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丰杰风险投资公司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德丰杰风险投资公司(Draper Fisher Jurvetson,DFJ)
德丰杰风险投资公司(Draper Fisher Jurvetson,DFJ)世界互联网领域最著名的风险投资商之一

德丰杰官方网站网址:http://www.djf.com/

目录

德丰杰风险投资公司简介

  德丰杰是唯一一家通过联合基金网络进行全球投资的风险投资公司,在全球30多个城市设有办事处,并拥有超过35亿美元的投资资金。德丰杰的宗旨是在全球范围内搜寻具有杰出才能并试图改变世界的企业家,并向其提供资金和服务。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德丰杰已经成功地对众多领域近300 家公司进行了投资,包括Hotmail(后被微软公司收购)、Skype(后被EBAY收购)、United Online(UNTD)、Overture(后被雅虎公司收购)、Interwoven(IWOV)、411(后被雅虎公司收购)、arametric(PMTC)以及Digidesign(后被AVID收购)。近几年在中国则有百度分众传媒空中网龙旗等知名的成功投资。在这些投资中,尤其是Skype以41亿美元的天价出售给eBay,百度纳斯达克上市,获得超过50倍的高额回报,而至今被奉为投资界的经典之作。

  德丰杰龙脉中国基金由德丰杰和龙脉投资合资组建于2006年,规模一亿美元。该基金是全球著名风险投资公司德丰杰在中国境内的唯一姊妹基金。主要投资于早期的初创项目。龙脉投资在1999年成立于硅谷。龙脉的两位创办人赵光斗与陆景锴先生成功地在2000年成立了龙脉的第一基金,该基金旗下八家公司有两家已经高价被美国上市的公司收购(分别是OSA Tech被Avocent收购、Mobile365被Sybase收购),另外还有一家公司凌讯,不久前拿到中国国家数字电视的标准,并在最近的一轮融资中获得Intel Capital为首的四千万美元的注资

百度背后的德丰杰

  谁能够经受住波谷的考验,谁就更有可能在下一个波峰到来之时傲视群雄。

  2000年前互联网潮起,大批国际VC赶集一样来到中国。2000年后,这些 VC中的很多人就像泡沫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德丰杰(Draper Fisher Jurvetson,简称DFJ)成为留下来继续坚守中国市场的少数派。又是5年,当大批国际顶级VC再次踏上中国土地的时候,德丰杰已经迎来了收获季节。

  百度为纲

  "衡量一个创业投资家是否成功,主要是看他给投资人带来的回报:投入多少资金,赚回了多少钱。这就是创业投资家成功的标准。"在创业投资界流行着一种有关合格的创业投资企业的标准说法:每投资十家公司中,亏损的只能允许有两三家,两三家会赚一些钱,两三家会有三四倍的回报,还有一两家会带来非常大的高额回报。

  虽然距离1999年正式成立还不到7年的时间,但是德丰杰全球创业投资基金至少在中国已经超越了创投行业的"通用标准"。截至目前,德丰杰全球创业投资基金在中国投资的9家企业当中,空中网、分众传媒、百度、龙旗通信等4家企业已经分别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或者新加坡交易所,为德丰杰获取高额回报提供了退出通道。

  "我们手中持有的百度股票,还一张都没有卖。"百度的投资人、德丰杰全球创业投资基金董事符绩勋在刚刚参加完百度董事会后的一个下午如此表示。事实上,在百度上市之前,德丰杰还从百度创始人徐勇手中购买了部分股票。除了看好百度的未来发展,德丰杰敢于如此出手的原因还在于德丰杰全球创业投资基金独特的期限结构。德丰杰全球创业投资基金成立之初设定的存续期为10年,必要的情况下,存续期满之后还可以连续进行两次期限分别为2年的展期。相比一般基金7年~13年的存续期,这种最长可达14年(10+2+2)的期限结构为德丰杰全球创业投资基金在美国之外专注于投资早期项目提供了相当优越的空间。

  另一方面尽管未来的发展还会有变数,但是仅就目前取得的成功而言,百度就足以让德丰杰等投资者打破在中国投资的怪圈:在中国通常需要70%甚至80%的项目取得成功才能够弥补20%~30%亏损项目带来的损失。这一点刚好和美国相反。虽然比Peninsula Capital、Integrity Partners 等第一轮投资者的200倍至300倍回报要逊色不少,但是作为百度最大机构投资者的德丰杰还是获得了接近50倍的回报(按2005年10月26日收盘价计算)。

  不仅如此,德丰杰仅仅凭借投资百度而获得的股票市值就足以收回其在全球的全部投资成本。"德丰杰全球创业投资基金在全球60多家创业企业当中的投资已经超过了4亿美元。" 符绩勋透露。

  点播中国

  1999年,互联网泡沫高潮时期,Asad Jamal和美国著名VC德丰杰等合作共同募集成立了规模达6.5亿美元的德丰杰全球创业投资基金(Draper Fisher Jurvetson ePlanet Ventures,简称DFJ ePlanet Ventures),来自欧洲、美国和亚洲的投资者各自承诺了1/3的基金份额

  虽然钱来得比较容易,但是Asad Jamal和他的同事符绩勋等人并没有因此就花起钱来大手大脚。和人们印象不同的是,尽管DFJ ePlanet Ventures作为德丰杰的第一支全球性基金在投资地域上并没有严格的限制,当时总部设在上海的亿唐虽然是德丰杰在中国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却并不是通过 DFJ ePlanet Ventures投资的。

  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客观上使得包括德丰杰在内的VC变得谨慎起来,但却没能阻挡德丰杰探路中国的步伐。

  2000年4、5月份的时候,DFJ中的"F"即创始合伙人John H. N. Fisher通过Scott Walchek了解到此时还处在网络热潮当中的中国有一间名为"百度" 的创业企业,并且很快对这家专注于搜索技术的公司有了兴趣。Scott Walchek是百度早期投资者Integrity Partners的创始人,先前曾经创建了一家专注 Shopping Search(购物搜索)的B2B企业。这家企业在创建过程当中就曾经得到过DFJ的投资(后被INKTOMI收购)。

  但是由于当时DFJ ePlanet Ventures在新加坡的董事Finian Tan 以及在中国香港的董事David Williams都不会讲中文,因此对百度进行审慎调查(Due delligence)的工作就主要由刚刚离开新加坡国家科技局而加入DFJ ePlanet Ventures不久的符绩勋来完成。

  "那段时间,我们大都是在晚上去实地考察百度。"当时在DFJ ePlanet Ventures担任Senior Associate的符绩勋回忆到,"透过百度公司窗户的灯光,我们看到了这家中国企业身上闪现着硅谷式的创业精神。"投资谈判过程进行的相当顺利,到了 2000年9月份的时候,DFJ ePlanet Ventures就联合IDG以及第一轮的投资者Integrity Partners和Peninsula Capital一起向当时刚刚成立9个月还只有十几个人的百度投资了1000万美元(DFJ大约占其中的75%)。尽管通过此次投资,DFJ顺利成为了百度的单一最大股东,但是DFJ仍然只拥有百度的少数股权

  "我们当时主要考察了百度的3个方面:人、技术、市场。"尽管当时美国已经有了一些著名的搜索引擎公司,比如INKTOMI、INFOSEEK等,并且这些公司为DFJ投资百度提供了价值参照系,但是符绩勋透露DFJ之所以如此迅速地投资百度,主要是看好百度的两位创始人以及他们达到的技术水平(百度在4个半月内,比原来预计的6个月提前1个半月就做出了当时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尽管DFJ决定投资百度的时候,已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INKTOMI的股票市值达到了130亿美元,而AKAMAI的市值也超过了120亿美元,但符绩勋表示,"坦率地来说,在如何实现巨大的潜在市场价值方面,我们当时是冒了很大风险的。"

  作为第二轮投资的另一方,IDG最后下决心投资百度也不是因为李彦宏让他们认识到"搜索在中国巨大的前途",而是他们发现这个30岁出头的年轻人,一直在滔滔不绝的不是自己如何厉害,而是怎么去找"比自己强"的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怎样组建最好的团队。

  "在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们希望将来能够找到一位'能人'担任首席执行官,所以那时我在公司的职务是总裁。"李彦宏说。

  看准人是一个方面,在优秀创业者资源相当稀缺的中国,能否赢得创业者的青睐则考验着VC们的系统能力。2000年前后,和大多数进入中国的VC一样,德丰杰负责中国市场的团队并没有最终的投资决策权。因此如何把中国故事尤其是没有美国底版的中国故事讲给自己远在美国的投资决策委员会听,就是这些VC中国团队必须练就的一门功课。

  2002年7、8月,德丰杰全球创业投资基金资深副总裁兼中国首席代表张帆刚刚上任不到1年就遇到了这样的挑战。当时二次创业的周云帆和杨宁一共已经接触了大约40家左右的国际VC,其中一家已经答应按照周云帆和杨宁给出的600万美估值(投资前)向成立不到半年的空中网投资300万美元,这个时候张帆代表德丰杰加入了进来。

  张帆从美国带回来的德丰杰合伙人的答复却是:按照400万美元的估值可以投资200万美元。但是对于曾经成功创建ChinaRen的周杨二人来说,"Money is Money",他们并不认为德丰杰的品牌能给空中网带来多大的价值。

  于是在部分投资者由于三大门户等在短信方面都做得很不错而不大看好新出世的空中网的情况下,张帆再次跑到美国总部成功说服了德丰杰合伙人,使得德丰杰最终按照周云帆和杨宁的600万美元估值联合ChinaAssets(100多万美元)、中国香港的一家房地产公司以及硅谷的一支小型创业投资基金等财务投资者在2002年9月总共向空中网投入了300万美元。其中来自德丰杰的投资为 80万美元,远远低于他们在通常情况下的投资额度,但目前德丰杰对空中网的投资回报超过了30倍。

  德丰杰能够投资空中网,除了张帆的坚持以外,张帆和空中网创始人周云帆和杨宁之间的斯坦福校友关系无疑也发挥了微妙的作用。

  主角还是配角

  德丰杰在美国以投资互联网领域的早期公司闻名。为了错开内部竞争,德丰杰全球创业投资基金在美国以投资扩张期的企业为主;而德丰杰全球创业投资基金在亚洲和欧洲市场仍然以早期项目投资。在中国,德丰杰投资的对象主要包括无线通信、互联网、半导体、宽带等领域。

  对于德丰杰等美国VC而言,中国市场和美国市场更大的不同在于,中国企业是由创业者主导的。这就意味即使VC们选对了市场,但是看错了人,"也很难像在美国一样通过从外部聘请CEO把创业者从核心管理岗位换下来的方式"使企业有很大起色。

  虽然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包括创业者的市场敏感性、职业经理人队伍的不成熟以及契约制度的不完善等,但是由此形成的创业投资市场游戏规则却是基本一致的:核心创业者"容许甚至欢迎" VC帮助企业制定战略、调整管理团队、开拓市场,"却很难容忍把自己换掉。"至少在现阶段"创业者是企业发展的主角,投资者在很大程度上只能充当配角。" 一个不难观察到的事实是,中国得到创业投资支持并且取得了成功的企业绝大部分都是属于创始人直接主导型的,或许为这种说法提供了某种注脚。

  "我们主要是从各个层面帮助创业者制定并且执行正确的战略来推动创业企业发展的。"作为投资方DFJ的主要代表,百度公司董事符绩勋表示,"我们一直在和Robin(李彦宏的英文名)等人探讨百度的商业模式。"尽管百度曾经一度占据着国内搜索技术服务市场80%的份额,但是经过2000年下半年、2001年的网络低潮之后,国内能够付得起价钱的网站也就只剩下新浪搜狐等少数几家大型门户了。"而且,在服务的范围、方式以及收入分成等方面,百度还不可避免地会受到这些门户网站的制约。"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小规模尝试之后,2001年 10月百度决定借鉴Overture公司(同样也得到过DFJ的投资,2003年雅虎以16.3亿美元收购了Overture)的经验将竞价排名作为自己的主要盈利模式。 "在选定了新的业务方向之后,我们就放手让Robin和Eric(百度另一创始人徐勇的英文名)去做了。"DFJ的创始合伙人Timothy C. Draper(代表DFJ投资给Overture)还曾经亲自到中国来向百度介绍Overture的做法和经验。

  同时DFJ ePlanet Ventures还积极推动投资组合之间产生协同效应:周云帆、杨宁等创建的ChinaRen(后被搜狐收购)不但是百度的早期客户,而且在周云帆、杨宁离开搜狐再次创建空中网时,具有共同投资人的双方又再度携手。更早的时候,硅谷动力和百度的共同投资人Peninsula Capital还曾经促进双方合作推出"动力引擎"。

  "硅谷动力当时的CEO卢建的做法使我们的产品被市场所认可。现在他自己做的医疗方面的网站还在竞价排名方面与百度合作。"李彦宏表示。美国调查机构Alexa 2003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到了2003年年底,百度已经确立了自己在中国搜索引擎市场的绝对领导地位,并且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独立搜索引擎商。

  百度在上市过程中对于管理团队的调整更加能够体现出DFJ ePlanet Ventures的资本面孔。在符绩勋和李彦宏(两者合计代表或者拥有百度的股份超过了50%)商议并经董事会确定调整方案之后,百度开始按照美国资本市场的口味和要求强化百度的职能部门以便为登陆纳斯达克和企业的长远发展铺平道路。"通过猎头公司的帮助,我们找来了PWC(普华永道)最年轻的合伙人王湛生担任百度的CFO;同时经过几年的内部培养,朱洪波也正式担纲首席运营官;为创建百度发挥了关键性作用的创始人徐勇则出任首席策略官"。2004年年初,百度董事会也已经正式将李彦宏的职务由"总裁"升到了"首席执行官"。

  上市≠成功退出

  从融资开始,经过投资、管理直到通过上市等方式实现退出,基本上就代表了一只创业投资基金走过了一个完整的周期。"上市并一定就意味着成功的退出。"虽然百度的成功上市为投资者的全身而退提供了通道,但是DFJ大约还有8年左右的时间可以用来选择退出的时机。百度上市之初高达2000多倍的市盈率预示着其过高的股价当中或多或少隐藏着泡沫的成分,因此DFJ等投资人现在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帮助百度填平泡沫。更新的挑战则来自于Google等搜索巨头在延缓了2年之后对于中国市场的大举进攻。

  但是对于Google而言,中国只是其全球市场中的一部分,并且中文也只是其推出的100多种语言页面搜索的一种;相反对于百度至少就目前阶段而言,中文搜索就是其全部身家所系。除了语言文化、对中国市场理解上等的不同以外,符绩勋对于百度的信心更多的来自于两家公司在中国市场上主导者的角色上的差异。"中国市场上存在的诸多不确定性要求创业者敢于主动承担风险,而职业经理人通常的作风则是在尽可能小的风险范围内去完成份内的事情。"

  百度目前正在积极研究制定对策以应付来自各方面的挑战。日前百度联合华友世纪宣布,以网络和手机作为唯一发行渠道,正式对外发布陈好的最新单曲《我在世界这头》。这种模式试图将唱片公司、互联网、运营商、SP等数字音乐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整合在一起,这将有可能帮助百度摆脱在MP3搜索上的尴尬境地。

  百度多少有些过高的股价在一定程度上和在美国拥有像Google这样不可替代的参照物有关;与之相反,DFJ在中国投资的另一家企业-空中网在公开资本市场上却面临着和私募资本市场上类似的遭遇。一方面,空中网需要时间让美国投资者逐渐理解中国特色的SP模式;另一方面,空中网也需要在拥有众多Players(玩家)的SP市场巩固自身的竞争优势以向投资者证明自己具有持续的投资价值。从目前的股价表现来看,空中网朝着这个目标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谁来接盘

  就在空中网股价节节攀升之际,空中网对外宣布张帆不再担任其公司董事一职,背后的原因则是因为张帆选择离开DFJ转投来自硅谷的另一家著名创投Sequoia, Sequoia曾经和KPCB一道投资了百度的主要竞争对手Google。

  虽然这只是2005年来中国VC圈中人士变动频繁的又一例证,不过有迹象表明继设立上海办事处之后,DFJ在中国的战略正在调整当中,那么剩下的惟一悬念或许会是谁来为DFJ在中国接盘?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13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德丰杰风险投资公司"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