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意识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重定向自社群)

社群意识(Sense of community)

目录

什么是社群意识

  社群意识社会心理学的一种,主要关注焦点在于社群的经验,而不是社群的结构、型态、场域定位(setting),或者其他外在的特征。社会学家、社会心理学家、人类学者及其他学者等对于社群作了许多学术研究,提供理论架构去解释社群的形成跟发展,但心理学家尝试从个人知觉、理解、态度以及感觉等微观面向切入研究社群,企图从社群以及居民间的交互关系中获得完整的、多方面的社群经验。

  心理学家赛尔森(Seymour B. Sarason)在1974年指出,心理学中的社群意识成为社区心理学的研究重心,但有许多定义是模糊的而且非理论(Pretty, 1990)。所以,有些学者开始针对社群意识发展实证研究,其中1986年是研究的高峰(赛尔森,1986;夏维斯与佩提,1999)。在心理学研究领域中,McMillan & Chavis(1986)的研究是最具有影响力,并且开创了近来研究的领域先锋。在McMillan & Chavis (1986)之后,社群意识相关研究皆承袭McMillan & Chavis (1986) 的四大面向,但受到社群性质、社群成熟度以及社群成员的影响,导致研究结果会略有差异。

社群意识的定义

  赛尔森认为,社群心理意识是:“对于其他人有类似的知觉、与其他人交互相依、借由给予或为其他人做所期望之事而有意愿去维持交互相依,并且是一部分较为可靠及稳定的结构的情感”(1974)。

  McMillan & Chavis(1986)则定义社群意识为:“一种会员有着归属的情绪、一种会员与他人及团体间关系的情绪,以及分享著会员需求借由彼此的承诺而产生的信赖感”。

  Gusfield(1975)则指出社群范围(territorial)与关系(relational)的两个面向。社群的关系面向必须在社群中处理关系的本质及实质,一些社群甚至没有识别彼此范围的界线。在学者工作的一些专业社群的个案中,他们有接触以及实质的关系,但是他们可以生活在不同的地点,甚至是在全世界各个角落中。像是邻里的个案中,社群似乎主要定义在范围上,但是在这些个案中,邻近性与共享彼此间的范围也不可能自行去建构社群,关系面向仍是关键所在。

  Riger与Lavrakas(1981)用城市邻里(urban neighborhoods)问卷的因素分析产生两个明确的因素,描绘出“社会的特殊关系(social bonding)”及“物理上的根深蒂固(physical rootedness)”两个非常相似Gusfield所提出的两面向概念。

  早期社群心理意识是基于邻里关系而理论化,并且发现社群心理意识的关系、更多的参与(greater participation)(Hunter, 1975; Wandersman & Giamartino, 1980)、察觉的安全性(perceived safety)(Doolittle & McDonald, 1978)、社群内能适当地运作(ability to function competently in the community)(Glynn, 1981)、社会的特殊关系(social bonding)(Riger & Lavrakas, 1981)、社会组织(social fabric)(相互人际关系的加强)(Ahlbrandt & Cunningham, 1979)、较强的目的意识与察觉控制(greater sense of purpose and perceived control)(Bachrach & Zautra, 1985)、较多的市民贡献(仁慈的奉献与市民参与)(Davidson & Cotter, 1986)。然而这些初期的研究缺乏清楚的概念化架构,而且没有一个测量方法是基于理论化的社群心理意识的定义。

社群意识的主要理论

  McMillan & Chavis (1986)将社群意识分为四个:会员关系(Membership)、影响力(Influence)、整合与满足需求(Integration and fulfillment of needs)、分享情感(Shared emotional connections)。

会员关系

  会员关系是指个人感受到社群内其他成员的共识并接受后,所产生的认同行为。会员关系主要由五个子构面所组成:

  边界(Boundaries):透过象征(譬如语言、穿着、仪式)作为成员或非成员的辨识方法。当社群的边界愈明显时,非社群成员会较不受到尊重并且容易受到指责及处罚。

  情感安全(Emotional safety):当边界确立后,成员知觉在社群中的活动与互动是安全的,进而提高个人参与。

  个人投入(Personal investment):成员在金钱以及劳力上的贡献,进而为促进会员关系,增强社群意识。

  归属感与认同感(Sense of belonging and identification):成员感觉自己属于社群,并且接受社群的价值与象征。

  共有的象征体系(A common symbol system):社群的名字、logo、语言、穿着,以及仪式等,这些象征可促成员间的团结感。

影响力

  影响力指的是权力的关系,由两个作用力组成:(1)拉力是指个人为了获得得权力而加入社群(2)推力则是为了达到社群的团结,透过权力迫使成员顺从。McMillan & Chavis 认为“影响力”是社群意识中最重要的因素。

整合与满足需求

  这里所指的需求,不是生活中的必需品,而是指当人们衣食无虞后所产生的其他需求,其中包括个人的价值判断。整合与满足需求的意思就是,社群中的人们体认到自己与其他社群成员相互依赖,进而会顺从他人的期望(Sarason, 1974)。而McMillan(1996)在之后的研究又补充这个概念,社群成员透过互动寻找相似性,已经形成社群的一种动态过程,这也可以形容是一种社会交换。

分享情感

  与社群成员分享自己的故事。McMillan & Chavis 认为此种互动关系可帮助社群成员间相互了解,有助于社群的发展。

各因素之间的动态性

  McMillan & Chavis(1986)提供以下的例子来描述这些因素的动态性: 某人张贴一张有关校内宿舍棒球队的公告在宿舍的公布栏上。大家即使彼此为陌生人,但会因为个人的需求(整合与满足需求)仍可能参加此种有组织的聚会。这个队伍的形成是由宿舍的舍友而产生(会员的边界),而且会花时间参与练习(接触的假设)。他们参与比赛并且赢球(分享成功胜利的活动)。队员在比赛时候会对于他们的队伍尽力求胜(个人在团体上的投资)。一旦队伍持续赢球,队员会有认同及喜悦(增加荣誉以及地位提升)。某人则会提议队员一起购买适合的队衣及鞋子(共同的符号),并且队员会彼此认同共同去做(影响力)。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3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苏青荇.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社群意识"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
知识不用看,大咖讲你听
好啊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