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維·萊賓斯坦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重定向自莱宾斯坦)

哈維·萊賓斯坦(Harvey Leeibenstein)

目錄

哈維•萊賓斯坦簡介

  哈維·萊賓斯坦(Harvey Leeibenstein)(1922-1994),生於俄國的美國經濟學家。小時候他移民到加拿大,然後在美國西北大學學習經濟學,後來到普林斯頓伊利諾斯州技術學院,然後又到伯克利市加利福尼亞大學。1967年到1989年,他在哈佛大學任教,在此期間他出版了他在經濟理論方面最有名的一部著作《Beyond Economic Man》(超越經濟人,1976)。在此書中,萊賓斯坦將傳統的生產要素擴展到包括管理技能和勞工關係。他的其他代表作有:《Economic Backwardness and Economic Growth 》(經濟落後與經濟發展)(1957)和《經濟——人口發展理論》。從60年代開始,萊賓斯坦開始研究X效率理論。主要著作有:《配置效率與X效率》(1966)、《超經濟的新基礎》(1976)、《X效率通論和經濟發展》(1978)、《通貨膨脹、收入分配和X效率理論》(1980)等。

  萊賓斯坦還是一個人口經濟學家,他的成本效用理論,即運用西方微觀經濟學成本效用分析來研究家庭生育決策的一種理論,在西方人口經濟學界有廣泛的影響。該理論認為,隨社會經濟發展,對於大多數家庭來說,每戶人均收入的提高,家庭期望的孩子人數減少,因而,經濟發展會導致較低的意願生育率,即預期生育率較低。

  同時,萊賓斯坦也是X效率這一概念的創始人。萊賓斯坦向那些認為“經濟生產會儘可能地在技術上達到效率最優”的經濟學家提出挑戰。同樣,某些經濟學家認為壟斷給社會帶來的最大問題是配置的低效率——壟斷企業的資源沒有達到最優配置,因為追求利潤最大化的壟斷者想通過抬高價格和降低產量來維持他的高價。而萊賓斯坦則認為與X低效率相比,配置的低效率僅僅是一個小問題。但是,大多數人都沒怎麼意識到X低效率的問題有多嚴重,因為他們並沒有看到,也就沒有X效率的概念。

哈維•萊賓斯坦X效率理論的觀點

  第一、決策的基本單位不是企業而是個人

  一個企業是由若幹個人所組成的。在傳統微觀經濟學中,把企業作為基本決策單位,這就假定集體與組成集體的個人的行為是一致的。萊賓斯坦認為這一假設是錯誤的,企業的目標並不等於個人的目標,作為個人組台的集體的行為不同於個人的行為但又取決於個人的行為。因此,應該把個人作為基本決策單位和理論研究的出發點。

  第二、個人並不具有完全理性,而是具有選擇性理性

  傳統微觀經濟學假設人是有完全理性的,所以才把最大化作為目標。萊賓斯坦指出,這一假設也是不符合實際的,人並不總是按理性原則行事。一般情況是,人具有各種程度的理性,如何理性地行事是可以進行選擇的,這就是選擇性理性。這種理性的大小取決於人的個性,個性又叉取決於壓力的大小。選擇性理性是個人行為的動機基礎。

  第三、努力是一個不確定的量

  傳統微觀經濟學其考慮生產中投入勞動力的多少,而不考慮每十勞動力努力程度的大小。萊賓斯坦指出,企業與個人簽訂的雇佣合同只能規定工作的時間,而不能規定努力的大小。個人對努力程度是可以自行抉擇的。影響努力的因素包括傳統的限制(即習隨上的努力程度)、水平的限制(即其他人努力程度對一個人的影響),以及垂直的限制(即上級對下級的影響)。X斂率的關鍵正在於這種努力程度的大小。

  第四、個人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著惰性

  惰性指人們不想改變生活與工作習慣,提高努力程度的一種傾向。惰性的大小取決於個人感覺遲鈍的程度(即對某種刺激反應的大小),決策的效用成本(即改變惰性所要付出的代價), 及習慣的狀況。情性的存在是努力程度低,從而造成X低斂率的根本原因。

  第五、努力熵與X低教率

  熵原是熱力學中的一個概念。美國經濟學家喬治斯庫·羅根把熵作為衡量經儕中無秩程度的一種尺度,萊賓斯坦借用這一概念來表示個人與企業目標協調的程度。這就是說,在企業內部當管理不善時個人選擇努力大小的出發點並不是企業目標,而是個人私利。個人這種行為與企業目標的不協調就造成了X低效率換言之,也就是企業內部的內耗降低了經濟斂率。由以上的論述可以看出,X效率理論強調的企業內個人努力的程度,而這種努力程度又取決於企業內部的管理與協調性。

Important works

  • 1950, "Bandwagon, Snob and Veblen Effects in the Theory of Consumer Demand."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Vol.64 No.2 : Page 183-207
  • 1966, Allocative efficiency v. "x-efficiency" in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 1976, Beyond Economic Man,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 1978, General X-Efficiency Theory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1978, "X-Inefficiency Xists-Reply to an Xorcist," American Econ. Review, 68 (1978): 208
  • 1979, "A Branch of Economics Is Missing: Micro-Micro Theory,"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17: 477-502
  • 1979, “The General X-Efficiency Paradigm and the Role of the Entrepreneur”. in: Mario Rizzo (ed.), Time, Uncertainty, and Disequilibrium. Lexington: Heath 1979, 127-139
  • 1982, “The Prisoners’s Dilemma in the Invisible Hand: An Analysis of Intrafirm Productivity.”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Papers and Proceedings) 72, no. 2 (May): 92–7
  • 1983, "Property Rights and X-Efficiency: Commen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83: 831-42.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7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Cabbage,Dan,连晓雾,LuyinT.

評論(共0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哈維·萊賓斯坦"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