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哈伊尔·弗里德曼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米哈伊尔·弗里德曼

米哈伊尔·弗里德曼(Mikhail Fridman)

目录

米哈伊尔·弗里德曼简介

  米哈伊尔·弗里德曼,英文Mikhail Fridman,阿尔法集团总裁,弗里德曼在政府企业之间的平衡恰到好处;他把企业国家化与国家利益、政府意志紧密联系在一起。在俄罗斯来说他是位明智的富豪。2016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第63位。

  弗里德曼毕业于莫斯科钢铁冶金学院。他曾经因为自己的犹太人身份而饱受歧视,他曾在大学时为人清洁窗户赚钱,然而他抓住了机会在俄罗斯的非国有化改革中同其他寡头一道崛起,成为具有雄厚财富与权力背景的商业精英。唯一使他区别于俄罗斯众寡头的地方。有着乌克兰犹太人血统的弗里德曼出身平凡,并不具备与克里姆林宫的权力走廊沟通的天然管道。他之成为寡头,依靠的是头脑和适应环境变化的本能般的能力。

  自1988年成为私人企业家,阿尔法集团的另一项重要资产是秋明石油公司,该公司是第六石油生产商。2003年,秋明石油公司与英国石油公司(BP)联手,斥资140亿美元建立合资企业,是俄石油业的首家合资公司。“三寡头”中,弗里德曼是知名度最低的寡头政治家。

  米哈伊尔·弗里德曼属于那种闷声发大财的寡头,从未尝试过“玩”政治,他说:“我只对商业感兴趣。”在普京统治下的俄罗斯,他还摇身一变,成了最具全球化精神的企业家。

人物经历

  天生就是一个商人

  弗里德曼的家乡利沃夫是一个位于乌克兰西部边境上的小城,它曾是奥匈帝国的一部分。弗里德曼从小就饱受种族歧视。莫斯科物理工程学院拒绝了这个犹太青年,因为犹太学生的名额已经满了。

  但他似乎天生就是一个商人。1988年,刚大学毕业的弗里德曼就和几个同学一起创建了Alfa集团。弗里德曼的第一家公司叫做Alfa Eco,这是一家买卖食油、白糖和钢铁的百货贸易公司。他用石油从古巴换来了大量的食糖,从而在物资短缺的苏联时代大赚了一笔。

  1991年弗里德曼创建了Alfa银行,不久之后,他将在资助叶利钦选举时结识的前外经贸部部长佩特·阿文请来,以提高集团的政治形象,而其副手阿纳托利·维德在改革时期曾是苏联国家计委副主任。1996年11月的《莫斯科时报》说,“阿尔法集团的实力不在于其商业利益的广泛,而在于其与政府的关系。如果领导集团的是前经贸部长,你自己可以想象集团的能力”。

  现在,Alfa已是俄罗斯最大的金融和工业集团,它拥有包括广泛的经营部门在内的一系列分公司:从生产水泥出口石油到艺术品买卖,从银行、超市房地产和电信。阿尔法水泥控股公司是俄罗斯最大的水泥生产商,占全俄总产量的26%,它的工厂分布于前苏联从远东到高加索黑海沿岸的全部领土。控股公司曾引起国家反垄断委员会的注意,但弗里德曼和阿文利用其与政府的关系,阻挡了反垄断委员会干预其私人经营活动的努力。

  同时,Alfa集团的商业战略也同大多数俄罗斯集团不同。当大多数公司都专注于石油或者金属等产业时,弗里德曼却努力实现多元化经营。他进入各种新成长的领域,并且在其中扮演了风险投资家的角色。观察家和竞争对手认为,弗里德曼的才干在于能够测定经济趋势的发展方向。

  闷声发大财,平稳过渡普京政权

  “当俄罗斯的经济越来越全球化的时候,声誉问题变得越来越重要,” 弗里德曼声称,1990年代的寡头们只是热衷于争夺更多的资产而不在乎是否拥有良好的名誉,而如今当他们希望向西方投资者出售资产或者购买境外资产时,名誉问题变得越来越现实了。“外国公司希望同那些拥有良好名誉的公司合作。”

  2003年8月29日,英国石油公司(BP)终于完成了同弗里德曼控制的秋明石油公司(TNK)的谈判,弗里德曼以68亿美元的价格将TNK的50%股权出售给BP。尽管交易金额在石油行业只能算是中等——当年约翰.布朗(John Browne)为BP收购美国石油公司(Amoco Corp.)的时候付出了620亿美元——然而买卖的规模大小并非这笔生意被看重的原因。

  这是BP同弗里德曼的TNK在两年的谈判后,西方石油公司第一次正式收购了一家俄罗斯石油公司的股份。弗里德曼获得了双方组建的合资公司TNK-BP石油公司50%的股份。这家公司目前每天能够从西伯利亚和乌拉尔地区的油田中生产120万桶原油。弗里德曼和布朗都希望这家公司日后能够成为向亚洲和欧洲输送原油的重要能源出口商

  这场合并甚至得到了普京的高度赞扬,被称为是俄罗斯向外国投资者开放市场的标志。

  它也生动展示了弗里德曼在普京政权下的生存术。同霍多尔科夫斯基不同,弗里德曼只和西方商业巨头往来而绝不牵扯政治。他严守普京对寡头阶层的要求:只可发财、必须交税、不准涉足政治。他的确属于闷声发大财的寡头,从未尝试过“玩”政治,更没有染指任何一家媒体。他说:“我只对商业感兴趣。”

  一些分析家认为这笔生意很可能是弗里德曼为了在尚不稳定的政治环境中求生存的手段,政治意义大于生意本身。弗里德曼一方面取悦普京政权为俄罗斯吸引了大笔投资,勾勒出俄罗斯拥有美好市场的繁荣景象。另一方面他积极同西方大公司合作,集团生意的国际化是弗里德曼的一把保护伞。“弗里德曼创建了一家跨越国家的公司,这超出了克林姆林宫的权力范围。”俄罗斯政治分析家伊格·布宁认为。

  弗里德曼已经是一个老练的寡头。1996年他和另外6位寡头资助了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参加竞选。作为回报,他们有份参与了“贷款换股票”的私有化进程,以极低的价格获得了许多国有资产,其中便包括秋明石油公司。而同大多数人相比,弗里德曼还平稳地过渡到了普京政权,这大概要归功于普京上台时,他还羽翼未丰。很多分析家认为弗里德曼是现在克林姆林宫最有影响力的说客之一,很多他以前的属下都在其中任职。总统普京的首席政治顾问就曾为弗里德曼工作。

  弗里德曼毫不隐讳地直言,“的确,在过去的10年里我们从这个国家的动荡中获益匪浅。的确,我们明白国有资产的分配并不是十分客观。我们利用了我们能够获得的机会,但人们对此十分愤怒。”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2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Mis铭.

评论(共1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米哈伊尔·弗里德曼"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滕圣TM (Talk | 贡献) 在 2018年1月5日 19:53 发表

好样的

回复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