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群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目录

什么是集群

  集群的概念是由阿尔弗雷德·马歇尔(Alfred Marshall,1890)首先提出来的。他用“工业区”(Industrial District)这个词来描述在一特定地区由小型专业化公司组成的集聚。他用兰开夏(Lancashire)的棉花产业以及谢菲尔德(Sheffield)的餐具业作为例子。他将这些产业集聚的成功解释为外部规模经济,同时这些众多小公司的集聚为日益专业的服务提供了市场。马歇尔(1890)认为,集群经济主要围绕三种集合效应,即:

  • 专业劳动力的当地储备
  • 大量专门从事中期生产的公司

  工业区内之所以会出现专业劳动力储备是因为大量从事相似行业公司的存在促进了高技能劳动力的集聚。对于公司来讲这可能意味着较低的成本,因为他们可以从其他公司获得熟练劳动力,因此不需要投资进行培训以及技术开发。这些公司专业从事中期生产的原因是因为公司的集聚可以产生极大的需求。知识溢出则是非正式的,公司距离上的接近可以使其比较容易地观察更佳公司的实践并且模仿其他公司的工作方法,新创意以及新技术也可以通过不同公司员工之间的非正式接触而得以分享。

  工业区最初设立是由于大量从事相关行业的公司集聚在一起产生规模经济可以降低成本,马歇尔意识到这种集聚可以刺激创新,因为现有的专业技术水平会促使一些公司利用人们的智慧去求变求新。

  然而,在20世纪大部分的时间里,大公司以及企业内部规模经济占据了主导地位。20世纪80年代人们开始重新关注经济区域化,尤其是经济地理学家们研究了意大利北部的一些小型专业化公司。皮奥里和萨贝尔(PioreandSabel,1984)以及其他人的研究都提出了“柔性专业化”(Flexi-ble Specialisation)的概念来替代盛行的大量生产。因为柔性专业化是小公司所追求的一种生产方式,尤其是集聚在一起的小公司,因此,人们开始重新关注工业区。

  经济地理学家们的“新工业区”不仅包含了马歇尔在一个世纪以前提出的观点,他们还增加了新的因素,主要在于与小公司集聚有关的“制度因素”的重要性。这些制度因素包括:

  • 与工作实践相关的支持性的社会文化特性
  • 在集聚地支持这些公司的政府及私营机构网络
  • 各公司建立在非市场交换以及市场交换基础上的紧密的后向、前向以及横向的联系

  社会文化特性包括对工作行为产生影响的一系列当地习俗、规定、常规以及规范。这些特性通常建立在传统和惯例的基础上,是非正式的且不具备系统性。它们通常指在一个特定的地方特定的“行事的方式”。

  因此,它们能够描述“当地的生产环境”,且一般包括隐性知识。机构则包括培训中介、金融机构、开发中介以及营销委员会等各类组织。这些机构的一个特征就是它们大都是互相合作的非营利组织。这些机构的存在被称为“机构浓度”(Institutional Thickness),其意义在于为当地公司提供支持与帮助。它们不仅为在酝酿创办新公司的创业者们提供支持,还帮助现有公司适应当地情况。这种现象被经济地理学家们称为“非贸易联系”(Untraded Inter-dependencies),其重要性在于促进了知识的转移与传播。因此,这种新思维的出现使得工业区的概念得以重新提起,而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我们所分析的集群特性。许多现代集群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由积极创新的高科技公司组成,就像硅谷一样。与此同时,创新的新理念,特别是那些强调网络[例如:罗斯韦尔(Rothwell,1992)的第五代创新过程]和知识同化[例如:科恩和莱文斯尔(Cohenand Leventhal,1990)的吸收能力]重要性的创新的新理念,则强调了转移与学习的重要性。因此,新马歇尔工业区及与此相关的制度因素都被认为是刺激与加强创新的途径。新马歇尔工业区也经常与创新环境创新集群联系在一起,而政策制定者们则积极提倡这些创新集群以期复制硅谷效应。

  然而,工业区之所以能够重新被纳入到政策制定者的考虑范围,尤其是使得人们对集群及其推广重拾兴趣的最重要的因素则出自另外一个缘由,那就是波特(Porter,1990)和克鲁格曼(Krugman,1991)这两个经济学家的著作。他们对于重新点燃人们对于产业集聚,也就是现在被称为集群的兴趣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其中,波特关于集群的著作尤其具有影响力,他十年前的著作曾经使人们更为关注竞争力的重要性。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们则将波特商业集群的理念作为提升国家和地区竞争力以及加快发展和创新的一个有力工具。

集群的类型

  马库森(Markusen,1996)曾经区别过四种不同的集群(见下图)。

集群的类型

  1.新马歇尔产业区集群(Neo-Marshallian Industrial District Cluster)

  2.中心辐射式集群(Hub-and-spoke Cluster)

  3.卫星平台式集群(Satellite Platform Cluster)

  4.政府支持式集群(State-anchored Cluster)

  新马歇尔产业区集群四种集群的第一种是由马歇尔提出的传统工业区,近年来又发展包括了意大利式工业区。此种集群的主要结构特征是由大量小型本地公司组成。既然是本地公司,投资和生产决策都在本地区内进行,有大量本地交易,原材料也在当地购买,因此,集群内部各公司之间联系非常紧密。同时,从该地区输出的产品也反映了该地区生产的独有特性。劳动力在当地进行招聘,劳动力的流入和流出都比较少。马库森(Markusen,1996:P.301)指出,很大一部分工人都在从事设计与开发类的生产活动,这一点决定了此类集群是“创新的温床”。加利福尼亚州硅谷就是一个技术导向的新马歇尔工业区的例子,它拥有良好的创新记录、大量紧密联系的小公司以及专业供应商和本地的资金来源。英国牛津郡的赛车谷(Motor Sport Valley)是此类集群的另一个例子。它是一由中小型公司组成的集聚,主要围绕在牛津周围半径50英里的范围(Henryand Pinch,2000a)。在此区域内有超过600家公司从事赛车及部件的设计、开发和制造(Astonand Willions,1996)。此集群之所以成为能让人联想起硅谷的新马歇尔工业区的原因(Beck-Burridgeand Walton,2000)不仅在于拥有众多重要赛车制造商,还在于它拥有大量专业零件供应商以及大量技术人员和各个公司互相联系的“知识社区”(Henryand Pinch,2000b:p.127),正是这样的知识社区加速了知识的产生和传播,因此形成了较高的创新率。

  2.中心辐射式集群

  新马歇尔产业区里小公司占了主导地位,而中心辐射式集群则以一些大型公司及工厂为中心,周围环绕许多与中心公司有关联的小公司,这些小公司或是创建时和它们有过联系,或是之后一直与它们保持着交流。中心公司通常规模较大,拥有全球视野,与本地或地区之外的分厂、供应商、客户及竞争对手都保持着联系。它们可能是纵向一体,包含了生产过程的几个不同步骤。马库森(Markusen,1996)指u出它们更像是寡头垄断,对某个产业起着主导作用。中心公司与小公司之间通常通过供应合同的形式相互联系。与新马歇尔集群内部关系不同的是,中心辐射式集群的内部关系在本质上一般不是协作关系,而通常受到契约关系限制。中心公司与其他公司在规模上的差距意味着中心公司在集群内部经济中起主导作用,由此产生了特定的集群文化。格瑞等学者(Grey,eta1.,1996)曾提出中心辐射式集群的成功与否,主要在于一个产业领域内的中心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容忍与鼓励其他领域内中心组织的成长。

  格瑞等学者(1996)将美国的西雅图地区作为中心辐射式集群的一个例子,全世界最大的飞机制造公司波音公司是此地的中心。作为中心公司,波音公司已经主导商用飞机市场很多年,坚定不移地在走国际化路线,而这种国际化导向使得波音公司与当地供应商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仅仅是契约关系(Grayeta1.,1996)。事实上波音公司的供应商只有一小部分是当地公司。尽管如此,波音公司对于地区的经济结构及西雅图的劳动力市场还是有着强有力的影响。仅从人们对于波音公司裁员的反应就可以衡量出它的影响力之强,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民用飞机市场的一次周期性萧条中,波音公司将其西雅图的雇员裁减了2/3,从15万人裁减到了5万人。1971年4月两位西雅图居民在路边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上贴了一块告示:“最后一位离开西雅图的人,请关灯。”(Rodgers,1996:P.302)

  格瑞等学者(1996:P.658)的评价则是从正面的角度:

  波音公司使得该地区成为工作与生活的理想地区,这种吸引力反映出该地区对于长期居民以及新居民的强烈的亲和力

  值得注意的是,波音公司在该地区成为高科技中心的过程中,对于其他中心公司的成长(尤其是计算机产业)表现出极大的宽容,西雅图后来拥有超过500家软件公司,其中就包括微软公司

  3.卫星平台式集群

  集群的第三种形式是卫星平台式集群,其特征是集中了很多外部所有的或总部在外地的公司的分厂。卫星平台式集群可包括日常装配公司到复杂的研究机构。然而,马库森(1996)指出,此集群的一个显著特征是这些公司都是空间上相对独立的“孤立”公司,与集群内其他公司联系甚少。因此,这些公司对于本地供应商“显然缺乏”凝聚力。它们与其他公司的联系主要是与自己设在其他地区的母公司或者其他分公司。因为卫星平台式集群内部工厂的母公司都不在当地,一些诸如投资决策的重大决策通常都是在该地区之外做出,财务、技术人才以及商业服务等主要来自该地区之外。虽然资本主要来自外部,当地政府与开发机构一般都会在提供基础设施、税收优惠以及一般的援助服务上发挥重要作用。尽管卫星平台式集群缺乏很多鼓励创新的集群特征,但它仍旧是高科技产业的重要中心。

  法国的索菲亚一安提波利斯(Sophia Antipolis)就是卫星平台式集群的一个很好的例子(Longhi,1999),它的经济结构主要是大型高科技公司的分厂(LonghiandKeeble,2000)。索菲亚一安提波利斯地区代表性的公司有IBM、美国数码公司、汤姆逊(Thomson)、罗克韦尔(Rockwell)和道康宁(Dow Corning)。该地区想通过孵化方案来鼓励中型小公司发展,然而大都不太成功,造成了集群内部大公司与小公司的两极分化。然而,朗吉(Longhi,1999)的近期研究却显示了该集群从外部发展向内部发展的转变,中小型公司的发展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终于开始活跃,与一些大型外国公司也形成了联系。

  另外一个卫星平台式集群的例子是印度南部的班加罗尔软件集群,这又是一个政府资助的集群(Balasubramanyamand Balasubramanyam,2000),拥有60余家包括摩托罗拉惠普甲骨文西门子在内的跨国公司以及许多本土软件公司。不过,这个集群其中一个特征就是大型跨国公司与小型当地公司之间的联系。根据巴拉舒伯拉曼雅姆(Balasubramanyamand Balasubramanyam,2000)所言,这都是由于软件业的特点所致,软件业大多需要根据具体客户需求定做系统,因此要求企业之间有很高的协作程度。

  4.3.政府支持式集群

  马库森(Markusen,1996)划分的第四种集群是政府支持式集群。当一些政府机构或者非营利性组织作为一个地区的“支撑点”时,就会出现政府支持式集群。可能承担这种支撑作用的组织包括:

  • 军事基地
  • 国防工厂
  • 政府实验室
  • 政府机关

  马库森(1996)给出的例子分别是科罗拉多的丹佛(Denver,美国第二大政府机关聚集地)和密歇根的安阿伯(AnnArbor,一所大学作为支撑)。政府支持式集群在结构上与中心辐射式集群比较相似,一个组织或者少数组织主宰经济状况,当地的商业结构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支撑组织的情况。因为支撑组织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商业组织(政府机构或非营利性组织),它通常不会因公司破产商业周期中萧条期的影响而突然消失。本地公司相对新马歇尔产业区或中心辐射式集群起到的作用较小,尽管经过一段时间后,供应商们通常都能够有所成长进而满足支撑组织的需要。若是大学、军

  事基地或科研机构作为支撑组织,劳动力市场则通常能够反映全国市场状况,如果是大学的话,甚至能够反映国际市场状况。

  英国关于国家支持式集群的例子包括剑桥以及所谓的“M4走廊”,即从伦敦西部沿向西的高速路经过伯克郡(Berkshire)、汉普郡(Hampshire)和威尔特郡(Wiltshire)等一直到布里斯托尔(Brist01)的布满高科技公司的地域范围。M4走廊之所以可以被称为这种集群,是由于在伦敦西部各郡内分布着若干大型政府研究机构(CastellsandHalls,1994;Halleta1.,1987)。这些研究机构大都建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冷战期间与高科技产业联系进一步加强,因而得以迅速发展。汉普郡的皇家航空研究院,伯克郡的原子武器研究院以及密德萨斯(Middlesex)的国家物理研究所都位于此地区。同时,M4走廊也是包括阿尔舒特(Aldershot)英国军队基地以及切尔藤纳姆(Cheltenham)的英国政府通信总部(GCHQ)在内的许多重要军事单位所在地。这种军工复合体在战后的迅速发展使得政府研究机构成为“复杂的国防采购网络的节点,在此网络中研究机构和高科技集群之间每天都会发生密切联系”(Halleta1.,1987:P.121)。

  剑桥则代表着由于大学的影响而成为国家支持式集群的例子。剑桥大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中世纪时期,对于当地经济的发展则有着深远的影响。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剑桥大学在科研方面所享有的国际声誉在剑桥地区培育了:大批技术型的中小型公司集群。当地高科技公司的数目从1960年的30家迅速增长到了20世纪90年代末期的700家(Keebleeta1.,1999),这一现象也被称为“剑桥现象”。这种增长主要是由从学校脱离出来的创业公司以及因该学校而来到此地区的公司带来的。集群内包含多种多样的技术,例如计算机、电子以及生物技术,而生物技术则主要与剑桥大学在遗传学领域中的领先研究有关。集群内的绝大部分高科技公司都与剑桥大学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这个集群的风格主要受剑桥大学“科研合作、共享、新技术开发”等较为开放的学术态度的影响,正如基伯尔等(Keebleeta1.,1999)所说,剑桥大学的这种态度塑造了当地商业圈的态度,而这种态度对于创新尤其具有引导作用。

集群的作用

  在区域经济的发展中,集群具有重要的作用:

  (1)集群通过靠近专业的资源投人和信息、设施互补等可以提高生产率。

  (2)集群可以改善激励和绩效的评估。

  (3)集群在提高创新率和创新成功方面有明显的作用。

  (4)集群降低新企业形成的障碍,造成提高生产率的环境。

  (5)集群在组织经济活动方面能提供新的途径。

  (6)集群在经济政策基础设施等方面能提供的新的思路。

  (7)集群为建立企业和机构的联系以及识别提高生产率的障碍提供新的方法。

  (8)集群的健康发展对其中企业的健康成长非常重要。

  (9)集群中的商会、协会等团队是集体的财富。

  集群是介于市场与企业之间的另一种形态,有许多不同于单个公司和市场的特点。

相关条目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3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Yixi,东风,KAER,连晓雾,Gaoshan2013,方小莉.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集群"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
知识不用看,大咖讲你听
好啊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