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型人力资本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目录

什么是经营型人力资本

  经营型人力资本是指具有广博知识和各类经营能力(如分析判断、综合决策组织协调、学习创新等)并能进行资源优化配置的人力资本,是一种边际报酬递增性质的异质型人力资本[1]

经营型人力资本的特征[1]

  与其他类型的人力资本相比,经营型人力资本至少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征:

  第一,稀缺性经营型人力资本的稀缺性,一方面源于其形成的难度,经营型人力资本的价值形成不但依赖于个人天赋与环境因素共协作用下的一般学习劳动,还要求大量的“干中学”特殊学习劳动,而且由于其易于贬值,更新快,对学习效率和技巧的要求也高;另一方面源于其累积的风险,经营型人力资本的最佳使用是任职经营者,但由于从事企业经营的机会毕竟很少,加之筛选机制和用人机制存在失效的可能性,所以,即使累积了经营型人力资本也未必就一定能任职经营者。

  第二,异质性。人力资本的概念本身就是在挑战资本与劳动同质性假设的基础上产生的,所以,人力资本具有异质性勿庸置疑。但就不同类型的人力资本相比较,经营型人力资本的异质性最强,其次是管理型和技术型人力资本,技能型人力资本的异质性最弱。

  第三,易贬值性。尽管人力资本通过学习可以不断自增值,但如果学习不足,和物质资本一样,人力资本也会贬值。而且由于受知识更新的速度和不同人力资本内涵的结构特征等因素的影响,经营型人力资本最容易贬值,其更新速度最快。相对而言,技能型人力资本最不易贬值,更新也慢。

  第四,难以度量性。我们知道,人力资本是难以度量和监督的,而经营型人力资本又是最难以度量和监督的。这一特性包含两层含义:其一是指经营型人力资本存量难以界定,在计量上没有基本单位,我们可以模糊地判断某企业家的经营型人力资本的存量较大,但是我们至今仍不可能确切地知道一个企业家的人力资本到底有多大。其二是指企业对人力资本的运用和发挥难以计量和监督。因此,企业家的职责是在不确定性的环境下,“发现相关价格”,“感觉并捕捉机会创造利润”(柯兹纳,1979),或者是“改革和革新生产方式”(熊彼特,1912)等。对所有这些经营决策活动,在事先无法加以规划预测,而且事后也只有通过业绩检验等间接方法大体测定。因此,经营型人力资本的运用和发挥取决于激励机制约束机制的安排和执行。

  第五,“干中学”性。人力资本都具有使用和自身生产合一的特性,但经营型人力资本的使用和自身生产过程合一性最强,即所谓的“干中学”(Learning by doing)。我们知道,经营型人力资本在企业中的使用就是企业的经营决策过程。而在这一过程中,为经营决策搜集、加工和处理相关信息的过程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而且由于学习内容大多不具有重复性,所以,“干中学”所耗费的时间、精力、财力等构成了对经营型人力资本的追加投资,是经营型人力资本的价值形成的重要方式。事实上,现实经济中的企业家大多是在市场中“摸爬滚打”出来的。

经营型人力资本的价值形成[1]

  通常,技能型人力资本(一般劳动力)的价值形成包括三个方面:“生活费用、教育费用与学习者自己的学习劳动所创造的价值”(王书瑶,1992)。作为一种特殊的人力资本——经营型人力资本,其价值形成也应包括生活费用、教育费用和学习者自己的学习劳动所创造的价值等三个方面。生活费用是维持生命的基本支出,这一费用的支出对不同类型人力资本的价值形成没有本质区别,即使在数量上差别也不大。

  教育费用或称教育投资,对不同人力资本的价值形成也没有本质区别,投资的额度不同,只会使人力资本价值量产生变化,如一般性教育投资和特殊性教育投资,可以决定人力资本的价值形成大小,但并不能区别不同类型人力资本的价值形成。教育投资少的人一样可以拥有经营型人力资本而成为企业家

  学习者自己的学习劳动所创造的价值是不同类型人力资本价值形成的主要方面。学习劳动是学习知识和参加实践活动的过程,在这一过程,可以形成不同属性的人力资本,但过程本身不能区分出不同类型的人力资本。学习劳动不仅是一种劳动,而且还因学习者个人天赋和心理素质的不同,即理解、吸收、创造知识的能力和学习动力的不同,而形成和创造出不同的价值。“复杂劳动之复杂,并不在于教育费用之多寡,而在于学习劳动本身形成价值之多寡。而且,有同样学习经历的人,正因为他们之问学习劳动的勤奋程度与领悟程度不同,才形成才能的不同,解决问题能力的不同”(王书瑶,1992)。由此可见,正是由于学习劳动所创造的价值不同,才有不同类型人力资本之别。这就是,一起参加同样学习劳动的人,而其结果却从事了不同职业诸如企业经营者、银行职员、教师等的原因所在。因此,经营型人力资本的价值是在学习者具有某种特殊天赋和心理状态的前提下,通过学习劳动创造而形成的。

  经营型人力资本的价值是学习者在学习劳动中创造而形成的,在这一过程中,影响其价值形成的因素主要有学习者自身的生理因素和环境因素。生理因素主要是个人所具有的身体状况、心理状态和天赋(智能)即理解、吸收和创造知识的能力;环境因素则是指个人所处的家庭、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和科技发展状况等。在生理因素中,健康的身体是进行正常学习劳动的保障,超常人的天赋和独特的心理状态是学习劳动创造经营型人力资本价值的根本。超常人的天赋和后天的努力结合,使学习劳动能够创造出特殊的价值。举世闻名的阿尔弗雷德·诺贝尔,正是由于他的先天素质和后天努力,才通过学习劳动创造出其独特的经营型人力资本,从而既成为一名科学家、发明家,又是一位靠智慧生财的杰出企业家

  独特的心理状态是创造经营型人力资本价值的动力。这种状态正如熊彼特所说的是“征服的、战斗的和优于别人的愿望”。从美国企业家的出身分析研究可以发现,除一些是出身于企业主家庭外,其他企业家通常有一个贫穷而艰苦的童年,因此,有一种发自内心力图改变现状的强烈愿望,这个“愿望”就是奋发学习而成才,并努力实现自己目标和价值的动力,这就是所谓“从破衣烂衫到富人的神话”。因此,独特的心理状态是经营型人力资本价值形成的一个重要因素。

  独特的心理状态是后天形成的,也是环境因素作用的结果。环境因素包括外环境因素和内环境因素。外环境因素是指个人所处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和科技发展状况等,这些因素从不同范围、不同角度和不同程度对经营型人力资本的价值形成产生影响。一般说来,充满竞争风险市场环境是催生经营型人力资本的沃土;现代高科技的发展使学习者不但能更容易掌握先进的学习手段,而且能更充分、快捷、全面地获取各类信息,因而能够花费较少的学习劳动累积更多的人力资本;一个和平、自由、公平竞争的社会环境更易使人们积累和利用人力资本,等等。内环境因素主要指家庭环境,包括家庭的宗教信仰、经济状况、人口、文化等因素,家庭环境对人们的行为方式、人生追求和价值观念等有着重要的甚至决定性的影响。根据国外有关研究,归纳起来,能够培养和产生经营型人力资本的家庭主要有“困境求生型”和“高度期望型”两类。前一类家庭出产的经营型人力资本来源于从小立志,不断奋发,坚韧不跋,逆境成长的自我式学习过程;后一类家庭出产的经营型人力资本的价值形成于典型示范,耳濡目染,预置轨迹,设计发展的辅佐式学习过程。“刀片大王”美国人吉列就是前者的代表,而“银行家约翰·洛克菲勒则可以被列为后者的典型。

参考文献

  1. 1.0 1.1 1.2 廖泉文,宋培林.论经营型人力资本的特征及其价值形成.东南学术[J],2002,(5).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0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Gaoshan2013,Lin.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经营型人力资本"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