中型企业,单项投资规模一般在5000万美元~1亿美元之间。

  截至目前,EQT一共募集并且管理着8支不同种类的基金,成功投资并且实现退出的企业超过了20家。银瑞达对每支基金的投资份额从17%到 32%不等。2000年,银瑞达联合EQT成立了Investor Capital Partners(ICP)。ICP总部位于中国香港,投资目标大中华区的中型企业。ICP管理的基金规模为3.22亿美元,其中仅来自银瑞达的资金就高达2亿美元。进入2006年,ICP完成了跟EQT的合并后更名为EQT Partners Asia。

  在过去的6年时间里,ICP一共完成了Global Beauty 等4笔投资,并且退出了在imGO(建联通)、Memorex、GEM等3家企业的投资。Fredrik Lindgren 透露,“ICP的投资回报情况还不错。”

  几乎在创建EQT的同时,银瑞达就开始了针对成长期企业的投资活动。2000年,银瑞达正式成立了由其全资控股的Investor Growth Capital(IGC),IGC获得的资本承诺最高可达15亿美元~18亿美元。其中一项大举措就是跟和记黄埔共同投资3G运营商3 Scandinavia。

  连同EQT在内,银瑞达承诺用于私有股权投资的资金高达30亿美元。  

  第三条道路

  目前,IGC在其管理的公司组合当中的投资达8亿美元。尽管这些受资公司和银瑞达处在不同发展阶段的其他企业之间相互可以在知识共享、经验交流、关系网络、人员交流等方面产生协同效应,但是从创建伊始,IGC就不是一家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CVC,企业创业投资)。

  “我们是一家纯粹的财务投资者,没有任何战略性指标。”IGC亚洲董事总经理冯天枢强调IGC只是单纯地从市场潜力、管理团队、商业模型等方面来考察投资机会并且由投资委员会来判断和决定是否要投资某个具体的项目。“这和VC们惯常采用的投资模式基本上没有什么不同。”

  冯天枢本人于2002年6月加入IGC Asia(Investor Growth Capital亚洲有限公司),主要负责技术、互联网、传媒等领域的投资。加盟IGC Asia前,冯天枢曾在建联通有限公司(imGO)任职。

  但是,冯天枢所在的IGC亚洲和IGC在美国以及欧洲的投资重点还是有着显著的差别,例如生命科学领域是IGC在美国和欧洲的投资重点,在亚洲却并非如此。

  尽管在投资决策程序上跟一般的有限合伙制基金没有什么不同,但是IGC在组织结构上却和一般的GP-LP型的创投机构有着显著的差别。IGC 只是银瑞达的全资附属机构,并且IGC的全部投资资金均来源于银瑞达,因此IGC的11位合伙人看上去更像是银瑞达的高层管理人员。

  “这种结构也是有好处的,他使得我们没有必要自己花时间去募集资金。”冯天枢表示自己因此能够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寻找优秀的项目和培育企业上面。

  常青藤基金

  在全球创投界,有限合伙制基金占据着绝对主导地位,以致于一些所谓的专家把有限合伙制看作是“创业投资基金的内在构成要素和重要特征”。采用有限合伙制组织形式的创业投资基金存续期一般在7年~10年,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展期1年~4年。

  “有限合伙制基金在这个周期内必须完成判断选择企业、投资、帮助企业成长等工作,而且在基金完全到期之前,必须从所投资的企业当中逐渐全部退出来。”在冯天枢和他的同事们看来,“这将使得有限合伙制基金的普通合伙人们面临很大的压力。”

  相反,IGC却是一支没有固定存续期的基金,这就给了冯天枢们很大的自由度。“我们完全可以根据企业发展的客观需要和发展节奏来做出相应的投资安排。”IGC的这种特质和银瑞达“创造长期的、可持续的价值”的投资哲学一脉相承,而且也使得IGC管理团队免受外部有限合伙人追求流动性而产生的压力。

  但是在一个由有限合伙制基金主导的市场上,如果只是跟着别人投资,IGC的优势将很难发挥出来。“我们很享受扮演领投或者共同领投的角色。” 冯天枢表示,IGC在其投资的绝大多数企业里面都至少拥有一个董事会席位,“IGC承诺给企业提供的增值服务主要就是通过积极参与董事会来实现的”。

  不过为了能够有效吸引具有其他附加价值的投资者参与共同投资,IGC还是给自己划定了一个“3年~7年”不等的投资持有期。这跟绝大部分的创业投资基金的投资持有期几乎完全一致,但是冯天枢强调,这更多的只是一个“预期值而不是规定值”。

  IGC所具有的这种投资弹性在创业者具有选择权的情况下更能显示出优势。例如,陈一舟之所以在1亿多美元的投资承诺当中最后选择了以GA为首的投资者,主要就是看中了GA跟IGC一样是一支永续型基金。

  和IGC一样,GA的背后也是一些跟Wallenberg家族齐名的投资者。  

  国际化生存

  “IGC总部在纽约。”Michael Ricks强调,尽管IGC的资金全部来源于Investor AB,但是从法律意义上来讲,IGC却是一家地道的美国创业投资机构。

  Michael Ricks现任IGC亚洲区CEO,同时他还是IGC加州门罗公园办公室的负责人。加入IGC之前,Michael Ricks是imGO(建联通)的CEO。更早的时候,Michael Ricks还曾经担任过爱立信中国的总裁兼CEO。

  “美国市场仍然是IGC的投资重点,其次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Michael Ricks表示IGC未来投资资金的分配将主要取决于市场机会和项目来源。

  为了更加贴近中国市场以便寻找更多的投资机会,2006年3月,IGC正式在北京设立了代表处,并由IGC副总裁朱仁辉出任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朱仁辉在2005年8月加入IGC之前,曾经在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及其下属投资机构EDBV任职达8年之久。在这期间,朱仁辉参与投资了一些中国内地企业,其中就包括掌中万维。

  在中国市场投资价值逐步得到验证的大环境下,IGC经过4年的观察后成立的北京代表处只不过是国际主流投资机构进军中国的一个缩影。根据我们的统计,在过去的18个月当中,募集完成的以中国为主要目标市场的基金规模达到了创纪录的60亿美元。

  “我们仍然会坚持在TMT领域寻找投资机会。因为TMT尤其技术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冯天枢表示IGC以及银瑞达遍布全球的网络往往是创业者们选择IGC的重要理由。

  “全球化是一个大趋势,本地色彩显著的创投行业也不例外。”冯天枢特别强调,华平凯雷投资等都是一些全球知名的品牌,“这也是IGC努力的目标。”

  银瑞达的全球网络不但可以为IGC投资组合的扩张提供帮助,而且也有可能会成为其潜在的退出通道。“这种事情其实在瑞典就发生过。”Fredrik Lindgren更是期望IGC的投资组合当中能够成长出像伊莱克斯、爱立信这样的全球领袖型企业。

  IGC在一些受资公司中的投资持有期甚至长达11年~12年;就是企业上市3年~4年后,IGC也依然还在伴随企业一起成长。尽管如此,跟其他类型的VC一样,IPO仍然是IGC退出时的首选。

  “中国香港、新加坡、英国伦敦甚至日本东京都可能成为我们投资组合的上市目的地。”Michael Ricks表示,尽管这些路径对于中国企业尤其是TMT领域的企业而言还没有获得广泛的证明,“但是8年前,中国也没有一家企业在纳斯达克上市。”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6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瑞典银瑞达集团"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