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史密斯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约翰·史密斯(John F.Smith Jr.)
放大
约翰·史密斯(John F.Smith Jr.)
约翰·史密斯(John F.Smith Jr.)

目录

约翰·史密斯简介

  约翰·史密斯(John F.Smith Jr.)1938年4月6日出生于马萨诸塞州伍斯特市;于1960年获马萨诸塞大学工商管理学士学位;1965年获得波士顿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他还被马萨诸塞大学、波士顿大学以及普罗维登斯学院、密执安州州立大学、凯特林大学和圣十字大学授予名誉博士头衔。

  他于1961年进入通用汽车公司在马萨诸塞州弗雷明汉市的费希尔车身制造厂工作,曾服务于通用汽车公司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等地的分支机构并担任多种职务。1992年4月,他出任公司总裁首席运营官,之后从1992年11月至2000年6月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并于1992年4月至1998年10月担任公司总裁。约翰·史密斯先生自1996年1月起担任通用汽车公司董事长,在通用汽车公司服务长达41年,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经理人。

约翰·史密斯通用传奇[1]

  平和而低调——力挽狂澜的传奇人物

  65岁的约翰·史密斯先生来到上海,作为通用汽车公司董事长最后一次视察在中国的企业和研发机构。5月1日他行将退休,结束他在通用汽车长达41年的职业生涯

  如同他一贯的低调风格,整个行程不事声张。在上海与通用职工的告别酒会上,史密斯先生一身灰色西装,没有前呼后拥,站在人群中的仪态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普通。

  然而,史密斯被世界汽车业公认为一位力挽狂澜的传奇人物。

  1992年,通用汽车面临一场严重的财政危机净亏损高达26亿美元。约翰·史密斯在危难之际接任通用汽车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并在1996年出任董事长。

  通过大力推进改革,重新调整公司的构架,削减过于庞大的成本,特别是成立统一的采购部门,改变旗下各个品牌分头采购所造成的每年几十亿美元的浪费,史密斯带领通用汽车走出困境。1993年通用盈利25亿美元,1995年更达到盈利69亿美元的高峰,从那时起通用汽车连年盈利,并且保持了年销售额1800亿美元的世界最大企业的地位。

  世纪之交,史密斯将通用从一家美国公司成功带入全球化时代。通过兼并重组和建立战略联盟,通用拥有在北美、欧洲、亚洲、大洋洲的十多个品牌。他推动了通用与五十铃铃木富士重工菲亚特之间战略联盟的形成;他在大宇资产并购上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他帮助霍顿汽车的发展,并使之成为澳大利亚汽车业的领跑者。今天,通用汽车三分之一强的车辆销售在北美以外的市场实现。

  9·11恐怖袭击以后,美国受到重创,几乎没有什么人买车,在美国,汽车是经济重要的支柱,七分之一的就业人口从事与汽车相关的产业。政府、企业和工会对此都很关注,开会商讨刺激消费的对策。史密斯提出,方案“一要简单,二要能打动客户的心。”据此,通用汽车率先宣布,购买通用汽车的消费者将享受“零利率贷款”,带动对手纷纷效法,刺激美国汽车乃至整个消费市场的迅速复苏,受到各界的广泛尊敬。

  从1996年起,我多次采访过约翰·史密斯先生,他为人平和而低调,在底特律通用大厦13层不大宽敞的办公室,他穿一件淡蓝色牛津纺衬衣,双手抱在胸前,站着与我们聊天。在意大利一次通用战略研讨会上,他坐在后排一个不显眼的位置上,认真聆听与会者发言。午饭时自己端个盘子,排队取菜。

  史密斯说过,退休后,他将回到家乡——马萨诸塞州东南的一个半岛,他儿子在那里有个杂货店,他会去给儿子帮忙。他半开玩笑地说,也许今后上班的时候,就得自带午餐了。

  奠基人——只有一个人可以当之无愧

  在简短告别会上,他接受了一辆1932年型的凯迪拉克模型,据说,中国末代皇帝溥仪曾经乘坐一款类似的轿车游览了紫禁城。

  在20世纪初通用汽车曾经是亚太地区市场的宠儿,那时候,雪佛兰别克在上海和东京的普及程度就如同在波士顿和克里夫兰一样。然而到了90年代初,情形早不再是这样,史密斯对于通用汽车的功绩之一就是开辟海外新兴市场,其中包括中欧、印度和中国。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史密斯顶住强大的压力和嘲讽,力排众议,极具眼光地决策通用汽车在中国大规模投资15亿美元。用这笔当时中国最大一笔外商直接投资,建立起装备最先进的上海通用汽车公司和泛亚技术研发中心。

  “在座的很多人都为通用汽车在中国的发展做出了贡献。然而,只有一个人可以当之无愧地被称为我们在中国业务的奠基人——那就是史密斯。”通用汽车中国公司董事长兼CEO墨菲如此评论说。

  在上海,我最后一次采访了作为董事长的史密斯先生。我回忆起,在2000年意大利那次研讨会上,来自华尔街金融分析家对通用投资中国纷纷提出强烈置疑,似乎通用的决策层把股东的钱投到泥潭里。

  “ 看来我不能从这个话题滑过去了。”史密斯在他后排的座位上站起来,平静地说:“我们看到,中国有13亿人,并非所有人都买得起汽车,但已有很大一部分人达到相当高的消费水平。中国沿海地区人口约四亿,从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看,该地区的购买力与大多数中欧国家相仿。波兰人口4000万,去年市场轿车销售总量为50万辆。而人口与国力不可同日而语的中国轿车销量仅为65万辆。这难道不能引起我们的思考吗?对于一个有限制的市场,最先进入是一种低成本的进入,会获得可观的回报。”

  “但是,我们有个原则,一定把最强的技术和管理带到中国去,要在中国把事情做得最好。”

  史密斯告诉那些持怀疑态度的金融分析家和媒体:“中国市场化的进程很快,去一次上海,就有想象不到的变化。那里24小时都在修路,建设新的设施。通用作为第一个全面进入中国的美国汽车企业这一点很重要,我们的许多标准正成为那里的新标准。”

  在此以前,外国公司拿给中国合作伙伴的仅仅是十年以上的旧产品。而通用把V6发动机的别克高档轿车、“MPV”GL8乘用车、小型车赛欧等不同市场细分产品率先带到中国,逼迫国际对手不得不带来先进产品参与竞争;通用还与它的中方合资伙伴一起,参与了国际与国内汽车业的兼并重组。2002年上汽与通用一起,收购了韩国大宇,开创了中国汽车业融入国际化的新模式。这一年,通用在中国生产和销售了26.4万辆汽车,同比增长了325%!

  史密斯微笑着说,在我退休前,通用在中国取得的成功给了这场争议提供了一个圆满的答案。今天,我们可以预测,中国很快将成长为世界汽车第二大市场,甚至有可能有一天超过美国。

  毫无疑问,史密斯为通用汽车找回了一个失去的世界。一个赖以起飞的落脚点。

  “市场是世界的,它属于消费者所青睐的人”

  作为世界最大的汽车公司的董事长,史密斯的任期跨越世纪之交,在这一时期,世界汽车业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什么?对中国将产生什么影响?

  “ 起始于90年代的汽车兼并重组,已经形成全球化的‘6+3’格局(通用、丰田福特大众戴姆勒-克莱斯勒雷诺-日产六大集团;宝马标致-雪铁龙本田三个有实力的独立企业)。”史密斯说,“通用汽车在重组中的战略,主要是通过与一些国际品牌结成战略联盟,加强自己的实力,把汽车变成真正的全球产业。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所有国际主要汽车厂商都来到中国市场,6+3格局也在中国反映出来。正如同在全球一样,中国汽车业也会发生新的重组,也将有一个调整过程。”

  世界汽车市场出现的颓势,使通用汽车更加致力于亚太地区的区域合作。史密斯说,在今后10年中,有8个国家汽车工业的增长被认为要占到业界总增长的67%,其中4个国家(中国、印度、韩国和泰国)都在亚太地区。我们的目标是要在市场份额利润方面跻身亚太地区汽车制造商前三强。

  随着全球化的进程,尤其在中国加入WTO前后,国内外有一些人担心全球化的进程和跨国公司的参与会损害国家主权、地方文化以及自然环境。

  史密斯说,通用汽车公司在全球约200个国家近百年的业务发展证明,这些担心是多余的。统计数字表明,跨国公司在增加居民收入改善工作条件、促进环境保护及提升教育和生活水平等方面普遍发挥着积极作用。同时企业可借此在提供就业机会、传播先进的管理经验、培训技术知识、增加税收等方面创造出无可估量的社会效益。一个更加开放的市场,将让更多的中国老百姓能够自由选择他们所喜爱的汽车产品。我们所有的人都将从中获益。

  我们谈及在诞生后的第二个百年里,世界汽车技术的发展趋势。史密斯如是说:

  汽车在产品设计方面正发生变化:汽车的功能性加强了,车辆的用途更宽泛。(比如SUV,既有越野车的运动感,也有休闲车和轿车的时尚造型和舒适性。)这种趋势已经从北美波及到世界市场

  汽车的动力将发生重大改变。未来的汽车靠什么驱动?已经是全世界最关注的问题。全球汽车业的最新研究方向,一是清洁而节能的内燃机的突破和柴油发动机的推广;二是燃油和蓄电池混合动力技术的应用;三是彻底告别排放污染的氢燃料电池车的商业化;新能源动力技术的采用,取决于技术突破的速度和市场的需求

  通用汽车一直在与中国政府和研究机构积极合作,以应对当前和今后的环境、安全、新能源等课题。

  在通用汽车公司采访,常常会听到人们引用在上个世纪30年代通用汽车董事长斯隆的名言:“市场是世界的,市场属于消费者所青睐的人。”约翰·史密斯先生也常常被人们与斯隆相提并论。也许他成功地实践了这句名言,在世界,在中国。

约翰·史密斯谈中国[2]

  约翰·史密斯先生在通用汽车公司的服务时间已经长达40年了。现在,他掌管着这家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企业。无论是以通用的全球地位、还是以通用和中国的关系,史密斯先生都是一个极具新闻价值的人物。昨天下午,记者利用史密斯先生出席APECCEO峰会的间隙,对他进行了一次访谈。

  有一组数字可以说明通用汽车的领先程度。2000年,通用汽车实现销售额1833亿美元,总共销售了多达860万辆的轿车和卡车,占全球汽车市场15.1%的份额,超过世界上其他任何一家汽车制造商。

  目前,通用在中国的总投资额约20亿美元,其中上海通用是其在中国最大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的成功,史密斯本人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正是他在1994年提出,中国早晚要入世,必须在中国建设具有世界水平的整车制造企业这样一个战略思想,使上海通用项目迅速启动。

  史密斯三年前到过上海,那一次,他将上海通用生产的第一辆别克车驶下生产线。三年后重返上海,他说只能用吃惊来形容。“上海的变化非常令人兴奋,通用在中国的发展也非常令我满意。这更加证明了我们原先预测的正确。”他兴奋地告诉记者。

  在访谈中史密斯表示,中国是通用汽车全球战略中的重点。“现在全世界的经济都在放缓,只有中国仍然保持了快速增长。这是我唯一可以听到好消息的地方。”由于中国目前每100个人中只拥有一辆汽车,因此这一市场的潜力是完全可以预见的。史密斯明确地说,通用对中国的投资肯定会加强。通用的原则是,在哪里卖车,就在哪里造车,并且是根据当地客户的需求来造车。因此,通用将在中国强化制造和研发两方面的能力。

  史密斯此次还带来了一个新的重要消息。那就是通用汽车旗下的金融服务公司将在中国开展汽车信贷业务。他认为这标志着通用在向中国输出生产技术以后进入了第二个阶段———把先进的汽车服务引入中国。

  世界其他国家的汽车销售表明,私人购买汽车70%依靠贷款。而中国这一比例只有10%至15%。显然,汽车信贷服务前景十分可观。而根据有关中国入世的协议,中国一旦成为WTO成员,国外非银行金融机构即可开始在中国提供信贷业务。史密斯表示,通用的目标是在中国建立第一家中外合资汽车信贷公司,这既有助于通用在中国的发展,也有助于中国汽车信贷业务的快速提高。

  通用汽车是此次APECCEO峰会的主要赞助商之一,来自上海通用的800辆别克轿车还被选为APEC会议的主要用车。对此,史密斯感到非常自豪。他说,这次会议将是一次促进中国与世界交流、增进地区间合作的良机,也必将有利于通用在这一地区的进一步发展。

参考文献

  1. 李安定.约翰·史密斯:当之无愧的奠基人
  2. 专访:通用汽车董事长——中国市场潜力可以预见,东方网-解放日报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1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投诉举报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Cabbage,Angle Roh,Dan,Zfj3000,Yixi,泡芙小姐,连晓雾,y桑,Lin,林晓辰.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约翰·史密斯"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7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